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设计师

作者:潇湘碧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请你吃小龙虾

      
      刘思宽心急火燎的赶回家,拆出纸袋里新买的衣服,当场蔫了半截。他本来想剪了吊牌直接穿上算了,没想到这几套衣服因为命途多舛,已经不幸被揉成了盐菜。刘思宽急的团团转,福庆花园内没有洗衣店,他又搬来没多久,不熟附近的情况。总不至于开车带着衣服回公司那边,明天早上再去拿一趟吧?
      
      想了半天,刘思宽拿出手机,点开了顾盼的头像:“那什么,你知道附近哪里有洗衣店吗?”
      
      顾盼:“……”
      
      刘思宽急了:“附近真没有?”
      
      顾盼:“你出门700米有个地铁站。”
      
      刘思宽不解:“抱着衣服坐地铁去别的地方洗?”
      
      “不,少爷,您看哪个地铁站没有洗衣店?他们顺便还给公交卡充值,如果你要坐地铁去别的地方洗也是很方便的。”
      
      刘思宽一拍脑门,想起来了!有家连锁洗衣店的确是开在地铁里的。最近智商下降的有些厉害啊!啊,不对!但凡跟相亲有关的,都各种幺蛾子!肯定是老天在阻止他去相亲!
      
      于是刘思宽跟顾盼道谢之后,又戳了下自家小姨羊晓萍女士:“那个,小姨,近来我夜观天象,不宜桃花,您看,明天早上的相亲……是不是斟酌一下?”
      
      羊晓萍:“你27了。”
      
      “不是,我没说笑。我从买相亲的衣服起就不顺,兆头不好啊小姨!”
      
      “你27了。”
      
      “不是,我们讲点道理好不好?”
      
      “好。但你27了!”
      
      刘思宽:“……”亲姨啊!亲生的啊!
      
      羊晓萍女士一锤定音:“明天早上10点,不见不散。”
      
      泪流满面的刘思宽抱着衣服,徒步往地铁站走去。他就想不明白了,明明才27岁,要颜值有颜值,要工作有工作,家里怎么就不相信他自己能找女朋友呢?好吧,他是被甩过两回,但是谁年轻的时候还没有过几次性格不合?被甩怎么了?他不也甩过别人吗?他家就不能记他点好?整天记得他被甩的黑历史!是不是亲生的?啊呸,被迫甩人也不是好事!果然被气糊涂了,一遇到相亲,脑子都打结了,还说不是上天示警!
      
      把衣服扔进干洗店,约定好明天早8点来取,刘思宽步履沉重的往回走。他倒是对相亲没什么抵制,问题是对家中长辈的眼光报以深深的怀疑。三年一代沟,他跟小姨差了快三十年的岁月,那三观还能好?
      
      可是能讲道理的就不是中国大妈了!
      
      周六清早,刘思宽先跑去洗衣店拿回了衣服,换了身正装,手里还拎着套备用。下楼时发现,坏了!请问他穿着正装怎么挤进车门?
      
      当时顾盼问他的时候,他怎么潇洒的回答的来着?是啊,下车没问题,那上车呢?刘思宽长叹,老话说的对,为人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现在看来,开车是不可能开车的,尼玛谁能想到,能有开车跟穿正装冲突这种骚操作啊!?刘思宽果断折回房间,把备用的衣服甩在家里,掏出手机叫了个网约车,就这么轻轻巧巧的去相亲了。
      
      某知名餐厅二楼的玻璃窗旁,羊晓萍看着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外甥,眼中射出道道寒光!把正付账的刘思宽冻了个激灵。
      
      羊晓萍保持着微笑,对同桌的中年和青年女性说:“那小子的车估计又去修了。我早说了让他换辆新车,别开着那辆小破国产,他死活不干,说不想用爸爸的辛苦钱。”说着假装叹口气,“你说这孩子怎么就是个死心眼?他一个独生子,跟家里分那么清做什么。”
      
      同桌的两位,正是今天来相亲的对象。中年女性名叫代红梅,旁边的是她侄女代姮。代姮长的眉清目秀,气质温婉,乃是标准的中老年妇女们最喜欢的宜家宜室的长相。加上性格安静,说话轻言细语,还能煲一手好汤,羊晓萍满意的不得了,就指望她外甥今天别掉链子了。
      
      很快,刘思宽走进了餐厅。远远看去,肩宽窄腰大长腿,代红梅眼前一亮,对着侄女露出了个心照不宣的笑。
      
      刘思宽走到餐桌前,礼貌的向三位女士问了好,而后从容落座。作为广厦地产旧楼改造部金湾区分部的金字招牌,刘思宽不知被总监赵荣林和经理章春刚带出去参加过几多饭局,基本的餐桌礼仪驾轻就熟。
      
      大方得体的应对,让刘思宽疯狂刷了波好感度。连文静的代姮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羊晓萍心中暗暗得意,刘思宽绝对是她晚辈中的青年俊彦,要不是亲外甥,她都想抢回去做女婿。
      
      然而自家人和外人的判定标准从来不同,虽然第一印象不错,但在代红梅眼里,远没到惊才绝艳的地步。孩子都是自家的好,刘思宽目前的表现,只是堪堪相配而己。
      
      人到齐了正好点菜。刘思宽并不看菜牌,只让三位女士点,表示自己什么都吃,就不点菜了。
      
      处事大气,代红梅又满意了几分。等上菜的功夫,双方长辈开始进入正题。
      
      羊晓萍先说:“我们阿宽从小就聪明,是粤理工毕业的。”
      
      代红梅淡定的答:“我们阿姮是中大的,现在在电力上班。”
      
