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封信引发的矛盾

    作者有话要说:
    李胡氏就是李卫他娘,以前的名字太拗口了,我就全改成李胡氏了。
    大家原谅陈翠古代史不好哦,她不太清楚古代那种关于孝子的事情的。我发誓这么严肃的事情不多,这个文还是轻松路线的,可能下章要虐那么一点点。
      夜,越来越深了,那窗外蛐蛐的叫声越发的衬托着小院的寂静,李卫失神的坐在床上,毫无睡意。白日里的热热闹闹营造的温馨气氛,到如今也是消失殆尽了。
      
      望着那雍亲王给的书信,李卫一时气恼就给扔了出去,可还没多长时间,又将那信捡了回来。到底舍不得那即将到手的前途。
      
      可是如果要照着王爷的吩咐进京,现下却也是不能。只为李卫的母亲李胡氏,她的身体已经禁不起折腾了。莫说是千里迢迢的上京,就是出趟子远门,恐怕也要再病上好一阵子。
      
      原来前阵子,李卫就察觉了李胡氏的身体状况不是太好,当初从李家庄搬过来已经掏空了她的底子。就是唯恐再出意外,这才在镇上置办了个小院。这些日子以来细心的调养虽说是有些好了,可到底李卫不敢拿自己亲娘的身子开玩笑。
      
      好男儿志在四方,有心真的丢了这信件,从此再不提进京的事情吧。可这到底是份好的前途,雍亲王府不是谁都能进的,丢了过于可惜。一时间陷入了僵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虽说是有了这个前程似锦的去处,李卫在陈翠他们面前却是没露出半分的,一是为了自己现在还拿不定主意,说出来平白让人担心。二则是实在是怕自己的母亲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却没防备几天后的一个傍晚,李胡氏却亲自到了儿子这边询问此事。
      
      “听说我儿子最近运气不错,得了有贵人相助?”李胡氏一进门二话不说,直奔主题虽说是问话,用的却是肯定的口气。
      
      “娘你听谁说的?”李卫不动声色的询问着,大致可以猜到是谁说的了。他娘不识字,就是手拿信件,也不一定知道上面是什么字。这院子里没别人,除了她还能是谁?
      
      “甭管是谁说的,你就说有没有这回事儿吧。”
      
      “有是有,可是娘….”
      
      “有就行了,这两天你就和翠儿动身走吧。”李胡氏刚听到这信儿的时候很是惊喜,可随即就想到了李卫的性子,好事都不告诉她,只能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犹豫。而他的犹豫不决大概所为的也是自己吧,可天下哪有做娘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好的前途呢?如今儿子既然能入了京里王爷的眼,那也是他的造化。因此上,李胡氏就很爽快的替自己儿子做了决定。
      
      “娘,莫再说这事了,儿子已经决定不去了。”听了自己亲娘说的话,李卫更是惭愧了。
      
      李胡氏倒没说其他的,只是拍了拍李卫的手说道:“八岁那年,你堂叔说想让你随他进城做学徒,当时为着我你没有去成;十五岁,同村的小伙子们出外闯荡,还是只有你留在了家中;如今我儿好不容易有了个这么好的前程,再不走,日后可如何是好?”李胡氏说话间已经泣不成声,儿子该大展宏图的时候却要守在自己身边,错失一次次的机会,这次机会再抓不住,日后还能有比这更好的出路吗?
      
      李卫默不作声的低下了头,曾经的玩伴如今都各奔前程,此次大水过后,李家庄恐怕也没多少年轻人了。可是他们与自己的情况毕竟有不同,自己走了,家中就只剩下娘一人了。
      
      “你听娘一句劝,日后光宗耀祖了来接娘做那夫人,不是比现在要好上千倍?如果再错失良机,只怕日后也只能温饱度日了。”
      “可是,俗话说父母在不远游,如今母亲身上还有病,儿子如何能离开?”
      
