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霜华

作者:司泽院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6 说抱歉×祸不单行×另有乾坤

      “怎么了?”库洛洛好笑地挑眉,难道自己做得还不够明显吗?“你看不出来吗?”重霜半撑着坐起来,脑海里皇帝和他说话时透漏出的信息一字一句回笼。感谢,丰厚的报酬,自己还拒绝了皇帝半月后安全保卫的要求,那明摆着会是婚礼。刚刚有点波动的心又冻住了,重霜冷冷地看一眼库洛洛:“刚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要是困了就休息吧。”
      
      语气平淡,眼神冷漠,库洛洛没有想到自己还能看到重霜这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他抓住重霜伸向被子的手,语气忍不住激烈了起来:“你真的不知道?”
      重霜皱眉,“我知道,”库洛洛刚松口气,就听见几乎让他发狂的话,“你是团长,我是团员。放开我的手,我困了。”
      “你果然在避开我。”库洛洛这下肯定了,为什么自己之前经常见不到他,那果然不是错觉。
      重霜的眉毛愈发锁紧,“没有。”
      “你在闹别扭。”库洛洛进一步确定。
      “没有。”挣扎。
      “我做了什么让你产生那种感觉?”库洛洛使劲按住不安分的手。
      “没有就是没有,你到底想让我说几遍?”重霜猛地用力,库洛洛没有料到,往后跌坐在床上。
      “你吃醋了。”库洛洛盯着先是愤怒后是紧张的重霜,撑在身后的双手往前移了一些。
      纸被捅开了。
      
      重霜气恼地瞪着库洛洛,后者脸上正挂着有些得意的笑容。那哪是吃醋,明明你最近做的事情实在没法给人信心,以前也没有积累什么良好信用啊。一个游戏花丛、演戏演到所有人都深信不疑的地步的人,真心有没有还很难说,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相信库洛洛。
      
      “就算是吧,没有下次了。”重霜很不甘愿地承认自己吃醋,可惜库洛洛并没有多少成功的喜悦,他迅速地抓住了话尾:“什么叫‘没有下次’?”重霜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再次抬眼时已经是平时的淡然状态:“我决定放弃,这种感情是多余的。”
      
      “不可能!”库洛洛差点就用吼的了。
      “是吗?”重霜看着他,“那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行吗?”
      “什么?”
      “旅团和我,哪一个是可以舍去的?”重霜语气是平静的。
      
      然而其中的尖锐意味却不可忽略,库洛洛震了一下,脸色由愤怒变成了惊讶,然后慢慢变成了苦笑:“……原来你一直都是清醒着的那个。”看到了自己一直想要忽略的那一点。旅团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如果需要,自己都可以牺牲,更不用说为了旅团利益而必然导致的分离。
      
      没有正面回答,但结果已经明摆着了。果然和自己想的答案一样,重霜也想苦笑,应该高兴自己很了解这个男人么。他慢慢地说,字斟句酌:“其实,我一直都很自私,很小心眼。”
      
      所以想要旅团之上的空间,任务之中的时间,自己显然给不起,也意外地不想勉强。库洛洛第一次发现“想要就抢过来”这句旅团宗旨也有不适用的时候,抢过来……那就不是他所要的东西了。“今晚确实什么也没有发生。”库洛洛头往后仰,觉得自己说话从来没这么艰难过。
      
      “嗯。”事情真的演变到自己早就预料的这一步,重霜只觉得悲哀且心痛。原来觉得自己避开就行,可是还是捅破了。他躺下,拉过被子,把头埋在松软的枕头间。所谓剪不断理还乱,所以有那么多理由,自己偏偏选了那个最尖锐最无处可逃的。既然说开了,问题也确实存在,就不要让双方都心存侥幸吧。重霜侧耳听着库洛洛的呼吸声,如果我们在一起,就是两年见面次数屈指可数、还都是因为任务的话,那真的只能抱歉,是我太贪心了。
      
      事实证明,就算是当事人都闭口不提,还是有人发现了异常。首先就是略知内情兼有敏锐第六感的玛琪,她在重霜和库洛洛一前一后下来、库洛洛还顶着两只黑眼圈的时候就忍不住多看了他们两眼。吃早餐时气氛更不对,两个人愣是连个眼神交集都没有。异常,太异常了!玛琪暗自捅了一下身边正狂吃的人,吃痛的侠客差点叫出来,再顺着玛琪桌子下手指的方向,满不在乎:“这不是和平时一样吗?”重霜和团长吃饭时不说话,这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玛琪还是觉得不对,早饭后,出门的出门了,她借口打扫房间,仔仔细细找了一遍蛛丝马迹。桌上的咖啡还没彻底凉掉,看来团长又看了一晚上的书;床上只有一个人睡过的痕迹,好像一切正常——这在玛琪碰到枕巾上一块不易察觉的干结处时完全推翻了。好像是……泪水?
      
