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女尊)

作者:风熙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张正鸣厌恶的看了一眼柳玉忱,她看不清楚柳玉忱的神色,只见他整个人都在藏在阴影处弯腰捡着地上的碎玉。

      张正鸣哼声道:“阿莲你何须求他?我们别理这个妒夫~!”

      说完以后仿若换了一张脸,声音仿佛蜜里调油的说道:“来来来,让我好好看看我的好阿莲有没有那里被那个妒夫伤着~”

      陈莲一副怯怯的样子说道:“我…我就是差一点摔在了地上,还好有正鸣在,我真的…真的没有事。可是我…慌乱之间把玉忱哥哥的玉给摔碎了,万一玉忱哥哥不原谅我怎么办?”

      一边说着还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张正鸣看到这副情景,心里可心痛坏了,当下哄道:“阿莲你就是善良,若是他不推你又怎么会把玉摔坏,这不过都是恶有恶报罢了,你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陈莲听到张正鸣这样说心里一阵得意。

      就算你柳玉忱博学广识,贤良淑德又如何?

      可是张正鸣还不是为了自己把你踩入地底。

      一向名声都不算太好的陈莲看到柳玉忱这个样子,一下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高大起来,他那里会放弃这样的机会,他要让全皇城的人都知道,就算是礼部尚书的儿子柳玉忱也是不如自己的!

      陈莲虚弱娇柔的说道:“玉忱哥哥对不起,若是你对正鸣姐姐退婚的事情心有不甘,也请你不要责怪正鸣姐姐,要真有什么不开心你就发泄在我的身上吧。”

      张正鸣一听就怒了:“阿莲,我不准你如此说自己!明明就是他伤你在先,你何须对他如此低声下气的说话?!”

      说完以后,张正鸣把陈莲护在身后高声喊道:“柳玉忱,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就算你长得再如何美丽也遮掩不住你的恶毒心肠,就算你再如何浪费心机为难阿莲,我和你之间也绝无可能,你这样的人真是让人恶心!”

      柳玉忱想努力拼起那被摔碎的玉兔,可是他的手一直在发抖,连着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反而让玉器碎片划伤了自己。

      殷红的鲜血顺着苍白修长的手指滴落在地上,片刻的的功夫就汇集了一滩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可是更让人惊心的却是柳玉忱苍白如纸的脸庞和哀绝的气息。

      他就像是被薄冰雕刻的绝美冰人,完美得不属于尘世,他脆弱又美丽,仿佛一不小心碰触到,就会支离破碎,消散于天地间。

      柳玉忱知道自己再怎么捡这些碎玉也是徒劳无功。

      有些东西覆水难收,碎裂了的玉兔又如何能完好如初?

      只是可惜了那位女君的一番心意了,若是玉兔在那位女君手中,定然不会像自己这般无用,摔碎了玉兔,薄凉了人心。

      柳玉忱小心翼翼的把破碎的玉兔放入锦盒之中,才慢慢的站立起来。

      明明就只是一个文弱单薄的公子,整个人都散发着琉璃易碎之感,但是他站起时,人们才发现他的背脊犹如苍松劲柏一样挺拔。

      他看着眼前这位张小姐释然一笑,犹如路边清风一般浅淡。

      往日种种誓言,不过是他人出口,困在己心罢了。

      当年他以为自己遇到良人,如今看来良人从未存在过,路过的不过是一缕浊气罢了。

      从他懂事起就知道自己有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有朝一日会和对方共结连理,相伴一生。

      两人指腹为婚没多久,柳玉忱的娘亲就被调到州府,所以柳玉忱从小就未见过这位张小姐,但是幼时的他便知道夫妻同体的道理。

      一直以来大家公子的闺范和教养、读书识礼他每一样都争取做到最好。

      即是为了不辜负爹娘的期许,也是为了…让素未谋面的未婚妻脸上增添几许光彩,不负指腹为婚之约。

      只是让柳玉忱没有想到的是当全家回到皇城的时候,会听到未婚妻是纨绔女子,流连烟花之地的消息。

      所有人都告述柳家,张正鸣不是良配,但是柳家人却碍于承诺,并没有取消婚约。

      柳玉忱觉得世人常常三人成虎,众口铄金,此人是他的未婚妻,若是他在没有搞清楚事实的真相时就妄下断言,今后的日子风霜雨露,又如何能够夫妻互相护持走下去。

      七夕佳节,鹊桥相会,张正鸣和柳玉忱第一次见面。

      张正鸣百无聊赖的坐在桥头抱怨道:“你说这爹娘是怎么想的?玩指腹为婚这种老把戏,我连那个柳玉忱是胖是扁都没有看过,就要娶他为夫,这不是开玩笑吗?”

