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丝入骨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今年春节姜格有一部贺岁片上映,初二开始,这部贺岁片开始新一轮的院线宣传。姜格明天要去黎城拍戏,没时间参加后续宣传,所以初二这天在南城和南城周围几个城市的宣传,她都参加了。
      
      一天下来,姜格跑了三个城市,参加了六场电影宣传活动。电影宣传活动结束,姜格来到AL大厦,她还要拍摄AL杂志20周年特典的杂志封面。
      
      平面模特出道的姜格,在娱乐圈红了以后,时尚资源也在四小花中一骑绝尘。AL杂志是国内顶尖时尚杂志,这次是AL杂志20周年特典封面,当初娱乐圈撕这个资源撕了很久,最后被姜格拿下了。
      
      杂志封面的拍摄是在一间五百多平米大小的平房内,这是AL杂志自用的摄影工作室,工作室分了化妆区、服装区、拍摄区、休息区等几个区,工作室的各个工作人员们正在为了拍摄忙碌着。
      
      姜格到AL大厦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高强度的院线宣传让她早已体力透支。身体疲乏影响了情绪,姜格蹙着眉,周身都萦绕着一股压抑的低气压。
      
      她换好衣服后,从更衣室出来换鞋。鞋子是由一个工作人员统一负责,姜格出来后,工作人员递了鞋子给她。姜格把脚伸进去,突然小腿一抽,季铮听到她身边的工作人员轻声哼笑了一声。
      
      在工作人员哼笑的时候,姜格赤脚踏在地上,从座位上猛然站起,抬手对着那工作人员扇了过去。女人面色苍白紧绷,眉宇间全是戾气,这一巴掌也自然是用了十成力。姜格动作间,整个工作室的人的视线都汇聚了过来。
      
      “啊!”工作人员大喊了一声。
      
      但姜格的手并没有打在她的脸上,她的手被季铮握住了。男人宽大的手掌包裹着她冰凉的手,姜格被控制住,她转眸过来,双目血红。
      
      她的手掌很硬,在他握住她的手时,她也握住了他,打出去的力道像是全打在了他的手掌上。季铮握着她的手,将她抬起的胳膊放下,他站在她的面前,低头平静地看着她:“怎么了?你跟我说。”
      
      姜格抬眸看着他,声音冰冷:“你敢拦我?”
      
      男人清黑的眸子看着她,眼睛里带着温暖的温度,他握着她的手,一点点让她放松下来,嗓音温和:“好好说话,到底怎么了?”
      
      姜格周身的戾气,像是在他面前瓦解,她低头看了一眼鞋子,说:“鞋子里被人放上钉子了。”
      
      季铮眸色一沉。
      
      工作室里负责人在冲突发生时已经跑了过来,季铮和负责人说了情况,作案的人锁定是刚刚那个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打死不认,季铮让他们先去调监控,过会儿会和那个工作人员对峙。
      
      工作很忙,聚集起来的人群散了,姜格坐在座位上,小螃正给她的脚消毒。那颗图钉不大,姜格的伤口也不大。那个人明显只是想激怒姜格,又不用负责任。
      
      小螃消毒完,拿了创可贴。创可贴被季铮接了过去,他单膝蹲下,打开创可贴的包装,伸手去拿姜格的脚。
      
      姜格将脚别开了,季铮抬眸,女人眼神冰凉,问:“为什么拦着我打她?”
      
      季铮平静地说:“你是公众人物,就算脾气不好,也不能打人。”
      
      姜格脸部线条紧绷,道:“那我就任凭她欺负我?”
      
      “我是你的保镖。”季铮叹了口气,他握住了姜格的脚,将创可贴贴上,又拿了鞋子给她穿上。
      
      穿好鞋子后,季铮抬头看着她,淡淡一笑:“以后你想打的人,我替你打,好不好?”
      
      姜格的情绪稳定下来,去拍摄区拍摄。季铮看着她投入工作后,转身去了监控室。监控室里,AL大厦的安保和刚刚那个工作人员站在那里。工作人员年纪不大,二十岁的小姑娘,扎着马尾,看着像学生。
      
      调取监控录像,确定图钉是她放进去的,小姑娘狡辩道:“我不是故意的。”
      
      季铮倒没问她是不是故意的,亦或是为什么要往姜格的鞋里放图钉。她对姜格造成了伤害,那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季铮说:“赔偿,除了医药费,还有精神损失费,另外如果姜格过几天没法工作还要加上误工费。你留个身份证信息给我,到时候律师会跟你详谈。”
      