      心事重重的玛琪锁上门,却正好听到楼下留守的派克一声低呼。她惊醒,三步并作两步奔到楼梯口。一个酒红色半长发的人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做工考究的西装笔挺,扬起的手指上晃过宝石戒指的亮光。芬克斯和飞坦也被派克的声音吸引了出来,“派克,怎么了?”飞坦速度最快,他绕到那人面前,眼睛慢慢睁大:“你是……”
      
      “几年不见就忘了我吗?还真是令人伤心的一件事啊~”男人这么说着,整整袖口站起来,飞坦立刻进入戒备状态。“哎呀,看来我不是很受欢迎呢~玛琪,好久不见,你更漂亮了~”男人转过头,伸手朝玛琪摇了摇。灰色的凤眼,危险的笑意——西索?
      
      此时,玛尔联邦闻名天下的一家悬崖餐馆。伊尔迷看着对面的人,忍不住提醒他:“霜儿,你还要喝果汁吗?”重霜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把手里的吸管捏得不成形状。伊尔迷微微叹一口气,招手让侍者来。重霜歉意地看了他一眼,眼角余光却突然发现进门来的两个身影非常眼熟。
      
      伊尔迷敏锐地察觉到了重霜瞬间僵了一下的动作。他装作随便往外瞥了一眼,认出了玻璃上摇晃的隐约身影。重霜稍稍往前侧身,压低声音:“我们换个地方吧?”这是什么情况?伊尔迷无声地问。“那个女的是公主……她知道我是个盲人!没想到今天碰上了……”伊尔迷了然地点头,霜儿忘记带道具了吧,怕给库洛洛露馅?
      
      库洛洛今天其实一点品尝美食的心情都没有,重霜决绝的表情和语气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霜儿承认喜欢自己,但是却一定要保持原有的距离,是对自己的不满,也是对自己的照顾吧,不想自己之后做出更痛苦的抉择。
      
      库洛洛自嘲地笑了一下,也许同伴才是最好的选择。鼻尖突然飘过熟悉的清淡花香,库洛洛猛地回头,手挽手的两人正擦肩而过,高个在稍矮的耳边说着什么,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是霜儿和那个杀手?库洛洛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直到尹凡荅公主动手拉他才醒悟过来,赶紧道歉。
      
      旅馆里,四个人对着一个悠哉游哉的人大眼瞪小眼。“重霜呢?”“不在。”“那,库洛洛?”“也不在。”听到玛琪冷冰冰的回答,西索无所谓地耸了下肩:“那我在这里等吧。”“不行!”“为什么?”“我已经包下了。”抢在前头回答的飞坦才想起来似乎是重霜包的,但这时候顾不得了。芬克斯终于说了一句让飞坦赞同的话:“对,这里不欢迎你。”西索一点也不介意,“那还真是遗憾呢。”他起步往外走,到门口时突然回头一笑:“忘记告诉你们了,隔壁那家我包下了,找我很方便的哦~还有,转告小霜霜,我等他很久了~”
      
      四人面面相觑。嘟嘟的短信音划破空气,玛琪打开一看:“为保证任务顺利,最近将会在外留宿。——重霜”“正好,让那个小丑干等去吧。”虽然换了衣服倒是像模像样,还差点认不出来。芬克斯和飞坦大松了一口气,只有派克注意到,玛琪的脸色丝毫没有好转。
      
      半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在西索守株待兔守得快没耐心的时候,玛尔联邦可布朗皇帝唯一的爱女尹凡荅公主的婚礼如期而至。人们还沉浸在刚披露不久、令人震惊的辛温扎家族走私、意图反叛的案件里,只有少许的注意力转向了公主神秘莫测的新郎。某小报信誓旦旦地保证,新郎是一个英俊温和、博学多才的青年,可惜的就是没有任何家庭背景。
      
      重霜放下报纸,“这家报纸记者很不错。”这种消息都能打听到,皇帝可是已经下令封锁了。他正在离皇宫不近不远的旅馆中,每天都能看见一辆熟悉的加长轿车混在车队里早出晚归。伊尔迷支着脑袋,看他往黑色劲装上套西服,“用帮忙吗?”“一幅画我还搞不定?”重霜扣好衣服,抬起头来灿然一笑。本来想问最近到底出了什么事的伊尔迷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伸手整了整重霜有些歪的领带。
      
      库洛洛穿着黑色的燕尾服,站在神父面前。皇亲国戚们陆续进入观礼厅,他敏锐地察觉到重霜混在那些人里,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门口的侍卫长是侠客易容的,走廊里的侍卫里有芬克斯和信长,库哔潜伏在观礼厅圆顶下的空间中,其余人等也已经在预定地点等待接应了吧。
      
