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35)

      三十五
      铁手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顾惜朝,虽然同在市局,但平时也少有接触。加上两人中间还夹着一个傅晚晴,就更尽量避免彼此相见的尴尬。这么就近的盯着顾惜朝的侧脸,看着他那“局外人”的眼神,铁手感到一丝莫名的浮躁。平静的眉间隐隐的有了几分扭纹,尤其是伸手抓住那人的手臂时,被横空而来的手臂抓住时,那几乎不可见的褶皱又深了几分。
      “等一下,关于案子的证物移交给你们是没错。顾惜朝目前还没有犯罪嫌疑,没有这个必要吧?”戚少商的嗓子又归复低沉,方才有些激越的情绪早就不复见。抓着铁手手腕的力道不是阻止,但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铁手掠过戚少商不容怠慢的眼神,低眉暗筹了半晌,遂放开顾惜朝的手臂,站直身直面戚少商:
      “这是市局的决定,就算顾惜朝没有杀人嫌疑,但他是这几件案子唯一;也是最重要证人,需要特别控制起来也是应该的。”
      铁游夏站在戚少商面前,一点也不逊色,可说是旗鼓相当的两人。尤其是在对案件的坚持上面,他们也算是不相伯仲,只是两人从未在这样的事情上有冲突,所以平时也看不见眼下这场剑拔弩张的紧张场面,就算彼此的手下也是第一次碰上,不知该怎么化解这样的气氛。
      “人是我们一队的,需要控制的话,我们自己来就是了,用不着麻烦铁队长费心,你们专案组还是将心思花在寻找新线索;尽快破案上面才对。要是有需要,直管到我这儿找人就是。”相较铁手的正经严肃,戚少商反而扬起一抹不太正经的笑,微陷的酒窝就像他特有的标志一般,印在脸颊上。如果说周身游走着威慑力的戚少商不好惹,眼下这样面对严肃场面反而云淡风轻的他,更叫人不由得捏了一把汗。
      “显然你们这里的设备有问题,还好我们那里的刚调试好。既然顾惜朝归你管,不如戚队就亲自带人到我那里做个审讯笔录,我们也好按照‘正确程序’开展侦破工作。”铁手仿佛一点也感受不到这场紧张氛围,淡然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松动,伸手指指室内某角那没有“正常”工作的摄像头,平静的语调听不出半点威胁,但在场每个人都听出了他的坚持;也听出了那可称为“让步”的语义。
      戚少商也是噤声踌躇半晌,终于放松原本“强硬”的姿态,转而面向从刚才就一直安静缄默的顾惜朝——
      
      “把顾惜朝交给铁手妥当吗?他怎么说也是局长的‘儿子’。”黄金鳞虽然不明白傅宗书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安排,但是这件事情交给铁手,跟放在戚少商手上能有多大的区别,他倒真是没有看出来。
      “狮子跟猫咪的区别就在——猎物,对狮子来说虽然是要吃掉的;但绝对不允许别人觊觎,而猫咪最终还要拿到主人面前邀功一番。”傅宗书说着站起身,走到窗边,不知在看哪个方向,只有背在身后的双手,像在拨弄着算盘珠子般,来回晃着。
      “你明天领着九幽先生去专案小组,剩下的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是——”黄金鳞略带恭敬地应道,心底为自己不在这场风暴中央而暗自庆幸。
      
      从一队的审讯室,到专门为专案小组配备的审讯室,对顾惜朝来说也没多大的区别,同样是被质问的位置;同样是被怀疑的对象;当然,还有更加没有实质性的审讯手法。面对像无头苍蝇般;没有任何头绪的疲劳轰炸,顾惜朝越应付越是感到一阵好笑。如同正在看一场十分无厘头的喜剧,好笑的同时也十分的荒唐。
      “你们翻来覆去的问些没有意义的问题,不累吗?”终于顾惜朝打断了几乎快持续了一个下午的“倒带”、“重播”,略带无奈的失笑,是嘲笑对面那些人的无能,也是嘲笑铁游夏轻看了他的能耐。
      “除非你们能找到证据证明我有杀人动机,否则眼下你们掌握的那些实质证据中,有哪项能够说明是我杀了英子。如果只是为了一份巨细靡遗的笔录,问到这里也应该够了吧?再持续这种浪费时间的审讯,恐怕各位到最后还要背上‘刑讯逼供’的处分。”
      顾惜朝双肘支着扶手,身子微微前倾,静静地环视“在场”的所有人。
      压力——悄无声息的开始四处游走,跟随着顾惜朝的视线,落到每个人的身上,压上所有人的心头。
      面对熟悉所有审讯技巧的顾惜朝,想要单凭这样的办法问出什么来,实在是有些牵强。而铁游夏这样做也并非为了想让顾惜朝就此认罪,只是为了消耗顾惜朝的耐性;顺便也是为了找出更多戚少商他们没有看到的细节。只不过,照眼前的结果来看,确实是他低估了顾惜朝的抗压能力。在这样轮番的询问下,还能一直维持口供的前后一致性。而正是这一点,更确立了他觉得顾惜朝有问题的看法。
      不管顾惜朝隐瞒的是什么,总是有关于这件案子的,也就是他必须查出来的。
      
      “心理评估?”铁游夏难得的满脸讶异地瞪着黄金鳞,实在想不通他这回又是哪一出。虽然已经习惯黄金鳞在他身前背后下绊子,但是第一次感到这样出乎意料。
      虽然顾惜朝背有“家族遗传性精神病”的事实,在市局上下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像这样堂而皇之地领着一个心理医生进来专案小组,实在令他吃不准黄金鳞这番到底是要他好看,还是要顾惜朝吃亏。
      “既然你跟戚少商怎么问,都没有结果。不如让精神方面的医生看看,说不定能找到跟顾惜朝沟通的方式。”冠冕堂皇的理由,放在谁的身上都算是来帮忙的,唯独放在他黄金鳞的身上,实在无法不令人诟病。
      “……注意分寸,不要搞出事情来。”铁手沉吟了一下,还是答应了黄金鳞这个一点也不像是“帮忙”的帮忙。除去他没有拦着的理由和立场,更是因为对方是黄金鳞,铁手实在不想跟他起任何的冲突,免得到最后成了诸葛正我跟傅宗书出来收场。
      那就真的天下大乱了——
      偏一直“赖”在他们这边的戚少商,这会儿却不知道去哪儿了。这个巧合实在来得太“凑巧”,巧的让人有种想要找人掐架的冲动。
      希望真不会弄出什么事情来才好……
      铁手只能紧盯着透过监视审讯室的摄像头传来的画面,心中暗暗祈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