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真相二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说明,二狗就是李卫,他在第十一章就改了名字。只是改名字的时候女主不知道而已。
      
      “站住,干什么的?”
      
      陈翠在县衙外思量了好久,如果今天不让她知道实情的话,她一定不能够安稳的吃喝睡觉。那伙计的话犹在耳边,他说过去疫区帮忙的人就连死都不能够拿回尸体。
      
      如今既然想不出头绪,陈翠觉得还不如干脆去疫区找找。潜意识里,陈翠总觉得在现代打的那些疫苗应该能够起点作用的。
      
      可人还没有走到疫区的边上,却被守卫的衙役喊住了脚步,阻断了进去的可能。
      
      “这位爷,我找李二狗。”陈翠站在五米开外,冲那守卫喊着话。
      “他是你什么人?”
      
      “那是我丈夫。”陈翠说这句话的时候,连犹豫都没有,说完之后连自己惊讶。
      
      “哦!那你稍等。”或者是见惯了来这里探望家人的女人,也或者是同情在里边干活的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那个衙役却是十分殷勤的进去查问了。
      
      就在陈翠焦急等待的时候,一个身影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进入了她的眼帘,赫然正是李二狗本人。
      
      “姑娘,这里并没有李二狗。”
      
      “那不就是吗?”指着二狗远去的背影,陈翠喜怒参半,喜的是二狗还安全的活着,没病没痛。可怒的是什么,连陈翠自己都不知道。怒自己连累了二狗?还是怒自己没本事?
      
      “哦!你说李卫啊,等着,我喊他去。”那衙役是认得李卫的,这个人并不是如其他人一般,来这里犹如进了地狱。而是每天开开心心的干活,热热闹闹的办事。夜间甚至还能和衙役们赌上两把,着实让众人惊讶不已。
      
      等待的时候,陈翠有些忐忑,这里除了有人把守外,和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区别,完全看不到电视中显示的那种瘟疫画面,风吹树叶,沙沙作响,一片祥和的景象,任谁都想不到这里会是瘟疫横行的源头。
      
      看着站在眼前的二狗,陈翠本已经止住的泪水,哗的一下又出来了,还比上午的更加凶狠。两个时辰的提心吊胆、半天的心神不安和担忧在这一刻一经释放就再也刹不住了。
      
      李卫本来还很纳闷,这个时候谁会来找自己呢?虽然也想过是娘或者是陈翠,可一开始想就被自己给拒绝了,他并不想让这两个自己最亲近的女人来这里涉身危险。
      
      “你怎么来了?”当陈翠那瘦弱的身形影像在眼前,李卫心里漏了好几排,潮水般的思念开始出闸。
      
      “我….我”正沉浸在悲伤世界里德陈翠,在听到李卫的声音之后,心也彻底的放下了。转眼一想这工作的危险性,心又揪揪的难受,整个人七上八下的。
      
      “那个…我…”陈翠郁闷十足,一路上想好的对策到了现在,怎么全部到了九霄云外?深呼吸,她想说她就是想确定二狗的安全,她想说她心疼二狗,他想喊二狗回家。可无论怎么样的平复心情,话照样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
      
      “没事就赶快回去吧。”想起最近愈演愈烈的瘟疫,越来越严峻的形式,李卫说话间不自觉地就严厉起来,恨不得现在就让陈翠到家才好。
      
      “想你算不算有事啊?”陈翠抹了一把泪,恶狠狠地说道。
      
      “噗~”负责守卫的衙役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音,李卫是他们这群人里边的最激灵的,没想到他老婆比他还宝贝。
      
      “呃~算….算是吧。”没防备陈翠会说出这种话来,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李卫就恨不得赶上去安慰一把了。可看看旁边的那些火把,那刺鼻的味道,就不得不控制住自己了。
      
      “回家好不好?干娘不能没有你。”陈翠不好意思说是自己的想法,可不说又觉得难受。
      
      李卫没有说话,只是那眼睛看着陈翠,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说不想念那是骗人的,曾经也想就这样子偷偷的跑掉,可到了最后却止住了步伐,他不能做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当初既然选择了这么危险地事情,就要把它做完,才不亏了自己。
      
      看了一阵子,李卫发现陈翠比前些日子有了很大的变化,因为中间隔着一段距离,所以具体哪里起了变化,连李卫自己都不确定,总觉得这个时候的陈翠浑身居然也透露出了温柔的含义。叹了一口气说道:“怎么瘦了?”
      
      “我吃饭很少的,最近我都在减肥。”生怕二狗怀疑粮食的多少,陈翠立马举起手信誓旦旦的发誓。
      
      “翠儿,这边的事情完了就回去,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
      
      “可那瘟疫都不长眼睛的,它老拣好人传。”不自觉间,扭了扭身子,说话有些想撅嘴,语气中也带出了些许撒娇的意味,俨然一个羞涩少女会情郎。
      
      “我在太医身边做事,而且这次虽然是瘟疫,远没有以前的那么严重。”李卫看出了陈翠装出来的淡定,将这些日子在蒋太医哪里听到的消息,捡出些好听的来安慰陈翠。
      
      奇迹般的,听到二狗肯定的保证,心就真的安定下来了,不远处噼里啪啦烧火的声音给了陈翠很大的灵感:“你要保证每天都洗热水澡,我就走。”
      
      “为什么?”
      
