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话说,本文是回敬鼬鼬的那篇所谓的《压倒慕容长风》。
此文掐架产品,纯属自娱自乐,交流专用。
崩系万岁!不过话说回来,我果然没有写崩文的天赋啊……竟然写成正剧了,orz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长风,宇智波鼬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回敬鼬鼬的的《压倒慕容长风》。


  总点击数: 1498   总书评数:7 当前被收藏数:4 文章积分:996,17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古色古香-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不定期抽风,短篇随笔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35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风吹鼬倒

作者:慕容长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风吹鼬倒

      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世界变得异常清晰。
      
      鼬有些困惑的伸出自己的手,自己没有看错。全身的伤痛似乎全好了,没有时不时的刺痛,血轮眼的后遗症似乎全好了,身体变得异常地轻盈。在最后的几年里,血轮眼的负担几乎将自己的身体拖垮,但是为了佐助,鼬不得不咬牙坚持。终于解脱了,自己死了,死在佐助身边,他应该会好好利用自己留给他的一切吧。
      
      鼬哭了,眼泪静静地流下。年少之时就开始承担重担的他没有一刻是放松的,当被逼着屠戮自己的族人的时候,他也毫不后悔。背负杀孽,背负责任,背负自己最重要的人对自己的仇恨,远离了自己的家园,远离了自己誓死守护的地方。
      
      没有人理解他,没有人知道他所作的一切。他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孤独寂寞,所以他的月读才会那么绝望,那么灰暗。短短的二十几年的生命,终于结束了,鼬觉得自己终于得到了解脱,如今自己算是重获新生了吧。
      
      发泄过后的鼬坐了起来,他环顾周围。
      
      这是一件古朴典雅的房间,但是房间的风格却不是日式的,反而有些像大唐的装饰。鼬很是诧异,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鼬感受了下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毛病,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查克拉已经消失了,一点都汇聚不起来,而且自己的血轮眼也没有用了。鼬叹了口气,没有也好。血轮眼对他来说是一种沉重的枷锁,如今失去了,倒也好。
      
      忽然,房门被推开了,鼬立即绷紧盯着门口。进来的是一个粉衣少女,她看见鼬起来了愣了一下,然后开心地说道:“你已经醒了?真是太好了。公子救你的时候,你身上都是血,吓死我了。还好你现在已经没事了,对了你感觉如何?”
      
      鼬听着这个少女说了一大串话,可是自己却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她的笑带着善意,所以鼬知道她是在关心自己。不过那少女似乎看出了鼬听不懂她在讲什么,于是将药放在床边,比划着让鼬喝了下去,接着便跑了出去。
      
      鼬刚想下床活动下有些僵硬的身体,不过却听到了有一个人的脚步声。鼬看着门口,只见一个身穿蓝袍的年轻男子推门走了进来,他嘴角总是擎着微笑,让人心生好感。鼬知道眼前这人便是救了自己的人。
      
      “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么?”
      
      男子清朗的声音响起,可是鼬还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过接着那个男子又换了不同的几种语言,其中就有日语。在听到日语的时候,宇智波鼬猛的抬头看着他,只见那人笑了笑,说:“看来你是来自倭国的了。”
      
      鼬微微皱眉,他不是很喜欢这样的称呼。用日语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我叫慕容长风,这里是我家,梁溪太湖参合庄。”慕容长风嘴角挂着笑,眼神随意地打量着鼬,原先温和儒雅的一个人忽然间变得轻佻散漫。
      
      鼬在他这样的目光中有些不自在,而慕容长风感觉到了,却似乎一点都不收敛,反而愈加放肆了。鼬有些气愤地瞪着他,抿抿嘴,已经摆出了戒备的姿态。
      
      慕容长风挑眉,心情大好,笑道:“你不用这么防备,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不过你叫什么?”
      
      “鼬,宇智波鼬。”
      
      慕容长风挑挑眉,用折扇敲敲自己的脑袋,喃喃道:“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啊,好像在哪里听过。”
      
      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他觉得那人似乎能够知道自己的来历。
      
      慕容长风想不起来索性也就不想了,他转过身对宇智波鼬说:“你就在这里养伤好了,其他的等你的伤好了以后再说。对了,我会叫你说汉话的。”
      
      鼬想了想,也好。眼前这个人虽然举止有时候有些轻佻不羁,不过他对自己没有恶意,所以鼬也答应了。要走的话,至少也要学会这里的话。想通了的鼬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慕容长风便帮鼬调理身体,叫他汉语。鼬发现,慕容长风这人身上有着很多秘密,甚至比自己还要多很多,而且这些秘密似乎都很沉重,可是他却依然可以开怀大笑,眼中没有流露出一丝悲情。
      
      鼬承认,他对这人感到好奇,他的武功很高,甚至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忍术在这个世界没用,但是他自信的体术在这人面前完全没能施展开来。他在这个世界中的地位很高,他有着许多朋友,他甚至认识这个天下的统治者。他忙的时候可以找不到人影,但闲地时候可以看见他悠闲地坐在院中喝茶。他可以对你温和有礼,让人如沐春风;也可以心狠手辣,做事不留丝毫余地。
      
