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一篇披着马甲写的杂志短篇,被我遗忘在文档里,正好有不用的坑,就贴出来占占地方- -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黎安,宋照然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5969   总书评数:12 当前被收藏数:42 文章积分:59,149,18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耽美汇总
    之 师生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9361字
  • 是否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何如当初莫相识

作者:何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何如当初莫相识

      Part 1
      青水巷这几日很热闹,工人们搬着东西进进出出。隔壁宅院内,树荫下,练完书法的宋照然将毛笔清洗好挂到笔架上,吹了吹宣纸上未干的墨迹,用镇纸压好。
      遮天蔽日的繁茂老树把院子密密地盖在身下,沁凉舒爽。肖黎安拿着水果站在篱笆外看着自己未来的邻居,晃晃拴在院外小树枝干上的铃铛。
      “你好,我是刚刚搬到这里的——肖黎安。”顿了顿才念出自己的名字,说完后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宋照然的表情,仿佛希望能从里面看出些什么。
      宋照然闻声从案前走到洗脸架前,略略挽起袖子,表情和煦的看向门前挺拔的青年。眉目疏朗俊逸,得体干净的白衬衫,衣着简简单单却又别样的精致。
      “进来吧,门一推就开。”
      肖黎安盯着宋照然的背影,宽松的对襟上衣将他单薄的身影衬托得更加清瘦,软底布鞋,粗布裤,朴素的穿着,竟叫对方穿得如斯飘逸自若,有种下一刻便会羽化飞升的错觉。
      比起多年前,气质更甚。只是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肖黎安不欲多留,放好水果简单地道了别,转身离开。
      翌日。宋照然找到自己经常发呆的一棵树下,弄好诱饵甩到湖里,这一切做好,他便闭着眼睛寻了个舒服惬意的姿势躺在椅子上,等待鱼儿上钩。
      30岁的宋照然活得像个正在安享晚年的老头子,种花,养鱼,看书,练书法。日子再安逸不过。
      夕阳西下,拎着个空鱼篓的宋照然笑容盎然地从湖边回来,显然并不恼自己一条鱼也没钓到。刚在自家院子外站定,就看到隔壁的新邻居满脸狼狈地拿着铲子从院内跑出来。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厨房里正狼烟滚滚往外冒着烟……
      肖黎安抬头看到对面的宋照然,纠结着眉像个犯错的学生刚好被老师逮个正着一样站在一旁。
      宋照然诧异的看着青年脸上的污迹,忍不住哈哈笑出声。笑声清逸悦耳,声音熟悉的让肖黎安微微一愣,内心忽然有些澎湃。
      “你不会做饭?”宋照然不在意对方的愣怔,笑着说罢推开院门。“你去把火关了吧,今晚来我家吃,我做菜可有一手。”
      没有询问对方愿不愿意就已拍板决定,还不忘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一番。他永远都这样善气迎人,肖黎安敛下冷峻锐利的眉目,嘴角微微上扬,点了点头。
      晚饭很简单,三菜一汤,一荤两素,味道清淡香甜,皮蛋粥熬的浓香入味,坐在饭桌前的肖黎安,冷峻的面容终于柔和不少。
      
