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设计师

作者:潇湘碧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堵路上了

      
      正准备下班的顾盼看到信息,二话不说的上了楼。熟悉商场的她很快在小龙虾店靠窗的位置找到了刘思宽。
      
      看着刘思宽面前的超大份小龙虾,顾盼猜他可能被放了鸽子,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在他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下,笑着说:“刚好我明天休息,今晚又蹭到了小龙虾,真是双喜临门。”
      
      刘思宽脸上绽开了笑,几次跟顾盼相处,都觉得她分寸感把握的很好。不过分热情,也不刻意疏离。一个人点盆小龙虾肯定有问题,顾盼不问,他反而乐意解释:“阿弥陀佛,相亲碰见个吃素的,赶紧逃回来打个牙祭。还好你没下班,不然我一个人真吃不完。”
      
      顾盼从桌上的盒子里抽出一对塑料手套,边往手上戴边笑:“便宜我了。”其实刘思宽召唤,只要不是看起来危险的地方,她怎么可能拒绝?哪怕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公交,也必然会就近下车,加价打车折回。因为混迹在地产行业的刘思宽,通常手里攥着大把的资源。不仅仅是广厦的商业项目,地产从业人员本身收入颇高且信息充沛,是买房的主力军之一。或许刘思宽随便朋友圈发几张图,就能实实在在的给顾盼多拉几个单。这样的“朋友”,当然要好好相处。
      
      刘思宽倒没想那么复杂,单纯因为人在阳光乐园,所以想到了顾盼。他热情的推过菜单:“你还没吃饭吧?小龙虾太辣了,空腹吃伤胃,你先点些别的菜。”
      
      话音未落,老板端了碟拍黄瓜上来。
      
      刘思宽忙说:“我没点黄瓜。”
      
      老板笑呵呵的说:“知道,送盼盼的。”
      
      刘思宽惊讶的问:“你们认识?”
      
      “那可不!”老板指了指顾盼,“他们白老板说了,我是晓意家居馆员工聚餐指定供应商。”
      
      刘思宽囧……
      
      顾盼扶额:“我们老板酷爱小龙虾。”
      
      龙虾店老板爽朗的笑了几声:“既然是盼盼的朋友,今晚你们桌打八折,欢迎下次多带朋友来光顾。”
      
      刘思宽赶紧说:“一定、一定。”
      
      老板寒暄两句,绕回后厨继续忙活去了。刘思宽笑对顾盼说:“你们老板真有烟火气。”
      
      顾盼说:“他就是个吃货!阳光乐园被他吃了个遍。偏偏怎么吃都不长肉,气死个人。”
      
      顾盼提起老板的语气很是亲密,仿佛多年老友。没放弃挖人的刘思宽不动声色的问:“你跟他关系挺好?一起创业的吗?”
      
      顾盼答:“算不上一起创业吧,我是他招的第一个设计师。”
      
      刘思宽接着套话:“那你有晓意的股份咯?”
      
      “有的吧。”
      
      顾盼不确定的语气,让刘思宽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没签股权合约吗?”
      
      顾盼摇了摇头:“晓意没做起来,谈股权太早了。”
      
      刘思宽试探着问:“只有口头承诺?”
      
      顾盼点点头。
      
      “能跟我说说怎么承诺的吗?”
      
      这没什么好保密的,顾盼直接说:“他到时候会个人拿出5%作为创始团队的股份。”
      
      刘思宽抽抽嘴角,想提醒顾盼,口头承诺约等于放屁,偏偏他有挖人的前科,反而不好出口。
      
      顾盼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微笑着说:“我相信他。”
      
      刘思宽哑然,共同创业情分不同,他不便交浅言深,只好十指翻飞,迅速的消灭着小龙虾。
      
      顾盼完全跟不上刘思宽的速度,两个人面前的龙虾壳高度很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吃了个半饱的刘思宽突然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起身从隔壁桌抄了个干净的碟子,一口气剥了六七个虾,推到了顾盼面前。
      
      顾盼受宠若惊:“太、太谢谢了。”
      
      刘思宽无所谓的说:“没事,反正我剥的快。”说话间,又剥出了两块雪白的虾肉,“你没见过我拆螃蟹,绝对职业级。拆完肉壳能拼回螃蟹的样子,看呆过好几个服务员。我们赵总最爱带我出去跟客户吃螃蟹,我一个人能对付三张嘴。”
      
      顾盼:“……”真.多才多艺。
      
      碟子里的小龙虾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铺满了底,见刘思宽确实手速非凡,顾盼不客气的动起了筷子。盆装小龙虾看着吓人,其实能吃的部分不多。全剥成虾球,两个成年人三下五除二的吃了个干干净净。
      
      扫完小龙虾,刘思宽问:“吃饱了没有?”
      
      “七分饱。”顾盼笑着说,“楼下有家甜品店,不是商场里,在商场外围,营业到晚上11点。等下我请你喝酸梅汤,降降火。”
      
      “小龙虾有点辣吧?你吃的惯吗?”
      
      “荆南人感觉受到了羞辱!”
      
      “我错了!等下酸梅汤我请。”
      
      “好吧,看在酸梅汤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刘思宽抱拳:“女侠爽快!”
      
      顾盼轻笑出声。
      
      阳光乐园里的餐厅,晚上营业时间是个玄学。经验丰富的顾盼表示,最好尽快转移。于是刘思宽喊来老板结了账,跟着地头蛇顾盼跑去买了两杯酸梅汤。
      
      夜早已黑尽,吃饱喝足的刘思宽对顾盼说:“谢你今晚抽空陪我。走,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打车吧。”
      
      刘思宽笑着说:“我约你出来吃饭,哪有让你一个人回去的道理?我的车停在商场外,很方便的。”
      
      顾盼只得答应,然后,两个人被堵在了高架桥上。前方两辆货柜车发生了追尾,导致高架桥瞬间变成了个巨大的停车场。
      
      刘思宽望着看不到头的车龙,深吸一口气:“我决定明天请假去庙里拜一拜!这日子没法过了!”
      
