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繁花[综红楼]

作者:李一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红楼10

      翌日祠堂,贾家族老静默,贾珍领众人拜过祖宗牌位,吩咐人请贾母也进来,然后对贾母三人说:“当着祖宗,还有各位族老,老太太可是同意分家了?”
      “树大分支,分吧,早晚有这么一天。”
      “老太太可是有为难之处?这自古就是有父母在,不分家。我贾家也是以孝为先的。”
      “母亲,你若有什么为难的,不想分,这祠堂里的族老,尽可以为您说话的。”贾赦凉凉地接话。
      “分吧,我同意了。五五分,老大搬走,我和政儿留在国公府。”
      “这怎么是长子搬走呢?”
      “无妨的,我们母子商议好了的。国公府给老二住,也便宜娘娘省亲。”
      
      众人见母子三人俱愿意分家,也都无话。贾珍在族谱上落笔,然后说,“赦大叔叔和政二叔叔从今天起就是二家了。”
      “仍旧是亲兄弟,还是要守望相助的。”贾母道。
      贾赦道:“我这里还有一事,老国公在世时,曾交代过,老库里的银子留出了还朝廷的借款的,分家前,先把朝廷的银子还了。”
      “老大,那银子是要修省亲园子的。你看谁家还朝廷了?”
      “母亲,难道欠债还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还了银子,你让老二怎么修省亲的园子?”
      “那母亲可愿意老二同儿子去户部画押,欠银以后由老二还?”
      “你这混账。忤逆不孝的。”
      “母亲,该还朝廷的银子挪给老二花,然后由儿子还账,就是孝顺了?”
      贾母默然。贾政急急到:“大哥你怎么能这么和母亲说话?”
      “老二,咱倆可是已经分家了,这亲兄弟明算帐啊。”
      “老大,你是要非还了银子?是打算以后就不借娘娘的光了?”
      “唉,”贾赦长长叹气,“母亲,既如此,老库预备还朝廷银子先还了,然后儿子出族,另立一支。”
      “好,你如此绝情,就当我没养你了。”
      贾珍和族老纷纷劝说,贾母沉着脸不言语,贾政仍是干巴巴说:“大哥,大哥,你气着母亲了,怎么能这么对母亲说话呢。”
      贾赦只对贾母说道:“母亲也不要说没养了儿子的话,儿子不已经还了一个儿子给母亲。”
      贾母瞪大双眼,“老大,老大,你?”
      贾赦冷冰冰的话不带半分感情,“母亲,瑚儿有二个奶娘呢,父亲留给一个给儿子呢,儿子还有父亲的亲笔信,可要族老们都看看?”
      贾母面色灰白,只指着贾赦发抖,“还,朝廷的银子今儿就还回去。”扶着贾政率先离开祠堂。
      
      贾赦请在祠堂的诸位族老移步荣国府,进了府就吩咐人把账册子搬到了堂上,又打发人把贾母、王夫人请来。帐房还想一个个念念铺子庄子的,贾赦就道:“这些年都是老二家的在管家,就麻烦老二家的差不多分两堆吧。”又转向贾政道:“你媳妇分,分完我先捡一堆。”王夫人抓着帐本的手就一僵,随即还是继续接过婆子递来的账册,看看就分左右堆了。
      众人一边喝茶一边等,等王夫人分拣好,贾赦随便指着左边一堆,“就这堆了。”有吩咐贾琏,“这都是你的了,抱去你们夫妻俩接手打理吧。”又问帐房:“祭田可在里面?金陵的铺子、庄子可在?”那帐房管事的呐呐无语。贾母道:“你另立一支了,还要金陵的祭田?你日后自去积攒吧。”
      贾赦看着周围族老道:“各位族老见证,我是嫡长子,五五分家,祭田都给老二,金陵的庄子、铺子也都给他。这些加起来也超过了大房这堆的一半,国公府留给老太太和老二一家,老太太可还有话说?”
      贾母讪讪摇头。
      贾赦又邀请众人同去老库,三把大锁同时打开,一箱箱银子整齐叠放,点出八十万两,喊了健壮家丁小厮一起,吩咐贾琏带去户部还银子,自己和贾政将剩余银两一人一半分好。要贾政陪各位族老宴饮,自己离去。
      
