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繁花[综红楼]

作者:李一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红楼11

      
      贾琏带着一众家丁小厮抬着银子去户部,路上发现大部分家丁居然不认识,心下骇然。赶紧打发跟着的旺儿去衙门招呼些衙役来。一群衙役护送着浩浩荡荡抬着八十万银子的队伍进入户部,整个户部都沸腾了。
      
      那户部尚书正在为银子发愁,听说荣国府主动来缴还欠银,还是八十万的足色银子,简直就是久旱甘霖、雪中送炭。忙召集了几个户部官员,找到知晓贾琏的,仔细问了贾琏这人的人品行事,得知是荣国公府长房唯一嫡孙、一等将军贾赦的长子、已故老尚书的唯一外孙、还是自己同年林如海的内侄,是一个头脑灵活、精于庶务、没有什么劣迹的、身上还有捐赠得到的五品同知,就召贾琏入户部尚书堂。
      
      及见贾琏一幅大家公子的温润气派,长身玉立,相貌俊逸,应答得体,心下就生了几分喜爱,和左右侍郎一起问了些问题,就带了贾琏入禁中。
      
      那贾琏是头次进禁中,一路谨慎,不敢张望,唯步步跟随户部尚书,小心翼翼。及至小黄门迎了尚书入内觐见,吩咐他阶下等待,贾琏就顺势送了小黄门一荷包,小黄门捏捏荷包笑意盈盈,见贾琏阶下站立惶恐却不失仪态,点点头。
      那小黄门送了尚书入内,转回来,就细细叮咛贾琏几句今上的喜好,贾琏喜出望外,拱手约小黄门得空再见。
      
      今上得了户部尚书的仔细推荐,想着也正是国库空虚,荣国府主动还银,就召见贾琏觐见。可怜贾琏第一次穿着同知的官袍拜见皇帝,战战兢兢跪倒见礼,不敢抬头。
      
      就听上面一温和声音说道:“老国公一心为国,与上皇君臣相得;朕认识你父贾赦几十载,你父亲可是胆大包天之人,你尽管抬起头来。”
      
      贾琏忙抬头,眼睛只看着今上龙袍,不敢往今上脸上看。
      
      今上见他十分拘谨,就笑:“若是老千岁继位,你父早就是名副其实的恩侯。既他如此明事,就与他为荣恩侯,上皇也定是欢喜的。”
      顿了顿,接着问道:“林如海的后事可是你操办的?林家财产怎么处理的?”
      
      贾琏回道:“回皇上,是小臣操办。小臣将林家家财一式三份记录。给了林家妹妹一份,另二份交与父亲了。”心里疑惑,不知今上问此何意。
      
      今上点头,又说:“李尚书夸你精于计算庶务,你可愿到户部为朕分忧?”
      
      贾琏五体投地,即朗声回到,“小臣必忠于陛下,愿为陛下鞍前马后,死而后已。”
      
      今上满意,就说:“李尚书,既如此,就到你户部做一五品员外郎吧。希望这贾琏不辜负了你的提拔。”
      
      李尚书见今上再无它事,遂带贾琏退了出去。
      
      出了禁中,贾琏对李尚书千恩万谢,李尚书道,“你不必如此,你外公当年对我有提携之恩。你十日后来即户部当差吧。”
      
      贾琏兴奋得不能自已,送了老尚书回户部,取了回执,少不得又打点了帮差的衙役,再带着众家丁回府。
      
      *
      话说贾琏尚未回到荣国府,宣旨的礼部官员就到了。贾府见有圣旨,立即大开中门,摆香案,一家子更衣跪接,那礼部官员直到正厅下轿,手捧明黄圣旨,庄重严肃,走至厅上,南面而立,展旨而宣,“奉天承运,诏曰:荣国公贾公代善长子贾赦体忠国事,严谨有信,特旨准承荣恩侯。着其为国出力,入鸿胪寺协办。钦此。”
      
      贾府众人全部懵懂,还是叩头谢恩。贾赦递荷包,礼部官员再三退却后收下,“恩侯,你如今是名副其实的侯爷了。来日同殿忠于王事,还忘恩侯提携。”贾赦与礼部宣旨官员携手,兮兮相惜,宛如累世交好。
      
      贾母见宣旨官员离府,就招贾赦问缘由,贾赦心里明白,嘴里却道,“老太太,我这半天正点库房所分之物,那里知道圣旨所为何来。不过有一事,要禀告老太太,库房里的东西和帐本对不上,还有赝品混杂。”
      