      重霜拄着拐杖,暗自郁闷自己怎么和这东西那么有缘。没办法的事,脾气古怪、不爱出门的老公爵,有比这个更容易假扮的人了么?他慢慢挪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眯缝着的眼睛四处扫描。他的任务就是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那幅伪装的画,虽说库洛洛功力更深厚,可是在被一群人精仔细端详的时候明显不能东张西望,只好由他代劳。比预料中的容易,重霜很快就发现了目标。
      
      皇帝牵着公主的手进来了,重霜瞄了一眼,即使白纱遮面,也能感觉到公主含情脉脉的目光。重霜突然有那么点羡慕,撇去旅团的动机不谈,至少到现在为止她都是幸福的。原来下面对库洛洛的平民身份颇有微词,不过看到公主这个样子,再看皇帝也很满意的表情,大家顿时安静了。三、二、一,库洛洛已经伸出手去,就是这个时候!
      
      顶上巨大的水晶吊灯突然碎裂,碎片四溅,四壁上的烛火也一瞬间全灭了。“保护陛下!”外面的侍卫听到了异常的声响,哗啦啦冲了进来。到处都是一片黑暗,人们四散奔逃,重霜迅速地脱下外套,飞身跳上座椅,从椅背上冲上了墙,到手!黑暗中的库洛洛站在原地,捕捉到那一声“咔嗒”,即刻推开了旁边吓得呆住的皇帝和公主。侠客也已经冲到了他身边,大呼:“小心!”“啊!”
      
      一群人先后回到旅馆。“哈哈,估计他们都被耍蒙了吧?”窝金听说了里面的混乱,哈哈大笑。“嗯,估计都以为驸马为保护公主挡下了刺客的攻击呢。”侠客觉得自己在这次活动中最出风头,不由得沾沾自喜起来。“管他们怎样,团长,快让大家看看吧!”性急的信长忍不住了。库洛洛笑了笑,伸手解开画像外包扎的黑布。
      
      三小时后。“长得也不怎么样啊,还不如重霜呢。”大咧咧说话的是窝金,一看重霜的脸色立即消音。额上已经冒汗的库洛洛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是足以乱真的赝品。”“赝品?”一群人都跳了起来,看库洛洛、重霜、侠客三人忙活了半天又是洒东西又是擦的,结果居然是假的?重霜盯着那幅画,突然下手敲碎了边框。“你做什么?”众人大惊,却见他从碎片里捡出一个小羊皮纸卷。画框居然是中空的——不过那又是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嗯,开虐鸟~再,JJ抽,偶看不见评论了……就看见一个转啊转的东东,评论数目又上涨,把偶给急的……
    恶搞小剧场之关于真相
    某蓝(小心翼翼):霜儿,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重霜(一贯淡定):你说库洛洛么?一早的事。
    某蓝(冷汗):霜儿,你真是深藏不露啊,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
    重霜(继续淡定):库洛洛都没看出来,你看不出来算什么。
    某蓝(打击):霜儿你……
    库洛洛(无限阴云覆盖,一言不发):……
    某蓝(在低气压下积攒半天勇气):…………(不行,不敢问,珍爱生命,远离流星……)



    不入轮回
    末法时代,绝地逢生



    [HP]Senior,Junior
    汤哈(伏哈),如果汤姆·里德尔出生于1978年12月31日



    [HP]时计/Countdown
    伏哈,原著背景+灵魂伴侣设定。



    请成为我的公主
    都市爱情童话



    万人之上
    一人之下



    [HP]相似绝不同/Alike
    伏哈,一个自原著五年级起的新故事



    黑色皇后假说
    敌人变情人(哨兵向导)



    教主有难
    剑神VS剑魔



    演艺尖峰
    影帝VS影帝



    临凤阙
    贬官女的宠后路



    无限英雄
    综超级英雄



    赤墓
    霸道鬼圣爱上我



    葛朗台伯爵阁下
    穿越之帝国首富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学霸什么的最讨厌了!



    论伦敦塔的倒掉
    严谨贵族军官VS花花公子大商人



    七夜谈
    河♂蟹♂地拯救世界



    [网王]天才=女王?
    轻松热血基情HE,永远的网王



    论宠姬与贤后的距离
    有多远?



    笑傲-凤箫意难平
    林平之重生,手刃仇敌,独步天下



    K-王剑合璧
    周防尊/宗像礼司,总在不断偶遇或制造偶遇中的双王



    神史成灰
    混沌神X智慧神,有关历史与神话、选择与命运的妄想



    假戏真做
    新人救世主VS影帝伏地魔,交叉平行世界



    网王-微笑之诗
    双美人的强强争霸史(闺蜜进化成基友的发展史)



    网王同人-燕归
    2012不二生日贺文。重生天才的世界称霸之路。



    战与和
    重生救世主VS重生黑魔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