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女尊)

作者:风熙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柳玉忱刚刚下楼就被一个十七八岁,肤白貌美,眼角有颗泪痣的男子堵住了去路。
      
      这个男子初看起来小家碧玉,但是细看就会发现眉宇间有些许风情,特别是在那颗泪痣的衬托下,虽说不上什么绝色美人,但是绝对让人不由眼前一亮。
      
      可是此时骄纵刻薄的表情硬是把这份美好硬生生的压下了五层。
      
      小家碧玉的气质变成了上不得台面,些许风情变成了造作露骨,就连面容都变得扭曲,只是当事人浑然不觉罢了。
      
      男子看着柳玉忱的眼神里面是高傲中隐藏着愤怒和不平,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柳公子。”
      
      柳玉忱看到这个男子,原本和煦的气息收敛了起来,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多余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道:
      
      “请让开。”
      
      对方没有想到柳玉忱还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瞬间就被激怒了。
      
      他声音有些尖锐的说道:“柳玉忱,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冰清玉洁的礼部公子吗?你不过是个被未婚妻抛弃的弃夫罢了!”
      
      男子的话一出,周围一片哗然,不少人都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柳玉忱面对这样的情景,似乎并不为之所动,只是转瞬而逝的悲伤从眼底划过,有人想要再看真切些,却发现他已经把一切全部隐藏了起来,让人无法探究。
      
      原来柳玉忱的阿爹当年和五品谏官张怀仁的正君是手帕之交,两人又一同怀孕,所以当年两人为了亲上加亲,就相互约定:
      
      若是同为女子,就结为姐妹。
      
      若是同为男子,就结为兄弟。
      
      若为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妇。
      
      若是一切顺利,虽然谈不上天作之合,但是也可以算是一段美谈。
      
      只是哪里预料的到谏官家生的这个张家小姐张正鸣却是个穿越女。
      
      张正鸣原本在地球上的时候就是个太妹,从小到大男女关系就比较混乱,时常霸陵学校的同学。
      
      不过她算是比较有眼力见的,一般只欺负她惹的起的人,若是打听下来是惹不起的人,也就早早的避开了。
      
      这样低踩高捧的态度,到是也让她长期在校园里面横行无忌,过着悠哉悠哉的校园生活。
      
      后面靠家里关系进了个野鸡大学,还没有为上了大学,脱离家里面的控制高兴两天,她就发现自己霸陵的女生居然和自己男神在一起了。
      
      这可炸了马蜂窝了,张正鸣怎么能够允许自己的男神被这么一个女生染指,当下就带着一群人把那个玷污男神的女生直接堵在了厕所,准备教育一二。
      
      哪里知道在推搡之间,脚底一打滑,脑袋直接撞在了洗漱台上,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人已经穿越到了凤曦国。
      
      张正鸣是十年前穿越过来的,那个时候原主张正鸣刚好不慎落水死亡,她便穿越到了原主身上。
      
      她刚刚来到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被惊吓得安稳了一段时间。
      
      可是没过多久,整个人就兴奋起来了。
      
      这么一个古代,不就是自己这个天选之女大展拳脚的地方。
      
      张正鸣虽然读书的时候没有好好读,但是好歹是从地球穿越过来的,搞一两个新奇的小发明,做一两个新奇的菜式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前前后后折腾下来,到算是小有家产。
      
      张正鸣原本对于柳玉忱这样一个未婚夫是满意的,毕竟若是以前她有这样一个未婚夫那是做梦都不敢做的事情。
      
      但是时间久了,被人捧多了,姹紫嫣红的男子看多了。
      
      张正鸣便觉得白玉兰实在是过于寡淡,没有其他花娇俏,时间久了也就厌倦了。
      
      毕竟家花哪有野花香。
      
      柳玉忱性格木讷,又不会说甜言蜜语,最重要的是连做点男女之间开心的事情都左右推拒,实在是无趣得紧。
      
      没多久张正鸣就不愿意和柳玉忱相处了,她原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太妹,如今有钱自然就飘起来了,成了花街的常客,时不时的还会带着妓子出来招摇。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所有人都在恭维她,让她仿佛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有一种当金主爸爸挥斥方遒的爽利感。
      
