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繁花[综红楼]

作者:李一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红楼12

      琏二回房,一院子丫头婆子忙施礼恭喜。琏二也顾不得许多,直进了内室,急忙忙更衣,和凤姐说自己得了户部员外郎的实职,又交代贾赦让他赶紧过去,晚上有事要做,回来和她细说。凤姐就吩咐平儿和丰儿伺候,又塞了几个荷包给贾琏,打发他去了贾赦那。
      
      贾琏匆忙赶去陪贾赦吃饭,这一天忙的午饭都没吃,未免就吃得狼吐虎咽。贾赦看着皱眉,搁了筷子,道:“越发不长进了,一顿饭能吃出饿了几辈子的样儿。”琏二对贾赦的看不上自己,已经习惯了,看他不是要喊打喊杀的,他也就掩着脸起身施个礼,混过去而已。
      “父亲,是儿子失态。”琏二这话明显不走心。“儿子午饭都没吃。从早开始忙,就在父亲书房喝了几口茶。”
      “你忙还委屈着你了?没见识的混账。”
      “父亲说的是。儿子倒愿意日日这么忙呢。”
      父子用过饭,贾赦带琏二去另一边的花厅,屋子里上上下下放了许多掀盖的盒子箱子,里面的物件,看着都不是便宜的。
      贾赦随便捡起来一件道:“这一件帐本上记录是宋 官窑瓜棱青瓶一对,原是御赐的,放在老国公的书房,现在却被换了,是不值十两银子的赝品。”
      贾赦一件件指点,最后从一个扁长盒子拿起一支凤钗,“这盒子原记着 金镶红宝凤钗,看这名也是对得上,原物却是你外祖母给你母亲的陪嫁,把最大的红宝石对光看,能看到侧内里刻的张字。你母亲曾说那是你外祖在她出生时送与你外祖母的。是你外祖母心爱之物。你母亲常常插戴来着。”
      “母亲的嫁妆怎么会在大库房里?”
      “当初你祖父为保你我父子之命,老太太做什么都是默许。所以你母亲一去世 ,她的嫁妆就都由老太太代你保管。异日,你自可以凭你母亲的嫁妆单子,向老太太索要。”
      “父亲,那这些东西的真品能去哪儿?”
      “脱不过几个去向,老太太收了、卖了;二太太收了、卖了;送礼了;管库的偷换了。”
      “可要怎么才能找回来?”
      
      贾赦一边往书房走一边说:“你媳妇下午过来和我说,家里这些老奴才,借着管家多年,什么都往自己家倒腾。今儿上午邢氏卖了东院的姬妾,一人就一身身上穿的衣服,对府里那些偷东摸西的奴才,就该捡大的送官府,或一人一身衣服发卖了。”
      贾琏心里呵呵,他媳妇要整治起奴才来的手段,也是狠了的。不过这倒是好主意。
      “父亲,今天去户部的那些抬银子的家丁是哪里来的?儿子没见过,还吓了一跳呢。”
      “老国公留的。”
      “那我祖父可给孩儿留了什么?”
      “你的命。”
      贾琏完全无话了。
      
      “明日一早我进宫谢恩,你带那些人把赖大的家围了,不得放出来一个,仔细地搜捡。咱家的东西不知道给那老杀才偷回去多少,御赐的找到一件就够了。然后把人送衙门,都给侯爷我发卖了。”
      琏二对贾赦的安排心下叹服,连声道:“父亲放心,儿子必能做的好好的。”
      贾赦倒是信任贾琏做事的能力,“查到御赐之物拿回来给老太太看看,余者挑拣着拿回来一点,其余的都拿到新宅子去。”
      琏二心下想知道新宅子在哪儿,正想问贾赦呢,“父亲,半月内搬去新宅子,可能收拾好了?”,
      “宅子是现成的,在翰林胡同东头,三路五进宅子。”贾赦带头往书房走,边走边说,“让你媳妇带着孩子还有你妹妹明早就过去。这府里留不得了。东西封好,让林之孝家的守着,明儿等你回来再搬。”
      进了书房,贾赦抽出一幅图,指着图道,“东边这大院子,留着我孙子住。后面给你妹妹。西边前面我用,后面留给邢氏,西边的这个院子给琮哥儿,这第一进第二进做正堂、书房,第三进第四进给你们,第五进给大姐儿。你拿去给你媳妇,明天先过去。”
      贾琏接过图,细细看看,待贾赦再没吩咐,就告辞回自己的院子了。
      
