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我听说,难受的时候,把苦和痛哭一哭就不难受了……你要不要试一试?”
“真的吗?”
“嗯”很坚定的回答道。
然后傅晏就看到薄河老师的双眸像覆了层雾蒙蒙的纱。眼泪无视的从眼角滑落,一滴,两滴,然后掉落成线。
“为什么我还是很难受?”薄河像个孩子一样哽咽着对傅晏说。
十七岁的傅晏瞬间手足无措,然后慢慢的抱住他:“没事儿的,一定会好的。”
晕了头的薄河觉得这个怀抱很温暖,逐蹭了蹭傅晏的颈窝,睡着了。
那天,还没薄河高大的傅晏,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路把薄河背了回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4816   总书评数:8 当前被收藏数:58 文章积分:13,027,10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耽美汇总
    之 师生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711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薄荷先生

作者:何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度重相逢

      1.不如薄河先生改天也免费帮我画一幅吧
      靠近海边往前走两条街就是田螺小镇,那里所有的墙壁都被刷成了白与蓝,是天空和大海的颜色,每家每户门外都种植着美丽花朵以及低矮的窗台上也放有可爱的小花盆,郁郁葱葱,迎着阳光卖力的伸展着它们的花瓣,所经之处,一路芬芳。
      若是有人推门进入拐角的酒馆内,门前的古旧铃铛就会随着门的移动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以此提醒老板,来客人了。
      偶尔会有穿着各式各样热裤吊带的少女们抱着游泳圈向沙滩那里走去,周围的花朵映衬着她们被晒成小麦色的健康皮肤,她们肆无忌惮的青春笑声总是能让拿着相机的游客不由自主的按下快门。
      这里像童话世界般美好。
      在小广场上画了一天画的薄河去附近的面包店买了矿泉水和菠萝包,他背着画板拎着工具箱坐在休息椅上,伸了个懒腰,边吃边仰头看着闪烁的星星,享受着平静安逸的时光。
      “有人抢劫了,快帮我抓住他!”
      忽然响起的呼喊声,让众人纷纷侧目。
      不远处的路灯将声音的源头笼罩在其中,然后便看到拎着包狂奔而来的盗贼。
      薄河啃了口面包,悄悄伸出一条腿。
      “哎哟!”那贼只顾着逃,没注意脚下,猝不及防,被薄河的一条腿绊的狠狠摔倒在地。
      薄河气定神闲的守着趴在地上的贼,等后面追赶的人走近,才站起身拍了拍面包屑,和道谢的人笑了笑,就拎着自己的东西离开。
      这一小短插曲,很快就被人们遗忘。
      第二天清晨薄河照例来到广场支起画架。
      这几天刚好是双休日,出来玩的人比较多,来画像的人自然就比平日多了一些。
      下午五点半,落日的余辉像金色的幔帐,给所有人的身上都镀了一层金边。
      正在作画的薄河旁边忽然围了四五个人,他们肆无忌惮的打量薄河,带头的人向身后的人询问。
      “就是他?”
      那人闻言像是点了点头。
      然后薄河的画板就被踹在了地上,各色画笔和调色盘都跟着砸在了地上,连脚边的工具箱也没放过。
      周围的人因为不想惹祸上身,早已躲的远远地。
      带头的人踹飞工具箱后,一把拎起薄河的衣领。
      “小子,你知不知道昨天你坏了我兄弟的好事……”最后一句压低声音说:“想要学别人见义勇为就要经受得住我们几个的打击报复!”言语嚣张跋扈。
      手中还拿着画笔的薄河,看到画了一半的画连带画板都倒在地上,抬头抱歉的冲一脸惊异的客人说。
      “下次来,免费给您画一幅。”
      “啊?”那略显惊慌的客人张张嘴很想问,需要报警吗?但看了看身边凶神恶煞的几个人,只是点点头茫然的退出了包围圈。
      客人走后,薄河才波澜不惊的看了眼拎着自己衣领的男人。
      忽然有人从人群中冲出来,一股大力,将薄河扯向另一边。
      那人凑近他的耳朵。
      “这里人太多,去巷子里再动手。”这突然出现的声音让薄河既熟悉又陌生。
      陌生是因为,薄河独自一人在田螺小镇生活了五年,向来独来独往,从未有什么朋友。
      而这话,好像是老朋友一样……熟悉自己。
      他怎么知道自己要动手呢?
      薄河稍稍疑惑,松开已经握紧的拳头,顺从的被他扯着跑。
      那些前来报复昨日之仇的人,哪里容他们说走就走的?五六个人怒喝一声:“往哪跑?!”
      便跟在两人的身后追赶。
      薄河闻言,突然笑了。
      “他们以为是在拍黑社会题材的电影吗?”
      拽着薄河的人听到他的吐槽,跟着逸出一声笑。
      两人跑到一处无人的巷子才停下脚步。
      “我3 你2。”
      薄河听到对方的分配,淡淡的看了一眼他,看到对方比自己高出些须的身材,点点头说:“好”
      带头的人看到两人拐入一处巷子后,忍不住乐了。
      “俩个傻逼”
      熟悉地形的报复者们显然知道那是一处死巷,跟着哈哈笑出声。
      “很慢嗳。”
      “你们这次……”那人看到站在里面的两人还忍不住放狠话,死定了还没说出来,听到这一句埋怨和嫌弃,有些愣怔,而后像是有些恼的说。
      “不知死活!”
      究竟是谁不知死活,三十分钟后,答案显而易见,薄河脱了衬衫,里面的圆领体恤和蓝白的牛仔裤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甩了甩被汗水弄湿的黑发。
      “谢谢,我请你吃冰”
      比起薄河稍显单薄的身体,一旁的傅晏身姿挺拔俊美,虽然带着帽子,从阴影处走出来的他,可以清楚的看到侧脸的五官,几近完美的男人。
      “我叫傅晏,这天气的确适合吃冰。”轻描淡写的接受了邀请。
      “你叫我薄河就可以。
      “薄河……”
      “嗯,不知道我的画具有没有被当成垃圾丢掉……”
      两人边走边聊,不再去理会身后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人。
      
