昭昭入怀

作者:西皮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执迷所误

      “主子,你等等我。”子桑采没料到只是一晃眼的功夫,她那气定神闲,就连僧人将她们赶出去都一点儿不生气的主子,会突然跑进雨中,她慌忙跟上,好容易将伞撑在她家主子头顶。
      
      昭昭竖起手指,放在唇间,“嘘,你小声些。”她的眼神还是一错不错的落在前方。
      
      子桑采没明白,只能一边撑着伞一边顺着她目光看去,无言了半晌,方才开口,“主子,你该不会又觉着前面那人就是要找的人?”
      
      昭昭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抿了抿唇,“跟上去看看。”
      她放缓了脚步,尽量同前方之人步伐一致,她不想让旁人以为她像是个奇怪的尾随者。只是,她自嘲一笑,此刻确实奇怪,她会跟着一个素不相识之人,只是为了见见这人是不是那梦中人。
      
      她一路跟着,跟着出了大鸿恩寺,又走过了半条街,那人在一处茶坊停下了脚步,他收伞的一瞬间,终于得见他的真颜。
      
      那是个男子,却有一张极其艳丽的脸,虽说不该用艳丽形容一个男子,但此时此刻,昭昭却再也找不到合适的用词。大约这人生的就格外俊朗,又生了一双多情桃花眼,连带着眼角眉梢都带着风流恣意。这条长街上烟雨蒙蒙,仿佛所有的事物都被罩上了一层灰,偏他格外惹眼。
      
      给对方的容貌下了定义的同时,昭昭停下了脚步。
      这人容貌极佳,身子却单薄的很,瞧着就不大康健,许是个风流倜傥的文弱书生,也从不习武。
      若是不习武,那也就不是她要找的人了。
      子桑采摸不着头脑,“主子,咱们不跟了吗?”
      
      “不是他。”昭昭遗憾的叹了口气,“行了,该回去了。”
      也对,长安地广人多,哪有这般容易就寻得人了呢?
      
      昭昭转过身,她身后是不知何时已经跟上来的亲卫。
      
      “主子,属下派人跟着他?”为首的亲卫小心护着昭昭上了马车,方才低声询问道。
      
      昭昭的声音隔着帘子传出来,像是也蒙上了一层纱,“不必了。”
      
      “是。”亲卫也没再寻问,赶着马车缓缓驶向皇宫的方向。
      
      昭昭上了马车便没开过口,子桑采绞尽脑汁的找话安慰,“主子,长安这么大,这么多人,一时找不到那人,主子也不必灰心。”这些日子她跟着她家主子每日出宫四处闲逛,虽然主子没说,她却明白,主子是在找人。
      
      昭昭哭笑不得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是在想,明日起,恐是不能轻易出宫了。”
      她又叩了车璧,外头便有亲卫答话:“主子有何吩咐?”
      “阿羽,从明日起,先不用找人了。”
      
      来长安快有半月,这半月里,宫中长辈纵容着她初来长安,是以她能天天出宫闲逛。可她也知道,凡事有度,她能一时如此,却不能时时如此。就算她不说,恐是长辈也要开口提醒她了。
      而且,想要找人又不急在这一时。
      她脑中又浮现了方才那人的模样。
      怔然片刻,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人藏在伞下时有一分相似,没了遮挡,好像半分相似都没了。
      
      果不其然,她一回长寿宫,她换了身干净衣裳方才去见太后,太后笑着将她搂入怀中,“这几日下雨,你就留在宫中好好陪着哀家说话罢。”
      
      昭昭笑道:“是,外祖母。”
      
      昭昭没有多问缘由,只将今日在大慈恩寺求的符取出,一边同太后说着所见趣闻。
      她是忘了大慈恩寺中,因为某侯府家眷要避雨,所以僧人将她同别的香客一起赶出了偏殿之事。
      但这事,她不提,却有人会提。
      有宫人匆匆入了长寿宫,附在太后近前白女史耳边说了此事,白女史脸色一变,进了殿中将此事禀明。
      
      太后原是心情不错,听完此事,脸上慈爱的笑容淡去,露出了些许上位者的威严。
      
      “小丫头在外头受了委屈,为何不告诉哀家?”
      
      “你身边那些跟着伺候的奴才,难不成不知道护着主子?”
      
      这话一出,子桑采慌忙跪地求饶,“奴婢知错。”
      
      没料到这样一件小事,能惹得太后动怒,昭昭忙劝道:“外祖母,您别生气,是昭昭不想多生事端,不想暴露身份。”
      
      太后却依旧生气,她点了白女史,“你去替哀家训话,问问陈夫人,陈家到底仗了谁的势,连在佛祖面前都仗势欺人。”
      
      “是。”
      
      这不过是件小事,甚至还是她自己不愿与旁人起冲突,连这事她都并未放在心上,可此刻她外祖母却因此大怒,摆明了是要将此事挑明,好让那侯府女眷来向她道歉。
      
      昭昭心中思虑了一回,见太后怒气未消,还是要罚她的小婢女,忙又撒娇讨饶,这才求的太后放过子桑采。
      
      太后握着她的手,满目慈爱,“你要记着,有哀家在,长安城中无人能欺负你。”
      倒是好一副慈爱长辈模样。
      
      这件让昭昭不以为意的小事,却还是闹大了。
      
      入了夜,子桑采还心有余悸,“真没想到,太后让人前去陈侯府训话一场,罚了陈侯夫人闭门思过也就罢了,怎么连圣人也动了怒,听说陈嫔娘娘这会儿还在长乐宫前殿跪着为陈侯府求情呢。”
      子桑采实在不明白,今日这事,原是她家主子不觉着委屈,便也就罢了,怎么除了她家主子,旁人都来替她家主子委屈上了呢?
      