      贾母沉吟,“那库房许久没盘点,许是有混乱。至于赝品,谁家也难免。”
      贾赦听了,就默默行礼,“老太太若无它事,儿子就去忙了。”
      
      *
      
      贾琏回府就见众人喜气盈腮,纷纷恭喜,他也顾不得为什么恭喜,急急奔入贾赦书房,“父亲,父亲。我得了今上召见。”
      
      “成什么样子,有没有点大家子的稳重。”
      
      贾琏稳住神,躬身施礼,“给父亲请安。儿子已经将银子归还户部,得了回执。”将回执从怀里掏出,恭恭敬敬递给贾赦。继续道:“儿子在户部蒙李尚书和左右侍郎召见,得李尚书青眼,携带儿子觐见了今上。”贾琏语气开始激动;“今上说,‘若是老千岁继位,你父早就是名副其实的恩侯,既他如此明事,就与他荣国侯,上皇定是欢喜的。’父亲,皇上说要给父亲您荣国侯的爵位呢。”
      
      贾赦轻笑,“礼部宣旨的官员已经来过了,你父亲我已经是荣恩侯。来日要去鸿胪寺协办。”
      
      “恭喜父亲,恭喜父亲。”贾琏见贾赦兴致好,一边恭喜一边伸出手去,贾赦笑着将手里把玩的油滴滴的福瓜给了贾琏。贾琏知道贾赦这里都是好物件,高兴地塞入怀里。
      
      “父亲,还有一事,今上说李尚书推荐儿子精于庶务计算,赏儿子户部员外郎实职。李尚书要儿子十日后入户部当差。”
      
      这回换贾赦兴奋了,贾赦大赞,“好,好。这八十万花的太值了。”
      
      贾琏也是同感,赞道:“还是得父亲运筹帷幄,才换得我父子今日荣光。”
      
      贾赦叹息:“也是有你哥哥的一条命,还有为你媳妇肚里保住的那孩子。若你和媳妇还是如往日般唯二房马首是瞻,为父也懒得为你操心。”
      
      贾琏道:“是儿子往日想左了。自小就只见老太太、二太太,以为父亲不要儿子了。还有今上还问了我林姑父的后事可是我操办的呢。”
      
      贾赦回身找出昨日贾琏递给他的林家家产单子,“明日父亲谢恩,就要交一份与今上了。还是你媳妇聪明,要你准备了一式三份。”
      
      见贾琏不懂,贾赦就解释说:“林家无子绝嗣,按当朝律法,家产五成上交官府,你这全都带回来不是贪了今上该得的。你昨日到家,林家的家财因着我们分家还没入库。我们家里有今上的人呢。”
      
      贾琏激灵灵打个寒颤冷汗顿湿后背,若没这单子和分家的事,想着太可怕了。林家家产是他经手的,林家五代列侯,辈辈独生一子,只有进没有出,那林如海又做了多年巡盐御史,一半的家产可比今天还的银子多。
      
      贾赦敲着手里的单子,“你给为父听好了,今上最是见不得人贪的。你既要去户部,还是把律法读好,牢记心中。家里也不需要你赚银子,切莫索要财物,今上心里记得清着呢。”
      
      “父亲,今上说你最是胆大妄为的,可是真的?”
      
      “自然。你祖父在外征战,我在老国公跟前长大,小小就选做老千岁伴读,在家比宝玉更得宠爱,在外,你祖父和太上莫逆,就是今上,那时候因宫人所出,偶尔还得了老千岁关照,自然也退避三舍。”语毕复又黯然。
      
      “可父亲这些年在东院?”
      
      “你父亲我不如此,怎么能让今上放心?让老太太放心?怎么能换你长大?!”
      
      贾琏起身拜谢,哽咽道:“父亲为儿子筹划,多年委屈,儿子……”
      
      贾赦笑,“你是我儿子,我不为你打算为谁打算。总算等到你醒过味了。”
      
      贾琏赧然。
      
      隔了一会儿,贾琏道:“父亲,儿子还有一时想问。”得了贾赦示意,贾琏继续说:“李尚书说儿子外公对他有提携之恩,儿子外家的事,从来未闻,还请父亲解惑。”
      
      门外传来林之孝叩门,“老爷,该吃晚饭了。差不多的时候了。”
      
      “摆饭吧。”贾赦带琏二往偏厅去,“你外家的事情改日说,今晚还有事做。你回房更衣即刻过来。”
      
      琏二见状知贾赦和林之孝有话说,便告退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