      季铮话音一落,小姑娘脸色就变了。她原本是以为反正姜格伤也不重,他们就算抓到她,她也顶多是丢了工作,被批评教育一顿,没想到竟然连律师都出动了。
      
      先不说律师能顺着她的身份证消息找到她的学校,光说姜格的误工费对她一个小姑娘来说就是天文数字。小姑娘登时脸色惨白。她抓住季铮,害怕的同时还嘴硬,她拉着季铮不让他走,大声道:“我又没有伤害她多厉害,根本不会耽误她什么,你们这是讹人。”
      
      “不管伤害得厉不厉害,伤害了别人就要负责任。”说完,季铮拿开她抓住自己的手,淡淡一笑,道:“如果伤害别人不用负责任,我早就把你打死了。”
      
      小姑娘吓得大哭起来。
      
      处理完事情,季铮从监控室回到了杂志拍摄区。姜格身穿红衣站在白板上,摄影师扛着相机,安排指挥着姜格的拍摄。
      
      不一会儿,联系完律师的李楠跑了过来,到了季铮身边,李楠平复呼吸道:“铮哥,处理完了。”
      
      季铮笑了笑,说:“挺快的。”
      
      李楠也笑起来,道:“我和律师说了这事儿,他还吃了一惊。要知道姜爷以前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上手处理,也因为这个,一直被说耍大牌。其实姜爷是那种别人不惹她,她也不招惹别人的性格。那个女的是康娇的粉丝,她是故意激怒姜爷,让姜爷打她的。如果不是你拦住姜爷,又不知道姜爷会怎么被黑。姜爷就是脾气不好,但人很好。”
      
      不然,依照姜格这个性格,李楠和小螃早就辞职不干了。
      
      “我知道。”季铮笑了笑,回头继续看姜格拍摄。姜格是演员,演技不错,拍摄时的表现力也很强。其实她不用太严苛的要求自己,就目前这个水平,也比娱乐圈大部分的明星强。
      
      李楠看着拍摄中的姜格,对季铮道:“姜爷表现力很强的,她当年是平面模特出道的,六年前在K国拍摄了一张照片,还获过奖。”
      
      神色一顿,季铮侧眸,看着李楠问道:“姜格六年前去过K国?”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当时姜格还没有助理,李楠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想起那件事,李楠不知是敬佩还是疼惜,道:“对啊,当年姜爷为了出道挣钱给姜桐治病,接受了摄影师原南的邀请,去K国拍了一张照片。照片是和野生花豹一起拍的,野生花豹性情不定,说不定就送了命,当时姜爷还签了免责合同。”
      
      说着,李楠拿出手机搜出那张照片的百科,给季铮看了一眼。
      
      漫天飞沙,一棵枯树下,身着红纱的少女和一头浑身花纹的花豹相对而站。少女眼神清冷疏离,花豹眼神警惕危险。
      
      季铮手指放到屏幕上,往上拉了一下,看了一眼拍摄时间,季铮微微有些失神。
      
      李楠拿着手机,疑惑地看着季铮,问道:“铮哥,有什么问题吗?”
      
      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抽离,季铮回神,道:“六年前的八月份我也在K国。”
      
      那年季铮在非洲参与维和任务,K国政府向联合国请求派遣军队协助世界反盗猎组织追击一伙盗猎集团,当时盗猎组织盗猎的动物就是花豹。
      
      季铮的回答让李楠有些吃惊,他说:“不会吧?那你和姜爷还真是有缘。”
      
      说完以后,李楠仔细想了想,笑着说:“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和姜爷挺有缘分的,在你来之前,公司派了三个保镖都被姜爷当天就给辞退了,偏偏留下了你。后来就算你留下了,我们还是挺担心的,姜爷脾气不好,不喜欢和人接触,没想到对你挺包容的。说实话,今天也就你敢拦下姜爷,我要是伸手拦,她连我都打。我跟了姜爷四五年,她对我都没对你这么放心。有时候我还怀疑,你俩以前是不是认识。”
      
      季铮眸光一动。
      
      晚上十一点,封面拍摄结束。三个小时的高强度拍摄,姜格的身体和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拍摄结束后,姜格卸妆换衣服。卸掉妆容后,她脸色变得极淡,像极了透光的白纸。
      
      时间太晚,季铮让李楠和小螃直接回了家,他开车和姜格一起回了白鹭湖公寓。
      
      半个小时的路程,后座的姜格没再发出过一丝声音。她缩在宽大的羽绒服下,双目紧闭,已经睡着了。即使是睡着,她精神也没完全放松下来,眉头依然是蹙着的,苍白的脸色上,只有一双唇透着些艳丽的血色。
      
      到了地下停车场,季铮停好车子后,拉开后面的车门,小心地将姜格从车上抱了下来。
      
      这不是季铮第一次抱姜格,但相比上一次,她似乎又轻盈纤细了不少,像是不抱紧的话,就能被风吹走了。她最近的强迫症越来越厉害,吃得东西越来越少,她心里好像藏着很多事情,比现在季铮了解到的更深更多,但她从来不说。
      