      花楼里面的小哥哥很多比电视上的大明星还要漂亮,又娇软又听话,喊做什么就做什么,只会多,不会少。
      
      在这个世界,女子三夫四妾原本就是平常事,就算是偶尔去去花楼也没什么。
      
      可是张正鸣实在是玩得太不给未婚夫家面子,公然带着妓子在公众场合出双入对,这相当于是直接打柳家的脸。
      
      礼部尚书柳正洪原本只是想去张家理论一二,哪里知道遇到了刚刚喝醉酒从花楼回来的张正鸣。
      
      张正鸣觉得自己都来到女尊社会了,自然是想和什么样的男子在一起,就和什么样的男子在一起,任谁都管不着。
      
      如今自己都还没有和柳玉忱大婚,这个柳正洪就跑起来说三道四的找麻烦,若是以后和柳玉忱结婚了以后还得了。
      
      所以张正鸣接着酒气上涌,直接就宣布悔婚,并且大声驳斥柳正洪说她教子无方,教出来的儿子木讷又不讨人欢喜,还没有花楼里面的男子有趣。
      
      虽然柳正洪位居二品礼部尚书,但是柳家到底是书香世家,柳尚书为人清廉耿直,性格古板,那里会想到自己未来的儿媳妇会有如此不顾大局的粗鄙发言。
      
      特别是听到对方居然说自己辛苦教养出来的儿子连个妓子都比不过,一口气提不上来,当场就被气晕倒了。
      
      虽然后面抢救了过来,可是这件事情也就在皇城里面传开了。
      
      这里毕竟是古代女尊社会,张正鸣固然是纨绔子弟,人品低劣,不过说到底她也是个女子,这种事情对她而言不过就是一桩风流韵事,虽然私德有损,但也算不得多大的伤害。
      
      但是对于柳玉忱而言,就完全不一样了。
      
      即便很多人知道他是无辜的,但是谁让他摊上了张正鸣,作为男子,注定要受牵连,名声因为这样的无妄之灾而被毁掉了大半。
      
      至此以后只要张正鸣有什么风流韵事,他就会被拿出来说上一说,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谈,有时候就连出个门都会被人指指点点。
      
      更有甚者就会时不时的就会被张正鸣的蓝颜知己挑衅羞辱一番,就犹如这次一样。
      
      最近张正鸣看中了一个七品粮官的儿子陈莲。
      
      这个粮官原本有一个正夫,夫妻生活和睦美满,还有一个别人送的妾室。
      
      但是没有多久正夫因病去世,粮官思念亡夫,也就没有再娶他人,反而让家里的妾室打理家事。
      
      时间久了,除开身份以外,这个妾室所有待遇也和正夫没有任何区别。
      
      粮官长情,原本也没什么。
      
      可是这妾室原本就是个戏子出生,若是问如何讨好女人,自然会的东西不少。
      
      可是若要问如何做好一个当家主夫,教育子女,那是半点不会。
      
      好在粮官痴情,并没有再娶他人,家里人口单纯,所以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出什么乱子。
      
      小妾的儿子陈莲是把自己爹爹讨好女人的本事学了个九层九,这些东西原本也只算得上是闺房之乐,夫妻两人关着房门玩闹也没什么。
      
      可若是放在台面上,别说是勋贵之家,就算是一般的官员之家也绝不能接受。
      
      所以一直以来陈莲一直被周围官宦子弟所看不起。
      
      而他自己对于这些官宦子弟却是想靠近又鄙视,毕竟他阿爹说了,这男人只要笼络住女人的心,便什么都有了。
      
      他阿爹出生也不好,可是在家里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若是时间就了,或许陈莲认清楚运气和现实的区别也就不会有这样子的想法,可惜没多久陈莲遇到了最爱去花街柳巷的张正鸣。
      
