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借宿的客人

      这段日子以来,连日的晴朗着实让众人的脸上开始露出了笑容。就连街上也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一派祥和景象。哪里还有前阵子愁云惨淡的模样?
      
      所有人当中,恐怕数得上陈翠的性子最高了。地球人都知道,那些子瘟疫啦病菌啦,差不多全都是见光死。看如今的天气,恐怕出不了几天,二狗就能回来了;不是,应该是李卫就能回来了。
      
      那日陈翠归家之后,将她和二狗见面的情形细细的描述了一番,只是将二狗正在干的事情略了过去,只说是在街上无意间撞见的。只是现在他东家比较忙,不能回来罢了。
      
      当李胡氏听到自己儿子改了名字之后,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对意见,当初起那样难听的名字不过是为了好养罢了,如今儿子都长这么大了,也是时候将名字改过来了。既然李胡氏不仅没反对反而支持,因此之后,母女俩再称呼二狗的时候都统一的改成了李卫,为的不过早日熟练的意思。
      
      将二狗的事情说过之后,陈翠也红着脸说了自己的事情。原本在现代,陈翠就准备在考上公务员之后寻个好听的名字,不成想发短信把人发到了大清朝。刚好这边户籍制度也不完善,再听到李卫改名字的事情,陈翠改名字的想法就日渐浓烈了。
      
      李胡氏倒是没什么意见,陈翠到现在为止并不是她们李家的孩子,她也着实不好意思开口说什么名字是父母恩赐这类的话了。
      
      既然长辈都不反对,陈翠在脑子里就迅速的将自己知道的唐诗、宋词挨个想了个遍。那些好听的词儿她嫌弃人家不够大气;大气的她嫌弃那些词儿太没硬了不软和。兼之也不清楚自己的五行到底缺什么,就这样左思右想的一直弄不出个名堂反而有些耽误事儿。
      
      理论上陈翠是个很懒的家伙,总想着如果李卫回来了,到底有个拿主意的人,再起名字肯定能手到擒来。在一次把反做胡之后,她就选出了几个不错的,单等李卫回来决定了。
      
      这日上午的天气还好,晴空万里。可不期然到了晚间,居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甚至有些越下越大的意思。搞得陈翠连连诅咒老天爷折腾人,如今好不容易控制下的局面可能又要忙了。
      
      “砰砰砰…..”
      叹口气,陈翠从心里担忧李卫,这样的天气不知道他会不会被传染上,也不知道他衣服够不够换。
      “砰砰砰….”
      “谁啊!”正在想事情的陈翠一时没查,答应出了声音,说完之后才意识到她不能放人进来的。
      
      “姑娘,我们是过路的行人,现在天降大雨,还请姑娘行个方便。”外边一个男声传来,夹杂着马匹的嘶鸣。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听起来倒是有些热闹。
      
      陈翠趴在门板上仔细的听了听,觉得外边可能有不少人,就更加的不敢开门了。
      
      “前边不远就有人家了,寡妇门前是非多。我就不留你们啦啊!”
      
      “姑娘,麻烦行个方便,我们爷身体有些不适。”
      
      晕!陈翠翻翻白眼,从心里鄙视这个敲门的人,附近镇子有谁不知道现在正闹瘟疫啊?不要说身上有病了,就是没病的健康人,陈翠都不敢放他们进来,一个弄不好她可就对不起李卫了。不吭声,绝不吭声,见没人搭理他们肯定就走了。
      
      “姑娘,我们爷得的绝不是那害死人的瘟疫。”
      
      不吭声,还不吭声。陈翠贴着门板,吃吃的笑着,有那个傻子敢说自己得了瘟疫?
      
      啪!一个东西从外边被扔了进来,外边就再也没了声音。
      
      什么东西?陈翠走过去,拿起那团东西看了看。一百两银票?呜呜,都被雨打湿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换成银子了。
      
      “姑娘,到手的银子,飞了岂不可惜?”门外另外一个声音响起,这个人话音比刚才的那个稍显年轻,不过听起来说话更有气势,大有你不开门是你的损失,我不介意的架势。
      
      陈翠看了看被雨打湿的银票,一阵肉痛,如果当初有这东西的话,李卫就不用去涉险了。
      
      “嘿嘿,四哥果然没说错,银子果然能让人开门。”
      
      待陈翠将门一打开,乌拉乌拉进来七八个人,好不热闹。在看那些人,手里个个拿着剑。就算不是打家劫舍的,陈翠也实在是想不起来这个时候拿剑出门的,能有多恭顺。心里顿时七上八下的,懊悔十分,不该让他们进来,这下可如何是好?
      