      等到了广场,发现散落一地的物品都被收拾整齐的放在椅子上,薄河心里一暖,虽然刚刚他被围困的时候很多人都选择视而不见,然后细小的关怀足以抵消之前的漠视。
      “还能画吗?”傅晏问道。
      薄河查看一番,除了画有点脏,调色盘的颜料都没了,倒没什么损坏,调侃道。
      “质量说得过去。”
      “不如薄河先生改天也免费帮我画一幅吧。”
      “好”薄河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2.傅晏是个很安静的孩子
      傅晏以为第二天去就能看到他,然而从周一等到周三,也没有再见到那人如昨日那般静静画画的身影。
      傅晏不禁猜测,是不是那天打斗中不小心伤到?
      不然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出现?很严重吗?
      还是……,离开了这里?
      又错过了吗?
      一抹失落和为什么没有早一点问他要联系方式的后悔弥漫心头。
      在猜测和担心中,傅晏不知不觉又从周三等到了周五,已经差不多要接受他可能再也不会出现的念头时……
      他实在不甘心就这样与他错过,周六,傅晏寂寥的坐在广场旁边的休息椅上发呆。
      没想到又看到了他!
      当看到他背着画板的身影进入眼帘时
      什么是欣喜若狂?此时此刻傅晏的心情就是。
      依旧是那个位置,支着画架,拿着画笔,那人自身就给人一副静怡自若如画卷一般的别样气质。
      黑色的画笔将他的手指衬托的更加修长,骨节分明,格子衬衫与T恤的搭配,让人看着舒适干净。
      薄河真正的工作是天罗小镇一所小学的老师,教美术,双休日的时候会去广场画画。
      一周充实的教学生活很快就过去,星期六,吃了早饭,薄河一如往常背上画板,把折叠椅和工具箱放在车楼里后,骑着自行车前往老地方。
      
