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蜜月

作者:天野鹰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桃色蜜月[13]

      昨天晚上请了几个人,妞妞的公公那边有应酬,袁红萌感冒了打吊针,绿笛有事,他们三个没有来。其他的几个人都来了,语绯还带了老公来,客人加上我和明雨城,总共九个人。明雨城预先到了订的房间里,点了十二个菜,女生们喝饮料,男士们喝酒,最后还点了一个大果盘。我们一起吃饭聊天,很开心。很庆幸请了魏朝来,他非常健谈,和大家聊得很融洽。但我实在不太会说话。回家的出租车上,我问明雨城:“我是不是显得很傻?”他说:“女人不用懂太多。”

      总体来说,这次请客还是非常成功的。回家以后,喝了点小酒的明雨城给阿圆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扯了些让我们的孩子认她做干妈,让他们的孩子认他做干爸之类的闲话,倒头便睡。话筒由我接过来,和阿圆接着聊天。提到海王星与苏淮星的工资对比问题,阿圆说她们那边工资比我们这边高很多。她是极力想让明雨城回苏淮呢。可能是由于信号不好,她说话有一大半我没有听懂。煲了很久的电话粥,然后阿圆也倦了,我们便挂了电话休息了。阿圆是明雨城高中的好朋友,明雨城很羡慕地说她老爸在当地的税务局,有房有车有钱有身份有地位。明雨城很喜欢关注这些,这些是大多数人都会关注的东西,而我对这方面缺乏敏感性,总觉得即使是地球联邦总统站在我面前,我也只会把他当作一个普通人来看待。阿圆结婚了,嫁给了一个叫阿坚的人。他们是高中同学,明雨城和阿坚关系一般,不如和阿圆关系熟络。阿坚瘦而且高,阿圆夸他帅,直讽明雨城为当年班上“十大丑男”。因为他们熟悉要好,所以说话才仍然毫无顾忌,看得我羡慕。当年和我说话无所顾忌的那些人,他们又在哪里呢?都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飘在天涯了。我也撑了一把小伞,飘着,飘着,牵着明雨城的手,和他一起来到这片寒冷的黑土地上,走在冰城飘雪的冬天里。

      中午,我想去存点私房钱预备买房子。明雨城今天正好不上班,他去皮具城买了个登喜路的拉杆布箱,跑到我工作的地方来,很高兴地给我打电话。当时我正坐在银行大厅里捏着号码排队,眼看就要到我了……他在电话那边严厉地问:“你在哪儿?怎么不来接我?”我只好恋恋不舍地扔下号码跑了出来,一出门,正好看见他从公交车站向这边走来。想存私房钱的我明晃晃的被发现了呀!他眯起了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对我微笑:“不听话!到这儿来干什么?”我只好实话实说。“钱呢?都给我!”这家伙守财奴本相毕露。“人家想存钱买房子嘛……”我嘟起嘴撒娇道。“存钱的事就交给我吧,不用你管。”他冠冕堂皇地说,“哪儿买票比较近?”“花荣饭店里就有售票点。”我说。于是我们拖着箱子去花荣饭店二楼买票。我们想买八日晚上的卧铺,一张下铺一张中铺,售票员说还没有开始卖八日的票呢,你们要明天来买。明雨城马上点出九百块钱给我:“你明天来买票。”我看了看,说:“够吗?”其实希望他多给我点。“够了。”他胸有成竹地说。

      存私房钱被老公发现上缴,老公需要我去做什么,就临时掏钱给我。这就是被老公当成宠物养着的女人的婚后生活。没有财权也没有事权,被老公指挥着做这做那,完全是他专属的遥控娃娃。如果这娃娃有美丽的外壳,还可以用来充充门面,不过,这是一个外貌普通的娃娃,所以只有被使用的价值,连当花瓶做摆设被好好保养都不可能。这件事是不是很戏剧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