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某瞬间瞥见自己的专栏名,于是联想到了“北乔峰南慕容”,故写一短篇以记之。
随性之作,与君共赏。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复,乔峰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北乔峰,南慕容


  总点击数: 5134   总书评数:7 当前被收藏数:57 文章积分:1,437,77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古色古香-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不定期抽风,短篇随笔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547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南有乔木(萧峰慕容复)

作者:慕容长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南有乔木

      来到这个世界上浑浑噩噩地不知道度过了多少年了。
      
      我叫慕容复。任何人听到这个名字的第一反应其实都是一样的,别说你没看过金大的天龙。不错,我就是里面那个炮灰加败类与北乔峰齐名的南慕容——慕容复是也。不过我是个有些废柴有些宅的南慕容。
      
      从小武功随随便便练练,当某天被自家老爹丢到水里的时候,我发现内力好的人在水里可以活得更久一些,之后我便勤加练习内功,以防那天被大怒的老爹给挂了。家传的那个什么以彼之道还使彼身,在我看来还是挺有用的,所以也练得比较好。至于其他的功夫那便是马马虎虎,得过且过。但是就是这样,我也闯出了南慕容的名号。实话说,我总觉的这样子有些不太真实。
      
      我没有复国的志向,自从我那死鬼老爹诈死之后,我的日子就解放了!只可惜,我手下的四庄主整天在我耳边絮絮叨叨的,真是烦死我了。于是某天,实在忍受不了的我做了最正确的决定——离家出走!
      
      想当时年少,初出江湖,意气风发,行侠仗义,倒是留下了不少美名,结识了许多朋友。于是那时的我就有些得瑟了。
      
      我胸无大志,整天混吃等死。也许自家老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在江湖上犯下几桩大案,牵扯到了大理蜀中,甚至还有少林寺。我头疼啊,但是却也不能不管,我的手下也找到了我,让我会参合庄主持大局。无奈我只能先回无锡。
      
      可是,不久之后,江湖上又传出丐帮的马副帮主是死在他的成名武功锁喉擒拿手之下,于是,这件事情又栽到了我南慕容的头上。我在自己的房里无奈叹气,心想着,你们丐帮自己内讧与我何干,干嘛非得扯上我这个外人。
      
      我想了想,决定先上少林,其他的再慢慢解决。想象下蜀中、河南、大理、嵩山这么多地方在这么短时间内发生同样性质的案件,是人都会想到绝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干的。只可惜,江湖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只要你稍一沾边,就绝对会被人咬死不放。
      
      正当我想起程的时候,公孙乾的老婆传来消息:西夏一品堂地人正赶来无锡,丐帮也已经在来无锡的路上。得了,人家已经找上门了。我坐在主座上无奈扶额。最后命令公孙乾先去少林寺,让老二找回包三庄主和风四庄主。至于我么,还是先躲躲吧,估计连参合庄都不怎么安全了。将参合庄交给阿碧阿朱之后,我便以去少林寺的名义开溜了。
      
      其实我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躲在梁溪城里。看着梁溪城内突然多出的一大群乞丐,我的心扑扑直跳,他们应该没有我的画像吧,早知道就把阿朱带出来了,她的易容术天下无双,有她在绝对没有人能认出我来。
      
      我无聊地在松鹤楼上喝酒嗑瓜子。现在我的衣着绝对只是个普通人,身穿粗布麻衣,桌上放着一把扇子,普通人见了我一眼就可以看出我是个穷酸秀才。我坐在角落里看着下面人来人往,叹了口气,开始想是不是到旁边的苏州城里躲躲风头。
      
      不一会儿,松鹤楼来了个白衣公子,看他白白嫩嫩地,十足的世家公子,我心里感慨,这丫的派头比我还大。不过这不关我的事,我继续喝酒嗑瓜子。不过看那小白脸般的身上散发着浓厚的忧郁的气息,我摸了摸下巴,莫不是失恋了?
      
