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女尊)

作者:风熙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蒋明曦笑道:“父君,你长期吃着鱼翅,若是有一天突然要你用粉丝代替,你可会习惯?”

      凤君有些明悟道:“粉丝我自然是吃不惯,可是若是能鱼翅旁边还能配上一盘小点心,我自然选择有小点心那份鱼翅。

      那张正鸣和曦儿比起来自然是没有半点可比之处,但是世人皆是持宠生娇,若是让柳家公子知道曦儿对他对爱重,谁又能保证他会不会旁边跟着一个,心里想着一个,左右他不说,别人也很难察觉。”

      蒋明曦断然的说道:“他不会的,明曦喜爱之人是温润君子,却有铮铮傲骨,勇敢果决。我绝不信他是心中藏私,三心两意之人。若是如此,凭他的容貌聪慧又怎么会被逼迫到如此境地?”

      凤君笑道:“看来我曦儿是长大了,知道喜欢一个人是皮、骨皆爱。罢了,你既然喜欢,心中又有分寸父君也就不多说了。”

      “父君放心,鱼目和珍珠,就算再相像,但是和珍珠呆久了,多少也不会习惯鱼目的腥味。”

      凤君无奈的笑道:“曦儿到是自信。”

      蒋明曦笑道:“明曦作为一国储君自然要自信些,不然站在身后的凤曦国臣民背脊如何挺立,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父君帮帮忙~”

      凤君了然道:“是要本宫为你下旨指婚吗?这倒是简单,不过你的婚姻既是家事也是国事,柳玉忱的分位我还要和你母皇商议一下做决定。”

      绕是一向自喻为多少有着现代人思想的蒋明曦猛然听到父君的话语,都被这个速度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虚咳了一下:

      “不慌不慌,左右我今日才见到他,总是要多认识一下,我听说每年皇家都要专门针对男子开男德班,不如今年的把他名字报上去?”

      皇家男德班原本是为了给曦皇选秀子的预备班,但是凤曦国的历届君主里面基本上没有沉迷男色的,倒是出了几个痴情种,所以一开始为君主准备的男德班就有些荒废了。

      但是毕竟是老祖宗传来来的学院,就这样荒废也不是个事情,所以后面就慢慢的演变成了为皇家和大臣选夫君或是女婿的预备班。

      只要是能够进入这个学院的男子,可以算得上是皇家承认其人品家事的证明,就算是之后没有嫁于皇家或者是大臣,但是只要是能够进入皇家男德学院的男子,一旦顺利毕业,那绝对是一家有子百家求的局面。

      所以能够进入皇家男德学院,对于凤曦国的男子而言绝对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情。

      柳玉忱原本身为礼部尚书之子,再加上他的学识和人品是绝对有资格去皇家男德学院求学的,可是当年因为张正鸣悔婚的原因名声有损所以才会错失机会。

      凤君点点头道:“这样也好,你们毕竟才见了一面,多接触一下才知道是否合适,而且世家公子不少,你往年总是没有兴趣关注这些,趁着这次机会也一并看看,若是还有中意的也一并纳了。”

      蒋明曦无奈道:“父君,你真是看得起女儿,当女儿是花蝴蝶,一次能采很多花的样子。”

      听到这话凤君不由好笑道:“刚刚还觉得你长大了,这不,又开始说起孩子话了,那个有本事的女子不是像花蝴蝶的一样穿梭在男子当中,也就是你把日子过得像是进了尼姑庵一样。”

      “是是是,父君说的永远是对的。”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声音:“大老远的就听到你们父女笑声,说什么这么高兴呢?也说给朕听一下。”

      两父女极为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凤君笑道:“都在说些父女的贴己话,怎么这会儿突然想到来了?”

      曦皇笑道:“刚刚看完奏折,就想来你这里坐会,没想到你们都在。对了,曦儿,除了定期维修水坝以外,朕还准备加大水坝的修建。”

      蒋明曦思考了片刻后问道:“老一批的水坝修建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母皇想要加修水坝可是因为钦天监那便夜观天象有旱灾征兆一事?”

      曦皇赞赏的点了点头道:“这是其一,其二是这二十年来我凤曦国农耕发展蓬勃,人口增长迅速,若是真的大旱,目前的水坝我怕不够凤曦国举国上下用度,所以才想着未雨绸缪。”

      蒋明曦点点头道:“母皇担忧得既是,既然明年有可能大旱,如今已经是秋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曦皇郑重的说道:“兹事体大,这件事情由曦儿去督工,别人去我不放心。修建堤坝资金庞大,切记一定要盯紧资金流向,防止有人中饱私囊,堤坝是我们凤曦国要用很多年的,一定要保证质量。”

      蒋明曦恭敬的回道:“诺!孩儿定然不负使命。”

      说完以后有些担忧的说道:“我们凤曦国国库丰裕,面对旱灾尚且要慎之又慎,但是周边部落小国就未必有此等本事。天灾之下,食不果腹,特别是边境的一些游牧民族,极有可能会到凤曦国掠夺,不可不防。”

      曦皇眼中闪现出寒芒,厉声道:“若此等宵小胆敢来犯,定然让她们有去无回!”

      “母皇所言极是~!”

