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4)

      四
      顾惜朝一向成绩优异学习能力又好,年年都领奖学金,甚至对审讯刑侦都有一定的天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就连一个毕业分配的名额都争不到呢?自然是有别的原因,而这个原因甚至有些令人无所适从。因为你明知道面前的是一个难得的天才,但是他身后却有一个不定时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环境它就会引爆,所以你只能放弃这个难能可贵的人才。
      
      “你怎么又来了,难道你都不用准备毕业论文和将来的出路吗?”顾惜朝手中提着保温壶,拾级而上,却叫站在阶梯尽头的人,劈头盖脸的就是一番质问。换作一般有些脾气的人早就冷眉相对了,但是顾惜朝反倒像是稀松平常的朝对方点点算是打过招呼,推开有些陈旧的木门,继续前往自己的目的地。
      “我话还没有说完。”黄金鳞皱着眉头,眼底尽是嫌弃和苛责,似乎很不待见顾惜朝,但见对方同样不打算待见自己,忍不住又开口道。
      “那就请你快点说完,晚晴还在等我,我不想让她等太久。”顾惜朝剑眉清扫不卑不亢,平视黄金鳞眼中清楚明白的看不起。
      “顾惜朝,我知道你是故意接近晚晴,只为攀上我舅父的关系,如果你认为你这样就能进市局,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那份精彩的档案就一定会传遍市局每一个人的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黄金鳞语带威胁,但是说的都是实话。顾惜朝甚至不用特意去细究,就能清楚知道黄金鳞这番话绝对不会只是说说而已。
      “把我毁了,你也不可能取而代之,晚晴需要的是我,不是你这个表哥……”顾惜朝早已习惯黄金鳞这样的态度和语气,若是那天黄金鳞反过来对他和颜悦色,那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再说这一点点的打击讽刺,对顾惜朝来说早已经起不了什么实质的作用。
      “你!顾惜朝,你别以为你有多了不起,你妈是疯子,你也早晚会是个疯子。别说你配不上晚晴,就算给她提鞋你都不够资格。你最好不要利用晚晴的善良,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黄金鳞眼见顾惜朝油盐不进,好似不管做什么都无法伤到这人的自尊,心底就窜起一股无名火焰,企图要将顾惜朝焚烧殆尽。
      “说完了吗?说完了我就走了——”这回顾惜朝连个眼神也懒得去瞟黄金鳞的跳脚,只是瞄了眼腕上的手表,淡淡地问道,似乎真是不耐烦的样子。
      “哼!我们走着瞧……”黄金鳞闻言自然是气的想要跳脚,纵使清楚明白想要从这个疯子脸上看到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还是对顾惜朝的“百穿不烂”十分恼火,也十分无计可施,只得冷冷的撂下狠话才踩着重重的脚步离开当场。
      你妈是疯子,你也早晚会是个疯子……
      悠悠扬扬的回音,就像刻画进留声机一般刻画在冰冷的走廊之上,而顾惜朝仿佛就是那根针,每走一步都像是不断的来回跳针。幸而这条走廊并不长,顾惜朝深吸了一口气稍作整理,才伸手推开厚实的木门。
      “晚晴,你猜我带什么好吃的给你。”顾惜朝走进洁白的房间,虽然消毒水的味道并不十分明显,但是顾惜朝还是明锐的察觉了,轻蹙了一下眉峰,顾惜朝脸上挂着旁人轻易不得见的微笑。
      “你来啦……累不累?今天有没有大案子发生?”随着顾惜朝温柔的视线,端坐在窗下披着一身阳光的女子,仿佛灵玉一般通透明亮,但是细究之下,清楚可见她回头看向顾惜朝的眼中有些茫然,甚至有些没有焦距。都说眼睛是灵魂的窗户,但是傅晚晴这扇美丽的窗户里面好似缺少了主人一般,有些空洞;有些不真实。
      “说了你也不信,今天竟然半件案子也没有,所以才能这么早来看你。你瞧,是你最爱吃的豆花,我还特地叫老板加了你最喜欢的糖浆,你吃吃看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好吃?”顾惜朝轻柔的走近傅晚晴,好似生怕一个脚步声就能惊着这美丽婉约的女子。
      “恩,还是学校门口的那家,味道一点也没有变,就像惜朝你也是一直对我这么好。”傅晚晴举止优雅的噙了一口顾惜朝送到嘴边的豆花,一股熟悉的暖流拌着记忆中的甜,丝丝的沁进心底。
      “傻瓜,我不对你好,能对谁好呢?对了你今天都看什么书了?”顾惜朝小心翼翼的喂着傅晚晴吃豆花,一边与她攀谈,仿佛生活从来就是这样甜蜜、温暖……
      
      “我今天问了医生,晚晴的精神好了很多,多亏了惜朝你呀。真不敢想像,当时若是没有你的出现,晚晴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傅宗书脸上挂着满足的轻笑,真好似一个有女万事足的好父亲。当然,就某一方面来说,傅宗书也的确称得上是一个好父亲。
      “我很喜欢跟晚晴在一起,只要她能开心,我做什么都无所谓……”顾惜朝脸上原本就不多见的柔情此刻早已荡然无存,仿佛方才的温情只不过就像一场虚幻的梦一般,他仍旧还是那个任凭打击,依然故我的那个倔强的顾惜朝。
      “就算她一直把你跟那个人弄混?”傅宗书似乎真的很满意顾惜朝为傅晚晴所做的一切,伸手轻拍了下他的肩膀以示鼓励。话音一转,几乎让人来不及察觉其间的变化,仿佛即刻化身成鬼一般的阴郁声调,在顾惜朝的耳边萦绕盘旋,轻吐着鲜红舌信,只等他半刻疏忽,就立刻置他于死地。
      “只要我能进刑警队,我就是晚晴要的那个人,没有跟任何人弄混。”顾惜朝自信到有些自负的发言,听来就真的像是对进入刑警队十分有把握,或者说是十分志在必得。
      “惜朝,你要知道,就算把你强行分配到刑警队,你也是待不长久的。”傅宗书当然不在乎帮顾惜朝这个忙,就长远来说这也是对傅晚晴有好处的事情,但是顾惜朝的背景实在不适合进刑警队。强制安插,可能还会起到反作用。傅宗书目光轻转,狡黠阴暗的视线小心翼翼地敛着,但是在顾惜朝面前不管如何仔细掩藏也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只要能把我分进去,我一定能留下,并成为一个好警察。”顾惜朝仿佛成竹在胸,在所有人的面前,顾惜朝就是这样一个诸事必达的人。
      只要想做,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