      他很喜欢去湖边,远眺广袤的太湖。也喜欢让小婉划船,飘荡在无边的水面上。鼬知道,这样的一个人虽然平时嬉笑怒骂,让人觉得你自己已经被他关注。但是鼬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接近他的心,没有人能读懂他偶尔独自一人的时候流露出的那种眼神究竟代表着什么。
      
      他从来没有过问过自己的来历,从来不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此,自己将来想要去哪里,在他眼中,自己可能就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在他生命中停留了那短短的一瞬之后便离开。之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一般。
      
      想到了这里,鼬忽然握紧拳头,他的心情有些复杂,他很少在意过什么人,但是现在在意的这个人却并没有真正地将自己放在心上。虽然他经常对自己笑,虽然他经常想出各种方法让自己变脸,虽然……
      
      如果有人真的在意你的话,他不会对你的过往不闻不问;如果有人在意你的话,他不会对你将来的去向毫不关心。鼬发现自己想了解他,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一个人,想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想知道他偶尔流露出的眼神究竟代表着什么。
      
      当你开始格外注意一个人的时候,请小心,爱情已经悄悄降临。
      
      鼬决定对慕容长风开诚布公,他想了解他,也想知道自己是否如同他人一般,只能是他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
      
      鼬找到慕容长风的时候,他正在岛上便的礁石上,远眺太湖水天相接。
      
      “慕容。”
      
      慕容长风似乎知道宇智波鼬来了,也没有回头,便开口问道:“怎么了?是要走了么?”
      
      鼬愣了下,眉头微皱:“你就这么希望我走?”
      
      慕容长风回头,太阳光太过耀眼,鼬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只听他轻声一笑,说:“怎么,难道你想留下?”
      
      鼬迟疑了一下,闭上眼睛再猛然睁开,原先黝黑的瞳孔变得血红。慕容长风一个不小心直直望入他的眼睛。
      
      场景转换,世界变得灰暗低沉。人们脸上都是惊慌与不安,恐惧充斥着整个世界。瘟疫、海啸、地震、战争,展现在鼬面前的是一幅令人恐惧惊慌的末日之景,最后一切归为黑暗。
      
      场景接着变幻,少年侠客本有着美好前景,却被束缚在亲情与友情之间,最后等来的不是美好的前程,而是一次背叛,又一次死亡……
      
      画面一个接着一个地转换。生死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知道最后画面中出现了慕容长风的身影。
      
      幻境中的慕容长风脸色平淡地看着宇智波鼬,微微一笑,说:“你现在全部都看到了?”
      
      鼬总算知道眼前这人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了,经历过多少生离死别,漫长的时间早就让他将一切都看透了,所以他才如此淡漠。是的,淡漠,对一切的漠视。鼬的心情有些沉重,他擅自窥探了眼前这人心中最大的秘密,他不知道这人会那他如何,不过最坏的结局也只是杀了他而已。鼬想通了,经历过生死的他早就对此无所畏惧了,所以他坦然和慕容长风对视。
      
      慕容长风看着视死如归的宇智波鼬,低笑了起来,说:“啊,多亏你的幻术,让我记起了你是谁了。你不就是为了你的弟弟而牺牲的那个堪比圣父的宇智波鼬么。真是没想到我竟然会遇上你。”
      
      鼬有些诧异,看来眼前这人知道自己的来历,而且对自己做过什么很清楚。
      
      慕容长风勾起嘴角,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说:“你窥探我的过去究竟有什么目的?”
      
      他竟然不在意?!鼬很是惊讶,他抿了抿嘴,说:“我想知道你。”
      
      慕容长风挑眉,笑道:“那么知道了以后呢?”
      
      鼬定定地看着他,说:“我不知道你还不会不会有下一世,我会不会有和你一样的经历。但至少,这辈子,我想陪着你。”
      
      慕容长风呵呵一笑,问道:“你想陪我?我以为你会想方法回到属于你的世界里。”
      
      鼬微微一笑,说:“我为他们做的已经足够了,是时候为自己活了。”
      
      慕容长风叹了口气,说:“也许等你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事情之后,你便不会说出你想陪我这样的话了。世事沉浮,人生百年,韶华空白首,一切转头空。一辈子的约定,谁又能说得准呢。”
      
      鼬笑了笑,说:“至少,我不会后悔。”
      
      慕容长风回头看着他,微微一笑,说:“我慕容长风是个知情识趣的人,既然你主动献身,那我也不好拒绝了。”
      
      没有人能知道自己有没有所谓的下一世,未曾见过奈何桥,未曾喝过孟婆汤。时间生死对于慕容长风来说已经毫无概念了,但是或许这一世自己会有人相伴,眼前这人与自己有过同样的经历,或许他能了解自己。而自己也将成为他的依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叹气……
    话说,原来是要写XX情节的……
    但是写到后来发现我的心地还是太纯善了些 = =b
    宇智波鼬啊,与你比起来,我的功力果然有待提高……
    所以干脆在这里留下些悬念 - -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