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3)

      三
      “你知道我是谁?”听顾惜朝这么一说,戚少商原本就被吊起的兴趣,更加浓厚了起来。虽说他也不是籍籍无名,只要是公安战线的应该没有人会不认识他,但是在这样小饭馆被人给认出来,却也不是什么常有的经验。
      “虽然你们都是便装,但是讲话的语气、内容,可没有经过什么装饰,只要稍稍注意,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顾惜朝接过服务员从自己那桌移过来餐具,顺手摆放在桌上,似乎没有特别在意的回答道。目光巡过在座的所有人,并对对方投来的视线回以无害的微笑。
      “一般人‘稍稍注意’的标准,显然跟你的不在一个级别上,只能说今年警校真是破天荒的培育出好苗子了。”戚少商闻言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看得出并不是真的全信了顾惜朝的话,当然也找不出这番话语中有任何的虚假成分。
      “戚队过奖了,只能说‘戚少商’这个名号,在公安系统实在太有名了,我们导师可是很喜欢引用你的实战案例,来作我们的教材。”顾惜朝微微低着头,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嗤笑了一下。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却好像已经很了解我的事情,这似乎有些不太公平……”
      “顾惜朝”
      “戚少商”听顾惜朝的回答,戚少商突地生出了些玩笑的心思,用着顾惜朝的语气报出自己的名字。二人相视而笑,似乎都觉的这也算是一种不错的“认识”方式。
      “看你刚才的审讯手法,很……特别。”戚少商举着酒瓶,一边斟酌了一下用词边给顾惜朝面前的酒杯斟满酒。顾惜朝方才的“表演”的确是很精彩,但是就实战来说,还是有些太冒险,刑事案件的侦破,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实际证据。警校是不会教授这种东西的,更不用说这些东西光靠教材,是不可能教出像顾惜朝这样的“毕业生”的。
      “可惜华而不实,对吧?很多人都这么说……”顾惜朝端起酒杯,一口灌下似能烧破喉咙的烧酒,微蹙着眉头放下空空的酒杯,瞥了身侧的戚少商一眼,才淡淡的开口,似乎对戚少商掩在“客气”底下的本意,并不太介意。
      对于别人的误解,顾惜朝早已稀松平常,很少有人真的明白他的这些“投机取巧”。总认为这些只是看着精彩,实则毫无真实依据可言的冒险行为,总将他每次的成功,都定义为“运气好”。
      “你好像误解我的意思了,审讯的手法对破案也是一项重要的助力,罪犯的心理防线越早攻破,就能越快的将嫌疑犯定罪。但是,办案不能只讲究一种手法,就算你再能看出对方是否撒谎,要是找不到证据支持,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罪犯逃脱不是吗?说实话,这种技巧不是每个人都能精准掌握,像你这样的人才真的很难得。”戚少商没由来的一阵焦急,似乎是因为看出顾惜朝的“误解”,又好像因为不想让顾惜朝就这么误解下去。虽然连戚少商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对一个“新人”解释这么多。但是打从第一眼看到顾惜朝开始,戚少商已经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当然也就所幸不去纠结,这一切的背后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原因。
      “……很少有人会跟我这么说,不过这也不再重要了。反正就算领了毕业证书,我也当不了警察。”顾惜朝低眉敛目好似听老师尊尊教诲的学生一般,话到一半,他好像突然看开了似的抬起头,看了戚少商一眼,取来戚少商面前的酒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急匆匆的灌下。
      “……”听顾惜朝这么说,戚少商突然有些心虚的无言以对。要他说,像顾惜朝这样具有特别才能的人才,能进公安局,甚至能进刑警队,那将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但是在现在的公安系统里面,有多少新人是像顾惜朝这样经过警校训练出来的呢?大多都是通过公务员考试后录取的,除非顾惜朝有人脉帮着优先分配,不然他还是要跟那些普通大学毕业生一样,挤过公务员考试的门槛。
      想来还真是有些无奈……
      “‘以你的能力,考进来应该易如反掌’你是不是打算要这么安慰我呢?”顾惜朝不知道是真的喝多了,还是只想借酒装疯,装满嘲讽的眼睛利的像把钢刀,直刺而来,迅猛的连戚少商想躲也无从躲起。
      “除非有什么特别原因,不然我不认为你连这点能力都没有。”戚少商难掩被看穿的窘状,只得用喝酒的举动来稍作缓解,斟酌着措辞。知道这人洞察力非一般,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竟也是这样容易被看穿心思。戚少商心底不由得对顾惜朝这个人更添了不少的兴趣,也更加好奇这比刀子还锋利的人,为什么要以这样的姿态来引起自己的注意。
      “哈!说的好,只要想做,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顾惜朝晕红的脸极度的靠近戚少商眼前,太过超越的距离,不管是从戚少商这边看来,还是从外人的眼光看来都有些——太超过了。
      只是当所有人都因着这点突兀而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的时候,顾惜朝就着这个有些“暧昧”的姿势,颓然的倒在戚少商的身上。
      看来,是真的醉了,没想到这人这么不能喝。戚少商险险接住顾惜朝倒下的身体,脸上尽是无奈。殊不知在这酒桌之上,喝到现在还能清醒如初的,也就只有他戚少商一个人而已。
      或许,醉,也不一定都是要靠喝酒。
      
      “看来还真有特别原因……”戚少商第一次有种想要掐死自己的想法,没想到他随随便便的猜测,竟还就真说中了。电脑屏幕上的档案,被鼠标拉着滚上滚下,看来戚少商的心里还真的很动摇。
      “老大,你在看什么?”正待戚少商陷入沉思之际,穆鸠平一个脑袋就凑到了戚少商的边上,好奇的眼直盯着戚少商的电脑看。
      “没什么,只是看看警校这届毕业生中,有没有什么人才可以调过来用。”戚少商说话就把档案关掉,莫名的不想让人知道他正在看什么。
      “也是,每年这个时候也该调新人进来了。说起这个,听说今年警校分配来的毕业生,素质都不错诶。”身为一大队的总管,召新人这种事情劳穴光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素质啊……”戚少商听着劳穴光的话,背靠着椅背,仰视天花板,不禁意味深长的吐出三个字。脑海里闪过的还是顾惜朝留给他的第一印象,那双狩猎的鹰眼是再适合当警察不过了,只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