      Part 2
      肖黎安第一次见到宋照然是在他15岁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叫肖一。
      彼时的宋照然则刚刚大学毕业,当听说很多山区的孩子需要翻山越岭才能学到知识,毅然只身一人来到深山穷苦的地方支教。
      15岁的肖一瘦弱得像13岁一样,因为营养不良,个子矮矮的,每天都会背着破破的竹篓去山上挖药草,然后刻意路过半山腰上的学校,向里面张望。
      宋照然拿着课本,抬头无意间看到外面站着的小孩,那双黑亮亮的眼睛好奇中又带了丝隐忍,小心翼翼的向里面看,当撞上自己的眼神时,又迅速低下头,然后匆匆转身离开。
      “刚刚的孩子你们认识吗?”下课后,宋照然问道。
      “我知道,我知道……”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回答。其中一个怯怯的声音说道。“他叫肖一,离我家很近。”
      “为什么没见他来上过课?”
      “他爷爷生病了,他要在跟前照顾啊……”
      “哦。”宋照然点点头,冲回答的学生笑了笑开始布置晚上的作业。
      所有事情都处理完,宋照然回到自己的住所,不期然看到窗台上一簇簇花朵中间,放着一个玻璃瓶子,里面满满的绿色枝桠,小小的叶子上面还有刚被清洗后散落的水珠。淡淡的清香飘入宋照然的鼻端,清雅提神。
      随后一连几日,下午回到住所,宋照然都能看到窗台上的玻璃瓶子,以及里面及时更换的绿色植物。
      这天,讲完课的宋照然又一次看到像是刚刚从山上下来的肖一,他站在教室外面,从他的肩膀处可以看到背篓里的部分植物,满满一篓。
      想起窗台上的瓶子,心中了然。
      回到家中,肖一挑出一些药草,熟练地放在煎药的小锅中熬煮。边添柴心里边默念着从教室里听到的部分课文段落。正在这时,忽然想起声响。
      “你好,我叫宋照然,是山上的老师。”宋照然站在肖一家的门槛前,微笑着介绍自己。
      肖一看到来人,站起身,手足无措地望向穿着白衬衫的青年。
      身后的晚霞将他的身体铺上一层阴影,虽然看不太清对方的表情,但听到他柔和低浅的嗓音,肖一没由来地慢慢放松下来。
      宋照然看向低下头颅沉默不语的小孩,当看到地上用树枝工工整整书写的字时,忍不住弯下腰,凑近他的耳朵,像在说悄悄话一样。
      “我教你读书写字好不好?”
      本以为不会有什么回应,没想到久久没说话的肖一,突然仰起脑袋皱皱眉不无骄傲地说道:“我认得字,也会写呢。”
      “谁教你的?”宋照然接话。
      肖一闻言更加自豪,说话间还不忘扔柴火进炉灶,看来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我自己学的,你教给他们的那些东西,我都记住了,我也会写,还会认,我每天去山上挖草药的时候,都看到了……我以前也上过学的哦”说罢抬起头,得意着看向一旁的宋照然。
      “哈哈……。”宋照然忍不住笑出声。
      肖一眨了眨眼望着逆光而立的青年。
      他笑得可真好看啊,为什么他的衣服那么白?睫毛那么长?我能摸一摸他的衣角吗?不不不,会弄脏的。思及此,肖一的手下意识地背到身后,不想被看到。弄脏了,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他了?
      肖一想到自己瘦瘦矮矮的身体,以及脏脏的双手,忐忑地后退一步。
      “我不去上学。”肖一压抑住向往进入教室的心愿,说完有些倔强地抿起嘴不去看他。
      宋照然明白他的心情,不想气氛太低沉,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主动换了另一个话题。
      “嗯,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肖一疑惑地抬头。
      “什么事?”
      “我不太会做饭,你家离学校也不是很远,我中饭和晚饭能在你这里吃吗?我每个月给你伙食费,然后顺便教你读书,可以吗?”宋照然期待地看着他。
      肖一听罢,挠了挠头,觉得这个办法没有什么别扭的地方。他要来我家吃饭?还教我认字?肖一越想越兴奋,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宋照然。
      “你竟然不会做饭,好吧,反正我会做饭,我还会钓鱼和抓野兔!”他转了转眼珠说道:“明天给你炒兔肉吃!”
      因为家里只有爷孙两个,爷爷卧病在床,什么事都是肖一自己做主,独当一面,他当时就直接答应下来。
      宋照然走之前给肖黎安留了纸笔。
      