      “我不管,还必须用那滚烫滚烫的开水洗。”无视掉后边那笑的很夸张的衙役,陈翠很正经的说道。
      
      “行!我答应你。”虽然不清楚陈翠为什么有这样的要求,可现在这种状况,李卫觉得应该尽快让陈翠离开。
      
      “那,我走了啊。”说完这些,陈翠才开始有些不好意思,在听到二狗身后那不知道回避为何物的衙役爽朗的笑声,更是囧的无地自容了,脸红到不行。
      
      “翠儿,你等会儿。”就在陈翠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李卫丢下这句话就走了回去,只留下陈翠在哪里傻愣愣的,搞不清楚状况。
      
      李卫从太医哪里搞来了一碗药,隔得远远的。让衙役帮他递了出去,这才说道:“这药虽说苦些,可到底能够防病,早些喝了,趁天还没有黑透,赶紧走吧。”
      
      “哦!”乖乖接过那黑乎乎的中药,捏着鼻子使劲灌了进去。在那药刚到喉咙眼的时候,就一阵子恶心,难受的要命,可看见二狗那渴盼的目光,愣是强迫自己悄没声息的咽了下去,拍了拍胸脯才开口说话。
      
      “你怎么改名字了?”边平静自己边聊天,嘴里苦味弥漫,陈翠却奇迹般从那苦味里品出甜来。
      “嗯,改了方便些。”
      
      “那我能不能也改名字?”
      “……”
      “你要多注意安全”
      “嗯!”
      “锻炼身体,多喝水。”
      “嗯!”
      认真的想着能够控制瘟疫传染的方法,陈翠想的脑袋痛才又蹦出来一句:“吃苦在后,享乐在前!机灵点。”
      “嗯!”
      “我和干娘在家等着你,不准生病。”
      “嗯!”
      “你发誓!”
      “我发誓。”陈翠问一句,李卫回一句,出奇的顺从,一点都没有嫌弃麻烦的意思。
      陈翠觉得自己都快说不下去了,站的这么远说这些话,对于陈翠来说绝对是第一次。“那个我走了啊!”红着脸说完就准备离开了,有些事情,她还没有想透彻呢。
      
      “嗯!小心些。”李卫说完,目送陈翠离开自己的视线,转身在守卫取笑的目光里准备离开之时,身后想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二狗,等等。”走了很远,陈翠才想起来,有句话她忘了说了,急忙赶了回来,幸好二狗还没有走远。冲二狗离开的方向,以唯恐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忙忙的大喊:“路边的野花你不准采。”
      
      还没走远的李卫尚且没有回答,身后的衙役早已经笑的不成样子了,这俩人对话太搞笑了。
      
      夜里赶路到底是没有半天顺当写,所以当陈翠回到家中的时候,李胡氏已经准备就寝了。
      “干娘,我回来了。”
      “嗯,出什么事情了吗?那么急着出去。”
      
      “没什么事,有件东西忘拿回来而已。”陈翠轻描淡写的说着,潜意识里,陈翠觉得二狗并不想让他娘知道他的事情。
      
      “哦!晚饭在屋里,你热热随便吃些吧。”
      
      饭?陈翠愣住了,看看天色,可不,早该做晚饭了。一想到这里,陈翠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干娘,对不起啊,我忘了做晚饭了。”
      
      “这有什么啊?我自己也可以做。你还真把自己当我们家丫头了?”李胡氏坐在那里笑了。
      “可二狗说….”
      
      李胡氏听到这话,不禁抬头看了看陈翠说道:“真不懂?”
      “不懂。”
      
      “哎!翠儿,当初让你给我们洗衣做饭,真是难为你了。”李胡氏放下手上做到一半的鞋子,起身走到陈翠旁边,叹口气说道。
      
      正与晚饭奋斗的陈翠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些话她可是头一次听到呢,难道这里边也有隐情?
      
      李胡氏一眼就看见了陈翠疑惑的目光,才惊觉陈翠压根就没感觉出来他们的好意。仔细的想了想,活该二狗走弯路,哪有人关心别人这么别扭的。
      
      将想要说的话在心里思量后,李胡氏才语重心长的对陈翠说道:“一开始我也怀疑过,可自己儿子我还是能拿捏的住的。二狗不是那种欺负人的人,可后来我还是想通了。”
      
      李胡氏说完这话,拍了拍陈翠的手,轻轻的摩擦着,继续说道:“闺女,不管你以后和不和我们一起走,有些最基本的东西还是应该会的,比如做饭、洗衣。咱们这些穷苦人家,还不都是这样?。
      
      “再说了,就算你进了那官宦人家,可技多不压身不是?”李胡氏笑睨着陈翠,打蛇随七寸,陈翠一开始的想法,李胡氏哪里能够不清楚?不过是装聋作哑罢了,如今看她对自己儿子已经有了松动。这才借着陈翠问话的当口,将他们母子当初的想法和盘托出。
      
      “可他那态度也太差了。”陈翠嘟囔着,想起刚开始的时候,二狗居然让她饿肚子洗衣服,简直比万恶的地主都万恶。
      
      李胡氏看陈翠那别扭的摸样,笑了。“不这样,你能学那么快?连个火都生不好。”
      呵呵,呵呵,陈翠干笑了几声,事实虽然是这个样子,只是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舒服呢?自己明明会做饭嘛,只是不会生火而已。
      
      可认真的想想,当时的自己确实只顾着找阿哥,寻富户,为自己的终身找个舒坦的活法,连给人做妾的点子都想出来了。如果当初二狗不是用那样的方法,如今的自己肯定还是不会生火做饭。
      
    插入书签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