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夜话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狐自来(8)

      
      “为何?”
      
      莺娘望着他略微气恼和不解的样子,垂下眼帘,身上不再是那种傲慢尖锐的戾气,而是换了一脸的柔情蜜意:“他已经死了呀,我要去陪他。”
      
      这是泫冥第一次拂逆她的意愿。前几世无论他如何避免,她都死在他的眼前,他却无能为力。这一世他发誓会更加小心翼翼的护她周全,可没想到她竟然说,她没有打算活下去。
      
      看来不强势一点,又会重蹈覆辙。
      
      “死者已矣,你又何必执意已经不在的人。好好活下支才是你应该做的事。”
      
      莺娘抬起眼眸,陡然怒瞪着他:“你又知道些什么?都是我的错……他才会……我明明只是闹别扭,可他却真的……把那毒汤喝了。你什么都不知道。他对于我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人。若是没有他,就不会有今天的我。”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哽塞起来,眼睛盈着波光,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泫冥最看不得她哭的模样,纤长的手指拂过她的下眼睑,“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若坚持,那我可以变成他,代替他陪在你身边。”
      
      “没有人可以代替他。你不行,别人也不行。”莺娘猛地一擦眼睛,站起身来:“不管如何,还是谢谢你救了我。虽然不知道我与你有何因缘,但现在,就此别过。”
      
      说完,她便要离去。泫冥急忙拉住她的手:“你要回去送死吗?”
      
      莺娘头也不回道:“我要去陪他。”
      
      再说下去也无益。她不肯改变自己的决定,那只能来硬的了。他稍一用力便把莺娘拉到怀里,莺娘还未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他便用手劲敲向她的后颈,她便昏了过去。
      
      她身子本瘦小,又在牢狱那种地方待过,弄得憔悴不堪却还想去送死,泫冥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生怕她会忽然从他怀中消失掉。
      
      ******
      莺娘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有些困惑。蓦然想起之前被泫冥敲昏了,她顾不得状况,急忙从榻上跳起奔去开房门,却发现房门被上了锁。
      
      他这是要禁住她?
      
      “泫冥,你在吗?泫冥!”莺娘拍打着房门大声喊叫道。
      
      泫冥正在前院里设置结界。忽而听到西厢房内莺娘的喊叫声,他念了一个诀,瞬间移动到她的房门前,隔着房门声音柔柔响起:“你已经醒了?饿不饿,我去给你弄些吃的。”
      
      “你放我出去!你怎么能对初相识的人做这种事?”莺娘恼怒道。
      
      泫冥眼神忧伤地淡淡道:“我是不会放你出去送死的。如果你能答应我,我就把房门打开。我也不想这样对你,可若不是这样,我就留不住你。”
      
      莺娘用力拍打房门:“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别再拍了,要是受伤的话我会心疼。我去给你弄些饭菜,等我。”泫冥苦笑着,又迅速消失在门外。
      
      “泫冥,你回来!”然而已经迟了,门外早已没了泫冥的气息。
      
      莺娘气恼,奈何自己毫无办法。不知道现下是什么时辰了,从门缝看到的天色昏暗,不知道是黄昏还是傍晚。
      
      这里,又是哪里?
      
      她蹲身坐下,倚在门边。看来泫冥是不打算放她离开。如此一来,她这样闹下去也毫无意义。
      
      不管他是什么人,对她做这样的事到底安的什么心,她都得回去,回到有那个人在的地方。
      
      泫冥去镇上买了些熟食,带回来的时候,莺娘变安静了不少。他推开门,莺娘正伏在案上小憩。
      
      夜色微寒,他怕莺娘着凉,把食物放在饭台,便变出一件外衣为她披上。莺娘寐得不深,微小的动静就让她惊醒了。
      
      “抱歉。你在这里睡会着凉的。”泫冥歉意一笑,把手从披在她身上的外衣拿开。
      
      莺娘恹恹地瞅了他一眼,诚恳道:“泫冥,你说得对,我不应该自寻死路。”
      
      “嗯?”怎么才去镇上一会儿,她就变妥协了?
      
