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作者:夏念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But love 20.

      手冢紧紧地抓住不二的手,不让他有丝毫逃离自己的机会。不二脸上的笑容再也保持不住,他看着手冢抓着自己的手,紧紧皱起了眉。
      
      站在楼下的须王,看到就是手冢死拉着不二,不二紧皱着眉挣扎的场景。他走过去,拉起不二另一只手往自己这边带,冲手冢低吼:“放开他。”
      
      手冢危险地眯起眼睛,手里的力度丝毫没有减小,眼神冷冷地盯着跟自己对峙的须王。
      
      不二看着手冢危险而冰冷的眼神,让不二下意识地朝须王那边躲了躲。手冢原本构筑好的坚固防线,就因为他这一个细小的动作,轰然倒塌。不二,他在害怕自己,他竟然在害怕自己。
      
      手无力的松开,须王趁势把不二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一只手牢牢地护在他的身前。不二一愣,看着挡在自己和手冢之间的手,心里竟升起了隐隐的失落。微低着头,沉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竟也没有阻止须王带着他上车。
      
      刺眼的朝阳下,手冢看着须王车子离开的方向,站得笔直,眼神幽深黑暗,不可见底,双手紧握成拳,一只手的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另一只手的伤口已经裂开,白色的纱布上已被染上了刺目的红。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自己的心情总是被这个时时都微笑着的温暖少年所牵引着,他开心高兴的时候自己会安心,他难过伤心的时候自己会不安,他就像清澈的一汪水,不动声色的,不留痕迹的融入了他的生活,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漫延霸占了他的整个世界。他只需稍微一个动作,便可使他的整个世界天翻地覆。
      
      就像现在,他不过只是一个转身离开,他便觉得自己已经接近疯狂与崩溃。不二周助,你究竟是凭什么让手冢国光对你这般放心不下?
      
      须王的车子在公路上飞快地开着,好不容易恍过神的不二看着窗外陌生的景色,小声问:“须王,这是要去哪?”
      
      须王回头看了不二一眼说:“看你心情这么不好,今天还是不要去学校了吧,我带你出去转转。”
      
      不二没有拒绝,低头陷入沉思,他的心里还在因为手冢松开他的事而耿耿于怀。自己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在意一件事情的,为什么突然就会患得患失起来了?他只不过是松开了自己的手,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在乎?明明是自己先拒绝他的,明明是自己先对他冷淡的,或许他甚至连自己生气的原因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是现在为什么反倒自己先难过起来了呢?不二周助,你究竟怎么了?你究竟因为手冢国光怎么了?
      
      想到这里,不二低头自嘲地笑出声,须王有些担忧地回头看他。他抬头正好对上须王漂亮的眸,忽然就想起了须王和手冢对峙的那一刻,自己因为害怕而逃避手冢的时候,那一刻,虽然他的表情冰冷,可是眼神却那般受伤……手冢,你是不是因为我而难过了?
      
      心底涌起一阵排山倒海的不安,猛地抬起头,焦急地对一旁的须王说:“须王,我要回学校,带我回学校,我要去见手冢,我要见他!”
      
      须王被不二突如其来的激动吓了一跳,随后他回头看着不二,笑着点了点头。那个笑容那般忧伤,忧伤地让人看着想哭。到底还是要回去找他呢?早就该想到了的,不二周助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丢下手冢国光呢?手冢国光是对他那般重要,那般不可或缺的存在啊?须王环,你究竟在妄求些什么呢?
      
      不二周助,即使手冢表情再怎么冰冷,你依旧可以从那厚厚的冰冷中,清楚的读出那抹难过,可是须王的忧伤表现的那么明显,为什么你却看不见呢?
      
      须王无奈地调转车头,却在车子转到一半的时候被几辆黑色的车子团团围了起来。
      
      “怎么回事?”不二轻轻皱起了眉。
      
      须王摇摇头,停住车,轻握住不二的手安慰道:“别怕,我先下去看看。”
      
      不二看着外面的车,车牌都用白布蒙了起来,心底升起一丝不安,对方是有备而来的,这一次只怕真的要出事了。
      
      须王刚打开车门,几辆黑色的车内立刻下来了十几号人。他们个个人高马大,着装统一,戴着墨镜,每个人脸上都是凶狠的表情。其中一个穿着长风衣,看着像他们老大的人,朝须王抬了抬下巴,有三个人立刻过来钳制住了他。
      
      不二在车内看着这一幕,心里一惊,差点就要叫出声,却见那个穿长风衣的人,正拿着一把黑色的抢指着自己。不二面色一凛,立刻冷静地闭了嘴。
      
      长风衣看着他冷冷地开口,“下车。”
      
      不二刚一下车,旁边一个人立刻上来钳制住了他。长风衣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相片,看着不二和须王,细细地研究起来。
      
      须王紧皱着眉,沉声质问:“你们是什么人?究竟想干什么?”
      
      长风衣完全没有理会须王的话,只是看完相片之后,点了点头说:“就是他们俩了,一个是迹部景吾的表弟,一个是手冢国光的室友。全部抓回去。”
      
      长风衣话音刚落,他的手下立刻拿出喷有麻醉药的手帕捂在了须王和不二的鼻子上。不二和须王只挣扎了一下,便立刻晕了过去。
      
      不二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躺在地上,手和脚都被牢牢地绑住,嘴上也被贴了胶布。他动了动,却听见自己身后发出了“唔唔”声,他没办法回头看,但是他知道身后的是须王,他正和自己绑在一起,嘴应该也被胶布贴住了,所以说不了话。因为两个人的手被绑在一起,所以他们无法撕去嘴上的胶布。须王努力地跟不二“唔唔”着,不二从他的音调里听出他是在问自己“你有没有事?”。
      
      他轻轻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须王这才安心,大口大口地呼着气。
      
      天色已经全黑,不二只能借助后面那台车的车灯,观察外面的景色,车灯太暗,他只能看到车窗外一片荒芜,不知道是在哪里,也不知道是从那条路过来的,更不知道现在要去的是哪里。
      
      看不出一点头绪,不二索性闭起了眼睛。已经一天了,手冢应该早就发现自己不见了吧。从晕过去之前听到的那句话可以知道,这些抓自己和须王的人,目的根本不在他们身上,他们真正的目标,是手冢和迹部,他和须王不过只是人质而已。那手冢和迹部又是在哪里得罪了这些人呢?为什么他们不直接像手冢和迹部下手,却来抓无辜的自己和须王呢?他们抓了自己和须王之后,又想威胁手冢和迹部为他们做些什么呢?太多的问题在不二的脑子里炸开,他的头的微微地疼了起来。
      
      手冢国光,你究竟还偷偷瞒了我多少事呢?
      
      不二的胸口有些微微发闷,不知道是因为车里的空气太差,而他又被贴住了嘴巴,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他从小到大,这么的游移不定,这么的不知所措,全都是因为那个叫手冢国光的男人。他既希望他来救自己,又希望他不要来。如果他不来,自己不知道会被怎样对待,如果他来,那么他会被威胁吧,他也会有危险吧,他会受伤么?如果他会因为救他而受伤,那么还是自己因为他而受伤比较好吧。
      
      所以,手冢,你不要来救我,一定不要!只要你不受伤,只要你没事,所有的后果我来承担就好。我是不二周助,我一定有办法摆脱这一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