      可一听到那人说话的口气,一个想法袭上心头,刚好可以长长自己的威风。上前一步,拦住说话之人,撑起本来就没多少的底气。做出一幅恶妇的模样,喊道:“人在屋檐下要低头懂不懂?”
      
      “呃……没”从下在宫中长大,面对的不是温柔的娘娘,就是谄媚的宫女,着实没见过此等悍妇,胤祥一时间傻了。
      
      “我让你们进门,那是我乐于助人,古人虽说施恩莫忘报,可也没说要受你们的气吧。”陈翠提气,再接再厉,先叫他们清楚自己不是软柿子再说。
      
      “呃!”可怜的胤祥,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又被陈翠的古人论给整到了,照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们爷多谢姑娘相助!”说话间,一锭银子就摆在了陈翠面前,煞是诱人。
      
      原来胤禛刚进门的时候,虽然觉得胤祥那样说话确实有些失身份,不该说一个姑娘家那种话。可刚才在门外也着实存了一点子气儿,如果开门的是个妇人倒也罢了,他可以理解丈夫不在家,三从四德的女人确实不该放人进门。可她明明一个姑娘家千条万条理由不找,偏偏用寡妇门前是非多这个理由拒客?就算她不为自己名节考虑,可也不能把他们想成登徒子不是。
      
      这才由着胤祥说话而未加阻止,可听那女人说话的口气,言谈举止之间完全能够独立自强,也没有因为别人说她贪财就脸红耳赤,相反居然能够快速反应倒将胤祥的军。着实是个人才!这才使了个眼色,让身旁的侍卫解了胤祥的困。
      
      “不客气!”陈翠接过银子,好施不望报的事情她做不出来,那是有钱人谦虚的说法,她一个穷人才不会自找罪。
      
      “这位姑娘,麻烦烧些水、弄点吃食可好?”那递银子的那名侍卫在胤禛的授意下有素的安排着。
      
      “就是,麻烦了。”看见他四哥疲惫的面容,胤祥这才反应过来,该死的居然忘了四哥还生着病。略微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绝对不会亏了你。”说罢就跟着他四哥的脚步往旁边屋子里走去。
      
      看着那些人从马车上,来来回回的运输着物品。陈翠有些发懵,现在可是非常时期,有钱都买不到粮食,何况青青蔬菜?他们能搞到这么多新鲜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仔细的将前情回忆了一遍,再观察他们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那位年轻的主子虽说有些心浮气躁,可难得的是通身的大气,即便被自己粗俗的语言吓到到也能短时间恢复平静,就算惊讶的正当口,也没有露出半分让人轻看的神色。
      
      那个年长的就更不要说了,沉稳间透露着严厉,轻描淡写中自有威严的架势。虽然满身疲惫,却能掌控大局,轻易的扭转自己造就的紧张氛围,说他是谈笑间樯橹灰飞湮灭应该不足为奇。
      
      看清形势,从来都是陈翠顺利成长的不二法门。眼前这些人无论是人数还是气势,全都强了自己好大一截。再不就坡下驴,吃亏的肯定就是自己。想到此,陈翠也急忙缓和气氛,好言的让人将东西搬到了小厨房里,开始冥思苦想起来今夜的菜色了。
      
      陈翠一直秉承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信条,尤其是那些有权有势的朋友。这才在饭菜上狠下了一番功夫,清点了一下他们拿来的物资,有鸡,有青菜,甚至连鲜藕都有,略微思索一番,心中有了计量。
      
      这边陈翠一阵忙乱,先压下不表,且说胤禛等人心焦的时候,陈翠千呼万唤的回来了,身后跟着四个侍卫,那些拿惯刀枪的人如今托着一个盘子走路,实在是有些滑稽。
      
      “这都什么?”胤祥看见端上来的菜,脸都绿了,他四哥还等着这些东西补身子呢。
      
      “这些啊,凉拌鲜藕、炒青菜、黑木耳配芹菜和枸杞莲藕汤。”陈翠洋洋得意的介绍着,她也想整出凤凰台上凤凰游的雅句出来,可惜实在是没那个水平,只能用那家常的名字了。
      
      “就这些?”胤祥有些着急,恨不得揍那女人一顿。平日里四哥没生病,怎样都好,可现在这样,她整这些毫无油水的东西。绝对不行。
      
      陈翠偏头想了想,觉得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她可是好几天没见到青菜了,没碰荤腥了。要不是实在觉得对不住人家,刚炒菜的时候一定下手弄一个尝尝。
      
