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南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战

      雪亮的刀锋倒映出沈图南那张阴郁而稚嫩的面孔。
      
      战斗的本能在她血液里觉醒,然后通过每一次脉搏的跳动传入四肢末梢,传入每一根细微的血管。沈图南感觉自己的体温迅速升高,庞大的能量在她身体里迅速积聚起来,她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要被烫伤了。她的呼吸越来越深,冰冷的空气扩散到肺腑,然后迅速被她的体温染得炽烈起来。
      
      而这种灼伤的痛苦让她兴奋不已。
      
      停战近一年,沈图南始终没有忘记过在战场上的感觉。
      
      她看见锋利的刀尖接近白端容,然后在接触他的一瞬间停止了。
      
      不仅仅是刀锋,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尚未落地的树叶,尚未传播出去的震动,甚至是血液的流动,心脏的跳动……这些都停止了,唯一能够移动的只有沈图南。
      
      沈图南大口喘着气,呼吸间漏出几声让人毛骨悚然的狂笑,她的神色越发阴郁了。她重新抬起手,手里握着刚刚解剖过尸体的刀,这把刀一下就扎进了黑玫瑰队长的心口,干脆利落,没有半分犹疑。
      
      没有血渗出来,因为时间被停止了。
      
      沈图南像是溺水般努力呼吸着空气,可是周围空气中的能量越来越大,温度正在不断上升,空气穿过咽喉时甚至给她一种灼烧感。她手很稳,刀子流畅地划破了那身坚韧的军装,贴近了黑玫瑰队长条理分明的肌肉。
      
      沈图南觉得不满足,她又回忆起战时。
      
      光是刺穿心脏是没法杀掉亚速尔人的,就连脑袋掉了都不行。她必须逐个地取下尸体的肋骨,拿出他们的心脏,将里面小小的,与母巢相联系的感应核心摧毁。伪巢制造出的改造人也是这样,只要有足够的能量补充,腿断了可以长回来,头掉了可以连起来。在借助感应核心接受来自伪巢的信息流之后,就连神经中枢也不是必须的。
      
      她跟亚速尔人是一样的,死穴只有一个,也就是被脆弱的肋骨保护着的感应核心。
      
      她的刀法很好,挑开了肋骨附近碍事的皮肉,白森森的骨头被完整地取出来。沈图南抽空看了一眼,上面写着“A3708”,也是改造人,并且是被军方严格管制的高级改造人。她很快将那个被戳了个窟窿的心脏拿了出来,纤细干净的手指伸进去寻找那个感应核心,然后把它扔在地上碾碎。
      
      四周的温度渐渐降了下去,能量有所下滑,时间再次开始流动,而这时候沈图南刚好夺下了黑玫瑰队长手里的剑。
      
      他的眼睛一瞬间睁大,巨大的痛苦席卷全身。沈图南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用刀背把他拍倒,然后反手一插将他钉死在地面上:“跟我说说你的雇主是谁,我会考虑帮你把核心装回去。”
      
      感应核心已经毁了,就压在沈图南的轮椅下面。
      
      白端容往后退了退,尽量减少自己对沈图南的牵制。沈图南将他护得严严实实的,她动了动手里的剑:“快点。”
      
      黑玫瑰队长一声不吭,额头上青筋暴起,他看上去快要痛死过去了。改造人的承受能力比普通人强大很多,暂时失去心脏后他们会开始控制血液流动,可以减缓死亡速度,所以沈图南还有时间榨干他的价值。
      
      黑玫瑰队长露出一张诡异的笑脸,他断断续续地道:“殉道者……你的能力是时间?”
      
      殉道者,身具异能的改造人会被这样称呼,他们是整个改造人计划的巅峰。
      
      沈图南的能力对于军方而言是绝密的,看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此时她倒是毫不介意地告诉了黑玫瑰队长,反正他本身就知道一点。她阴沉地纠正道:“是控制绝对时间,而且是精确到时刻的微量控制。”
      
      绝对时间,绝对的,真实的,永远均匀流动的,不依赖于任何外力的时间。
      
      时间是流动着的,它由无数个时刻连贯而成,并且可以以此为单位。只有一个时刻的时间是静止的,而超过一个时刻的时间都会产生时间间隔,进而产生时间流动与物质运动。
      
      沈图南的能力与那种粗糙的时间跳跃是不一样的,她对时间的控制可以精确到最小单位,也就是时刻。她可以完成时间跳跃能力者的工作,但是也可以进行比这更为精微的操作。
      
      “是你啊……是你啊……”黑玫瑰队长吐出最后一口浊气,嘶哑地喊道,“丧钟!”
      
      沈图南厌恶地将用剑抹过他的脖子,血溅了一地。
      
      “这是亚速尔人的叫法。”她回过头看向白端容,脸上的戾气还未褪尽,“我不知道安东什么时候让这种东西混进了她的直属军团,这两天我可能会去一趟帝都。不,不是过两天,是马上,我怕她会有危险……”
      
      白端容抽了张纸巾擦干净她脸上的血,轻轻地吻了她的额头:“你不怀疑……?”
      
