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浓情鸡汤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还记得胤禛被A的那只鸡吗?就是这只了,一半女主吃了,另一半当然是给男主喽。
    很不纯洁的告诉你们,这章我差点写出耽美味,不过呢最终还是被我拨乱反正了。
      王府里的人,办事自然是最妥帖的。这不,不过是短短的一日,派出去的人就已经回来了。可报回来的结果着实让胤禛有些吃惊。也让那被派出去的人脸面无光。
      
      究其原因则是那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对李卫的情况也只是了解个皮毛。除了这些日子以来李卫在瘟疫区的做事努力、为人爽快之外,竟再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回报了。
      
      其实这也怨不得旁人,李卫改名字不过是临时起意。那一本正经的王府侍卫,当然不会拿着李卫的画像四处询问。是以又有谁知道现在的李卫就是曾经的李二狗呢?
      
      “四哥,这么奇怪?”既然胤禛看到了那可怜的调查报告,胤祥又怎么可能错过?自从那日李卫走后,胤祥觉得他家四哥着实是对这个李卫上了心。如果身家清白的话,李卫肯定就是雍亲王府的人了。可眼下这种情况如何是好?
      
      “既如此,先冷着他吧。”胤禛觉得既然如今不清楚这个李卫的曾经,那就先冷着他。一来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让下人们继续去调查,他就不信一个人可以干净成这个样子。另一方面则是想要就近观察李卫这个人,胤禛还是很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的。
      
      就这样,胤祥交代了门房不准李卫离开之后,他们哥俩儿就大摇大摆的办公去了。
      
      话说李卫刚被召见出来之后,就兴冲冲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看看的,可刚走到门口就被人给拦下了,说是上边有交待。李卫觉得可能那些人还要问,也就讪讪的回去了。谁知道从此没有了下文,自此之后每天李卫第一件事就是背着包袱走人,可还没等走到门口呢,那尽职尽责的门房就把他拦下了。理由依然是那句:“上边有交代,暂时不准离开。”
      
      这要是一般人,早就诚惶诚恐的思考自己是不是得罪了那路神仙,就开始食不下咽、夜不能寐了。可李卫是一般人吗?
      
      虽然惊讶,可是李卫在第一次被拒的时候就将自己的言谈举止仔细、认认真真的的思索了一遍,再三确定找不到一点点得罪贵人的地方之后就开始安枕无忧了,每日里在衙门的小院里散散步、喝喝茶,充分享受吃饱等死的生活了。
      
      偶尔,胤禛和李卫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的碰了面,也是一个行礼、一个点头,然后各散各的步,各找各的乐子。
      
      “李卫,赶紧的,主子正找你呢。”
      
      正在例行散步的李卫刚刚走完今天的第二遍,第三遍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听到了这样的话,一抬头发现一个仆从装扮的人物正从东边走来。
      “哦!”慢悠悠的应了一声,仰脸冲来人笑着说道:“劳烦了,我这就过去。”
      “嗯!快些。”
      
      听见来人那么紧急的召唤声,李卫还以为发什么样的大事呢,也收了散漫,急忙快走了几步跟上。等到了地方,才发现要去的地方还是那天的地方;要见的人还是那天的两个人;不同的则是曾经用来遮掩的帏布现在已经被撤下,两个人正襟危坐在正座之上。
      
      “草民李卫给~给两位大人请安!”李卫刚一进屋子就给胤禛二人行了礼,只是问安的话说到中间,才想起来还不知道应该怎样称呼这人。也亏得李卫反应迅速,短暂的犹豫,就立刻想到了一个代替的词儿。
      
      胤禛想起这几天李卫的散漫就来气,于是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直到李卫都有些跪不住了,身形开始摇晃的时候,胤祥才代替胤禛开了口让李卫起来。
      
      “眼看着,这边的事情马上就要结束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胤祥看他四哥还是纹风不动的架势,就主动的挑大梁了,喝了口水,清了清喉咙,这才开口问话。
      
      “禀大人,草民…眼下还没有什么打算。”真是活见鬼了,他们怎么对自己的将来这么关注?本来李卫是准备水退之后就回李家庄的,可他的直觉里,总觉得这次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正在闭目养神的胤禛,眉毛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这个李卫对自己的事情还真是不关心!都被变相关了还可以悠闲地散步,要不是今天早上看见李卫吃花生米那滑稽样儿,胤禛才不肯承认这个李卫如今把把逛县衙当散心了。
      