      Part 3
      第二天中午放学,宋照然就开始过来蹭饭,还把村主任发的米粮油带了一大半,当天晚上,肖一吃到了过年都不一定能吃上的油饼,虽然他觉得兑了那么多油只是烙个饼,太浪费,但是因为宋照然的强烈要求,他也不得不按照他的要求来,毕竟油和面粉都是他带过来的。
      宋照然看肖一吃完之后还忍不住添手指上的油,把吃了一半的递给他。
      “我吃不完,你帮我把它吃了吧?”肖一端起碗的手停住,看着他。
      宋照然装作不好意思的扬扬手里的饼:“嫌弃我吃了一半?那就算……”
      话还没说完,肖一一把抢了过来,咬了一口,不以为然地嘀咕道。
      “我才没有你们城里人那么讲究,有什么了……”
      宋照然藏起微笑,默默喝浓浓香香的苞谷碜。
      吃过饭,宋照然帮肖一给他爷爷熬药,督促肖一快去写字,等药熬好,端给老人喝完,肖一也终于写好了作业,然后主动到宋照然跟前背了两篇课文。
      平常很好说话的宋照然,一到学习时间,就会变得有所不同,态度虽然不是很严苛却严谨。
      他不知道的是,对于这些孩子来说,不用翻山越岭就能上学,已经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了,他们又怎么敢不刻苦和感恩对待呢?
      
      经过宋照然在旁的细心教导,加之肖一本身的学习能力,落下的课程很快就完善熟络,学业也随之突飞猛进。
      肖一爷爷的病,宋照然不清楚。镇医院离这里很远很远,加上老人腿上有疾,出不去,医生又不愿来。村里给人看病的是以前一个老中医的小儿子,一般的头疼脑热应付得来,大病就之治不来了。
      下午放学后,宋照然来到肖一的家,却没有发现他的身影,背篓也不在,显然采药还没回来。
      只等了几分钟,宋照然就有些不放心,肖一从来没这么晚过,怕出什么事。
      天空渐渐被落日映成了紫红色,像极了紫色绒毯铺在上空。进入山中,参天大树将部分光线阻挡,视线模模糊糊。
      终于在一株树前看到蹲在一旁挖药草的肖一后,宋照然松了口气。
      “都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吗?”
      肖一语气难掩兴奋,头也不回地说:“瞧,我挖到了什么?人参,林大夫说,这个很补的,我在他的书中看到过,就是这个样子。”
      宋照然体谅他的孝心,闻言也只是无奈地摇摇头,并未多说什么。
      确认他没事,宋照然就没有那么紧张了,捏了捏额角慢慢靠近说:“弄好了咱们就回去吧,你爷爷还在家等你呢。”
      “啊——”忽然一声惨呼。
      惊得宋照然也变了神色,快步走到少年面前。
      “怎么了?伤到哪里了?”
      少年一只手握着刀一手捂着小腿,表情痛苦,大滴的汗珠从他的额角滑落。
      宋照然听到一阵悉悉索索压过草丛的声响,抬头望向发出声音的地方。一条黑中带青的蛇滑入草丛中,一闪而过。
      “是被蛇咬了吗?快给我看看在什么地方!”
      “啊——”向来懂得隐忍的少年,此时满脸是汗,痛苦地□□着。
      当看到少年腿上被蛇咬伤的伤口时,宋照然没有犹豫便迅速低下头开始吸血,一口一口将乌黑的血水从伤口处吸走。
      疼痛难忍的少年,被宋照然的举动弄得呆愣住,伤口的疼痛在一点点减轻,附在自己腿上吸血的青年脸色却在慢慢苍白。
      “不用!”肖黎安想要推开他,不想让他也出什么问题,万一……
      宋照然毕竟是成年人,怎是还是少年的肖一一推就推开的?他不予理会,继续清理伤口。
      此时的肖一又着急又害怕,着急他不听自己的,怕他感染蛇毒跟着自己受伤。
      “你会——”
      “你不要动,免得毒液扩散,马上就好”宋照然沉着冷静,吐出一口血水,语气不容置疑地交代。
      少年显然被对方的气势所迫,果然一动不动。
      当吸出的血终于恢复到鲜红,宋照然才抬起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你知道这里有什么植物可以消炎?”
      “背篓里有。”少年呆呆地说。
      宋照然将背篓拉到两人身前问道:“哪个?”
      肖黎安抽出篓内其中俩株药草:“就是它”
      宋照然看到熟悉的枝叶,揪了一些叶子下来,放在嘴里嚼碎,然后涂在肖黎安的伤口上。
      味道请清洌洌透着一丝苦涩,没想到自己窗台玻璃瓶中的东西不仅醒脑还有消炎止血的功用。
      那晚宋照然一路把肖一从山上背了下来,送到大夫那里,大夫说还好急救得当,不然蛇毒随着血液流入心脏,就晚了,大夫的话让宋照然庆幸不已,确定肖一没什么大碍后,他才觉得有些疲惫。
      这件事之后,肖一察觉心中仿佛有什么在松动,欲破茧而出,至此整个人便变得比以往稍显沉默。
      而宋照然则意识到让肖一孤身一人在山中穿梭采药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他将老人的病状细细记下来。
      
