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南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战

      “我知道了。”白端容点了点头,沈图南很难分辨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到底是答应还是拒绝?
      
      白端容看着沈图南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我办公室坐一会儿吗?”
      
      沈图南忽然有些不知所措,她记起上次去白端容的办公室,被他以长辈身份指点了一顿,那么这次呢?将老论调重新提一遍吗?她站在原地,就像一棵挺拔的白杨:“我只想知道您的答复,接受或者不接受。”
      
      白端容的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在这种公众场合跟学生纠缠不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敢在这个时候转头离去。很久之后他才明白,那时候的自己大概是畏惧着这个少女眼中的火焰的——黑色的,疯狂的,会将所有人都拖下地狱的。
      
      “我……”白端容很少面临这种无话可说的状况。
      
      沈图南沉默地站在他面前,不言不语,身上带着无法言说的压迫感。
      
      白端容调整了一下心情,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自然一点:“你之前寄来的枫叶书签很好看,我是说……咳……”
      
      沈图南觉得自己等不下去了,和白端容相处的每一刻都让她的心脏都迸出超乎寻常的热血,如果再这么拖着她感觉自己会力竭而亡。她听见心跳声在耳边轰鸣,这让她没法把注意力集中到白端容的话上。
      
      “我是说……我可以接受。”白端容努力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要说的东西从一堆废话里挣脱出来,可是当他低头想看看那个少女的反应时却发现她有些不在状态,这让白端容感到十分挫败。
      
      此时沈图南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脱离了这条狭窄的走道。她看见夕阳沉落,飞鸟还巢,感觉到温柔的夜风从海岸往陆地吹拂,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一点点宁静下来。
      
      白端容看了她一会儿,试图重新把刚刚那句话说一遍,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谢谢。”沈图南看着窗外,似乎一直没有回过神来。可她的声音十分清晰冷静,她突然说:“谢谢您。”
      
      谢谢完美无瑕的您接受处于这样尴尬境地中的我。就像眼前的夕阳一样,即便不能长久,至少留下一段美丽的回忆。
      
      白端容怔了怔,伸出手拍拍她的头:“也谢谢你。”
      
      谢谢你用最美好的年华追逐一个已经走向老迈的我。就像眼前的夕阳一样,燃烧着生命的光和热,投入了夜的怀抱。
      
      白端容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答应沈图南。沈图南比白端容小一轮,青春年少,少忧少思,两人间存在的辈分差距会让白端容产生一种自己在占便宜的错觉。
      
      他思考了很久这个问题,一直到战火点燃都没能想出什么结论。
      
      女皇历的千禧年,通体银白的塔娜尔号角降临北大西洋,在人类侦测到它的具体数据之前,这个庞大的外星要塞登陆亚速尔群岛开启屠杀。因为娜塔尔号角降临在亚速尔群岛附近,所以他们被潦草地命名为亚速尔人。
      
      在战争打响的第一年,人类开始意识到他们的敌人具有超前的科技,坚不可摧的□□,甚至是超乎想象的学习能力。
      
      时年黎明女皇尚幼,摄政大臣把持大权,社会失序,军方腐败,治安紊乱,人族陷入了空前的危机。在短短一年间,整个北美洲大陆都沦为亚速尔人占领区。他们以母巢的强大精神控制奴役失陷区人类,如饥似渴地学习人类科技文明,疯狂地开采地球资源。
      
      假如再不做出反抗,那么就只有等着人类的就只有灭亡。
      
      一年之后,黎明女皇发动“日出政变”。直属于女皇的黑玫瑰军团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冲入摄政大臣别馆,直接将他枪决在妓.女的肚皮上。
      
      那天清晨,警报声响彻所有人族聚居地。鲜血染红帝都,年幼的黎明女皇陛下双手持着机枪踏上了玫瑰广场,她将枪口抵在镜头上,全息投影将她的动作传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对于我今天早晨犯下的谋杀罪,有人要说点什么吗?”
      
      没有人说话,几十亿双眼睛注视着这位刚刚通过政变获得亲政资格的女皇。她很平静地扔下了手里的机枪,双手抬起,高声道:“没有?那么……”
      
      “我承诺守护这个星球的每一寸领土,除非踏过我的尸体,否则没有人可以撼动人类的自由与尊严!”
      
      “王朝不朽!”
      
      “女皇万岁!”
      
      那时候沈图南正站在白端容的客厅里,她怔怔地看着屏幕上那个被光芒照耀着的女孩子。
      
      这所学校所在的地方离战区很遥远,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战火的味道。之前的摄政大臣对公众隐瞒了战事,所有人都以为军方是占据优势的,可是短短一个早上,人类得知了自己濒临灭亡的消息。
      
      “女皇……”她放下手里的牛奶罐子,皱着眉道,“她的情况看上去不太乐观。”
      
      作为到达一定年龄就能自然亲政的女皇,她已经不择手段到要用这种方法上位了,可见她面临的情况紧迫而危险。
      
      白端容从她手里接过那罐牛奶,然后喝了一口,他看上去十分自然:“她能直接指挥黑玫瑰军团,肯定获得了上议院一半以上的支持,而下议院的武力在去年基本上已经被战争耗得差不多了,看样子女皇会趁这次政变将它们完全握在手里。至于中.央军事委员会和中央研究所……”
      
      沈图南皱起眉头:“中央研究所……你有消息?”
      