      刘思宽:“……”
      
      代姮:“……”
      
      羊晓萍继续:“嗳,阿宽嫌国企拘束,在广厦地产管了个项目组。要我说,不是他爸爸那摊子太累,还不如回去做生意,打工能有几个钱。”
      
      代红梅倒是挺赞成的,岭东自古商业大省,本地人对经商的利润门清,绝对闹不出某些地方歧视个体户的笑话。两位中年女性巴拉巴拉将自家孩子吹嘘了一番,两个年轻人差点尴尬到原地爆炸。
      
      服务员端来了一盅汤,刘思宽赶紧帮代红梅和羊晓萍各装了一碗,企图用老火靓汤堵她们的嘴。
      
      出乎意料的,两位长辈非常上道,接过汤碗后,丢下句“你们年轻人自己聊聊”之后,埋头喝汤,再不发一言。
      
      万万没想到,场面更加尴尬。
      
      过了足足五分钟,刘思宽打破沉默:“代小姐平时有什么消遣?”
      
      代姮柔声细语的回答:“看看剧追追综艺什么的,也没别的了。”
      
      刘思宽:“……”别告诉他是那种哭的要死要活的韩剧……
      
      羊晓萍忍不住插话:“看剧好,我也爱看剧。”说毕又暗示了外甥一句,“比逛街好多了。”逛街巨花钱!
      
      知道自家小姨是什么禀性的刘思宽在心里给了个大大的白眼,谁告诉你非要逛街才花钱的?当网购是死的吗?
      
      代红梅捅了自家侄女一下,代姮才干巴巴的问:“刘先生平时做什么?”
      
      “打游戏。”
      
      羊晓萍不动声色的掐了把刘思宽:“你不是喜欢弹钢琴吗?”
      
      刘思宽答:“那不是小时候我妈打着学的吗?现在我妈又打不过我了。”
      
      代姮噗的笑出了声。
      
      然后,又没有然后了。
      
      两个长辈简直服气了,只得出山救场,替自家孩子发问,顺便抖落些孩子的特征。
      
      刘思宽越听越没意思,他不知道代姮对她的印象如何,反正他觉得不怎么样。不是说代姮有什么问题,实在是他不喜欢乖乖女。刘思宽唯一甩掉的,就是个乖乖女。
      
      那时候他刚毕业,谈了个女朋友,说结婚是早了点,做做准备却是差不多了。结果呢?女孩本身没问题,真没问题。漂亮乖巧会做饭,真是扣着贤良淑德四个大字长的。但这女孩子吧,对你乖巧了,她对别人也乖巧啊!刘思宽理解对方家里长辈的拳拳爱女之心,提些乱七八糟的要求是人之常情。可妹子你跟着犯糊涂,就过分了好吧!三番五次折腾后,当时年轻气盛的刘思宽直接撂挑子走人,从此对乖乖女产生了心里阴影。
      
      眼前的代姮,不用往下接触,就知道必然是他前前前女友的翻版。刘思宽实在敬谢不敏,又实在不便失礼,只好表现的越来越冷淡。
      
      双方都是尘世打滚的狐狸精,不用把话说明白,见刘思宽的态度,该知道的自然都知道了。代姮没对刘思宽一见钟情,抱着结婚目的相亲本来就比其它的情况更挑剔,既然刘思宽无意,代姮姑侄也没兴趣纠缠。礼貌的告别,算是好聚好散。
      
      代红梅走后,羊晓萍的脸就挂了下来:“你到底哪里不满意!?”
      
      刘思宽严肃的说:“性格不合。”
      
      “你都没处你怎么就知道性格不合?”
      
      刘思宽无奈:“我好歹工作五六年,跟那么多人打过交道,吃顿饭对方是什么性格,当然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你就是不想结婚,想学那些人搞不婚主义。”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小代,她那么好。”
      
      刘思宽崩溃的说:“不是我的菜啊!”
      
      羊晓萍想了想:“你喜欢活泼点的?”
      
      “对!”
      
      “那行,你等着,我给你找。”
      
      “别!”
      
      刘思宽反对无效。接下来整整的一个月,他都在不停的相亲!相亲!家里的长辈大有在今年底把他清仓的意思!可惜他真的一个都没相上,不是他没看上别人,就是别人没看上他。本来么,长辈组织的相亲,能有几个靠谱的?光只考虑硬件,偏偏年轻人看重的是软件。还不如让游戏社团给组织个相亲,没准概率更大。
      
      六月底的最后一个周末,不幸的刘思宽相了个素食主义者,满桌的青菜豆腐吃的他胃疼。火速找了个借口开溜,跑到了阳光乐园点了盆大份的麻辣小龙虾。
      
      小龙虾店在三楼,客流量比顾盼他们家具店所在的二楼还寒碜,店租特别便宜,所以老板格外的实诚,说是大份,真的就端了个盆!惊的刘思宽以为自己被瞬移到了北方!花城的大份没有盆这种操作的好吗!老板你犯规!
      
      刘思宽简直悲从中来!他顺风顺水的人生,惨烈的跌倒在了相亲的天坑里!
      
      吃了两只小龙虾冷静了情绪,刘思宽终于想到,他有个熟人顾盼在楼下上班,而他还欠了她一顿饭。视线挪到了两只小龙虾的尸体上,面不改色的掏出纸巾,把红彤彤的壳包好扔进垃圾桶,毁尸灭迹,装作还没开吃。然后戳开顾盼的头像,扔了个笑脸:“吃饭了没有?我请你吃小龙虾,味道绝赞,在你们三楼,速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