      “我来跟你说说我和他的故事吧。你知道芫山么?我曾盘居在那里当土匪,专门抢劫过路行人的钱财。第一次遇见他,正是他回镇上的时候。他身手很好,我没有成功抢到他的财物,还被他带回了镇上。他说我不该在那里当土匪,我能有更好的归宿。他教我读书写字,带我赏月游湖。对我来说,他是我的恩人,是我的救赎。没有他,说不定我早已被捉起来判刑,甚至已经死了。”
      
      莺娘陷入自己的回忆中,声音渐渐迷离,泪水不知不觉中淌出眼眶。
      
      “和他成亲后,他对我真的非常好。百般迁就呵护,哪怕我有一点小委屈,他都会整日陪在我身边哄我。我说什么他都会相信,都会为我去做。哪怕有点过分的小要求,他都能尽量满足我。只要不违背他的原则,他就是能实现我任何愿望的神祗。”
      
      “那天我和他难得的吵了一架。他想要向我道歉,我却不肯轻易原谅他。原本只是捉弄他,没想到他竟然毫不犹豫就把那毒……”
      
      后面的话莺娘已经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泫冥抬手拭去她落个不停的眼泪,心跟着绞痛起来。他在后面轻拥住莺娘:“别再说了,我说过,我可以代替他。”
      
      “代替他?你要如何代替他?”莺娘抬起泪水涟漪的脸,直视着泫冥俊美的脸。
      
      泫冥笑了笑,手掌覆到脸上,眨眼音,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浮现出来。对于他来说,是陌生的脸;而对于莺娘来说,却是魂牵梦绕,熟悉无比的脸。
      
      她止不住颤抖的摇摇晃晃站起身,近到泫冥身边。她抬起双手抚上他的脸:“姜烨,是姜烨……你……怎么做到的?”
      
      泫冥任由她靠近自己,抚摸自己的脸:“我也能像他那样,只要是你的要求,无论什么我都会满足你。甚至比他做得更好。”
      
      外貌无论如何变化,声音也改变不了么?这不是姜烨的声音。莺娘清醒了,她把手从泫冥脸上迅速移开,退后一步:“不,你不是他。没关系的,泫冥,我已经接受事实了。所以,我会活下去的,你不用再关着我了。”
      
      “是么?”泫冥松了口气,牵过她的手往饭台走:“饭菜要凉了,快来吃。这里是山上,夜里会很凉,不填饱肚子可不行。”
      
      莺娘颔首,顺从的坐到椅子上。席间,泫冥只是静静坐在一旁看她吃。好像几百年前,她看着自己吃东西时一样。
      
      每一世都有许多这样的美好时刻,他想要永远停留在这些美好之中。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随着她的每次离世,所有美好都从指间溜走。
      
      即使她会轮回转世,可每次面对她的死亡,他都感觉自己无法继续存活。然而他仍旧活了下来,并一直追寻着她。
      
      经历过那么多世,对于他来说,她早就不是恩人,而是更为令他执着的存在。他无法想像没有她存在的世界,是多么空虚。
      
      所以他才会一世又一世找到她,陪在她身边。
      
      ******
      泫冥居住的地方是深山之中,不知道离汤镇有多远。莺娘每天都向泫冥试探,确信他没有怀疑她,才计划着逃跑的路线。这些天她都在做准备,只要找个好时机,她就离开这里。
      
      泫冥确实没有怀疑过莺娘。他从来不会怀疑她,就像是她最忠心不二的侍从。如果她要他死,他也可以毫不犹豫的废了自己的元神内丹。
      
      莺娘找到泫冥时,他正倚在前院那棵合欢树上吹笛。笛声悠扬绵长,似潺潺流水,沁人心扉。
      
      “泫冥。”
      
      月色皎洁,万里无云。房屋周围树影婆娑,凉风习习,树上美人与笛声融合,形成一幅上好的画卷。
      
      泫冥心情似乎不错,听到树下莺娘的声音,他停下笛声:“你也出来赏月么?”
      
      莺娘抬头看了看天上,圆月高挂,映照地面,染上了一层柔和的银光。月色是美,她却无心欣赏:“我有事找你。”
      
      泫冥从树上跃下,直直落到她的面前。他微笑着看她:“什么事?”
      
      “我忽然很想吃瞿洲的丰麻饼,你能买来给我么?”
      
      “当然,我这就去。”泫冥答得干脆,反而让莺娘有些心虚。
      
      “那你快去快回。”莺娘伸手把沾在泫冥发上的树叶拿走,温柔道。
      
      泫冥点点头,收起笛子,便动身去瞿洲。莺娘还不知道他的真身,只当他是个会易容换貌的江湖浪人。他也不想忽然吓到她,就顺着她的意思扮演着一个江湖浪人。
      
      目送泫冥渐渐消失在暗色深林的身影,莺娘深深叹了一口气。
      
      最初与泫冥相遇,她觉得这个人肯定意有所图。相处下来,她倒不这么想了。他对她毫无保留这点她已经看出来了。可无论如何,她都想不起自己何时救过他。
      
      像他这么令人形象深刻的容貌,她又怎么会忘记?
      
      那,她该向他问清楚么?
      
      也罢,反正她很快就要到阴间,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
      
      ——姜烨,在黄泉路口等我,我这就去陪你。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