      有族老奉承贾政,“这分家,政儿可是得了七成多,外加一国公府,一般人家分家,嫡长子也占不了这么多。”
      贾政道:“都是身外之物,母亲安排,政只是奉母命而已。”
      贾珍虽是族长,也一道陪同各族老饮酒。心里想着父亲的话,贾赦要做什么就做吧,要不是老千岁那一遭,那贾赦没准也是各部侍郎或更高了。
      
      王夫人回了房暗恨,金陵的祭田铺子庄子都所剩无几,大老爷堂皇地说都给二房了,自己却偏不能说。铺子暂不说,这祭田要买回来不知道要填进去多少?!早知道分家这么分,自己何苦费尽心力卖了金陵的产业。
      
      宝玉等在贾母房中,见了贾母就上前去,“老祖宗,怎么分家了?大家就这样不好吗?”贾母摩挲着宝玉的背部,叹叹气,“宝玉,树大分支,早晚要分家的。”然后对姊妹几个说,“大老爷执意要带迎春走,迎丫头知道了吧?”迎春上前低低回答:“回老祖宗,知道了。”“唉,迎丫头,老太太也是舍不得你呀。刚抱我身边才猫崽子那么大,这眼看着亭亭玉立地长大了,却再不得多见了。”贾母抽帕子掩面。众人赶紧围上来安慰,宝玉拉住迎春的手,“二姐姐,二姐姐,你和大老爷说你不走,和老太太在一起,我们都在一起。”迎春低头不语,宝玉就开始落泪,抱着贾母的胳膊哭闹,“老祖宗,老祖宗,你和大老爷说,留下二姐姐吧。”
      贾母房里顿时喧嚣起来。一时间吵的贾母头晕,就吓唬宝玉道:“你老爷今天在家,说不准就有事情进来,小心你老爷看到了。”
      迎春悄悄退出来,司棋跟在后面小声问:“姑娘,咱们现在回去收拾东西麽?”
      “不用。没什么好收拾的。你和我去看看二嫂子去。”
      
      迎春带了司棋往东院去,见东院哭喊叫骂不成体统。原来是邢夫人一早喊了人牙子来,把后院的姬妾都拉了出去,一个个只有身上的衣服,插戴都给摘了个干净。
      王善保家的奉承邢夫人道:“一个个小狐狸精,今日终是遭了报应了。”
      然后又笑着恭维邢夫人,“太太,这一遭,也是添了多少个私房呢。”
      邢夫人带着几个婆子,把那些发卖的姬妾屋子扫荡一番,高高兴兴添到自己的箱笼里,随行的婆子也是个个眉飞色舞,腰包鼓鼓。
      迎春进了琏二和凤姐儿的院子,就见凤姐儿指挥众人,“不用都打开了,就捡这几日能用到的日常的搬进来。”
      抬眼看了迎春进来就向她招手,“妹妹来了,快进屋子坐。”
      迎春略诧异,凤姐儿平素见到她都是淡淡的,少有这么热情的时候。她默不作声随着进去了。进了屋子,凤姐儿脱了大氅,迎春和司棋看着凤姐儿的肚子大吃一惊。
      主仆犹疑地互相看看,还是司棋开口问道:“二奶奶,您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怎么满府都不知道?前阵子老太太不是请了太医看,说二奶奶您只是累着了?”
      凤姐儿笑,让小丫头去喊奶娘把大姐儿抱过来,“是累着了,歇了这大半个月就显出肚子来。要不你们以为老太太会那么容易同意分家的。”
      迎春逗着大姐儿玩,凤姐儿问司琪,“你们姑娘的东西收拾啦?”
      “回二奶奶,姑娘说也没什么收拾的。东西不多,回去和几个姐妹一晚上也就收拾好了。二奶奶,我们屋里都带谁走?”
      “都带着,你二爷说了,伺候好的接着伺候,伺候不好的他给姑娘做主。”
      司棋就起身行礼,“谢二爷二奶奶照应。”
      凤姐儿笑着对司棋说,“你家姑娘是二爷的亲妹子,他给姑娘做主可不是该的。”
      迎春被司棋拉起来,她躬身向凤姐儿道了万福,“谢二嫂子。”
      
      不提贾府的鸡飞狗跳,贾母和贾政是万分后悔,由贾琏去还了户部欠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