      此时尚早,还没有什么游客,薄河百无聊赖的在画纸上描绘着。
      傅晏是他今天的第一个客人。
      “早”
      薄河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人,记忆卡壳了一下,片刻后才想起。
      “早……,傅晏?”
      傅晏听到他无误的叫出自己的名字,内心十分开心。
      “早,薄河先生。”
      薄河换了一张空白的画纸,和煦的说道:“叫我薄河就可以”
      “怎么今天才看到你?”
      薄河一愣,而后抬眸认真的看向对面的男子,斟酌道。
      “难道你一直在等我?”
      “对啊,第二天我就来索要那张免费的画像了。”傅晏今天穿着亚麻刺绣的对襟上衣,宽松的布裤子,十分随意的穿着,短短的黑发映衬的他的五官如刀削一般硬朗,然而当他单手支着下巴笑的旁若无人时,又像一个毫无城府的大男孩。
      薄河带些歉意的低下头,边调色边说。
      “那天忘记告诉你,我只有双休日才来广场画画,平日都在上班。”
      傅晏低声喃喃:“难怪……”难怪一直没见到他。
      “什么?”对方的声音近乎轻喃,薄河没有听到。
      “没什么,我们开始吗?要不要摆个什么特别的姿势?”
      薄河端详了下傅晏的脸和坐姿,头顶碧蓝的天空飘着几朵如棉花一般的云,偶有忽然飞走的彩色气球飘向空中,气息安好。
      “这样就很好。”薄河轻轻的回答。
      
      傅晏怀念的盯着薄河的垂眸画画的样子,从前,他也是这样眼神眷恋的盯着他的。
      那时候……
      傅晏17岁,薄河21岁。
      他是高中生,他是艺术大学一名大二的学生。
      暑假回到家乡的薄河,开办了暑期美术班,因为他上的那所学校全国闻名,来报名暑期班家长颇多,其中就有傅晏的父母。
      当年作为高校学生的薄河,无疑是才华横溢且浑身充满无言魅力的存在体。
      这样的薄河很快就俘获了这些正在青春叛逆期的半大孩子。
      是的,所有人。
      17岁的傅晏在同龄人面前从来都是桀骜不驯唯吾独尊,然而在薄河老师面前,他是安静的,尤其是画画的时候,连父母看到他练习样子都觉得不可思议。
      上了半个月的暑期班,傅晏的父母怕给老师添麻烦,特意去见了老师想要询问傅晏的这段时间的学习情况。
      “我们家傅晏,比较调皮,平时太惯着他,不知道上课有没有给老师添乱?”
      试探的问薄河,生怕他此时皱眉。
      “嗯?是傅晏的家长?”
      “是的是的”
      穿着白衬衫的薄河,英俊斯文,淡淡一笑。
      “傅晏进步的很快,很安静的一个孩子,没有你们……形容的那么调皮捣蛋?和同学们相处的也不错呀。”
      看到傅晏爸妈呆愣的表情,薄河又道。
      “看来他很喜欢画画。”
      听到这话的傅晏爸妈一呆,这是自家那小祖宗?而后一喜,原来儿子这么喜欢画画?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此后,此后就很平常,因为每天总是会有一些家长来询问自己孩子的情况,傅晏和他们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学生和老师的关系,仅此而已。
      直到他的出现,将一切都打破,甚至粉碎了他们最爱老师薄河的所有。
      
      3.我现在的恋人,傅晏
      给傅晏的画像很快就画好了。
      傅晏站在薄河的身后,看到他准备收笔。
      小心翼翼的出声道
      “能在下面签上你的名字吗?”
      薄河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在画的右下角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你之前说你叫傅晏……”
      忽然听到薄河问自己,傅晏一愣,心跳快了一拍,与他对视。
      “嗯。”
      然而薄河并没有继续询问。
      “好了。”
      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傅晏略微沮丧的从他手中接过画,忍不住赞道。
      “谢谢。”
      “应该我说谢谢才对,上次如果不是你见义勇为,我可能要在床上躺几天呢
      傅晏爽朗的笑道。”
      “我……”
      “薄河!”
      傅晏的话被另一个人打断,正在交谈的两人同时扭头看去。
      薄河看到那人浑身一震。
      而傅晏则睁大眼睛,显然也见过这个人。
      是他!张恒。
      “薄河,你怎么在这里?”这人语露惊喜。
      傅晏握紧了拳头,默不作声。
      薄河看了眼傅晏,很自然的和那人说道。
      “嗯,你……来旅游?”
      “薄河,我和她离婚了。”那人脱口而出,说完便观察薄河的表情变化。
      “哦。”闻言淡淡一声。
      薄河低头看手上沾染的颜料痕迹,除了初遇的震惊,他再没有露出别的表情。
      “好久没见你了,能和你单独聊聊吗?”
      那人略带失落的温声提议。
      薄河则久久不语。
      “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看薄河没有动作,张恒的语气渐渐有些激动。
      “傅晏,帮我看一下好吗?”薄河认真的看向他。
      “好,你去吧”傅晏应允。
      张恒起初以为傅晏只是个来画画的游客,听到薄河的话,才看向他。
      “他是……”
      “我现在的恋人,傅晏。”
      张恒眼神中的失落很明显。
      然而比他更震惊的则是听到这句话的傅晏,他看向薄河。
      薄河在张恒转身之际,冲呆滞住的傅晏眨了眨眼。
      