      接着又来了一个魁梧的大汉,身上穿着劲装,只不过让我关注的不是那个,而是他衣服上的补丁。我叹气,这个就是北乔峰了吧。我将目光移开,用耳朵注意他们的举动。接着那两人开始喝酒,越喝越夸张。我在一旁咋舌不已,天,还是人么?我真的很好奇他们喝了那么多酒都跑哪去了。
      
      不过他们拼他们的酒,只要不妨碍到我,我一概不管不顾。酒楼里的人越来越少了,围观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了,我想了想,决定还是跟那些围观的人一样,暂且离开为妙。于是我起身离开酒楼。不过事与愿违,就在我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一个酒坛不偏不倚刚好落在我脚边。我翻了个白眼,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谁干的了。
      
      我貌似从一开始就在当路人甲,难道是我身上有种怎样也无法消失的光辉才让这个北乔峰一直都注意着我的动静?还是说南北本来就是对立的?我纠结地叹了口气,转身看向那个越喝越兴奋的北方汉子,皱着眉想看看他究竟想干什么。
      
      那汉子咧着嘴很豪爽地请我一同喝酒,不过我没什么兴趣,从小在温润的江南水乡长大的我怎么能像个粗鄙的野蛮人一样大口大口的喝酒呢?我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他的反感,然后甩手走人,不带走一片云彩。
      
      杏子林,如果可以的话,我是不想去的。结果在半路上遇见了风波恶,这回想不去都不行了。我边叹气边往杏子林走,风波恶嫌我磨蹭已经早一步赶过去了。当我终于磨到杏子林的时候,那边已经打完了。风波恶包不同两人完败于乔峰之手。我在暗处用扇子遮着自己的眼睛,都有些不忍心看他们两个的衰样了。
      
      我现在真是不太想出去,无奈我刚才一不小心的自怨自艾暴露了我的行踪。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出现在乔峰炯炯的目光下,当然还有丐帮中人杀人的目光,还有我手下人殷切期待的目光,以及段誉小白脸有些嫉妒的目光……在这么多诡异的目光的关注下,我觉得我的头皮在发麻,脸上虽然淡定,但是心里早就骂开了。
      
      有没有搞错,我一出场就要比武?不过看着包不同还有风波恶的脖子都被他捏在手里呢,我又不能不管。无奈只好开打。我感觉姓乔的绝对和我过不去,降龙十八掌这么暴力的招数老是往我身上招呼。我东躲西闪,顺便将我的以彼之道还使彼身运用地如火纯清,将所有可能招呼到我身上的掌风全部转嫁到一边去。这样一来,我是没事,但是丐帮的那些小喽啰们可就杯具了。
      
      乔峰也看出了用降龙十八掌的话不能拿我怎样,干脆放弃降龙十八掌,使出擒拿手,而且不用内力和我耗。我无奈叹气,这乔峰也是个人精,看出了以彼之道还使彼身的破绽,所以用这样的方法来破解。我其他的功夫马马虎虎,但是我也不想在这里输得难看。想了想,还是跳出战局。长叹气一口:打架真没意思,为什么不能和平解决呢。
      
      还好乔峰也只是为了试试我的武功,并没有太过为难。不过这样一来他似乎对我还是颇有好感的,一点都不计较我的酒楼里对他的厌恶以及不理不睬。
      
      打完架,我就不想参合丐帮内部的事情了,我很识趣地想要抬腿走人,可是有人偏偏不让,看着全冠清那小人的嘴脸,我在心里将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鄙视个遍。看着包不同他们走了,我也索性不鸟他,直接抬腿走人。他们难道还能拦我不成?
      
