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11)

      十一
      “只要傅广荣自己认了这件案子,对大家都是一件好事情。对不对,陈鼎?”顾惜朝侧着脸,斜睨了一下依旧没有动静的陈鼎。
      “……我,我还是那句话,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不关阿荣的事。”陈鼎低着脑袋诺诺的开口,若不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屏息等着,恐怕会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是我亲手教训的那个秦慕,跟陈哥一点关系也……”
      “啧!”顾惜朝难得嗤笑了一声,打断傅广荣的话尾,似是真的厌烦了他们千篇一律的话一般。
      “既然如此,那也好——对大家都好。勾警官听见了吗?傅广荣亲口认罪,笔录写好给他签签,我们就回去交差吧。”顾惜朝抬了抬下巴,看着十分想要草草了事的样子。端看边上的勾青峰也是一边忙点头,一边在卷宗上奋笔疾书,看着也是想早早结案的样子。
      “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草率定案?!”傅广荣没想到顾惜朝会真来这么一招,顿时瞠目结舌,眨眨眼才好像好不容易找回声音一般,连忙出声指责道。
      “草率?你自己亲口认的罪,我们没有施加什么非法手段吧……我都这么劝你了,你还一头往里面跳,我能有什么办法。”顾惜朝抬眼看了傅广荣一眼,失笑地回道。
      “怎么会……”傅广荣闻言不由得回头看了身边的陈鼎一眼,明明是说好两个一起认罪,好让警方无法定案的,怎么这种关键时刻,陈鼎反而选择沉默。难道真被那个警察说中了?
      陈鼎自始至终都是耷拉着脑袋,看不出什么情绪,却也叫人看着十分心虚的样子。
      “怎么不会?他在伤人之后,就已经盘算好让你来混淆我们的视线,好让我们无法定案。就算最后落得了案,为了方便省心,我们也一定会选你这种‘不懂事的孩子’……”顾惜朝淡淡的开口,并故意将“不懂事的孩子”加重语气,似是若有所指,他说着静静地把视线落在陈鼎微有些动摇的肩膀上。
      一个人能承受的压力有多少,各有千秋,唯一不变的是:每个人的承受能力都有个限度。
      “不可能!陈哥,你说句话呀!”傅广荣声线轻轻的颤抖着,似是已近崩溃边缘。
      “你凭什么一开始就认定是我?”始终保持沉默的陈鼎终于抬起头,盯着顾惜朝淡洒笑容的脸,老成的脸上尽是冰冷,教人看了找不到半点人气。
      “你知道什么叫‘做贼心虚’吗?”顾惜朝笑道,似乎早就习惯这样被人家质问。他微挑着眉角,平静的开口:
      “那就是不管你话说的多溜,也总是管不住自己在开口之前稍作回忆,唯恐有半点的错漏。一般被问过这么多遍之后,不管答案是不是谎言,谁都会厌烦。如果不是害怕最后的火会烧到自己身上,正常人的反应一般都会像他那样。”顾惜朝说着指了指一脸呆滞的傅广荣,笑意轻轻的挂在他的嘴角,带着许多嘲讽的意味。
      “不会的,陈哥不会一开始就是打算让我顶罪的,不会的……”傅广荣直直的盯着陈鼎的侧脸,明明看着就是一个人,可为什么看着这个人,竟然令他找不到半熟悉的感觉。那样明显的陌生感,将他逼得有些语无伦次,眼前的这个人哪还是平时对自己照顾有加的“陈哥”?
      “到底需要多少证据,才能让你将他‘定罪’?”盯着傅广荣的侧脸,顾惜朝喃喃自语的话,含在嘴里,并没有说给任何人听。
      “够了!我就是要拿你顶罪,怎么样?谁叫你那么傻,明明不关你的事情,还硬要跟上来。像你这种白痴,我不利用,才真是对不起自己。”陈鼎看来像是受够了傅广荣的“喋喋不休”,终于回头呵斥道。
      如果说被人责问是一种压力的话,傅广荣对他的“信任”才是令人更加无法承受的压力。
      陈鼎心里明明欢喜着自己的脱罪,但是看着傅广荣明明被自己陷害,却还是一直相信自己,想要从自己口中听到一句证明,就算他给的仅是一句谎言,他相信傅广荣也会义无反顾的相信自己。这样的傻子,这样的“信任”,叫他如何再背负,叫他如何再承受?
      傅广荣怔着双眼,哑口无言,轻轻颤抖的身体就像寒风中飘忽的枯叶。年轻的脸上显而易见的受伤,就像他脸上瞬间失去的稚气一般,令人不忍目睹……
      
      “终于搞定了。”勾青峰拿着手中新鲜出炉的认罪书,走到一直靠在走廊墙壁上的顾惜朝身边,深深的舒出一口气,才开口说道。
      “这还靠勾警官的绝佳配合。”顾惜朝嘴上依旧噙着一丝笑意,淡淡回道。看着不太热衷的样子,好似破了这样的案子,对他来说一点都不好。
      “诶——他们都叫我‘钩子’,勾警官听着多见外。”勾青峰倒也习惯顾惜朝这样不咸不淡的态度,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颇热情地说到。说到对顾惜朝这个人,他这回算是真的佩服了一回。
      “……那我就不客气了,钩子,你先回去,我……。”顾惜朝抬头看了勾青峰一眼,才静静的点点头然后才开口。
      话说到一半,就听见走廊尽头传来一道脚步声,二人不约而同的抬眼看去,缓步走来的正是戚少商。
      “头儿,都搞定了,你怎么还过来?”勾青峰说话就将手中的卷宗扬了扬,不明白戚少商怎么突然赶来。
      “嗯——我找顾惜朝有点事情,你先带着霍乱步回去。”戚少商闻言点点头,说话已经站到顾惜朝的面前,转首看了勾青峰一眼,不用多说什么,彼此兄弟这么多年,默契还是有的。
      “哦……那我们先回去了。”勾青峰将视线在戚少商和顾惜朝之间打了一个来回,便点点头听话的转身去找正在办理最后手续的霍乱步,留下默不吭声的两人独处。
      “……有兴趣去喝几杯吗?”盯着顾惜朝看了半晌,戚少商才打破许久的沉默。
      “可以说‘不’吗?”顾惜朝眼下什么心情也没有,更不用说戚少商的“提议”。他现下只想找个地方一个人待着,好好吐一吐胸中的这股闷气。但是他还是抬眼瞄了戚少商一眼,明知答案为何,还是微带挣扎的回问。
      “当然——不可以。”戚少商扯着一抹刺眼的笑容,开口答道,顺手一拐,勾住顾惜朝的肩膀就往外走。
      “我自己会走……”顾惜朝推开戚少商的手,站直身抬起脚步从容的往外走。被丢下好几步之后,戚少商才扬起一丝无声的苦笑,跟了上去,一起消失在走廊尽头那刺眼的阳光之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