      张正鸣最喜欢花楼男子的热情开朗,又想有一个身份还过得去的男子在自己身边,恰恰陈莲这些都有,两人自然是一拍即合。
      
      张正鸣视陈莲为蓝颜知己,觉得陈莲了解自己的理想抱负。
      
      陈莲也觉得自己要是能嫁给张正鸣为正夫,以后也算是能够扬眉吐气起来。
      
      可惜两个人想得再怎么美好,也是镜花水月。
      
      张正鸣的家人根本不同意这门亲事。
      
      张正怀夫妻原本就对自己女儿公然悔婚,气倒了亲家而愧疚不已,没想到事情还没有发生多久,女儿就要娶这么一个放浪的男子进门,自然是万分不同意。
      
      在这个世界,若是父母不同意的亲事,除非是私奔,不然的话就是说破天了也不可能成亲。
      
      原本张正鸣想和陈莲私定终身的,到时候生米煮成了熟饭,爹娘也就不得不就范了。
      
      但是陈莲才不愿意拿这种事情来赌,别说他输不起,就算是赌赢了,他以后也在张家抬不起头来。
      
      陈莲没想到平日里吹得天花乱坠的张正鸣,原来如此不中用,连家人都无法说服。
      
      陈莲看到张家的反应其实心里已经打退堂鼓了,若是实在不行,那就换一个女郎,可是哪里想得到张正鸣从来不顾及男子声誉,把两人的事情到处说。
      
      男子的名声何其重要,那里能够轻易与一个女子牵扯在一处,张正鸣这样子做,相当于硬生生的把陈莲和她绑在了一处,实在是有失磊落。
      
      陈莲没有办法去怪始作俑者的张正鸣,只好把气发泄在柳玉忱的身上,若不是之前有个柳玉忱的存在,张家两老怎么会如此嫌弃自己?
      
      他看到柳玉忱自然就跑过去找茬了。
      
      柳玉忱没有想到自己已经不与对方计较,对方还抓着不放,言语侮辱。
      
      他原本白皙的脸庞因为听这话而变得有些苍白,怒气又让过于白皙的脸颊染上了薄粉,但是他的教养让他一时间说不出什么粗鄙的话语。
      
      柳玉忱深吸一口气道:“我与…她人再无瓜葛,请陈公子慎言。”
      
      陈莲看着柳玉忱,他永远都犹如高高在上的玉佛观音,可是如今跌落神坛,那包含怒气却又隐忍的样子,心里不由的产生了一丝快感。
      
      陈莲因为生父的原因,再加上他本身没有好好学习闺阁男子该有的技艺,反而把大巴的时间花费在如何学习青楼伎俩,如何讨女子欢心上面,所以常常被同为官家子弟的闺阁男子们所看不起。
      
      所以如今看到一向清贵的公子柳玉忱这副难堪的样子,止不住就想要多踩上两脚。
      
      他脸上露出刻薄得意的笑容,咄咄逼人的嘲讽道:“柳公子要我如何慎言?是我要慎言你不是弃夫?还是要慎言你天生不讨女人喜欢?”    
      
      景轩阁本来就开在皇城的繁华街道上,起争执的又是两个各有千秋的公子,没有多久就围了不少人,在周围对两人指指点点。
      
      柳玉忱看到周围异样的眼光,双手紧紧的捏住衣角。
      
      他如今既然知道陈莲是刻意和自己作对,想让众人看自己的笑话,自然不会让对方如愿。
      
      柳玉忱当下不再理对方,而是直接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可是陈莲哪里能够让他如愿,当下挡住柳玉忱的去路,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大门口的一个女子的身影,不由娇弱的喊道:“玉忱哥哥,我和正鸣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我们吧~!”
      
      陈莲说完以后双手使了一个巧劲,故意把柳玉忱手里的玉兔摔落在了地上,裂成了碎片。
      
      而他就装作被推倒的样子,向着门口的方向倾斜,准确无误的落入了一个女子的怀抱之中。
      
      女子抱住陈莲担忧的问道:“阿莲,你有没有事情?”
      
      陈莲脸上的刻薄跋扈早已消失无踪,脸上流露出娇弱无措的神情说道:
      
      “正鸣,你千万不要怪玉忱哥哥,他绝对不是有意要推我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走过路过给个收藏,么么哒~
    感谢在2021-07-20 07:12:27~2021-07-21 20:33: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郎心似铁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