      走出杏子林,一身轻松。我想继续去过我逍遥的生活,那些破事就让公孙乾他们解决好了。不过事与愿违,西夏的人真是太可恶了,你们整丐帮就好了,干嘛还连累阿朱阿碧还有语嫣小表妹呢?真是太不乖了。于是乎,我就偷了解药,到了寺庙里面放倒了西夏的人,在墙上留下以彼之道还使彼身,你下毒,我便给你下毒。之后便潇洒离去。
      
      只可惜事情永远都是那么凑巧,我在游玩的路上遇见了失魂落魄的乔峰。叹气,我是老好人,看见原先意气风发的丐帮之主如今变成失落的大型犬,我觉得我的爱心开始泛滥了。于是乎,我便好心地帮他一起调查。
      
      一路上他为我为什么刚见面的时候那么讨厌他。我的回答很简单,作为一个从小生长在江南水乡的人,怎能做出那么粗鲁的动作呢。乔峰大笑,眉宇间的阴霾倒也消失了。我挑挑眉,感情我是你的心情调节器啊,不过看你现在表现还算良好的情况下不和你计较。
      
      到了少林寺山脚,刚进去就发现了乔氏夫妇的尸体,接着少林的僧人便冲了进来。解释无用,我便拉着乔峰跑路。接下来少林寺是乔峰一个人去的,我呢则是悄悄跟在他后面。潜入少林之后,不久便发生了骚乱。我趁乱潜入佛堂,看见方丈正一掌打向铜钟,那铜钟想乔峰冲去。乔峰不会有事,但他旁边还有一个小和尚,那个小和尚可没有本事躲开。眼见就要打到那和尚,我立即发力,将那小和尚推开,然后硬接下那口钟,直震得我气血翻涌。果真做好事都是有代价的。
      
      乔峰拖着我和一个拖油瓶小和尚离开。果然,那个小和尚是阿朱。我扶额叹气,就知道她会去偷易筋经。乔峰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我对天发誓我可没指使谁去干坏事。不过我现在可没什么力气和他罗嗦,还是找个地方疗伤才是正道。我现在到庆幸是我接下了那口钟,我内力深厚,只要好好休养就可以了,要是阿朱丫头绝对去掉半条命。
      
      阿朱被我勒令回太湖了,我可不希望她再出什么幺子。那本易筋经我也打算挑个时间还给少林,叹气,这个世界上的麻烦事怎么就这么多呢?
      
      乔峰已经打算去雁门关外查探他的身世了,我想我还没见过多少北方的风光,所以打算和他一起去看看。当我们到雁门关外时,刚好遇上宋兵驱逐辽人。乔峰的大侠脾气犯了,见不得恃强凌弱,于是将那些宋兵给打跑了。
      
      那些人辽人身上纹有狼头,乔峰一把扯开自己的衣襟,显露出狼头。一切都尘埃落定,乔峰不再,现在只有萧峰了。
      
      我想着既然他已经却定了自己的身世了,那我也就没必要和他在一块儿了。中原武林容不下一个萧峰,而我慕容复却还是中原武林人,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
      
      我和萧峰告别,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本来么武林男儿聚散离合都是常事,没必要多说什么。不过姓萧的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我懵了,他竟然亲了我?!我此生的初吻竟然给了一个男的?!我反应不能,萧峰却策马离开。我咬牙,下次见面,绝对将他扒皮抽筋!
      
      接下来发生了许多事情,我遇见了一个鬼灵精的小丫头,名叫阿紫。我帮她解了丁老怪的围,她便赖在我身边不走。这可是个歹毒的小丫头啊,我心中直冒冷汗,我素来对这样的丫头是敬而远之的。所以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拿出将本来想还掉的易筋经开始修炼。
      
      这个丫头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原先想回参合庄继续当宅男的想法只能暂时搁浅。想了想还是去北方找萧峰来得实在。顺便看能不能将这个丫头丢给他。
      
      到了女真部落,萧峰还没有离开,他很惊讶我这么快就来找他。不过当他看见我身后的阿紫的时候,那个脸色阴沉得可怕。我有些心虚,但是具体这心虚是从何而来我却说不上来。那天萧峰喝了很多的酒,硬是拉着我一起喝。无奈之下我只能陪着他疯。可之后发生的事情却让我追悔莫及,后悔来找萧峰,后悔陪那家伙喝酒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浑身酸痛,腰都快断了,尤其是……
      
      当我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恨不得掐死旁边那个笑得很无良的死色狼。不过没有一点力气的我一点都不是对手,被他点了睡穴又沉沉地睡了过去。当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只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竟然被吃了?!扶额叹气,我总觉得这一切是多么的不真实。
      
