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女尊)

作者:风熙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柳玉忱坐在马车里面,带着仆从来到了男德学院。

      马车外面传来仆从恭敬的声音:“大公子,学院到了。”

      柳玉忱从马车下来说道:“你们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我自己会进去的。”

      “诺!到了沐休日,属下会带人来接公子回府。”

      柳玉忱点点头到:“劳烦了。”

      皇家学院毕竟是学习的地方,所以不论是皇家学院还是皇家男德学院,对于这些身娇肉贵的学子学女们向来专门定下了规定,凡事来学院求学的人,最多只能携带一名仆从。

      这样带着一个人在周围伺候,既不会当误她们学习,也不会因为伺候的人太多,而使得性子变得骄奢。

      侍从华亭从马车上拿了不少行礼,声音清脆的说道:“大公子,我们走吧。”

      柳玉忱也选了一个比较大的包裹背在肩上,柔声点头道:“好,我们走。”

      华亭看到吃惊又紧张的说道:“大公子,这怎么使得,晚点我多跑两趟就是了,您快放下!”

      柳玉忱看到他这副紧张的模样,不由笑道:“我那有那么娇贵,我们一人拿一些就拿完了。”

      华亭看到大公子主意已定,当下也就没有反对了,只是一边走一边叮嘱道:“大公子,你若是拿不动可千万不要面前,一定要给我说……”

      还没等华亭说完,远处一个管事模样的男子,就带着两个仆从走了过来,亲切的问道:“请问公子也是这次来男德学院求学的学子。”

      柳玉忱行礼以后从怀中拿出拜帖回道:“我是柳家的柳玉忱,特来男德学院求学。”

      那管事的一听柳玉忱的名字,眼中闪现精光,原本亲切的态度瞬间变成了热切向周围的仆从说道:“还不马上帮柳公子拿行李!”

      说完以后自己上手要去接过柳玉忱背着的行礼,却被柳玉忱有礼的避开了。

      “劳烦管事了,玉忱背上包袱不重的,自己来就好。”

      管事也不强求,而是笑道:“柳公子果然朗朗君子,温润如玉,您的房间早就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就在这个是工部尚书的幼子林景峰也带着人来到了男德学院。

      他长相娇美,远远看去就像一朵盛开的芙蓉花,可以算是这个世界最喜欢的那种类型男子。

      他和柳玉忱自小认识,两人的母亲又刚好是工部的尚书和礼部尚书,也算是齐名的世家公子,只是旁人每每拿他们两个人出来进行对比时,他总是会被柳玉忱压一头。

      到底是年少气盛,林景峰又是个不服输的性子,回家自然是埋头学习,可是那里知道当他觉得自己学习有成以后,准备去挑战柳玉忱,却发现柳玉忱遇到了退婚的事情。

      若是旁人,知道老是压着自己一头的男子跌落成埃,就算是嘴里说着同情,但是心里大抵高兴是多余同情的。

      但是林景峰显然不是那一类人,原本他就觉得要啥没啥,看着就油腻的张正鸣配不上和自己齐名的柳玉忱。

      可是这颗烂枣居然还敢悔婚?!

      林景峰仿佛自己被毁婚了一样,他虽然不好对张正鸣出手,但是对他的那些红颜知己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这一个二个的明知道别人有未婚夫,还要上赶着往上贴,林景峰自然要好好招待一下。

      当然,他并不会承认做这些事为了柳玉忱,他还是看不惯柳玉忱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但是他更看不惯那些烟花宿柳的男子一朝得势,反而看不起正房的模样。

      林景峰可是打听过了,这次来的男子除了‘体弱多病’的小郡主以外,就只有自己和柳玉忱的条件最好。

      这次自己必然是不会再输给他了。

      林景峰刚刚来到男德学院就看到管事亲自接待柳玉忱,而接待自己的不过是两个低阶仆从的时候,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果然讨厌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

      柳玉忱和管事穿过密林,来到一个古朴的院落,这个院落看上去清幽寂静,极有历史的厚重感,但是屋子里面设计贴心,用具更是一应俱全。

      管事热情的介绍道:“这里是皇家男德学院最好的院子,最好的就是坐北朝南那个屋子,一直给公子留着的。”

      柳玉忱眼神微动,试探性的问道:“管事,这样好的屋舍,给玉忱是否会有些不合适?”

      管事笑着摇头道:“柳公子是这次学习唯一一个凤君下懿旨招收的学员,而且公子的学问向来在众多公子里面最好的一个,这屋子给你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

      ……自己居然是凤君唯一下旨招收的学院吗?

      太女是凤君的长女,柳玉忱一直知道凤君会给自己下懿旨,八层是太女的意思,但是他从未想过自己是唯一一个被下懿旨的人。

      若是如此,那是不是代表……

      想到此处,柳玉忱的心不由漏跳了半拍。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子有些充满傲气的声音响起:“管事,这柳公子学识是不错,可是也不是天下第一,凭什么最好的屋子给他?”

