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不要拦着我上进

作者:糯米水晶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宝二爷,水性不错。”
      
      “武师傅,宝刀未老。”
      
      因这一大一小身手矫健,倒是游出最远,现在是最后才上了小舟的。二人相视一笑,又纷纷开始打哆嗦。四月的夜里,全身湿透又吹着风,那也是透心凉的。
      
      得救之后的事情才多了呢,一面要向宝应县县令那头报官,一面要规整剩下的行李细软不要被人乘乱摸去,一面还要给南北两头扬州和京城报信。贾珠在岸上忙的团团转,还不忘记指挥贾琏的小厮:“扶着你们二爷,你你,去那儿拉一把宝二爷和武师傅。”
      
      等着靠岸的宝玉和武师傅在小乌篷里,见对面是两成年男子夹着一位少年。也是浑身湿漉漉的样子,大难不死又同舟共济,武师傅难得对陌生人也善意起来:“你兄弟可是不太好?要不要放平了吐水?”
      
      油灯昏黄,对面的两人胳膊肌肉一紧,相互对视了一眼说:“不必,他只是吓昏过去了。”语气颇为生硬,看来是不想多做交谈。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宝玉和武师傅不说话了。他俩安静之后,整个船舱的气氛就尴尬的可怕,五人泾渭分明。艄公吆喝着快到岸了,那被夹在中间的少年闷哼了一声,醒了过来。
      
      左边的汉子就要去捂少年的嘴,然而还是慢了一步,少年喊出一身公鸭嗓:“有刺客!”霎时间,异变突生。少年右边的汉子一个箭步冲到船头一脚把艄公踢下河,然后吹了一个哨声,五六个黑衣人从小乌篷船底出现,飞也似的推着小船远离渡口,顺水而下,速度很快。
      
      这番变化间,船内的汉子一掌再次劈晕了少年,从腰间靴子里抽出匕首砍过来。虽然弄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但似乎已经身处贼船,敌众我寡,武师傅自然是要与之搏斗的。
      
      宝玉这就看清楚了,那倒霉少年就是去年有过两面之缘的曹家少爷——不过现在要是相信对方真的姓曹就有鬼了。听说去年秋天曹家庶出的大少爷就回江宁老家了,怎么会出现在宝应渡口?再说了,区区曹家二房,不论是嫡子还是庶子,都不值当这么多人来抓捕吧?
      
      如果武师傅的胳膊完好,或许与那汉子还有一搏之力,但是现在,不出十个回合,武师傅就落了下风。
      
      宝玉没办法:这伙人的目标是少年,自己与武师傅极有可能被嫌碍事,要么丢到河里去;要么被捅几刀再被丢到河里去。
      
      危急关头,是得自救。
      
      宝玉从来没有这么深刻地认识到,这个年代想要自救,是如何简单的事情,既不必担心对方有飞/机/大/炮也不用害怕对方用机/关/枪/手/雷。单单凭借自己之前交易累积的武器,随便哪一样就可以脱险——只是不能太招摇了。
      
      说起来,第一世,宝玉才是真的大发,末世的魏源缺衣少食更需要药品之类,他除了用鸡蛋与魏源换了金项链,还拿巧克力换钻石、压缩饼干换翡翠。后来么钱多了变成了数字,男人,总是有些血性的,他也拿整批的粮食换了一些武器——不要想在末世实行枪/枝/管/制,因为全民皆兵、杀丧尸,大家都要活命,不给分派武器,怎么除丧尸。鉴于此,枪/支管制就成了笑话。当然,想要与魏源交换得到核/武/器那还是做梦的,宝玉的交易平台里放着好些单兵武器,大到单兵/火/箭/筒小到沙/漠/之鹰(黄金版!)是应有尽有了。
      
      这些都比较有收藏价值,此时却不适合拿出来。反倒是末世最常见的2012款氮弹型手/枪更适合这里——弹匣内是事先填充好的高浓度固态氮,膛内高冲力、低转速的发射方式使氮弹在空气中以肉眼不可观的隐形状态击中目标,并因为温差大而迅速分解在空气中,不留弹头、不必回收弹壳。且创口由于低温直接冻伤,也不会血花四溅,常用于麻醉目标。不过它也有弊端,那就是射程近、远距离杀伤力小、氮弹有可能会在尚未击中目标之前消融在空气中。
      
      不过在一丈长、三尺见宽的乌篷船内使用却正好。
      
      从打斗一开始宝玉就赶紧蹲下缩成一团以免被误伤,然后随着武师傅与那人的动作,他慢慢挪到船尾,眼神往外一瞄就看到五六个穿着夜行衣的人围着小船,若不是因为船体负荷不足,定然是要上来给那两汉子搭把手的。
      
