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不要拦着我上进

作者:糯米水晶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四月十日,济南,齐王府。
      日暮时分,倦鸟归巢,扑落落几声几乎不可闻,但是有那专门驯养鸽子的人知道,这是信鸽找家来了。
      
      吹动并不能发出声响的竹哨子,两只灰扑扑的鸽子咕咕咕地落下。养鸽人心疼地摸着鸽子圆圆的脑袋,从它们的爪子上解下小竹筒,恭敬地呈给守在一旁的中年人,然后才小心翼翼地给鸽子添水喂食:这一趟,只回来的两只,剩下的四只也不知是进了老鹰的肚子,还是进了人的肚子,可惜了……
      
      接到小竹筒的中年人面白无须,打开食指粗细的小竹筒,检查了里头的蜡丸完整性之后,敲门请示进屋。
      
      一三旬男子手持《春秋》,细细研读。
      
      面白无须的人开口,分明就是太监:“王爷,南边儿来信了。”
      
      那被称呼为王爷的,必定就是许贵妃所出的皇七子、齐郡王无疑了。只见他右手持书不动,左手轻扣桌面,示意来人将东西放下。
      
      那太监小心翼翼地放下蜡丸,退到五步之外,弓着身子不敢抬头地等候吩咐。
      
      齐王将两张纸条都对了一遍,然后才着手破译,读完之后便将它们凑近烛火烧了:“林如海的妻侄今日启程回京?吩咐下去,本王要——片纸不得出山阴。”
      
      “是。”
      
      灰烬落在书案上,不留一点字迹。
      
      …………………………
      
      回程的船是林府安排的,跟在官船后头,船体要更大一些。然则逆水行舟,会比来的时候要多花一些时间,万幸不再晕船的贾琏挠头搔耳,很是好奇:“宝玉,那锦囊里头到底是什么?”
      
      “打开就是个白条,我也不知道是啥意思呀。”因为贾琏是悄悄对着宝玉问的,所以宝玉也小声地回答。这并不是敷衍,而是宝玉第一时间就打开过了锦囊,里头只有一张白纸。
      
      在不远处抚琴的贾珠咳嗽一声,贾琏马上坐直了身子,摆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做的样子。复而又说:“珠大哥,武师傅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哈。嘿,不知道武师傅与那道人谁更厉害?一个手有疾、一个腿不便,若是动起手来,我看还是武师傅更占便宜些。”
      
      “琏哥儿,武师傅虽然不是我们师父,但是也可算半师,提起之时不能如此无礼。”
      
      “……是。”眼见珠大哥不抚琴了,又开始抚摸书箱子,好像对待美娇娘一样的温柔多情,贾琏小声嘀咕,“林姑父送的书就有这么好?不过是一套四书五经罢了。”
      
      宝玉摇头:“琏二哥这就外道了,上头必定是有林姑父的注解呢,探花郎用过的四书五经,外头的举子们想要一本,是千金难求。”
      
      “林姑父的学问是极好的,这次没有时间好好讨教,他便将这套书赠予我。我答应了林姑父,一定好好研读,无论冬夏,必笔耕不缀……”
      
      …………………………
      
      “十一哥,咱们什么时候到扬州呀?”开口说话的少年正是与贾珠等人有过二面之缘的十六皇子。
      
      “咱们今日便可抵达宝应县,若是顺利,明天日落之前就能到扬州了。”十一皇子午后刚问过侍卫,对行程倒是心中有数,“不过小十五的身体……若是不便,恐怕明日还不能启程。”
      
      十六皇子叹了一口气:“真是麻烦。”
      
      十一皇子:该叹气的是我才对好吗?母妃不出众、母族不显赫,我好容易在父皇露出要给我建府封爵位的口子上争取到了差事,谁知道会带着这两个拖油瓶出来?一个是皇后幼子,一个是贵妃幼子……哪一个出了差池,我都赔不起好吗?明明都是皇子,怎么我的命就这么苦?
      
      “早先我就说把小十五安置在七皇兄那儿,要不是小十六你与他置气,他也不会强撑着要继续南下了。”十一皇子欲哭无泪,多么好的安排啊,把其中一个烫手山芋丢给对方一母同胞的亲哥哥,便是有什么不是,贵妃娘娘也不好明面上给自己不好看了。
      
      十六皇子扶额:“我怎么知道他这回倒是脾性大了?原本就是个能躺着绝不坐着的人……不过现在十五也是躺着没错啦。”
      
      “什么十五,叫皇后娘娘知道了定是要数落你的,要叫十五哥。”
      
      隔壁房间传来一个公鸭嗓:“快给我拿点水来,呕……”
      