      子桑采不懂,她家主子却是已经想明白。
      
      “行了,你想不明白就别想了,今日你为此事想不通,明日还有别的事让你想不通。”昭昭低头看着画像,这是半个月以来,她让子桑羽去寻得那些可能会是梦中人的‘对象’。
      这些人都有可能会是那个人,只是她一一看过了,却觉着不像。
      这些日子,她也藏在暗处,观察了大半,都不像。
      唉。
      
      大慈恩寺一事,她并不在意,只是没有想到这样一件小事,也成为太后与皇上拿来敲打后宫的手段。
      皇家人从不讲亲情,这是她阿娘提点过她数回的话,如今她亲身经历了一番,却也还是要感叹一回,这世上最是无情帝王家。
      这样一件小事,何苦拿来算计。
      
      不过,这事被闹大了,倒也不全是坏处。
      让她做棋盘上任人摆布的棋子,她自然也要收些好处才行。
      
      这些时日,她乖顺应从长辈的意思,想来长辈也觉着她本性就是如此。
      乖顺,听话,万事都由长辈作主。
      
      二日清晨,昭昭起了个大早便准备去向太后请安,如今她住在长寿宫后殿玉兰阁中,距离长寿宫主殿尚且有一段距离。
      
      今日又是阴雨天,她撑了伞走在青石地砖上,只是不知为何,往日里那些恪守本分的宫人,今日却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有些年岁尚小的宫女聚在一起说着话,连手上的差事也不管。
      
      长寿宫宫规森严,宫人怎么敢触犯宫规,犯下擅离职守、不守宫规的错呢?
      
      快要走到太后寝殿时,便见长寿宫大大小小的宫人,躲在一处交头接耳,脸上挂着激动的神采,瞧着就热闹的很。
      
      昭昭不是个爱凑热闹的性子,此刻却也不免有些好奇。
      
      她快要走到殿前,宫人忙向她请安,“郡主。”
      
      寝殿中传出来一阵笑声和说话声。
      
      昭昭笑问,“今日是谁来了,怎么这般热闹?”
      
      宫人脸上也带着笑意,“是世子爷正陪太后说话呢。”
      
      “世子爷?”昭昭诧异,长安多少勋贵世家,哪家的世子爷能逗得太后开怀大笑。
      若是太后母族那些个表亲,这段时日她也见过,可没见着太后有多喜欢那些表亲们。更别提岳国公府如今的世子,她的表兄,如今在外地任职,还未调回长安呢。
      
      宫人见她有些迷茫,又忙解释,“是贵妃娘娘的娘家侄子,忠义侯府的顾世子。”
      
      “顾世子常常入宫给太后请安,只是这些日子顾世子一直不曾入宫,所以郡主还未见过他呢。”
      
      昭昭笑道:“原来如此。”忠义侯府,她倒是了解了些,知道有那么一位在长安享誉盛名的世子爷,俊朗无双,风流多情,红粉知己数不胜数,就连长安不少闺秀也对他心之向往……
      她了解了这些,便对此人没多大兴趣,也不会再关注。
      只是没想到,这位顾世子倒是能讨得太后欢心。
      二人说话间,殿中又出来一人,是白女史,她福身道:“郡主请进。”
      
      昭昭跟着白女史走进殿中,走过多宝阁,她抬眼看去,隐约能瞧见那位忠义侯世子的背影,对方穿着一身紫色蟒袍,长发以玉冠半束,目测许是比她要高出半头,只是瞧着有些消瘦。
      
      这背影倒是有几分眼熟。
      
      她一路打量着对方,一路也已经走到太后跟前。
      
      她收回了目光,规矩的给太后行了一礼,“昭昭见过外祖母。”
      
      太后脸上还带着开怀笑意,将她召到了跟前来,笑着拍她的手,“这是阿晏,你还没见过呢。”
      
      她心中叹了一句,这忠义侯世子倒显得比她亲外孙女更得太后喜爱了。
      
      既然太后都已经介绍了对方是谁,她便也打算同人见礼。
      
      对方也已经向她行礼,“臣见过郡主。”
      声音倒是听着有几分清透,像是含着一丝笑意,确实悦耳,若是旁人同他说话,只怕也会因为声音而不自主与他交谈甚欢。
      
      昭昭抬眼看去,看见对方的一瞬间,却是失了神。
      
      昨日相距不算太近,她也要评断一句此人容貌艳丽,而今相距不过三四步,也要又叹上一句风姿卓绝。
      这人生的极白,五官便显得尤为深刻,老天爷大抵是特别偏疼他,给了他一双含情桃花眼,就算是不言语,眼波流转见,风流尽显。
      这样一个男子,好像整个长安的人都喜欢他,也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得起那句诗词——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出自郭茂倩《白石郎曲》
    推文
    《为剧情服务的NPC撂挑子了》by离人话
    砚心只是某个仙侠游戏中的NPC,唯一的用处就只充当个花瓶。
    然而某花瓶竟然穿书了,穿成了里面最惨的同名女配:表白的对象跑路了,哥哥把父亲弄入狱了,她无家可归后自杀了。
    砚心:“……”
    替女配活过来后,砚心决定,她要当一个莫得感情的机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