      姜格的精神很警惕,在季铮抱起她时,她就醒过来了。她双眼倏得睁开,紧绷的身体在看到季铮的脸庞时像逐渐放松了下来。她看了一眼停车场,抓着季铮的胳膊稳定着平衡要从他怀里下来,男人没松手,将她抱紧,说:“继续睡吧,我抱你回家。”
      
      姜格今天的工作量透支了她的体力,如果不是他抱她把她弄醒,估计她能一直睡到明天。然而她的睡眠时间远远没那么充足,明天早上五六点,她要赶飞机去黎城,进剧组拍摄新戏。
      
      男人身上有好闻的味道,安神的,姜格抬眼看着他,后来,她没有下来,乖巧地伏在了他的怀里,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她确实像那个恐龙玩偶,看着凶巴巴的,其实摸起来软软的。季铮笑了笑,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从停车场到家里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姜格又睡着了。她睡得很安稳,连眉头和神色都舒展开了。进了家门,季铮抱着她进了她的卧室。到了床边时,床下的感应暗灯也亮了。季铮小心地将姜格放下,在放下的那一刻,姜格醒了。
      
      季铮的身体还没有撤开,他双臂撑在了姜格的身侧,看到姜格眼睫一动,季铮一笑,问道:“醒了?”
      
      “嗯。”姜格的声音,有些刚睡醒时的沙哑。
      
      卧室内,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朦胧的灯光下,室内一股若有若无的雪梨香气,冷甜怡人。他和姜格的距离不过十几厘米。互相的呼吸缠绕,将冰凉的房间,缠绕出一丝旖旎来。
      
      她对他是特殊的。
      
      她是个警惕锋利的人,却向来不抵触他,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对他有着绝对的信任感和安全感,而且他还能安抚她的情绪。
      
      他想起了章廷和李楠对他说的话。
      
      唇线轻轻一抿,季铮的眼睛细细描绘着姜格的眉眼,想从六年前的记忆里找寻出她的踪迹来,他看着闭着眼睛又要睡过去的姜格,开口打破了卧室的安静。
      
      “姜格,你以前是不是认识我?”
      
      姜格倏然睁开了双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姜爷:你为什么忘了我?
    铮哥:因为在失去意识前的那一秒,我想的是你。
    这章红包50,明天V,入V三更,早上九点更第一更,第二更12点,第三更晚上八点,入V三章只要是2分评论都会发红包,这篇文主要是互相治愈甜文,没什么虐点,也不长,二十几万字估计就完结,希望大家不要养肥,多多支持正版。
    微博:晋江西方经济学 今天有抽奖活动,可以去关注一下,我粉丝不多,中奖率很高。
    推一下我的新文《不可开交》,这篇写完了就写那篇,球球大家给个收藏,点进作者专栏,第一篇就是。
    文案:
    乔晚夏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普通的人,普通的出身,普通的学历,普通的工作,唯一不普通的是她谈了个富二代男朋友,结果男朋友的家里嫌她家里太穷让她和男朋友分了手,还没有分手费的那种。然而就在分手那天,她下班去抢蛋糕房的八折面包时,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她的面前。车上走下一对贵气十足夫妇,颤抖地握住了她的手,激动地说:女儿,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乔晚夏吓得刚买的打折面包都掉了。
    好友:所以你是有钱人家遗落在民间的富家小姐?
    乔晚夏:算是吧。
    好友:挖槽,那你前男友家里现在不会嫌弃你穷了,快去复合!
    乔晚夏苦恼:可是我家里嫌他家穷啊,我新爸妈给我重新找了个男朋友。
    好友:啊!你新男朋友什么样?
    乔晚夏随手拿了一本财经杂志,掀开杂志的第一页,男人英俊帅气的脸庞占据了杂志的整个版面。版面下方,有一行小字做了介绍:司寒,岱川集团CEO,司家家主,未婚,牛津大学管理与建筑双硕士学位,福布斯排行榜第XX位……
    好友:霸道总裁啊,你驾驭得了吗?
    乔晚夏:我当然驾驭得了!
    儿子:妈妈,他们说是你爸妈你还真信啊?你别让人骗了。
    乔晚夏:我是大人怎么会被骗?
    儿子:emmmmm,你上次差点被前外公送去嫁给一个老头。
    乔晚夏:……那个是前外公占我便宜。你这个新爸爸这么有钱,怎么说也是我占他便宜。
    后来,无数个夜晚,儿子的新爸爸给她上了一节又一节的课,告诉她,她也是有便宜可以占的。
    太早的结论,只因太年轻。
    注:儿子是男主的,女主失忆,带球跑。
    甜文,爽文,男主撩宠苏,女主白软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