      Part 4
      夏天的时候,学校放假,宋照然出了山。走之前,村主任以为他不会再来了,拉着他的手,握了很久才松开。
      大部分凭着一时热血进山的支教青年,不是水土不服就是呆了一年就马不停蹄回了家,有的则是为了丰富自己的简历,让它显得更加漂亮,很少有人能够呆的长久。
      当一年期满后,看到宋照然也准备出去,村主任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有些不舍。
      宋照然的优秀和责任心有目共睹,能够教导山里的孩子,是孩子们的福分,只是这福分并不长久啊……
      村主任感慨地转过身离开。
      宋照然看向一旁站在树下的肖一。
      肖一经过宋照然这大半年多的照顾,身板逐渐不再瘦小,皮肤被太阳晒成小麦色,个子也窜了不少,一米七七的宋照然并不矮,而现如今的肖一显然已经快要超越这个温和的老师。
      肖黎安看着他沉默。
      而宋照然则微笑着看着对面的少年。
      两人久久不语,仿若千言万语尽在四目之中。
      
      宋照然回去之后,并未懈怠或者在家好好休息,而是讯息联络起朋友们,在朋友圈子里开展了一系列图书用具捐献活动。
      两个月的忙忙碌碌让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为了赶上学校开学,宋照然不得不启程回去。
      再次出现在山区内的宋照然受到了山民们热烈的欢迎,有的甚至还激动地留下了欣喜的眼泪,年纪大一点的老人一直围着这个质朴善良的青年,硬要将家里最好的果子塞到宋照然的手上。
      人群中并没有出现肖一的身影。
      这一次宋照然不仅带来了大量的学习资源,还给山里带了一位医生,和宋照然不相上下的年纪,面容一样的俊朗,比宋照然略高不少。
      医生是宋照然的至交好友,听闻了山区里的医疗设备简陋,治病困难,特意组建一批医疗小队来到山区。
      村支书将医疗小队安置在了自己家,一切都弄好,宋照然便带着带头医生韩羽,也是他的好友,来到肖一位于山脚的家,之前刚下过雨,山路泥泞,两人好不容易到了,却发现屋子寂静无声。
      宋照然站在门外喊了肖一爷爷,也并未给回应。
      宋照然不解地看向自己的朋友。
      “好像没人在家……”
      “应该是出去了吧,忘记刚刚来之前问一下村长了。”
      “是啊,走得急,只想着让你快些看看,确认一下病情……”宋照然生出一些懊恼。
      正在这时,身后响起哒哒的脚步声。
      宋照然一听就知道是肖一回来了。
      笑着回头,却看到肖一的头上戴着白布,缠成一圈,右边额头的白布上钉有红条,而肖一的怀里抱着一个瓷罐。
      这是山里的殡葬风俗,头戴白布。
      少年一脸仓惶的向家的方向走,身后跟着两个长辈,当少年的眼神与宋照然相撞时,眼圈一红,但他仍旧强忍着声音,喉中哽咽,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倔强……
      “老师……”因为忍耐而显得有些颤抖的声音,叫人不忍。
      宋照然看到这一切,已经明白,老人没能等到自己回来。看着少年的眼睛,心中忽然一阵心疼。已经16岁的少年,身姿如抽了芽的小树,挺直着脊背,假装起来的坚强当看到熟悉的人后,泪水轰然绝提。
      宋照然走上前,一把抱住少年的身体:“想哭就哭吧,不用忍着。”
      那声音如受伤的小兽。
      晚上宋照然留下来陪肖一,两个人并排躺在一张木板床上,老式电扇吱扭扭的转着。外面虫鸣蛙叫,仍旧感染不到屋内的寂静。
      宋照然知道,少年的心性已悄然改变,他将需要更强大的心才能适应这个世界。
      