      小厮道:“小姐人家好歹是柳尚书的儿子,又是家主给你找的未婚夫定然是个好的。”

      张正鸣不屑的说道:“切,我阿娘说什么你都说好,不然你娶得了!”

      小厮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小得倒是想,可是没有小姐你这个福气,小姐,等会柳公子来了,你可不要乱说话呀!”

      张正鸣不耐烦的挥挥手道:“是啦是啦!”

      就在这时她看到桥头出现一个烟雨如画,眉目清朗,极为有风骨的白衣男子。

      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何人配白衣。

      张正鸣一下子就看呆了,她常年混迹在烟花之地,周围都是些莺莺燕燕,何时见过如此风华的男子。

      就算是仗着穿越人士带来的优越感,在这个男子的衬托之下,都变得黯然自卑起来。

      张正鸣觉得自己要是能把这样子的男神娶回家,这辈子就值了。

      一听这人竟然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张正鸣可乐坏了,她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到柳玉忱面前表真心:

      “柳公子,我见你第一面起,便对你一见倾心。我知道我名声不好,可是那是遇到公子之前,我若是知道以后会遇到你这么个神仙人儿,绝不会做那些混帐事!你和我在一起之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绝对不再去花街柳巷。”

      那个时候的柳玉忱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长年在闺阁之中甚少在外走动,那里听到过女子如此直白大胆的告白,他当即羞红了脸。

      张正鸣对柳玉忱这一眼惊鸿,对着柳玉忱是赌咒发誓要一改往日花天酒地的德行,要和他做一对举案齐眉的夫妻。

      柳玉忱在张正鸣滔滔不绝的保证下,点了点头,轻柔的说道:

      “好~”  

      张正鸣是他的未婚妻,她说的他便信。

      数月后。

      元宵佳节,柳玉忱和家里面的人吃完了团圆饭,就带着贴身侍从一同去赴张正鸣的约。

      四周都挂满了花灯,周围都是游乐的人群,好不热闹。

      可是柳玉忱却孤零零的一个人在湖边等着张正鸣,一等就是几个时辰。

      等到热闹的街道变得冷清,

      等到曲未终人已散……

      侍者看到柳玉忱落寞的眼神不由劝道:“公子,想来…张小姐是有什么事情,忘记了今日的约会,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柳玉忱点点头道:“好,你派人去张府问问,我怕正鸣出了什么事情。”

      “诺!”

      就在这时,柳玉忱听到周围人的语言。

      “今日花魁郎君的表演真是精彩啊!”

      “是呀是呀,那个张女郎真是艳福不浅,一掷千金成为花魁的入幕之宾……”

      “哈哈哈,真是羡慕呀”

      “不对呀,不是听说张女郎和柳家公子有婚约,怎么元宵节跑去找花魁?”

      “呃?!对啊~”

      “啧啧啧,这张正鸣是不是行事太过嚣张了一些?”

      “……”

      后面的话语柳玉忱是一句都听不下去了。

      侍者关心的看着脸上苍白无血色的公子,担忧的说道:“公子,或许…或许是同姓巧合罢了?这些人都喝醉了,他们的话做不得准的。”

      柳玉忱看了一眼侍者,习惯性的安慰着周围的人:

      “别担心,我没有事。”

      他一如既往的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可是这次却从侍者眼里看到了一个面目有些僵硬的男子,笑比哭还要难看。

      都说色衰爱弛,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这么‘老了’。

      “我们去花街。”

      轻浅的语调就像是微风吹过湖面的声音,就算吹起丝丝涟漪,要不了多久就会风平浪静,过水无痕。

      外人看起来再轻浅的涟漪,或许心口早已印下犹如炮烙般的伤痛。

      一滴清泪落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没有人会在意它有多苦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