      4.搞艺术的都是变态
      五年前。
      薄河是傅晏的暑期班老师,就在暑期班即将结束的那几天里,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事情。
      这一个半月的相处,不仅是学生,连家长都对这位彬彬有礼的大学生青睐有加。
      就在结业报告会的那天。
      报告会并不沉长,就在很多孩子仍然沉浸在与喜欢的老师即将离别的情绪中时。
      薄河的男友,也就是现在的张恒,忽然被一个女人带着走近了教室。
      站在讲台上的薄河,微微蹙着眉看向明显来者不善的人……。
      “这么多人……哈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那女人推了张恒一把,冷笑着看向讲台上的薄河。
      很多家长和学生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热心的家长以为是来找事的,问道。
      “薄河老师,需要帮忙吗?”
      薄河摇了摇头。
      一直坐在前排的傅晏,清楚的看到老师的一举一动,他笑着看着底下坐的家长与学生。
      “报告会已经结束,现在我处理一点私事……”
      “怎么?自己也觉得没脸见人?着急撵大家走啊?”
      此时的薄河脸色显得很苍白,看的傅晏气愤不已,恼怒的看向那个女人。
      “大家都看看,这手机里和男人抱在一起亲在一起的人,是不是你们道貌岸然的薄大老师?”
      许多未走出去的家长,看到手机里的两个人时,倒抽一口凉气,有的甚至看到后赶忙扭过头说了句:“怎么是这样的人!”连忙带着孩子离开。
      手机是张恒的,里面的人是他和薄河,画面中张恒的表情很温柔,轻轻揽着薄河的肩,吻在他的额头上,应该是朋友拿着手机照的,很温暖的画面,然而却是两个男人。
      “你们的老师,是个死同性恋,是变态,是勾引我男友的死变态!”
      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薄河,看着对面低着头的张恒,冷冷回复。
      “你可能搞错了,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你,而且,我们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分手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臭不要脸的人,明明是见不得人的事情,说的这么理直气壮?”那女人被薄河冷静的语气弄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忙羞辱道。
      薄河径自看着张恒:“请带着你的未婚妻离开这里。”
      张恒愧疚的看着薄河:“薄河,对不起,照片我只是想留着做个纪念,没想到。”
      “纪念?你以为我不知道?天天告诉我加班加班,其实就是来和你的旧情人幽会吧?”
      张恒憋红了脸道:“我只是顺路过来看看你,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子。”
      “没想到会被我发现吧?还在为他开脱??怎么,你很舍不得我这样说他?”
      张恒走过去想要拉她:“不要再胡闹了,我们回去吧!我来看他,薄河根本不知道!那些都是曾经了!”
      “我不,我今天非要闹的他见不得人,自己干的事儿自己清楚,和男人这样,不就是心理变态,龌龊不要脸吗?还是艺术大学的学生,搞艺术的都是变态!”恶毒的话当着所有人的面向站在那里的薄河泼去。
      ……
      那天晚上,薄河去酒吧喝个烂醉,傅晏怕他出事儿,一直跟在他后面。
      薄河进酒吧的时候,傅晏因为年龄的关系,进不去,但还是寸步不离的守在酒吧外面等他出来。
      当看到浑身酒气的薄河老师安然无恙的走出来时,他的心才松了口气。
      傅晏来之前告诉父母在同学家,然后就一直跟在薄河的身后。
      喝醉酒的薄河不发一语,像一个十分孤独的娃娃走在街上。
      然后,傅晏看到他的薄河老师,走着走着,忽然扶着墙壁蹲了下来,那样单手抱着自己缓缓蹲下来的姿势,像是哪里很痛很痛。
      傅晏以为他怎么了,直接冲到面前,着急的问:“薄河老师,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喝醉酒的薄河迷茫的抬起眼睛看着对面稚气未脱的傅晏:“我好难受,这里很痛”像个孩子一样指着自己的心说难受,这样脆弱的自己,或许只有醉了之后才会出现。
      看到他这样,傅晏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跟着难受。
      “我听说,难受的时候,把苦和痛哭一哭就不难受了……你要不要试一试?”
      “真的吗?”
      “嗯”很坚定的回答道。
      然后傅晏就看到薄河老师的双眸像覆了层雾蒙蒙的纱。眼泪无视的从眼角滑落,一滴,两滴,然后掉落成线。
      “为什么我还是很难受?”薄河像个孩子一样哽咽着对傅晏说。
      十七岁的傅晏瞬间手足无措,然后慢慢的抱住他:“没事儿的,一定会好的。”
      晕了头的薄河觉得这个怀抱很温暖,逐蹭了蹭傅晏的颈窝,睡着了。
      那天,还没薄河高大的傅晏,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路把薄河背了回去。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更何况在那么多人在场的情况下,将事情公诸于众,薄河的双亲知道之后险些气的晕死过去,薄河爸更是直接叫薄河滚,永远也别回来,就当没有这个儿子,薄河的妈妈则没有对儿子说过一句话,整日跪在祖宗的牌位前忏悔。
      
