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作者:夏念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But love 19.

      喧闹的ouji酒吧内的某个角落,正流动着一股压抑而冰冷的气息,就像是形成了独特的气场,与酒吧的喧闹彻底隔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两名面容精致的男子正对桌而坐,一名嘴角噙着高傲的笑,一名眼神散发着冰冷的视线,场面看起来十分诡异。
      
      “迹部景吾,不要威胁我。”手冢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话的声音不大,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那般震慑人心。
      
      然而对面的男子却丝毫不被他冰冷而威严的气势所影响,嘴角依旧噙着那抹高傲地笑,端起桌上的加冰威士忌喝了一小口,说:“手冢国光,你不相信大可以试试。看看是你的胆子大,还是我说到做到,顺便,谢谢你的威士忌。”说完,他放下手里精致的玻璃杯,潇洒地离开。
      
      手冢拿起迹部刚刚放下的玻璃杯,眼里尽是危险的气息,冷冷地盯着迹部景吾离开的方向,手里的玻璃杯在他的手里瞬间被捏碎。迹部景吾,你竟然敢威胁我,根本就是找死。
      
      红色的血顺着手冢的指尖不停地滴落,他却毫不在意,褐色的眸一直望着另一个角落里拥有着亚麻色头发,名叫不二周助的少年。仿佛那便是他所有的信仰,那便是他的全世界。
      
      没过多久,不二从沙发起身,看着那个样子应该是要回家了,手冢见须王跟着他朝门口走着,立刻站起身,从侧门出了酒吧,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飙车回了公寓。
      
      车子停在公寓楼下的时候,手冢公寓的灯还没有亮起,手冢在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赶在他之前回来了。
      
      以最快的速度上了楼,手冢鬼使神差的没有开灯,他坐在沙发里,静静地等待着不二。
      
      五分钟后,门外响起了开门的声音。不二站在门外,虽然屋子里没有开灯,但是他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沙发上手冢的身影。不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别扭些什么,低着头连个招呼都没打,就想径直走回房间。
      
      倒是手冢看着他的侧影,小声询问:“这么晚?去哪了?”
      
      黑暗中看不清不二脸上的表情,只有他温柔的声线淡淡的响起,“我去哪还得向你一一汇报吗?”明明是和平常一样的声音,可在手冢听来却多了一丝疏离的味道。
      
      手冢沉默,不再说话,不二等不到他的回答,走回房间,关上了门。手冢看着不二紧闭的房门,暗暗叹气,然而气刚叹到一半,不二的房门又被打开了,从房里涌出一些灯光,不二从房间走出,直接打开了客厅的灯。
      
      果然!不二看着灯光下手冢苍白的脸,以及他血肉模糊的手,心痛得快要无法跳动。刚回到家,发现没开灯的时候就觉得怪怪的,原本闻到空气中一丝淡淡地血腥气,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幸好没有跟他赌气到底……
      
      走到手冢面前半跪在地上,捧起他受伤的手,小声问:“怎么弄的?”此刻他脸上的温暖的表情早已不见踪影,清秀的眉毛因为担忧而紧紧地纠结在一起。
      
      虽然此刻他脸上没有了平日里温暖的笑容,换上的只有浓烈的担忧和紧张,可是看在手冢眼里确实那般的吸引人,比以前任何一个时刻都要让他着迷。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表情吧……也不对,其实小时候就见过了,在自己因为他而受伤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一副“天都快塌了”的表情。
      
      这是手冢国光在不二周助脸上所见到的最生动的表情。而这,才是最真实的,不二周助。
      
      “就不小心。”手冢淡淡地答。
      
      不二的心底不禁觉得有些讽刺,自己那么担心,换来的竟是他不冷不热,毫无感情色彩的四个字。也没有多说什么,拿过医药箱,小心地帮手冢清洗着伤口,扎进肉里的玻璃碎片实在是很触目惊心,不二漂亮的眉越皱越紧,手里的动作却毫不含糊,蘸着药水的棉签用力地按了按手冢的伤口,手冢疼得皱眉,倒吸了一口气。
      
      不二的心里升起一丝报复的小小快感,“看你下次还不小心。”看你下次还敢这么敷衍我。可是在抬头看到手冢脸上痛苦的表情时,却又后悔这么整他了,一定很痛吧。手冢,其实我的心也很痛呢。
      
      伤口包扎好,不二拿起医药箱准备回房间,手冢轻轻拉住了他的手,他轻声问:“到底怎么了?”嗓音低沉而好听。
      
      不二低头没说话,轻轻甩开手冢的手,径直回了房间。
      
      手冢看着不二紧闭的房门,眼神越来越冷,刚刚被包扎好的手紧握成拳,狠狠地砸在了茶几上,刺目的红色渐渐浸透了厚厚的纱布。
      
      到底是哪里错了?为什么只是一个下午,他和不二的关系竟就僵成了这个样子?谁可以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谁可以告诉他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
      
      手冢摘下眼镜,用手轻轻撑住自己的额,满脸疲惫的神色。不二周助,我真的快要被你搞疯了。
      
      与此同时,不二正坐在卧室的床上,听着手冢用手捶桌子的声音,心里一阵阵的抽痛,拼了命的克制,才忍住没有慌乱地冲出房门去检查他手上此刻的伤势。他原本以为手冢是喜欢自己的,即使手冢将自己感情隐藏的那么深,可是他还是那么有自信,那么有把握,手冢喜欢的就是自己。可是现在他忽然就不敢也不能确定了,手冢原本就是会隐藏情绪的人,他现在也摸不透他的心底究竟在想些什么了。
      
      不二轻叹出一口气,清秀的侧脸写满的全是落寞,看得让人想哭。手冢国光,我之于你,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
      
      同一间公寓,不同的房间,原本互相喜欢的两个人,各怀心事,渐行渐远。
      
      >>>
      
      清晨的时候,不二从卧室走出,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眼底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明显昨晚没有睡好。手冢还坐在昨晚坐的沙发上,听到不二的卧室门响,这才抬眼看过去,眼底也是两个深深的黑眼圈,一看就知道是在客厅坐了一夜,没有睡。
      
      不二的眼神不动声色的从手冢受伤的手上扫过,纱布已经换过了。他微微皱眉,他昨天果然是用受伤的手捶的桌子,别扭又让人不安心的家伙!不二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走进了洗漱间。
      
      十分钟后,洗漱完毕,他背起包招呼也没打就朝门外走。
      
      “不二,”手冢叫住他,“我开车送你。”
      
      不二愣在原地,还一会儿才回头,微笑着摇摇头,说:“不用了,须王来接我,他的车现在正在楼下。”
      
      手冢看着不二脸上的笑容,紧紧地皱起了眉,明明就不想笑,为什么还要笑?是想让身边的人别担心自己吗?可是他这样强颜欢笑,不是更让别人担心吗?
      
      如果不想笑,还不如不笑。
      
      不二说完,转身出门。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被手冢阻止了,他牵起不二的手,沉着声音说:“我说我送就我送。”态度强势,不容抗拒。
      
      不二还是微笑着,抗拒着手冢的强势,说:“我跟须王早就约好了。”
      
      不理会不二的挣扎,手冢拉着他就下了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