      顾盼有些同情的说:“看你的朋友圈,感觉你最近是不大顺。房子买太便宜,把上半年的运气预支了?”
      
      上半年只剩最后一天,刘思宽苦笑:“借你吉言。”
      
      两个人说来算不上熟,彼此不了解,不找些话题容易冷场。敬业的乙方找了个安全的话题切入点:“你是从小学的钢琴吗?”
      
      “是啊,四五岁的时候吧。”
      
      “等你装修好了,一定登门聆听天籁。”
      
      “停。堵车已经很苦逼了,禁止商业互吹。”刘思宽从车里翻出包零食扔给顾盼,“按照我的血泪经验,货柜车追尾事故,堵车将以小时为单位。我们吃点零食,聊点八卦,打发下无聊的时间。”
      
      顾盼接过零食,是包蔬果干。撕开袋子,拿出根秋葵咔擦咔擦的咬着。
      
      诸事不顺的刘思宽终于憋不住吐槽的洪荒之力,长叹一声:“我这个月总计相了12次亲,比赶项目的时候还累。”
      
      顾盼放下秋葵,不解的问:“你长的挺帅的呀,应该很多女孩子追你,不至于去跟陌生人相亲吧?”说完忙补充,“真心话,不是商业互吹。”
      
      刘思宽无力的靠在椅背上:“传说中的长房长孙,肩负传宗接代之伟任,好继承家里的皇位。”
      
      顾盼不厚道的笑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是大阿哥!失敬失敬!”
      
      刘思宽哀怨的看着顾盼:“你别笑,等你被摁着相亲的时候,别怪我无情报复。”
      
      “你不乐意,跟家里说清楚就是了。”
      
      “说不清啊。”刘思宽怅然,“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跟父母,成了两代人。他们留在前朝,我们走在现代。他们是真的为我好,可也是真的理解不了我。我跟你说,我爸妈特别强势,不想被他们安排人生,才一个人跑出来。”
      
      顾盼了然:“令人窒息的爱。”
      
      刘思宽怔了怔,点了点头:“虽然大部分人都没法理解。尤其是刚工作的头几年。那时候过年过节,回家比通宵加班还痛苦。我家是长房,年年好多亲戚来吃饭,七大姑八大姨围着我数落个不停。我以为买了车,他们会认可我,可是没有。所以我又买了房。结果,你看到了。”
      
      “逼着你相亲,是因为他们不放心你。”
      
      “是。”
      
      “应该的。”
      
      “嘎?”
      
      “车太便宜房太破。”
      
      刘思宽不服:“我没花家里一分钱,自己买房买车,难道不够独立?他们凭什么不放心我?”
      
      顾盼突然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的手特别灵巧,是不是因为会钢琴?”
      
      刘思宽懵了下:“啊?应该是吧。”
      
      顾盼笑了:“吃饭的时候,你跟我说,你们赵总监因为你螃蟹拆的好,带你参加过很多次饭局。”
      
      刘思宽越发迷糊:“呃……是……所以?”
      
      “那,你因此在工作中占了多少便宜呢?”
      
      刘思宽感觉自己隐隐抓住了些什么。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学过钢琴的人都能把螃蟹拆好。我也不大了解你的人生经历,不好妄下评论。只是,我觉得……”顾盼整理了下思路,缓缓说,“你是个富二代,钢琴只是你父母给你的技能之一。你父母养育你的成本,可能是我父母养我的十倍。所以当我月入过万的时候,我父母的投入,盈利是相当可观的。但我相信,跟我买同样价位房子的你,应该没有我十倍的收入。”
      
      顾盼顿了顿,“我这么说可能有些功利。父母养育子女,不是为了计算投入产出比的。可是,如果你的收入没办法维持你作为富二代应有的体面,父母怎么可能放心呢?如果他们爱你的话,会想,你工作那么辛苦,连个像样的房子都买不起。还不如做个天真的富二代算了。他们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就是想给你最好的条件吗?”
      
      刘思宽呆住,每当他抱怨父母,有些人会说他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人恨爹不成刚,你一个富二代矫情个屁;也有些人会跟他一起吐槽父母的霸道和落伍。却从来没有人从这个角度解析过他父母的行为。
      
      看了眼顾盼,她说的是真的吗?
      
      车内陷入了沉默。
      
      不知哪处的喇叭突兀的响起,刘思宽惊觉前面的车已缓缓开动。忙踩下油门,汇入了车流中。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海棠花园的大门口。顾盼下车前,有些后悔自己多话。因此,解释了一句:“刚才的话,我随便猜猜,你不用当真。”
      
      “不,”刘思宽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无序的敲击着,语气却极认真的说,“醍醐灌顶。是我幼稚了,多谢。”
      
      “不用谢,放个嘴炮,不值一提。我对富二代,还是羡慕嫉妒恨的。”说毕,顾盼拿起包,“特意送我回来,路上还堵车,真是麻烦你了。”
      
      “不客气。”
      
      刘思宽开着车窗,看着顾盼的背影远去。
      
      夏夜的热浪带着湿润的空气涌进车中,吸入肺里,化作了一团小小的火苗,落入了心底。脸上不自觉的带起了笑意,来自不易察觉的,遇到某个人的欣喜。
      
      刘思宽的手指来回摩挲着手机屏幕,明天……她会有空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