      “你还记得咱们的邻居李胜吗?”李胡氏看儿子就加上了一句话,给李卫的心头烧起了一把不甘心的火。
      
      那个人李卫如何能忘,曾经从小长大的玩伴,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买卖,居然弄了好些个银子回来。一时间在李家庄建房置地的好不热闹。这倒也罢了,可这李胜却日日在李卫面前卖弄,今日请去吃酒,明天叫来听戏的。每每只在尽兴之时要替李卫叹息一番,直说李卫可惜了。一时间村子里对李卫到处都是叹息挖苦之声。
      
      “你的本事从来也不比他弱,为何要居于他之下?等我儿发达了,咱们也去他们家门口显摆显摆。”李胡氏说话间,满脸的喜色,好似那锦绣前程、美好未来已经摆在他儿子眼前一般,可喜色之间却透着丝丝的悲凉。
      
      “可娘的身体…..”李卫原本就犹豫的心,到了此时更是被自己的娘撩拨的更加豪情万丈,只是考虑到实际情况却是不能让人心安的离开。
      
      李胡氏见李卫差不多有些答应了,虽然不舍,可为了儿子也只能继续说下去了,再加上那边的事情陈翠已经打理的差不多了。李胡氏看过之后也是十分的满意,这才将和陈翠日间商量的事情告诉了李卫。
      
      “我老了,也想学学那富贵人家吃斋念佛去,刚好这里城郊的明心庵里有些空房子,一应家什俱全。我就想搬到哪里去住,你说可好?”李胡氏看了看儿子的没什么表情的脸继续说道:“昨天我去那边看过了,环境十分的好野很干净。如果我去了那里还能有人相陪,岂不是更美?”李胡氏笑吟吟的叙述着。
      
      李卫虽然对于前途一事犹豫不决,可大事他不糊涂。一开始还能耐着性子听听,可听到母亲要搬到庵里去住,登时大怒。恨不得立刻就去找陈翠来对质,她娘是碍到陈翠哪里了,要出这样的馊主意。
      
      “二狗?”李胡氏看到儿子脸上的怒气,也有些拿不准主意了,这几天只听陈翠说搬进庵里的种种好处了,却忘了问她儿子会不会答应。一时间心慌,连儿子曾经的名字都喊了出来。
      
      “娘,这事情以后再别提了您这样做,儿子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活着?就是将来能够出人头地,背后也会被人戳脊梁骨说我为了前途不赡养老人的。”李卫压下心头火在心里略微的想了想就倾身跪在了李胡氏面前说道。
      
      李胡氏认真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理儿。可眼下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如果放弃了实在是可惜,倒不如她这个做娘的先把恶人做了。这么一想,心里就有一番计较。
      
      第二日清晨,天还朦朦亮的时候,陈翠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敲李卫的门,说李胡氏从半夜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问是不是是不是在李卫这里。
      
      待李卫简单的披衣起床之后,细细的问明了陈翠昨夜的情况,也是焦急万分。原来半夜的时候李胡氏就起床出了门,陈翠本来还以为她只是出门小解,也就没怎么在意,翻了个身就继续睡了。可等天快亮陈翠起来做饭的时候,才发现身边已经没人,一摸被窝已经凉透了。这才意识到李胡氏从昨夜出门之后可能就没有回来。
      
      两人急急忙忙的把小院挨个找了个遍,还是没有寻到李胡氏的下落。陈翠有些发急了,哭着骂自己,为什么不小心些,早就该知道干娘没回来这件事情的。
      
      李卫瞥眼看了看哭泣的陈翠,没怎么说话。仔细的想了想母亲的一举一动和傍晚说的那事情,再一回想当时母亲那不对劲的表情,难道是…
      .
      思及此,李卫立马收拾了出门去了明心庵。陈翠虽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她还是选择了相信李卫,连鞋子都没穿好急忙的跟了上去。
      
      “施主,李大娘倒是在我们这里,不过她说了你要不是不同意她住到咱们这里来,她就彻底的削了头发做尼姑;可你要是同意了,她就等着你衣锦还乡过来接她回去。”
      