      胤祥一看她那表情更生气了,立马就准备找人教训她:“我四哥病着呢。”
      “看出来了。”
      “看出来你还这样弄?不知道病人需要进补吗?”真是气死了,从庆丰县衙出来的时候,就预料到这边的东西不好弄。因此胤祥可以完全无视他四哥黑掉的脸,硬是将人家的蔬菜、粮食之类的弄了一大车,真没预料到还有人公然打劫。
      
      陈翠看了看跳脚的胤祥,内心很无良的鄙视了他一番,看看你哥哥,人家纹风不动,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撇了撇嘴想你不怕你四哥虚不受补,我害怕挂这儿我吃官司呢。
      
      “你哥这些天是不是很劳累?”叹了口气,还是尽早传道解惑吧,为了自己那帅的不像话的周公。
      “关你什么事?”
      “你哥这其实不是病,典型的劳累过度,肝火上升的太厉害,这才出现疲惫的。”
      
      “呃~”胤祥彻底无语了,看了看胤禛,难道她说的是真的?没带太医真是太失误了。
      
      “那我们带来的那只鸡呢?”从陈翠进门,看到那些菜,胤禛就很吃惊了一把,虽然是些不起眼的东西,可这个时候出奇的对着自己的脾胃。卖相也好,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而且自己伪装的那么好,她从哪里知道自己的病态的,还一眼就看出内情。
      
      “我做成鸡丝粥了,一会就给你们端上来。”陈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敢做就有后招防备者他们。
      
      “嗯!”胤禛说完,就不在搭理人了,拿起身边人准备的碗筷吃了起来。嗯,味道也不错,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你喝这个,莲藕汤最泻火了。”本来准备了好多的说辞让他们相信自己的,可他们不提这件事情的时候,陈翠还是愧疚了一把,这样占人便宜到底不地道。
      
      “十三,过来吃饭。”吃了几口,感觉味道十分不错,舌头也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再从做饭的搭配来看,也是心意十足,并没有因为他们只是过路人而马虎做饭。唤来胤祥一起吃,他们今天一天只顾着赶路了,不要说三菜一汤了,连口热的都没有。
      
      十三?难道她又遇见传说中的阿哥了?还是这年头叫十三的人很多啊?从一进门听见四哥这俩字。陈翠就有些意外了,心思再次的活泛起来。会不会是他们呢?看那气势倒有些像,可鉴于曾经被假四爷耍的事实,现在的陈翠就算是再怀疑也不会露出半点庆幸了。
      
      吃完饭,陈翠将烧好的水给他们弄了过来,又将平日里照常晒的被褥很心痛的拿出几条来,这才离开准备约会周公去了。
      
      “四哥,那个女娃好有意思,我还没见过这么泼辣的女子呢。”胤祥他们第二天就离开了,坐在马上和胤禛聊着家常。
      
      “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人罢了。”相比较胤祥看到的表面,胤禛从陈翠一开始闪闪烁烁的眼神里就看出了端倪。
      
      “有吗?”
      
      “从咱们进院子,她就有意识的将咱们往侧面带。我想,正堂应该住着她一个很重要的人吧。”胤禛淡淡的说着,心里仍在思索昨天那碗暖暖的鸡丝粥,白米饭配上细细的鸡丝,没有府里常吃的大料味,反而米香扑鼻。还有佟额娘生前也喜欢在鸡丝粥里放上碎碎的藕,她说那样的粥有嚼头,可皇阿玛不喜欢,因为藕容易….
      
      “四哥,四哥”胤祥看着神游太虚的四哥,不禁担忧的喊了两声。太不正常了,他那严肃的四哥,居然还会笑着想事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是不是妇人,可以从她梳的发髻看出来,所以胤禛一眼就知道陈翠所谓的寡妇门前是非多是个借口。
    到现在为止,女主和男配算是见面了。老四被一顿饭收买了,千金难买早知道啊!
    陈翠用鸡大胸做了鸡丝粥,那么这只鸡的其他部分哪里去了呢?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