      来人正是林景峰,他刚刚跟着仆从来到院子,原本就因为管事的去管柳玉忱而没有管自己而一肚子气,刚刚来到院子就听到了管事的后半句,说是柳玉忱学问好,所以才把最好的屋子让给他。

      林景峰自然就不乐意了,他这一高声质问,就吸引了不少已经报道的学子。

      这些学子一看到起冲突的是这次求学除了小郡主以外,家世最好的柳玉忱和林景峰,瞬间就站在旁边窃窃私语起来。

      至于相帮,那时绝对不可能的。

      别说这两个是神仙打架,若是相帮难免会被伤及无辜。

      最重要的是没听说林景峰是因为柳玉忱的学问提出质疑吗?

      能来到这里学习的大部分都是天之娇子,学问都不错,年纪也不大。

      这一听是学问的问题吵起来,心高气傲的学子们自然相看看两人龙争虎斗,还有极少部分自然自己学识极佳的,也想这两人顺便和自己比一比,看看两人是否配得上皇城才子这四个字。

      柳玉忱明白林景峰是没有听到管事前半句,不然的话就算再想不开,也不可能会反驳凤君的话语。

      他原本就和林景峰不熟,更谈不上仇怨,自然不会把对方往坑里面带,让对方得罪凤君。

      柳玉忱行了一个平辈礼后说道:“林公子说得有礼,不过选屋子总是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你说对吧?”

      向林景峰这样的世家公子,家里都是官宦之家,从小到大都被耳濡目染,基本上不会出现一个没有脑子的冲动莽夫。

      他原本故意大声说话,就是要激柳玉忱和所有男德学院的学子比试学问。

      柳玉忱若是赢了,难免会得罪这里学子,进而被孤立。

      柳玉忱若是输了,那他才子的名号就名不副实。

      可是如今柳玉忱根本不接这一茬,反而拿先来后到说事,若是自己在这种情况相逼,这些学子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最多就只会演变成自己和柳玉忱一对一。

      若是和柳玉忱一对一,林景峰虽然想和柳玉忱一争高下,可是一来就和柳玉忱争执,就算赢了,到时候传出个泼辣的名声反而得不偿失。

      可是若是让他这样认输,把最好的房子让出来他又不甘心。

      林景峰当下换了一副柔弱的样子,向柳玉忱回礼以后说道:“柳家哥哥好,我看见那间屋子便喜欢得紧,你能否让给我?”

      哥哥弟弟什么称呼的,在那个时代都不会有男子喜欢别人叫自己哥哥,平白的被叫大上了好几岁。

      柳玉忱深知自己出门便代表了柳家,若是对方一开始就表达出善意,柳玉忱让便也就让了。

      可是对方一开始就不友善,若是自己让了,那是不是代表以后柳家在面对他人不友善的时候也要一再退让?

      柳玉忱笑的温柔无害但是话语的内容却是分毫不让:“我和林公子果然投缘,便是连喜爱都是一样的,我也是第一眼看到这个屋子便喜欢了,君子不夺人所爱,想来林公子不会和我争吧?”

      林景峰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啧啧啧,瞧瞧这话,要是和你争就不是君子了是吧?

      真是个芝麻汤圆,比几年前更让人讨厌。

      林景峰维持着有些僵硬的笑容说道:“弟弟又怎么会和柳家哥哥抢呢?只是听闻柳家的家风勤俭,没有想到柳家哥哥原来喜欢这样奢华的风格?”

      柳玉忱有些无辜的问道:“林公子说笑了,皇家男德学院乃是皇室特意为了学子打造,玉忱只是仰慕皇室威仪,所以想要在屋子里面尽心感受,又怎么会是喜欢奢华风格呢?”

      林景峰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如今柳玉忱连皇室的虎皮都扯出来了,自己若是死咬着柳玉忱喜欢奢华,那就不是说柳家奢华了,而是说皇室奢华,若是被有心人听到拿去做文章那就不妙了。

      林景峰连忙打了个哈哈说道:“哥哥说笑了,弟弟只是羡慕哥哥能够得到这样的好的房间罢了,想来哥哥初来乍到,还有不少东西要整理,弟弟这就不打扰了。”

      柳玉忱温柔的说道:“谢谢林公子关心,那玉忱也就不打扰了。”

      说完以后又向管事行了一个礼说道:“玉忱多谢管事照顾~”

      管事笑道:“应该的,都是应该的。”

      说完以后还极为贴心的叫人把柳玉忱的东西送到他的屋子里面去。

      管事若有所思的看着柳玉忱进入屋内,看样子这位柳公子并没有向外表表现的那般柔弱无趣。

      只是不知道太女是否知道了?

      其他学子看了一出精彩好戏,不少人都暗自琢磨着今后应该怎么做。

      他们这些人能来这里学习,除了为将来嫁一个好人家铺路以外,也是为了多交个朋友,拓展人脉。

      可是如今看来,除了生病暂时没有来的小郡主以外,就属工部尚书和礼部尚书的家的公子家世最为显贵,但是目前看来两位公子似乎不是很对盘。

      若是投靠了一个,搞不好就会得罪另外一个。

      对此,大部分学子都决定还是再观望几天。

      就在众人慢慢散去的时候,还有一个男子站在原地,用阴毒的眼神看向柳玉忱的方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