      薄河离开的悄无声息。
      五年之后,长大成人的傅晏,高大英俊,年轻有为,已经不再是那个有着弱小肩膀的男生,而薄河还是那个薄河,只是不记得当年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的他。
      或许从来不记得?傅晏自嘲的笑道。
      
      5.那天是你吧
      薄河并没有在咖啡厅和张恒待很久,大约一个小时,他就率先从里面出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傅晏所在的地方。
      “我们真的没可能了吗?我还爱你。”走近后的张恒不死心的说。
      薄河则摇了摇头:“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该说的我都和你说了”
      “薄河,当年,对不起。”
      “都过去了,但这句对不起我接受,因为你的确对不起我。”很多。
      张恒叹了口气,看向傅晏和薄河:“希望你好好待薄河,也祝你们幸福。”
      “谢谢”
      “谢谢”
      两人同时回答。
      张恒则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傅晏故作轻松的说了句。
      “我的任务完成了?刚刚真的有被你吓到嗳。”
      薄河笑笑,拎上自己的工具箱和画板。
      “傅晏,做我男友怎样?”
      “啊?”傅晏这下彻底呆了。
      “我说做我男友怎样。”
      “你……你说真的吗?”
      薄河推上自行车。
      “真的。”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不是你?”
      “薄河老师……我”
      “叫我什么?”薄河回头看去。
      傅晏像是回到了十七八岁的年纪。
      薄河叹了口气:“傅晏,我都知道你为我做的一切。”
      “……”
      “当年是不是你背着我回去的?”
      “嗯”
      “我知道你跟着我,但是我以为你看到我进酒吧就回去了”
      傅晏脸有些红。
      “我担心你,怕你出事。”
      “谢谢,那一晚你的陪伴,谢谢你带我回家。”
      “你都记得?”
      “怎么会忘?我永远不会忘。”那一天的一切。
      薄河推着车子,傅晏帮他拿着画板,两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海边的阶梯上坐下。
      “听说你找了我很久?一直在打听我的消息。”
      傅晏就像熟透的龙虾:“你怎么知道。”
      
      “如果不是我,你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是我让他告诉你的。”
      傅晏不可置信的看着薄河。
      “那一早你就知道是我?”
      “嗯”
      “我还知道……这个也是你的。”薄河摊开自己的手掌心,露出一条坠子。
      坠子上刻着薄河的名字和傅晏的名字,像是自己亲手刻的,字歪歪扭扭。
      “是我的”傅晏激动的看着那条链子:“我以为丢了,第二天我来来回回在那条路上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竟然在你这里!”
      “在我离开的这五年里,当我从我朋友那里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为我努力时,我很高兴,他告诉我那个人叫傅晏之后,我就叫他告诉你我所在的城市,看到你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认出是你后,就决定,给我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你一个机会。”薄河说到这里,顿了顿:“做我的恋人,怎样?”
      语气平实不做作,就那样平白直抒的几句话,从薄河的口中一字一顿慢慢的倾倒出来,像是具有魔力一般神奇。
      傅晏伸出一只手与薄河摊开的手掌心交握,手心压着那条链子:“我愿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以前写得一篇短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