      那天晚上过后,阿紫那个狗皮膏药终于离开了,我总觉得她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因为她离开时的那眼神看得我心里发毛。事后我逼问萧峰那只死狼,他只是无辜地笑笑,于是我悟了,他绝对在暗地里做了什么手脚。
      
      那晚之后,萧峰便时刻黏在我身边,甩都甩不开,我开始觉得阿紫那丫头还是比较好的了。之后的好几个晚上,我都拒绝不了这只色狼,索性也不反抗了。就这样,我和他的关系算是定下了。
      
      萧峰救了大辽的皇帝,帮他解了燃眉之急,他和皇帝拜了把子成了南院大王。于是我随着他到了辽国的大都。在这里我和他每天打猎比武喝酒,日子倒也过得顺畅舒心。不过没多久,中原武林传出消息丐帮挑战少林寺,广邀各路武林英豪前往少林。
      
      我知道他始终放不下丐帮,放不下中原武林,纵使他现在叫做萧峰,这样也不能完全抹消他曾经姓乔的事实。我拉着的手说去少林寺看看。哪怕我知道这少林寺将成为分界线。
      
      到了少林寺,萧峰和他的十八名护卫以及他的两个结义兄弟痛快喝酒,而我只是笑着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找到了包不同他们。接下来便是车轮战,我本想出手帮助萧峰,只是忽然间看见了一个灰衣人,他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我,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做什么了,因为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人——慕容博。
      
      萧峰的身世以及慕容一族的野心在少林寺被揭开,我的心都冷了。萧峰看向我的眼神带着愤恨怀疑探究还有一丝心痛,但是我却开不了口,我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他恨我。
      
      慕容博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十分生气,一掌击向我的胸口,看那架势有种把我当场击毙的架势。或许是厌倦了,我任由他杀我,可到了最后关头,那个扫地神僧救了我的命,挡下了慕容博的全力一掌。
      
      扫地老僧看向我的目光带着欣慰也带着一丝惋惜。看向萧峰的则是有些敬佩却也有些恨铁不成钢。
      
      少林寺扫地神僧解决了慕容博和萧远山两人之间的恩怨,将他们带入空门。萧峰在少林寺前跪了七天,而我则是回到了参合庄,不愿再出江湖。
      
      不知过了多久,我收到消息说萧峰不愿伐宋,和大辽皇帝闹翻,已被囚禁。顿时,我的心慌了,立即召集我所认识的人开始进行营救。
      
      他不能死!我的脑子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当我赶到辽国大都,潜入地牢将萧峰救出来。在众人的掩护下,我们一行人逃到了雁门关外。我紧紧地跟在他身边,我总怕他出事,他不能有事。
      
      段誉和虚竹两人在乱军之中擒了辽国的皇帝,要挟他立誓在他有生之年不得侵宋。折箭为誓,辽人最庄重的誓言。
      
      萧峰看着大辽皇帝带兵远去,眼中的情感十分复杂。忽然,他看了我一眼,告诉我,父辈们的恩怨已了,本来他想去参合庄找我的,但是事情有时候总是这么不凑巧。我总觉得他在交代遗言一般,我有冲动让他闭嘴,但他出手如电,一下子就点了我的穴道。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举起断刀。
      
      眼睁睁的看着他朗声向那皇帝说话。
      
      眼睁睁地看着他将刀狠狠刺向自己的胸膛……
      
      殷红的血顺着刀缓缓流下,惊呼声,想要前来阻止的骚动顿时全部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你信不信,你若死了,我会陪你一起。
      
      萧峰似乎才反应过来,他没想到我会在最后关头冲破穴道握住刀刃。那血是我的,刺骨的疼痛在那之后缓缓袭来。萧峰立即握住我的手,想办法为我止血。我怕痛,但是此时疼痛似乎不算什么了。
      
      你是我的!你欠我一条命。在我死前,你必须永远陪着我,寸步不离!
      
      萧峰心疼地看着我,然后笑道:傻子,我永远都不会走了,纵使以后你拿鞭子赶我,我都赖在你身边不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