      Part 5
      
      肖一的恢复力惊人,当他一脸平静地坐在教室里时,眼神难掩那抹低落。
      这里曾经是他很向往的地方,如今,真正坐在这里,却已经没了当初的激动和开心,唯一的亲人离去,对于还只是个孩子的肖一来说,无疑是很沉重的打击,他的彷徨和无所适从,让他变得越加沉默。
      这天,韩羽带着医疗小队在学校和孩子们做简单的体检。
      每个做完体检的孩子都会得到一颗糖果,于是,医生的临时桌位被围得水泄不通,还好宋照然来得及时,将大家收拢排队,才解了韩羽的围。
      肖一看到对面的人和宋照然有说有笑神情自若的交谈,两人像是多年好友,肖一的心中升出一丝微妙的感觉来。
      当慢慢意识到这种微妙其实是自己在……嫉妒后。
      他忽然像是被这个画面蛰到,迅速转身想要离开。
      “嗯?别走,该你了,你是叫肖一对吗?我听你们宋老师说过你。”韩羽叫住欲走的肖一,语气自然亲切,叫人挑不出错。
      坐在椅子上的肖一盯着那人的表情,心想,或许自己只是嫉妒这个人可以很早就遇到宋照然,而自己却无法与他并肩而立。
      肖一想罢还告诫自己,不要想太多。
      宋照然是他遇到对他最好的人,他在他心中的地位已无可动摇,一种想要据为己有的情绪让少年在午夜梦醒之时,愁肠百结,痛苦不堪。
      而肖一深深地明白自己和宋照然之间的差距,一切都是不可能,是妄想。
      喜欢他,怎能不算是妄想。
      
      Part 6
      当得知医疗队只在这里停留两个星期就离开时,肖一暗自高兴,然而这样的自己有时候会让他觉得很差劲,毕竟医疗队是来给大家送药,免费医治疾病的,而自己竟然还觉得他们快些离开自己会很高兴……
      所以他更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医生,因此才会想要这个人离开。
      在宋照然看来,肖一的焦虑和不安,一定是因为中招考试的事情,所以时长安慰他们几个参加考试的学生,平常心。
      没放假之前宋照然就带着自己的几个学生参加了中招考试,现在离开学越来越近,其余的学生经过宋照然对家长的疏通,向孩子们的学校提出申请助学金和补助后,大部分已经顺利入学,因为肖一失去唯一的亲人的缘故,耽误了一段时间,这段期间,宋照然一直都住在肖一家帮助他渡过难关。
      还好,他听自己的话。
      “去哪里了要好好学习,照顾好自己,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我写信联系。”
      “嗯”肖一点点头。
      “那我们出发吧?”
      肖一拎着东西忽然叫住宋照然。
      “上次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
      “那现在看到我又来,高兴吗?”
      “嗯。”
      宋照然揉了揉他的头,拦住他的肩膀,一起向外走。
      
      知道自己是靠着助学金才能上学的肖一在学校拼了命地学,刻苦认真是老师和每一个身边的同学给他的标签。
      他知道,只有自己努力,才对得起那些关心自己的人、对得起自己,以及那个为自己上学事情而奔波的人。
      