      “哦!那咱们想给你一条明路,你可欢喜?”即便是心里千丝万绕,胤禛照样不动如钟,这次的话仍然是胤祥问的。
      
      李卫正在想着应该怎样回答才能既给自己留有余地,也能让他仔细考虑的正确回答之时,突然从门外进来一个人,直接跪下就回到:“王爷,京里的信到了。”一语说罢,来人训练有素的将一封信托到了头顶的高度,直到胤禛身边的一个下人走过来接了之后,才后退着走出了房门。
      
      李卫很有眼力见的不再说话,屋里面除了胤禛翻阅书信的声音,当然就安静了下来。可也只有李卫心里才知道,他心中的惊涛骇浪,王爷!眼前的人居然是个王爷?皇亲国戚!
      
      “你可愿意到我王府做事?”看完了信,胤禛这次不再借胤祥来表达自己的意愿了,而是直截了当的问出了口,完全无视李卫那丰富的表情。
      
      “呃?”饶是李卫再机灵,再灵活,这个时候也被吓到了,王府门房三品官呢,他是哪里入了他们的法眼,要这样直截了当的点他进府?
      
      “我….”
      
      胤禛皱了皱眉头,不等李卫说完就起身走到桌前刷刷的写了几笔,将写好的书信递给了李卫,“这里有我的信件,等你考虑好了,就直接去京城雍亲王府,哪里自会有人安排你的。”
      
      说完这话,又转身对胤祥说道:“快些去收拾,一会儿就动身回京。”
      
      李卫恍恍惚惚的走出了房门,等冷风一吹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天上果然会掉馅饼。天知道,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进他们的府里做事呢?呵呵,没想到居然让自己给碰上了。可一想到家中年迈的母亲,顿时蔫了,果然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呵呵,你回来了。”陈翠正在院里和李胡氏学做针线活儿的时候,一扭头居然看见了昨夜梦中出现的人物,都有些笑傻了。
      
      李胡氏虽然也是十分的激动,毕竟有小半个月都没见自己儿子了,还真的是十分的想念,顿时觉得年轻真好!
      
      “娘,有什么吃的没,我饿了。”李卫一进门就看到一幅无比温馨的画面,差点没把泪给逼出来。半个月的提心吊胆,三天的心惊胆战,当看到两个女人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顿时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一切都是那么的值得。
      
      “有!马上好。”不待李胡氏有所表示,陈翠就一蹦一跳的跑向了厨房。那半只鸡终于有了作用,李卫要是再不来,那鸡子可就要馊了。
      
      原来那日从胤禛他们手里弄回来的那只鸡子,陈翠就一分为二了,一半她们母女炖着吃了。另外的那一半,陈翠就用绳子小心的栓着吊在井里,借着那井中的凉气,着实也存放了好些天。
      
      只是井中虽好,到底不如现代的冰箱,刚存进去五六天的时间,就开始有些味道传出来了。陈翠正在发愁的时候应该怎么办的时候,李卫就回来了。陈翠立刻就有种感觉想要夸夸那遗忘她很久的诸位神灵。
      
      麻利的把那半个老母鸡剁成块状,再放一些从胤禛哪里蹭来的调料,水开之后撇去浮沫。这才有了功夫观察院子里说话的那母子俩,窃笑不已。
      
      “二狗,那半个鸡子,翠儿那孩子可是在井里足足吊了好几天,就等着你回来呢。明明自己馋的跟什么似的,愣是一口都没动,说是要留给你的。”等陈翠进了厨房,李胡氏这才开了口跟他儿子说着心里话。这些日子以来,陈翠的变化,她是看在眼里的,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娃了。
      
      “娘,你是说?”李卫对这些事情有些疑惑可也有欣喜,思索片刻就忐忑的问出了口。他曾经亲眼看到陈翠跟着两个华服少年走了,虽然当天就回来了,可那天回来的陈翠满脸沮丧他可是看在眼里的。
      
      “呵呵,就是你欢喜的那样,到底是我老婆子眼光好啊!”
      
      “我去看看。”一听到自己期待的答案,李卫就立马冲进了厨房。哪里还有前些天面对危险地悠闲样?如果他娘说的是真的,那对于那件事情,他李卫是不是就有了成功的希望?
      