      沈图南僵硬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话还是因为他的动作,她抬高声音:“怀疑什么!”
      
      “狡兔死,走狗烹。”白端容弯下腰,凑近她的耳边,嘴唇贴着她的耳垂。这个动作太暧昧了,沈图南一时间有些恍惚,她不记得上一次白端容这么亲密的接触她是在什么时候。
      
      “我相信她。”沈图南的神色一如既往的阴郁,语气斩钉截铁。
      
      白端容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相信”,这个词沈图南甚至没有对他说过,可是她愿意把这个词连同她的性命一起交给那个政客。他揉乱沈图南的头发,小声道:“我相信你。”
      
      “你心里有事。”沈图南几乎是肯定地说道。
      
      白端容看了她一会儿,终于在她阴森的眼神中败下阵来,他将沈图南从轮椅上抱起来,也顾不上她满身的血。他近乎失态地紧紧拥抱着这个少女模样的人形兵器,努力将两人的心脏跳动贴合起来:“我很害怕,图南,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了。”
      
      沈图南耳朵红了,但是看上去还是很冷静:“现在不是表白的时候。把我放下,先确保平民安全,我会尽快与伪巢取得联系。”
      
      白端容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她说的平民是指宋毅和秦双。他这会儿才想起来宋毅他们还在里面的客房里,他咳嗽一声,重新将沈图南放回轮椅上:“嗯,我……咳,我先去看看。”
      
      “我也去。”沈图南摇着轮椅,白端容把她的手放回去,然后帮她推轮椅。她说:“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就连女皇直属的亲卫军都不可信的话,那么帝都的情况也多半不会好到哪里去。现在值得信任的只有伪巢。”
      
      “嗯。”白端容推着她走到门前,然后开门进去。
      
      秦双正坐在床边上,宋毅在小声安慰她,看来在他的努力下秦双的情绪已经稳定不少了。然后秦双一抬头,看见了满身是血的沈图南,她一脸崩溃地尖叫了一句,宋毅前功尽弃。
      
      “抱歉,吓着你了。”白端容飞快地道歉。
      
      沈图南坐在轮椅里冷笑:“不是我的血,人已经被我处理掉了。”
      
      宋毅尴尬地抱着女朋友,他不断对沈图南传递道歉的眼神,可是沈图南的表情依然很阴沉。他求助于他的导师,白端容迅速给了他一个安心的微笑。
      
      “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我被叛党盯上了,这个位置已经暴露。你们可以选择继续呆在这里,也可以选择离开。”沈图南看着宋毅,她满身是血的样子不能使人感觉到半分安全感。
      
      这时候秦双也差不多恢复了一些,她努力平缓呼吸问道:“我们也暴露了,对吗?”
      
      沈图南点头:“对,如果刚刚离开这里的那批军人中混有叛党,那么我们的所有情报都应该已经通过感应核心传递出去了。”
      
      “你……咳,上将大人,您可以保护我们,对吗?”秦双眼睛已经哭红了,但是她冷静下来之后却显得很可靠,除了语气有些急切。
      
      宋毅也看向沈图南,如果没听错,刚刚过来的那群军人的确曾称呼沈图南为“上将”。现在的那几位上将几乎全部都战功赫赫,他们是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的。如果沈图南真的是女皇亲自授予荣誉勋章的帝国上将,那么她很可能战力超群,万人莫敌。
      
      这个时候请求她的帮助是很明智的,可是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好说话。
      
      沈图南神色稍显冷淡,话里也没多大起伏:“你没看见我的腿已经废了吗?”
      
      秦双怔了怔,不安地道歉:“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我很害怕……我……有点不知所措。”
      
      宋毅拍了拍秦双的肩,这时候沈图南忽然又说:“保护平民是军人的天职。”
      
      秦双惊讶地看着她,可是她的表情还是阴沉压抑的,让人莫名感觉不祥。
      
      “我是帝国的军人。”沈图南脸色不太好,她死气沉沉地说道,“我会保护你们。”
      
      白端容为那个被称为“英雄”的沈图南而骄傲,所以沈图南不愿意辜负“英雄”之名。
      
      就算双腿残废,就算四面楚歌,就算命悬一线。
      
      无论如何,她想成为英雄。
      
      就像很多年前安东寄给她的那张信笺上所写的一样——用骨肉为人类筑起最后的防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留言、收藏的几位支持。这个坑我还是准备填完的,毕竟已经把完整的世界观做好了。
    现在千年战记的大纲里大概有英雄、女皇、间谍、流莺、叛徒这么五个故事。其中【英雄】部分就是图南,然后女皇部分就是这章出现过的黎明女皇。还有间谍,上一章章也隐晦地提到过,就是那个把母巢资料带回中央研究所的人。另外两个也是这个背景下身份特殊的女性。总觉得把女人放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也是有很多故事可以写的,她们在历史上与男性享有一样的重要性。
    因为之前有人说可以写大长篇,嗯,我以后有空的话可能会尝试吧,总之先完成手里的故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