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34)

      三十四
      在进入市局刑侦一大队工作的二百七十六天里,顾惜朝进入这间审讯室的次数,几乎比一大队队长戚少商还要多,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坐到那个孤零零的位置上,直扑而下的光线就如同摸不着的牢柱,将他团团包围。穿过这些无形的“隔绝”,顾惜朝淡漠的视线落面前的显示器上,几乎静止的画面里,一个人影一闪而过,而画面的上方有一条不断跳动的数字,一分一秒的记录着时间的流逝。
      “按照监控录像上的时间记录,从你进入英绿荷家到打电话报警,应该至少有一个小时,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应该足够做很多事情了吧?”按下停止播放键,阮明正观察顾惜朝的视线才静静收回,在滑过戚少商脸上沉凝的神色之后,才又落到桌面上的审讯笔录上。
      “那你觉得我做了些什么呢?”顾惜朝坐在被审讯的位置,倒也没有多少不适应,脸上仍是笑着,看来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眼下的概况。交叠的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前,微侧着脑袋开口反问。
      “按照你的身手,杀人——用不了一个小时。”听顾惜朝这么一反问,阮明正手中正在书写的笔,不由得停顿了一下。虽然她知道单凭这卷监控录像带,没有办法确定顾惜朝的杀人嫌疑,但是这件事情里,顾惜朝扮演的角色一定不会只是局外人这么简单。
      如果不能将顾惜朝想要掩藏的秘密挖出来,这件案子恐怕怎么也不可能顺利结束。
      “我说过很多次了,是英绿荷叫我去她家,说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说,可我到她家没有多久,她就给了我一杯酒,喝了之后我就没有意识了,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死了。至于我失去意识那段时间有多长,我就没有概念了,不如阮警官帮我用那台超级电脑计算一下。”顾惜朝双肩一耸,脸上仍是一派轻松,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正在作为杀人嫌疑犯被怀疑。
      “你们之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半夜两点说。你再没有常识,也该知道破坏案发现场有什么后果。如果你真的跟这件案子没有关系,为什么犯案的凶器上会有你的指纹。”阮明正握紧手中的笔,继续问着。
      就是因为有这些许许多多似是而非的证据,才使他们迟迟不能定案,要不是今天找到这卷监控的带子,可能顾惜朝还要继续在戚少商的庇护下,而不需接受任何的审讯。
      “男人和女人之间能有些什么重要事情,阮警官会一点也不清楚,实在让我有些意外——”顾惜朝笑着开口,话说到一半顿了一下,像是在思索什么,旋即笑声更胜。
      “顾惜朝,你不用跟我们兜圈子,如果这些疑点你解释不清楚,对你只有不利。”阮明正声线平直,是努力克制的结果。她知道顾惜朝的本事,如果这个审讯刚开始她就按耐不住情绪,那么就无法战胜顾惜朝,更不用说从他口中问出什么来。
      “红袍,你先出去……”从一开始就沉默不言的人,终于开口打断阮明正。低沉的声调在审讯室里悠悠起伏,如同猛兽环伺,令人不敢掉以轻心,更不敢有所拂逆。
      “好吧……”阮明正一点也不想听戚少商这个“命令”,但是心底的惶惶又令她不得不听话的站起身,纵然再是不放心将两个人就这么放着,她最终也强不过戚少商,收起书写着笔录的卷宗,心不甘情不愿的向审讯室的大门迈开脚步。
      紧盯着审讯室的门缓缓合上、落锁,戚少商才举起手中的遥控器,关掉监视审讯过程的摄像头。等一切动作都完毕,一切归复平静之后,戚少商却继续着刚才缄默的举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做任何动作,只有一双精明的眼,始终定格在那双“钉”住自己的鹰眼里,相互窥探,相互抵制。
      “呵!终于决定不‘信’了?”仿佛终于觉得烦闷,顾惜朝才收回视线,伸展了一下四肢,懒散的开口。
      戚少商闻言像是终于解开封印一般,有了动作,就见他站起身绕过审讯桌,直到站定顾惜朝面前的位置,才俯身逼在他眼前,几乎已经贴上的距离,令彼此的视线都有点失真,就仿佛他们平时看对方一般。
      “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为什么又单独行动?”戚少商轻轻地开口,随之吐出的气息,带着点点的苦涩,直扑顾惜朝眼鼻。
      “堂堂刑侦队戚少商大队长,你就这么点本事?”顾惜朝蹙紧眉头,稍稍退开了些距离,才讪讪的反问。都有问题要问的他们,却吝于向对方给出答案。
      “你知不知道这会害死你自己——”像是终于忍不住爆发般,戚少商瞬间直起身,紧攥的手霍地提起,顺带着顾惜朝的衣领。将那人紧紧地扯在眼前,戚少商仍旧找不到抓住他的真实感,为什么这个人这么难以掌握,放松不得、紧逼也是不行。
      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保住眼前这人的命,才能保住……
      “呵呵……不要把自己装的那么清高,你戚少商在我眼里永远也不可能装成别人看到的样子。知道我在你眼皮子底下,做了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你很生气是吧?”顾惜朝就着戚少商揪着自己的姿势站着,也不挣扎。挑衅的姿态反而像是他在逼问戚少商,而非他受人所制。
      “你……”戚少商开口却说不出任何的话,顾惜朝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剑,笔直的刺向他。他知道顾惜朝是在指他暗地里所作的那些事情,就如同顾惜朝做的那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他戚少商也做了很多顾惜朝所不知道的。
      “你不用心虚,我已经习惯——”顾惜朝拍开戚少商因为心绪而放松力道的手,扯扯扭曲的衣领,一遍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反而开始安慰起戚少商来。
      对于别人的不信任,他向来已经习惯。就算他的才能再有过人之处;就算他再能干,终究也改变不了,他在别人眼底是个“疯子”的事实。这种事情他早就该习以为常,戚少商也不过是那些人中的一个,自然也是不能免俗。
      
      “我……”眼看着这样的顾惜朝,戚少商有种即将失去他的忐忑。一种正被顾惜朝归类到某种团体的感觉,胁逼着戚少商开口,不管会带来什么结果,他都不在乎,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把顾惜朝眼底的“无所谓”抹去。
      “你怎么可以直接冲进来——”
      正这么想着开口,戚少商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被突来的骚动打断。
      “从现在开始任何有关于这件案子的人、事、物,都要交给专案小组来处理,所以顾惜朝也得移交出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