      蒋明曦自从领旨修建堤坝以后,日子就过得格外冲忙。

      凤曦国的钦天监是极为有本事的存在,平日里对于大一些的雨水旱灾能够提前月余推算出来,让凤曦国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

      但是这一次却整整提前了大半年的时间推算出来有旱灾,这是蒋明曦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遇到的事情,这也代表了这次旱灾来势汹汹,稍有不慎就是饥民四处,饿殍偏野。

      所以蒋明曦根本不敢有半刻马虎大意,深怕一不小心就酿成不可避免的灾祸。

      在不影响国祚和百姓生活的情况下,尽最大的努力调动凤曦国的资源,务求在旱灾来临前修好堤坝,就算是不能全面完工,但是最少要完成半数堤坝。

      这样子,就算到时候用水紧一些,最少百姓不会因为缺水有后顾之忧。

      钦天监这边也说不准这旱灾来临以后,要多久才会消退。

      所以蒋明曦不仅要保证堤坝的顺利完成,还要尽量让原本就算得上丰厚的天下粮仓有足够三年用度的粮食。

      时不时的还要派人去其他国家购买食物。

      当然,忙碌的不止蒋明曦,掌管户部的大皇姐主要在管粮食和农户的安置,就连还在蜜月的四皇妹,也隔三差五的去军营坐镇,派人紧盯边境,就是怕人趁机浑水摸鱼。

      就连不过十五岁的五皇妹,虽然还没有成年,还没有资格参政议事,但是她也带着平日里跟在身后的贵女巡视皇城和周边的各类商铺,特别关注各地区的通商贸易,随时观察那个地区的物价和数量有没有剧烈的变动。

      以此来推断这个地区是否发生什么变动。

      小小年纪,也算是有模有样的。

      不过这些事情除了极为上层的少数人知道以外并没有大为宣传。

      一方面是怕百姓知道以后引起民众恐慌,另外一方面就是怕敌国知道以后借机闹事,或是哄抬物价。

      就在这样忙忙碌碌之中时光匆匆而过,皇家男德学院也开学了。

      柳玉忱在这段时间里,生活恍如梦中,自从遇见太女以后,果然没有过多久,自己的名声就基本上被洗清,再过没有多久议论的声音也被压制下去。

      他又回到了原本的样子,清贵公子大家闺秀。

      往事种种就犹如沙滩上面写的字一样,无论写得再过深入刻骨,只要一阵大风吹过,一个海浪打来,就全部被抚平了,仿佛什么都从未发生过一样。

      除了之后就有不少人来他家做客,明里暗里的打探自己和某位皇女之间的关系外,能够清楚的证明这一切都不是梦。

      结果没有过两天,凤君特别下了懿旨要他今年去皇家男德学院学习后,就连那些隔三差五来打探消息的人也全部都消失无踪了。

      小弟对此到时极为高兴,但是柳玉忱心里面难免有些忐忑不安。

      既有对于事情这么轻松就摆平的不安,也有对于不知道该如何向太女表达谢意才更为妥贴而感到不安。

      柳玉忱从忐忑等到失落,从失落等到苦涩,一直等他到了皇家男德学院以后,太女都从未出现。

      或许是太女很忙,并未有时间想起自己

      或许…自己那天举止不当,惹得太女不喜……

      或许…或许自己只是太女无意间救起的人,那时觉得特别,一时心生怜悯,可是时间久了自然也就淡了。

      柳玉忱的脑海里面浮现出种种猜测,最后又被他一一否认。

      不论如何,自己的事情终归是要感谢太女的,至于其他的,便不应强求了。

      要去男德学院这日,柳父再三的检查柳玉忱的行礼,柳玉忱不由笑道:“父君不用如此,东西我和华亭都看过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柳父眼眶湿润道:“你这一去就是半年,只有每月沐休日才能回家,我再小心都是应该都,万一缺了什么,那不是失礼人嘛。”

      柳玉忱躬身道:“父君说得是。”

      柳父絮絮叨叨的说道:“皇家男德学院旁边就是皇家女子学院,两院经常会有一些互动交流,虽然你的年纪是大了一些,不过也没有大多少,若是遇到心仪的人就多交流一下感情,就算是遇不到合适的也不要紧,只要能够顺利的从皇家男德学院毕业,以后就不愁找不到好妻主。

      我家玉忱这么好,以后一定能够找到一个好归属的。”

      柳玉忱点头道:“父君不用担心,孩儿一定会用心读书。”说完以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微微流露出一些红晕补充道:“……以后也一定会找一个像娘亲这样好的妻主。”

      柳父欣慰的说道:“好好好~”

      柳母看着世间差不多了,说道:“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孩子又不是不回来了。”说完以后向柳玉忱叮嘱道:“切记出去以后别堕了柳家的名声。”

      柳玉忱挺直了身体恭敬的回道:“玉忱谨遵母亲教诲!”

      一向严肃的柳尚书难得的露出一个有些僵硬,但尚算慈爱的表情:“嗯,但是在外面被欺负了也要记得回家给爹娘说。”

      柳玉忱带着鼻音回道:“是,母亲!”

      柳尚书目送着儿子远去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街口才对自己的夫君说道:“回去吧,玉忱一向懂事,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柳正夫有些嗔怪说道:“就你心大…什么都是没事没事…受十月怀胎之苦的又不是你们女子,你当然会说没问题了……”

      柳正夫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早就习惯的柳尚书也不反驳,扶着自己的夫君回府。

      一个絮絮叨叨的丈夫,一个冷着脸但手还牢牢扶住夫君的妻主,背影看上去倒是颇为‘和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