      十一与十六对视了一眼:十五也是不容易,原本比十六还要圆润的身材,不过七八天就消瘦了——可是身负公务,实在是耽搁不起了,委屈十五,吐啊吐就习惯了罢。
      
      当夜,宝应渡口一头一尾的两船并不知道还有自己认识的人在附近,不过想必很快就会知道了。
      
      在笃笃笃的声响之前,宝玉先醒了过来,因为他觉得身下有些晃荡,然后又闻到了有些奇怪的气味,像是油又像是……
      
      “走水啦!走水啦!”比宝玉反应更快的,是住在旁边的武师傅,他对桐油的气味更熟悉,而那笃笃笃笃笃笃的密集声,就是箭支戳进木头的钝响。
      
      武师傅本来想喊敌袭,电光石火间反应过来,还是喊走水吧,毕竟渡口的船一溜拴在一起,着了一艘,其他也别想跑,喊了走水,大家必定是要出来救助的。结果他一悄悄往外一看,贾府的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解开了绳子,夜里风高水急,贾府的船已经漂到渡口尾巴上了。
      
      这时候,二层的贾氏三兄弟、钱嬷嬷三女眷、武师傅、管事全都起来了,下面那一层更是闹哄哄的。有忠心的仆从一个劲儿要往上层来救主,也有胆小怕死的,还不知怎么回事就扑通一下跳水里去了。
      
      走水了一喊,旁边的船倒是有知道这是扬州巡盐御史的亲戚,也是打算来救的,不过夜黑风高,对面的火势又大,不敢靠近,只好丢出些盆子水瓢来好叫人扒着。
      
      火是从下往上烧的,二楼的主子明显比下头船舱里的下人要危险多了。原本住在下层的青松、苍柏和家丁一到八都上来了,贾氏三兄弟,除了宝玉,其他两个都不会水。武师傅骂了一句河蟹的脏话,然后一摸脸:“珠大爷最沉,家丁一二来拖,您的俩书童垫后。三四跟紧琏二爷。虽然宝二爷会水,不过毕竟人小,怕力气不足,由我来看好。五六七八管好老弱妇孺。珠大爷,随行行李不要了,金子银子每人身上塞一点,天亮之后宝应县城县衙碰头!记住,一定要逆着水往上游!再上渡口。”
      
      事关小命,被分到老弱妇孺一类的管事也不抗议,三两下就把公账里自己管着的银子划拉出来,每人一锭分了。多的也拿不了,也怕沉,只能锁好了,指望日后捞出来。
      
      贾珠哀叹可惜那些书,电光石火间,宝玉一拍脑袋,一声不吭从床底包袱里飞快拿出几块油皮纸,刷包好一本丢给家丁一:“塞衣服里,回头有赏。”此时不会水的钱嬷嬷慌乱得很,完全不记得自己有没有给宝玉收拾过油皮纸了。
      
      剩下几人有样学样,每人往怀里塞了一本。这便分完了一整套的书。
      
      贾琏一声不吭扯了一块油皮纸,把来扬州前他老子给的一百两银票卷好了塞进腰带里。
      
      哔哩吧啦的声儿越发大了,贾府众人的心头沉甸甸的,谁也不知道跳出去是个怎么回事。
      
      “会不会有杀手埋伏在外面?”宝玉被武师傅用裤带系着腰,只想到月黑风高杀人夜。
      
      “外头是渡口,人多又杂,可是不好说,方才有小子往外跳了应当是没事。若是我们跳下去没遇到冷箭,那就说明对方也许是不想闹出人命。走吧。”武师傅说完,青松毫不犹豫地去了窗户边,第一个跳出去给大家打头。
      
      恍然间,宝玉想着:这就是传说中的忠仆了吧?
      
      青松安全入水,于是二楼的众人也扑通扑通跳下河。早先别的船上抛下来的木盆子早就被贾府不会水的下人占据了,这乌漆墨黑生死关头,也不是人人都像青松那样视死如归的。
      
      下水安全并不代表脱险了,贾府众人原来乘坐的船已经火光冲天,附近的水面都烫起来。
      
      因为贾府的船在起火的时候就飘出去了,现在距离渡口还有一小段距离,于是大家会游水的连拖带拽,不会水的手脚并用,都要尽量远离着火的船。
      
      幸好在水里奋力了不一会儿,渡口就派了小船来救人了。
      
      众人一一得救,端是狼狈不已,经过盘点,贾府众人是一个没少。虽然宝玉的几个小厮因为年纪小,呛了水又受惊吓;贾琏的小厮与别人抢木盆的时候被打破了头;家丁五六七被女眷不小心挠花了脖子……武师傅庆幸宝二爷是真的会水而不是像小丫头片子一样添乱,嘶,挠得挺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