      时光如梭,1个月后,国庆假期。
      肖一回到自己的家,第一件事就是放下东西向山上的学校跑,他的身量已经张开,高高大大,跑在山间中,特意采了些百罗草,来到山泉中清晰,才走进简陋的校区。
      将百罗草放入玻璃瓶,猜想这个时候的他应该在宿舍,却没发现人。
      “难道回家了?”
      依照肖一对宋照然的了解,没有什么大的事情,他是不会随便出山的。感到奇怪的同时,肖一开始围着校区寻找。
      他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慢悠悠地向里走。当看到树荫下拥吻的两个人时,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韩羽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他会在?还……
      肖一闭了闭眼,竭尽所能控制自己不去靠近他们,转过身,快步离开……
      
      宋照然推开欲倾身吻自己的人。
      “我不喜欢你,韩羽,这样的事情不要再犯。”
      韩羽看向蹙眉显现薄怒的宋照然,眼皮微不可觉的向少年离开的方向看。
      “他喜欢你。”
      宋照然拎着教具,心不在焉地问:“谁?”
      “就是你忙前忙后,让我帮你找学校的那个人。”
      “你说肖一?他还是个孩子,他什么都不懂。”
      “何必装傻骗自己?连我都能看得出来……”
      宋照然闻言沉默。
      “我不会和他怎样的,他还是个孩子。”
      “你不想让他越陷越深,最好离开他。”
      “韩羽,这些都不重要,我的身份是老师,我在这里还有很多需要我去帮助的孩子,你永远不懂,比之情爱,还有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叫我们去做,我不会走的,而且他已经在外面上学,已经没有必要了。”
      “照然,难道你要一辈子在这里?这怎么可以,你父母怎么办?”韩羽忽然抓住宋照然的肩膀问道。
      “如果他们需要……没有什么不可以,我的家人会理解我的。”宋照然点点头。
      韩羽看着神情认真执着的宋照然,慢慢松开手。
      
      而走到半道的肖一,没看前面,一头撞到一人胸膛上。
      “这么着急做什么去?”
      肖一听到声音,抬头看去,发现是村主任,怔了怔。
      “李大伯。”
      “嗯,刚回来?这个时间,应该没吃饭吧,知道你和宋老师投缘,但也要吃完饭再过来找他嘛。”村主任李成扶好差点跌倒的肖一,笑呵呵地嘱咐道。
      “知道了”肖一听话地点点头准备离开。
      “等一下”李成叫住他。“宋老师是不是在后面?刚刚没在屋里看到他,你看见了吗?”
      肖一眼神恍惚了下,向后看了眼,胡乱点点头,转身走掉。
      李成摇摇头:“这孩子,干什么都还是那么急,亏得有宋老师,不然这娃儿是一辈子都要呆在这山窝窝里了。”
      离开的肖一,并没有听到这些话。
      
      Part 7
      “发生了什么事?”
      随便吃了点东西后,肖一一直睡到第二天12点才醒,醒了之后的他慢慢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他洗完脸,煮了点面条,随便对付了一下,就向半山腰跑。
      他想好好问问宋照然昨天是怎么回事。等到了学校却发现村主任李成抽着老烟枪蹲在教室外面的石头上。
      李成看到来人,吸了口烟:“肖一啊,你来了?”
      “宋老师呢?”
      “他走了”
      “走了?”
      “嗯,和那个男人一起走了。”李成眼光闪烁。而听到这些的肖一心如跌到了谷底。
      “怎么会?不是昨天还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离开?”
      “昨天你……有没有看到什么?”李成语气顿了顿道,眼睛盯着肖一的脸。
      肖一忽然很愤恨,他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
      “怎么会这么突然?我还没和他好好说说话……他走了,学校怎么办?”
      看到肖一完全不知情的样子,李成松了口气。
      “过两天镇上就派老师来了,刚好放假,能赶上,别的事儿你就不要问了……肖一,好好上学。”
      
      Part 8
      而肖一则是在宋照然离开后的第二天才想起了自己所做的事情,然而悔时已晚。
      那个时候如果帮照然拦住李成,或许他就不会被迫放弃自己热爱的职业,离开那些需要他的学生。
      山间乡民虽然纯朴善良,却也愚昧。
      当李成无意间看到那一幕和听到那些话时,第一反应就是让宋照然离开,越快越好。
      天道伦常,违背阴阳的人,李成不敢让他继续待下去,不管他多么优秀,为这个山窝窝里的民众做过多少好事,都在这两人相拥一幕之下被迅速抹杀。
      