      贾琏回房,见众人还在整理东西,凤姐也还在等他。这二天从回到家,贾琏自觉天上地下的几个翻转,明天还有要事做,就简单梳洗了,上炕搂着凤姐说:“大老爷说明天你带妹妹和大姐儿过去翰林胡同新宅子,这府里住不得了。”
      凤姐嗔道:“你还大老爷地称呼亲爹?!你那大老爷可愿意?”
      琏二抹把脸,“说惯了的。还别说,昨天我改口称父亲,眼见他脸色好起来。你说往日我称呼二叔二婶为老爷太太,父亲是不是为此不待见我?”
      “自然了。不知道的以为你是你二叔的儿子呢。”
      “你还真说对了。小时候我跟在珠大哥哥后面,再加上元大姐姐,家里就我们三,没人告诉我大老爷是我的父亲,后来还是大太太邢氏进门了才知道。我还想着我怎么就不是二叔的儿子呢。大老爷每天就只在家里搂丫头、喝酒、把玩他的古董,从来不像二叔管珠大哥哥那样管过我。奶嬷嬷就天天说跟着珠大哥哥啊,跟着珠大哥哥啊,珠大哥哥读书,我就眼巴巴地坐在他后面,等他读完了和我玩一会儿。二太太不愿意我打扰珠大哥哥读书,后来就是珍大哥哥带我一起。”
      凤姐拍拍琏二,心说:“傻孩子,你爹要不把你那么养着,你活得到现在麽?”
      凤姐不想说这些,转移话题问他,“那翰林胡同的房子你看了吗?多大?这一家子过去可有什么安排章程?”
      “没看。大老爷给了图,我拿给你看。”贾琏起身下地拿了图,捻亮灯。
      外间守夜的丫头问:“二爷,可有什么吩咐?”
      凤姐答道:“没事儿。”
      琏二展开图,指着给凤姐看,“这也是三路五进的院子,大老爷都安排好了。东院留给咱们儿子,后面这个小院子留给二妹妹。正路前二进留做正堂、书房的。后面三四进给我们,第五进以后给咱们大姐儿。西边的前面大老爷自己用,后面这里给大太太。再后面的给琮哥儿。”
      “你还大老爷的,大老爷的。再这么着,小心你父亲捶你了。”
      琏二讪笑。
      凤姐就说:“这么大的宅子,可不是一天半天就准备好的。可有什么说法?”
      “宅子麽,还没空问。就是今天在祠堂,凤儿,你可没见到父亲的威风。往日老太太说什么,父亲只是默不作声,或者就是,‘是,老太太说的是。’老太太想用老库的银子修省亲园子,父亲就说拉二叔去户部按手印。就是老太太骂父亲忤逆、不孝,父亲问老太太把该还朝廷的银子挪给老二花,然后由他还账,才是孝顺了?到老太太说白养了父亲这个儿子,父亲居然回话说早还给老太太一个儿子了。你没看到老太太哪个脸色啊!还有父亲说有祖父留下的信,还有大哥的一个奶娘,老太太才不说话了。你说祖父的信会写了什么啊?”
      凤姐在心里翻白眼,“还用说吗,肯定是老太太牵涉进贾赦大儿子死亡,给老国公抓到了人证。老国公为了保贾赦活着,留了这么一封信呗。”
      “凤儿,这回分家,我们可亏大了。原说是五五分,这府给二房,哪想到为了还银子,我们大房不仅分出去还得另立一支,金陵的祭田、庄子、铺子都归二房了。唉。”
      “二爷哎,帐可不是这么算。要不分家,银子都省亲用了。等以后分家,有娘娘在,园子会给大房?不论三七还是四六分,咱们都得还债务的大头。还有,我们能有嫡子麽?大哥落水的时候可不小了。没有嫡子,这家以后会是谁的?!”
      停了一会儿,凤姐又说:“金陵那面,我管家这么多年就没见什么进项。每次想和二太太说说,二太太就说咱们这样的人家总得是宽怀,也不好就苛刻了。你得了实职,哪还有空去料理那些个杂事。哎,你怎么得的实职?”
      琏二又眉飞色舞地,讲了一番觐见的话。
      凤姐一番恭喜,打趣道,“二爷,你这是走了什么运啊?要不你取个恩伯的字?”
      琏二动手,“你这促狭的。”
      凤姐讨饶,夫妻俩嬉闹了一阵子。
      
      琏二道:“父亲说今儿你过书房了?”
      “是啊。我让丫头盯着的。我听分完家你去送银子了,父亲回了书房。想二妹妹的奶嬷嬷,在咱们眼皮子地下,就敢明拿暗偷的。那赖家的掌管咱家里外多少年,不定偷拿了多少呢!还有大哥哥的落水,要是老太太干的,能不经过赖家的手?就是我嫁进府里这些年,受了赖大家的多少掣肘,这些日子,大厨房送来的吃的,难保没赖家参合。赖家的老太太,可是老太太的、忠心耿耿的、陪嫁丫头。”
      “我不也是向那一窝子奴才,恭敬了这么些年么。明天,可得出了这些年的窝囊气。”
      “哎,凤儿,我和你说,贾琏趴到凤姐耳边,老爷说找到御赐的物件,把赖家送衙门,这要是找不到,单是偷的财物,老太太可不会让发卖了赖家。”
      “傻二爷,你去抄,怎么会没有?都不用你带一件半件的,父亲应该安排好了。”
      贾琏谢谢,应该是这样的。
      夫妻二人就搬家之事又商量一阵子,看时候不早了,熄灯睡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