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12)

      十二
      戚少商喜欢喝酒,更喜欢在完成一件案子后好好喝上一顿,但每每一帮子人都喝得差不多了,他还稳稳地端着酒杯,像是喝茶一般轻轻松松的饮着。光就这“千杯不醉”的名号,在N市也算是响当当的。
      反观顾惜朝却完全不一样,顾惜朝并不特别钟爱这种会令人头晕脑胀的饮料,非是不得已,他可算是滴酒不沾的人。但是一旦他摸到酒杯,便就是蒙头牛饮,干脆利落的样子,也教一干想要灌他酒的人,微微却步。
      俗话说的好:胆大的就怕不要命的——
      今天,在旗亭饭馆的酒桌上,偏就只坐着这两个截然不同,又有些莫名相似的两人。高鸡血自家特别酿造的烈酒,此刻仿佛就像外表看来一般——清澈如水,此二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也不做讨论,更不做觥筹交错,好像就仅是在比谁更能喝一般。
      像是终于喝饱了一般,顾惜朝缓了缓手中果断灌酒的举动,酒杯没有太多准心的被摇晃着放到桌上。
      “咔!”的一声细响,在窄小的包间内,显得格外清晰。戚少商也一同放下酒杯,抬眼看着微微有些熏醉的顾惜朝,复杂的眼底,尽是此刻对面而坐的人脸上,那有些稚气的神情。少了平时令人觉得“硌”得慌的尖锐,多了很多该是这个年纪才有的稚气,更多了许多这种社会颇为稀有的——干净。
      在这种功利;讲究物质的时代,每个人在与人的交往中,多多少少都能染上一些复杂的颜色,或鲜亮、或晦暗,并非说这样不好,只是凭着这种像是接种疫苗一般,来使自己不受更多伤害的方式,想来实在有些无奈。反观此刻的顾惜朝,干净的教人有些害怕……
      “戚少商,你真的很奇怪……很奇怪。明明侵略性那么高,却被那么多人崇拜、追随。明明做什么都这么自私,却有这么多人义无反顾的帮着你。”顾惜朝一手支着下颚在桌上,一手带着不明的节奏轻轻地敲击着桌面。微醺的眼起了一阵迷惑的薄雾,好似一直以来跟戚少商的相处一般——隔着一层雾。
      明知眼前有什么,却看的模模糊糊。明明看不太清楚,又知道的真真切切。这样的相处模式,让顾惜朝渐渐有些想要抓狂的想法。
      “……你醉了。”戚少商闻言,轻轻的拧了一下眉间的褶皱,看不出是不悦,还是不解。
      “当然……把我带过来,不就是想灌醉我?”顾惜朝闭起微热的眼,稍稍的晃了一下脑袋,试图保持清醒,却不想越晃越晕。他所幸侧着脑袋,拖着半张脸,没形状的盯着对面依旧天塌不惊的戚少商。
      难道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叫这张脸变个表情,变个更容易一眼看穿的神色?顾惜朝心底微微抱怨着,却未生半点不满,感觉像是找到一个高难度的游戏,令人扼腕之余,更加跃跃欲试起来。
      “醉了——就能好好睡上一觉,就不用想太多。”戚少商若有所指的说道。
      “哼!这种小事情,还不劳戚大队长操心。”顾惜朝好似十分不屑的轻哼一声,拧着头不去看戚少商的脸。
      通常像他这样的“新手”,这么快就能参与到案子的审问中间,甚至首次尝试就一举成功,该是非常志得意满才对。偏偏此刻的顾惜朝,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甚至跌至谷底。
      “很多人活着,只能选择看到一些他相信的。只有这样,活着才不会那么累。”戚少商深深吐出一口气,背靠着冷硬的椅背,伸手静静的放到桌面上也学着顾惜朝,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击着,带着另一种节奏。
      “你是指我不适合这个职业?”顾惜朝轻轻挑了一下眉,带着挑衅的意味,像是逆鳞的凶兽,随时准备张牙舞爪。
      “我是指你想一直干下去,就要学会处理当时的负面情绪。犯人是犯人,你是你,不要太搅和在一起。”戚少商闻言手中的举动顿了一下,才淡淡地开口,未带指责,仅是关心和建议。
      这样一眼就能看透别人的谎言,并不一件快乐的事情,有些事情不是你知道真相,就能扭转乾坤。这种负面的情绪积压的越多,对顾惜朝来说就越不是一件好事情。
      “也许我跟他们并没有多少区别……”顾惜朝看来是真的醉了,越说越口齿不清,几乎听不太清楚后半句话在讲什么。
      “胡说!”戚少商倾身尽量贴近紧顾惜朝,想要听清楚他几乎含在口中的话。拧的眉头又再突破底线,几乎粘在一起,只因顾惜朝话尾含糊不清的那句“只是形式不同”,而低声轻斥了一声,才站直身,招呼外面的高鸡血算账。架起已然不省人事的顾惜朝,轻轻松松的往外走,消失在夜幕之中。
      
      人说好酒不上头,喝完第二天一定不会太难受。偏偏戚少商最喜欢高鸡血那里自制的土酒,度数高、上头快,最麻烦的就是第二天肯定头疼欲裂。像顾惜朝那样一坐下就猛灌的人,还真是少见,会更加难受,也是在情理之中。
      “怎么?小顾,你也被头儿灌酒了?”勾青峰为人比较豪爽,又实打实的跟顾惜朝合作了一会,明白顾惜朝的确有“真材实料”,便也就撤下提防跟他自来熟起来。
      “是呀!这能不能算是工伤?能申请津贴、补助吗?”顾惜朝一边用力的揉着太阳穴,以抵抗那种抽搐般的疼痛。一边扯着难看的苦笑,跟勾青峰说笑。看来心情倒是没有跟他此刻的状况一般差,甚至还算的上是不错。
      “津贴、补助全扣了,我家需要大扫除……”戚少商倒是没有半点酒后难看的模样,但是眉间就快消失的距离,显着他的心情并不十分好的样子。
      “咦?……”
      “你们谁是戚少商?!”正待众人对戚少商和顾惜朝明显反差的态度起了无比的好奇心时,就见一大队的大门被人不是很友善的“踢”开,闯入者也是一副十分不客气的样子,也仅有那看着甜美的脸蛋和娇气的声调,令一干光棍汉敛了些许敌意,且将好事的视线全放在戚少商身上,一副坐等看戏的样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