      许多年之后。
      肖一从村支书李成的口中知道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助学金,其实从高中乃至大学的学费生活费都是宋照然不间断的资助,是宋照然让村主任说是一个社会上的好心人无偿赞助。
      若不是肖一一心想要用自己工作所得的钱偿还这个人的善意之举,或许永远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而有能力后的肖一从未停止过寻找宋照然。
      终于在上个月,肖一一次在医院偶遇韩羽,才知道了宋照然的信息。而韩羽的话,让宋照然无法相信。
      “我是肖一。”
      已经三十三的韩羽,依然高挺如斯,只是鼻梁上多了一架金丝边眼镜,看上去儒雅斯文的多。韩羽看向对面蜕变成真正男人的肖一时,露出微微疑惑的表情。
      “我找宋照然。”
      “你找他做什么?”
      “很重要的事。”
      “他在老家养病。”
      “……”
      从韩羽那里得到宋照然的消息后,肖一用了个“肖黎安”的假名试探和接近宋照然,当他没有认出自己时,肖一自动忽略了那一抹失落。
      他现在只想静静地陪着他。
      因为韩羽告诉他,他得了脑癌,晚期。
      
      Part 9
      肖一搬过来的那一天,是宋照然半个月来第一次出门,生病让他无法随时有精力做一件喜欢的事情,刚好那一天眼睛忽然好了一点点。
      因为癌细胞压迫眼球,造成视力下降,宋照然根本看不清楚任何人的面容,所以才没能立即认出肖黎安就是肖一。
      但是宋照然会在肖一帮他给花浇水时忽然说:“你很像我的一个学生。”
      如果肖一不说话,他会继续笑着说:“你是他吗?”然后又立即自我否定:“应该不是。”
      若肖一问为什么?
      他会说:“因为他不叫肖黎安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宋照然刚吃过药,眼睛无法聚焦,之前的巨大疼痛已经让他耗尽了不少精神,他盖着薄毯躺在树下面的躺椅上,因为看不清东西,索性闭上眼睡觉。
      曾经为进山支教的宋照然做了大半年饭的肖一,怎么可能连火都不会弄?他故意装作笨手笨脚什么都不会,以此来接近宋照然。
      肖一知道,他一定会邀请自己。
      通过他刻意的接近,两人慢慢熟络之后,肖一不遗余力的帮宋照然一些对自己看来很简单,但是对患病后的宋照然来说极其困难的事情,他的视力已经越来越弱了,身体也越来越虚弱……
      
      肖一看着椅子上的人,其实他很想问一句,那个人是不是叫肖一?
      那你知不知道有一个叫肖一的人他一直喜欢你?
      喜欢了很久很久……
      然而他永远也没有机会向喜欢的人说出这些话。
      
      两天后,
      肖一握着躺在床上的宋照然的手,佯装不在意的瞅着他深陷下去的眼窝,仿佛回光返照,宋照然苍白的脸色倾向于红润,迷茫的眼睛慢慢变得清澈如水,明亮如最初见到他时的清雅。
      他看着床边的肖一,忽然露出一抹笑,像忽然得到了心中的那个答案一样,没有说任何话的闭上了眼。
      宋照然病逝于10月13日,肖一搬过来的第20天。
      肖一对他的喜欢,随着他的离去,一同尘封在记忆的洪流中,定将刻骨铭心。
      
      尾声
      
      韩羽来帮宋照然收拾遗物的时候,在他的枕头下发现了一封信。
      信封上写着,致肖一
      
      谁都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
      只听到看完信的肖一,忽然又像16岁时一样失声痛哭。
      他磕磕绊绊的看着对面的韩羽,语无伦次的说了一句:“他知道是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原稿,会和杂志上的修改版有些出入,随便看看就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