      白端容摇了摇头:“人文研究院跟科学研究院的关系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紧密。”
      
      白端容也是中央研究所中心委员会中的一员,不过他主要工作方向是人文类,与战争军事不沾边。他又喝了一口牛奶,轻声对沈图南说道:“说实话,军事委员会那边基本上都是上个王朝的老古董了,就算他们能听女皇的话,也没有多大用处。中央研究所那边的态度也不是很明确。”
      
      沈图南沉默了一阵,过去十八年她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文艺少女,不是很明白战争上的问题。她抬头看着白端容那张温润清雅的侧脸:“征兵要开始了吧?”
      
      白端容揉了揉她的头发,这个动作比起恋人间的亲密更像是安抚小孩子,他说:“是的,很快,我们身边随时有人会上战场。但是别怕,我会在你身边的。”
      
      那时候白端容也不知道随口一句安慰竟然一语成谶。他没想过沈图南上战场这种事,毕竟她是个连体能测试都及不了格的柔弱少女,就算征召后勤人员都不太可能轮到她。
      
      在“日出政变”之后,中央研究所接受了女皇的战时紧急诏令,被称为人类历史转折的“殉道者”计划进入筹备阶段。白端容接到中心委员会的诏令,前往帝都讨论这项计划的可执行性,然后决定是不是要通过这项计划。
      
      时至今日这项计划的具体内容也未曾对公众解禁。
      
      当时在中心委员会的几百名成员看来,这项计划是不人道、非正义、蕴含着巨大风险的。可是女皇的枪炮就指着会议大厅,黑玫瑰军团的长刀抵在每一个成员的脑后,他们别无选择。
      
      整整二十个小时的僵持后,“殉道者”计划以全票通过,全球范围内进行的殉道者秘密选拔开始了。
      
      亚速尔人以娜塔尔号角中的母巢为核心,母巢会挑选最合适的基因进行配置,然后诞生出最适合当前社会结构的亚速尔人。中央研究所依靠间谍取回的大量母巢资料模拟了这样一个系统,这个模拟母巢的系统被称作伪巢。它所能做的事情很少,分析能力也远远不如亚速尔人的母巢,但是但是中央研究所的大量超级计算机弥补了这一点。
      
      中央研究院利用母巢的原理在基因研究上做出了巨大突破,他们开始破译人类十万个基因的信息以及相应的染色体位置的秘密,并且以最极端的手段将适合对抗亚速尔人的各种基因选拔入库。这些基因技术被运用到战争中,一种前所未见的战斗兵器出现在了军工厂的流水线上——改造人。
      
      改造人的战斗力优于自然人,他们会受伪巢控制,完全忠于王朝,背叛即死。但是他们的缺点也很明显,他们不适应地球环境,生命力明显低于自然人。而且他们的能力也常常出现参差不齐的情况,普通改造人身体素质大概是人类的1.8倍,但是其中的佼佼者却有“人形绞肉机”之称。
      
      白端容那段时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他还是思考女皇强迫中心委员会通过的那个计划。
      
      轻易将一个人的生命投放到死亡率极高的改造人实验里到底应不应该?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战时呢?
      
      不管有多少“这是非常时期”“为了人类大局”之类的借口,白端容还是没法摆脱那种将无数人送上断头台的罪恶感。这些改造人要么死在试验台上,要么死在战场上,就算侥幸活下来,也不可能再安然度过一生。亚速尔人是刽子手,女皇也是,每一个通过了计划的人都是。
      
      他们选择了牺牲少数无辜者的一生来获取战争的胜利。
      
      “白教授……我……”沈图南欲言又止,她一直这么叫白端容,就算两个人开始交往也很难改得过来。
      
      白端容揉着眉心,有些无奈地整理了一下手头的文件:“抱歉,我今天还有点事情。”
      
      “殉道者”计划十分庞杂,除了大范畴的通过之外还有很多个小分支需要讨论,他最近一直忙着应付帝都那边的人。
      
      沈图南沉默了一会儿。
      
      “怎么了?”白端容温和地问她,听不出一点不耐烦,但是沈图南还是觉得他有点心不在焉。
      
      “没什么。”她朝白端容笑了笑,然后合上了书房的门。
      
      白端容看得怔了怔,沈图南很少笑的。
      
      沈图南背靠着他的房门,从口袋里翻出那张铂金信笺,上面烫着考究的花边以及女皇的亲笔书信。
      
      “以我之名,请求您用血肉为人类筑起最后的防线!”
      
      好的,我愿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