      所幸,现在宝玉挪动之后所在的角落更是方便放冷箭。
      
      迅速用意念找到枪/支和弹/夹——添了料的那种。宝玉从前第一世好歹也是个富豪,作为经常混射击俱乐部的人,将弹/夹装进枪/托,非常轻微的咔哒声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没有时间犹豫,一枪一个,中了麻醉氮弹的黑衣人纷纷松开了握住船舷的手并慢慢往下滑。对,宝玉的氮弹里同样是添了麻醉剂,不论射到哪里,总是能让对方失去行动能力就足够了——他暂时也没那个勇气去瞄准黑衣人的头部、心脏等等,随便挑着胳膊打出去。
      
      外头人虽多,可是宝玉放冷枪,一下一个,不过两个呼吸间就解决了。
      
      此时,武师傅的状况却不太好,本来与一人打斗就是很勉强了,等到第二人将艄公踢下河又吹了哨声之后,只一回头就看见船舱内两个男人弓着身子你一拳我一脚的,看着自己同伴拿着匕首还和一个胳膊废了的人磨蹭这么久,外头的男人低声骂了一句,便走进去帮忙了——这也正好错过了宝玉在乌篷船另一头将他们同伴全部放倒的过程。
      
      等到宝玉将枪口对内之后,发现最初挟持少年的两个男人已经稳占上风,匕插搁在武师傅脖子上划拉了一个小口子,其中一个男人已经在用那原本栓船用的麻绳捆武师傅了。宝玉连忙连扣两发放倒那两人,因□□的缘故,武师傅并没有听到piu的响生——原本他就因为太阳穴被来了好几下有些晕乎。
      
      油灯昏暗,武师傅见到压在自己身上用匕首将自己锁喉的男人倒下,又看到拿着麻绳要捆自己的男人也倒下了——眼珠一转,就看到那两个汉子倒下之后露出的宝玉,还摆着手刀的姿势。说一千道一万,尽管是不敢相信,这也只能够是粉雕玉琢的宝玉干的……吧?
      
      武师傅觉得自己也许是出现了幻觉,不过还记得吩咐:“我怀里有金疮药。这两人丢下去……下去……”这是说要把“被宝玉击昏”的两人弄下水去——按照他的意思,本应该将不法之徒捆起来,天明报官的,但是现在就一个短手短脚的宝玉,恐怕不能将这二人捆结实。
      
      宝玉:师傅,您这吩咐是看了剧透知道我有大力丸吗?捆起来和丢下去都需要力气的好不好?
      
      贾宝玉知道,武师傅给的并不是最好的提议,把匪徒丢下河,暂时是安全了,日后追查这事儿,一个活口都没有,去哪里审问得到口供?
      
      【也罢,云谷子前辈给的都是好东西,原本我还想等以后有需要了再吃的,结果现在就要继醒脑丸之后,点亮大力属性了。】
      
      十六皇子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半人高的侏儒将挟持自己的刺客二人捆成了粽子,结结实实地绕了好几圈,最后一手一个丢下河去,将“粽子线”,哦,不,是麻绳,将麻绳栓在船尾的墩子上……
      
      【这侏儒竟如此心狠手辣,居然在河里遛人!不过他处置的是方才那些刺客,应该不会与我为敌。】十六皇子想着再装昏一会儿吧,可以多观察一下对方是敌是友。又见到那怪力侏儒对着自己身边躺着的另一人靠近:【他想要做什么?从那躺着的人怀里掏出什么……额?原来是给他包扎呀……呵!仅用单臂就把这汉子给扶起来了,侏儒我敬你是一条汉子。啥?】
      
      “贾宝玉?”十六皇子看清了看清了靠近油灯的侏儒的脸,赫然发现:熟人啊!
      
      “自称是曹家人的圆脸小哥呀?别来无恙哟~~”宝玉的语气很欢快。
      
      但是十六皇子不知为什么觉得背上一寒:“你别这么笑,我看着瘆得慌。”
      
      “要不是您老,我也不能大半夜地来宝应大冒险呀。我的武师傅也受了伤,巧了,您这就醒来了,去摇橹吧。”
      
      “凭啥是我。”本皇子从来没干过划船的事儿!
      
      “就凭我才七岁。”宝玉一脸你爱去不去的表情。
      
      “你知道我是谁吗?”喂,再这样我就要摆明我的身份啦!吓死你!
      
      “呵呵哒,抱歉,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宝玉单手将少年一托一提,少年就半走半飞地到船尾与两个粽子面对面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