      走到门口,倚在门框上,李卫笑着看那个女人自如的在灶间忙活,过一会还要掀开盖子,右手拿勺左手掀起盖子尝尝汤的咸淡。随着时间的流逝,屋里到处都充溢着鸡汤和幸福的香味儿。
      
      “我娘可是说你一口都没喝,可我怎么看见你在偷吃呢?”看着鸡汤差不多了,李卫就走到屋子中央,边说边在桌子上挑挑拣拣,拿出来一个馒头,轻轻的咬着。
      
      “吸~我那是在尝味道,尝味道,你懂不懂?省的不好吃了你又说我不会做饭。”正在试味道的陈翠,听到李卫的声音,一时没防备,就被那滚烫的鸡汤烧到了舌尖,滋味儿实在是难受,可一想到李卫的诬赖,陈翠立马不顾舌头的麻感据理力争道。
      
      “你小心些。”
      “谁让你怀疑我了。”陈翠不依的嘟囔着,撅嘴委屈的看着罪魁祸首。殊不知那样的表情和动作落在李卫的眼里,实在是可爱至极。
      
      “开个玩笑罢了,这么禁不起?以后不开罢了。”李卫呵呵笑了几声,上前几步接过了鸡汤。
      
      小口小口的慢慢的品那浓浓的鸡汤,时不时的的做出陶醉的表情,那状态很是欣赏这汤的味道:“娘刚才说我还不信呢,果然学会做饭了啊!”
      
      看李卫那表情、那动作、那神态,都已经做好接受夸奖的准备的陈翠,满脸笑容,微微仰着下巴,正准备睥睨李卫的时候。不料却听到这样一句话,陈翠咬着牙,狠狠的说道:“我只是不会生火,不会生火。”
      
      “有区别吗?”
      
      这么一句云淡风轻的话飘了过来,如果刚才只是咬牙,那么现在的陈翠已经开始切齿了。心中已经做好完全准备,眼前的家伙要是再敢说一句惹人的话,她一点都不介意摸财害命的,一定不会介意。
      
      可李卫就偏偏不像如她的怨,抬头看看陈翠捏紧的拳头,果断的停止了对陈翠厨艺的探讨,转而询问自己比较关心的问题。
      
      “听说,这鸡子你专门给我放了好长时间?”
      
      “谁….谁说的?”
      
      风云变幻也不及陈翠的心理变幻,刚才还怒目而视,咬牙切齿的陈翠,心理瞬间转变为别扭、尴尬和甜蜜,直接表现在脸上那就是小媳妇儿的表情。
      
      李卫好笑的看着眼前变脸比翻书还快的陈翠,很无辜很天真的指着碗里的鸡子说道:“它喽!都有味道了,还不是放了好长时间?”
      
      “有吗?怎么可能,我一直吊在井~里…..的”话断断续续的说完,陈翠就被自己说的事情给噎住了,搞什么?没见过这么不打自招的,这不是明摆着此地无银嘛。再抬头一看李卫那抓贼的表情,脸爆红。
      
      看一看陈翠,李卫接着低头很滋润的喝口汤,再咬一口馒头,简直把陈翠当成羞涩佐餐的最佳菜肴。
      
      “那个~你慢慢喝,我出去了。”实在是被看得不好意思了,陈翠尴尬的踢了踢脚,一扭身就准备离开。通过这件事情,陈翠得出了一个很创新的理论:不纯洁的想法是不能随便生的,尤其是和狐狸只见不纯洁的想法。
      
      “为什么为我做这些事情?”尽管陈翠已经尴尬的想要落荒而逃了,可李卫还是在骆驼身上加了最后一根稻草。
      
      背对着李卫,陈翠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当初看见这只鸡的时候,她就潜意识的想和李卫共同分享。可当时为什么存这样的想法,陈翠觉得一定是被什么附体了,否则那么自我的人怎么可能会想到与人分享?因此她将这些解释为:“要没有你,我可能就要饿死街头了。一只鸡算什么?”
      
      “你真的这么想?”嘴里醇香美味的鸡汤,骤然间变换了味道,鲜汤里居然神奇的夹杂着苦涩,李卫低着头一边喝汤一边想着这鸡果然是不新鲜了。
      
      陈翠扭身看着坐在矮墩上认真喝汤的李卫,想着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怎么刚才还嬉皮笑脸的人如今变换了摸样?可到底哪里错了,为什么错了。陈翠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做深入的分析。
      
      李卫看着落荒而逃的陈翠苦笑着用很小的声音说道:“我自愿的。”说完就摇摇头,像是要将这种低落的心情摇出去。一切等外边安全了再说吧。
      
    插入书签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