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夜话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狐自来(7)

      
      迟些日子就到了慧的十七生辰,泫冥正为此事作准备,希望给她一个惊喜。可不知何故,一到镇上他便被人围捕,还被人知道了他的真身。
      
      官府的捕快官兵加上城里的百姓全都出动要取他性命。他不愿伤及无辜,只得一路逃亡;又担心了慧的境地,不敢贸然回去找她。
      
      饶他再是厉害,一命防守免不了要受点伤。虽说之后他很快明白是屠灵在背后搞的鬼。可事已至此,他再向他人解释,也只是狡辩罢了。
      
      他得快些甩开追踪他的人,去找了慧。
      
      那些猎户和道士也自动自发来追杀他,要想脱身并不是件容易事情。他本来与了慧约好傍晚便回去,可这一逃一躲,生生拖到了入夜。
      
      好不容易暂时摆脱掉他们,泫冥也付出了受伤不少的代价。回到他们的居所,周围安静得有些诡异,泫冥反而安心了。
      
      ——至少他们没有追查到这里,了慧没有受到他的牵连。
      
      他站在门口打理整齐有些微凌乱的衣衫,把伤口遮好,手里握着的那支碧玉簪花步摇也藏了起来,便推门进屋。
      
      门打开的瞬间,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钻进鼻子里。
      
      泫冥心下大惊,刚安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他快步向里屋寻去:“了慧,你在哪里?了慧……”
      
      循着血腥味,越靠近后院,越浓烈。
      
      当看到了慧时,屠灵正捧起了慧的心脏送进嘴里啃食。鲜血染了满地,了慧毫无动静地躺着,道袍被血浸湿,再无半分人气。
      
      屠灵微微侧头,心满意足地舔着沾了血的嘴角,嘲讽道:“泫冥,你来晚了。呵呵,你最心爱的恩人,已经——被我吃掉了。”
      
      利爪甩了甩手上还滴着的血,她从了慧身上起身,一脚踩在了慧的胸口,挑衅般扬眉看向呆在那头的泫冥。
      
      了慧……泫冥看着地上的尸体,脑袋一片空白,完全听不进屠灵的话。
      她……死了么?
      
      她死了。
      
      他特意买来送她的步摇再也等不到她长发时的模样了么?屠灵……可恶的屠灵!
      
      “屠灵!!”泫冥彻底被惹怒了,他大喝一声,扭曲的脸上长出了长长的獠牙,指甲也逐渐变尖细。
      
      “你竟敢……竟敢杀她……绝不饶你!”
      
      屠灵一怔。此刻的泫冥身上散发出的杀意与之前完全判若两人。那扑面而来的凌厉气息让她一时之间竟动弹不得。
      
      随后她便听到屋外人声鼎沸,似伴有火光曳曳。
      
      屠灵强装镇定,勾唇笑道:“呵,看来今日泫冥你是难逃一死了。”
      
      少了两根尾巴看似没什么大不了,可实际上修为大大退减,不知要吃多少人才能补得回来。此番泫冥火力全开,屠灵修为不如之前,要没有助力,恐怕不敌泫冥。
      
      泫冥清水无波的眼睛霎时红光乍现。完全不管外面的人,全身力气凝于指尖,声音冰冷无情:“若我死,也要先杀了你。”
      
      屠灵收敛心神,掌心暗暗凝气,不服输的哼道:“那就来试试吧。”
      
      听得外面人声已经渐渐向这里逼近,屠灵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先假装与他打几回合便寻机逃脱罢。
      
      “那只狐妖就是跑到这里来了,大家快上!”
      “我们要为死去的人报仇!”
      “烧死那只狐妖,烧死他!”
      
      那些声音越来越近,泫冥却充耳不闻。在他眼中,只有屠灵这一个仇敌,他根本不在乎那些无关者。
      
      有火把陆续被丢进屋子内,照亮了一方天际。杀意与火焰笼罩,人声与嘶吼声混杂。满目的血花飞溅,尸骸遍布,这是一个不安宁的夜晚。
      
      泫冥早已杀红了眼,待他再没力气挥动爪子时,耳边除了火焰燃烧房屋的噼哩声,早已经没有了其它声音。
      
      屠灵就倒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变回了原形,正蜷缩着身子,一颤一抖地喘息着。身下不断淌出血,眼神早已死透,病恹恹的垂着。
      
      那些趁着火势,操着家伙冲进屋里要捉狐妖的人也被殃及池鱼,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没有了呼吸。
      
      亮起的天际像白昼,火苗不断舔舐着一草一木。泫冥却仿若无物,一步步踩着血河尸体走向了慧。
      
      他弯下身,轻轻抱起她,细细端详着早已没有了温度的她的脸,眼里噙着泪,像情人低喃般在她耳边柔声道:“我们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
      