      李卫和陈翠人刚到明心庵的门口,就被一个小尼姑给拦住了,她是过来传李胡氏话的。并且直言如果李卫在午时还没有确定答案的话,李胡氏就要真的动刀子了。到时候两面谁都不好看,并奉劝了李卫要三思。
      
      原来这个李胡氏从下午和儿子的谈话中就已经知晓,想要他儿子同意她住进庵里比杀了他都难受,思来想去,这才想了这么一个法子。当天夜里,陈翠和李卫都睡着的时候,李胡氏就一个人悄悄地出了门,直接奔城外的明心庵而去,打算来个先斩后奏。儿子要是同意,那就皆大欢喜;可要是不同意,到了庙里李胡氏就不信她儿子能真的眼见她剪了头发。
      
      李卫听了这话,就直接在庵门口跪了下去。早上人还没起,就和陈翠出门找人了。到如今李卫跪在这里一个上午了,庵里都不曾有任何的话传出来。
      
      时间点点滴滴的过,日头也越来越毒了,李卫坚毅的脸上也布满了汗珠,可那身形却是纹丝不动。陈翠在旁边劝也不是,不劝更不知道怎么办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庵里走出来两个人,打头的就是李胡氏,后边还跟着两个人。看那打扮,其中一个分明就是庵里的老主持,两外一个手里还托着一个圆盘。
      
      “我问你最后一遍,你同意不?”李胡氏走到儿子身前厉声问道。
      
      “娘,你为什么要这样逼我?”李卫一看见母亲出来的架势,心里虽然明白了七八分可依然不愿意承认。从小到大的相依为命,李卫又如何不懂自己的亲娘?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陈翠,怨恨和失望的心情袭的李卫心中疼痛难当,那眼泪不知不觉间流了下来。
      
      “干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李卫的那一眼,看的陈翠是心惊胆战,好一阵子心虚。陈翠自认为她对李胡氏十分的不错了,李卫交给她的家用,她也全舍给了明心庵。为的也是让庵里的人能够全心全意的对待干娘。而且,这件事情当初她们是商量好了的,怎么干娘改变了主意?
      
      李胡氏听了自己儿子和陈翠的话,纵使满心满眼的伤心,却也不得不做做这样的事情,她不想阻碍儿子大好的前程。想到此,李胡氏就收起了眼泪,正色道:“我也不想和你废话。”说完就从盘中拿起那把剪刀,作势欲往头发上削去。
      
      “娘….我答应,我答应。”
      
      陈翠看着眼前这一幕,肠子都悔青了。这个主意最初是陈翠出的,她现在甚至都不敢面对李卫了。
      
      前些天李卫没怎么睡觉,陈翠其实也没怎么睡,小儿女心态总是见不得心上人有任何痛苦的。她偷偷摸摸的借打扫之名潜进了李卫的房间,初时她只是想搞清楚事情真相替李卫分忧,可见到胤禛的那封信,陈翠就不淡定了。
      
      一开始陈翠知道二狗改名字之后,只是在心中无限YY李卫,盼着他有一天能够成为封疆大吏自己也好威风八面。可一直还真的没抱过什么希望,因为她总觉得大清朝叫李卫的多了去了。
      
      既然如今知道了,陈翠就觉得她有义务为李卫出谋划策,为他铺就前程。这才给李胡氏提了个建议,建议她住到庵里去。
      
      这件事其实也怨不得陈翠的,在陈翠的现代思维里,父母是不一定非要和儿女住到一起的,于是陈翠就借用了现代养老院的模式在镇子中寻找和养老院模式差不多的代替品。这不,刚好给陈翠找到了明心庵这么一个地方。当时就兴冲冲的和李胡氏说了,他们娘俩甚至还专门到了庵里收拾了一番,出了结果才告诉李卫的,谁想得到,如今居然发生这种事情。
      
      如果不是李胡氏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李卫知道这事儿和陈翠的关系,恐怕陈翠早就招供认错了。
      
    插入书签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