      泫冥抱着了慧慢慢走出院子。经过屠灵身边,泫冥顿了顿脚步。眼里一瞬闪过暴戾的怒气。他一脚踩在屠灵肚子上,屠灵立马吐出了一大口血,只感内脏和骨头全都碎裂了。
      
      “本来不想弄脏自己的手,但你偏偏动了她。我不会让你还有投胎的机会……”说着,泫冥空出一只手,掌心凝出一小团蓝色的火焰丢向屠灵。
      
      屠灵惊恐极了。想要挣扎,奈何自己早已奄奄一息,只能眼睁睁看着火球在自己身上烧起来。它尖叫着,很快变成了一团黑色似焦炭一样的东西。
      
      一颗内丹从那堆焦炭中露出。泫冥指头一动,那内丹便蹿到他掌心。稍一用力握住,那内丹便碎在他的掌心之中,被风轻轻一吹,便全都飘落散去。
      
      他轻抱着了慧,像是怕吵醒熟睡中的人儿,慢悠悠步出房子,渐行渐远……
      
      ******
      晃眼又是几百年过去,了慧已经转世多次了。然而不管转世多少次,泫冥总会找到她,陪在她的身边护她周全。她当过除妖师,做过青楼女子……可无论她变成什么身份,泫冥从未嫌弃过她。
      
      然而不知为何,他总是在她二八年华时才能找得到她。在此之前无论他怎么找,怎么寻,都没半分音讯。寻到她之后,即使对她千般呵护,她也总是活不过十七。
      
      这一世,泫冥在汤镇找到她时,她正被两个官兵押解送往刑场。
      
      她的模样依旧,只是眼神犀利高傲,神色傲慢不屑,像只野猫儿。从围观的百姓那里听说,她把县太爷的独苗害死了。县太爷悲愤交加,连审问的步骤都省了,直接给她下了判书。
      还没走到刑场,泫冥就把她救走了。
      
      光天化日下被人劫狱,官府的脸肯定挂不住。他才刚救走人,转头全城官兵都在全力搜索他们了。
      
      泫冥背着她一路向城郊的乱葬岗奔去。纵然全城搜索,他们也不至于会搜到这种地方来。
      
      战乱多的地方,这样的乱葬岗要多少有多少。
      
      泫冥找了处较干净和安全的地方,把她放下来。刚才奔跑得急促,她的鞋子在什么时候掉了也不知道。
      
      她倚在身后的那棵槐树,挑眉望着正思考着要不要回头替她找回鞋子的泫冥,充满警戒的探问:“你是谁,为什么救我?”
      
      泫冥直直看着她充满敌意的眼睛,抬手摸摸她的头:“我是泫冥。为什么救你……当然是为了报恩。”
      
      “报恩?我不记得有救过你。”她甩开泫冥的手,冷冷道。
      
      泫冥显然已经习惯了她的各种样子,倒也不恼,只是轻笑道:“我记得你就好。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毒死你的夫君?为此不惜让自己变成一个罪人。”
      
      “我似乎没有解释给你听的必要。”她动了动还拷着手铐的手,被手铐磨到的地方已经渗出血来,隐隐刺疼。
      
      泫冥修长的指尖轻轻点了点手铐,手铐便简单的卸下来。她一脸惊疑:“你做了什么?”
      
      “这样你是否信任我了?”
      
      “……”她仔细打量了泫冥一番,才皱眉道:“我无心要毒死他,只是……只是闹闹他,没想到他竟然当真了……”
      
      泫冥瞧着她忽然黯淡下去的神色,轻轻握起她的手,在她手背上吻了吻:“那就不是你的错了。从今往后,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她急忙抽回手,面红耳赤的惊恐道:“你做什么?”
      
      “抱歉,吓到你了?”泫冥满脸宠溺地注视着她绯红的脸色,柔柔笑道。
      眼前的男子俊美无双,话语柔情蜜意。若是一般女子,即便矜持,也指不定会心猿意马,把持不住。
      
      可她早已心有所属。哪怕他救了她,她也绝无可能对他有半分遐想:“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我是有夫之妇,你别再随意碰我了。”
      
      “……那还真是……残忍啊。”泫冥低下头,一脸落寞。
      
      对她的这种执着,早已经超越了报恩的范畴。泫冥知道这是种什么样的感情。每当他得而复失,他总是很懊悔,事情为何总会演变至此。
      
      更没想到这一世,她居然已经嫁做人妇,还毒死了自己的夫君。原本只属于他的人,却成了别人的妻子,这真是非常讽刺的一件事。但已经没有关系了,她现在孑然一身,而他正陪在她的身边。
      
      无论她是善是恶,只要是她所期望的,他都会为她一一实现。哪怕现在她说……不要碰她。
      
      可她明明近在咫尺,却不能碰她,连牵手摸头都不可以的话,他该何以为继?这几百年,他都是靠着寻她,伴她,与她相爱相守活过来的。忽然不能触碰她了,这不是比死还难受么?
      
      没有注意到泫冥那如死灰般的脸色,她继续道:“莺娘是我的名字。既然你救了我,我也该报上名,好好向你道谢。谢谢你,泫冥。”
      
      泫冥苦笑道:“莺娘,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继续待在这里,总有一天会被捉回去。我带你离开这里吧。”
      
      莺娘摇摇头,把另一只脚上的鞋子也脱了下来,站起身道:“我要回去。我本就没打算活下来。”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