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霜华

作者:司泽院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7 神秘之地×妈妈来了×鸿沟

      清晨的薄雾笼罩着海岛群,时间还早,太阳只是微微地露了点头。一艘不大的客轮悄无声息地穿过平静的水面,漾起层层波纹。几只早起觅食的白鹭似乎已经习惯了这幅情景,扑棱棱着翅膀从甲板上掠过去。
      
      这是开往玛尔联邦名下唯一的自治教区的船只,目的地就是神秘的教徒岛。从第一座修道院在那座原本默默无闻的小岛上建起后,皇帝的一纸禁令剥夺了所有雌性生物在它上面、或者附近出现的权力,任何来访者都必须经过一系列严格复杂手续的审查。这使得索里塔诺岛这个名字湮灭在历史汪洋中,人们只知道,这里是教徒岛,隐修士的乐园,神秘莫测、与世隔绝的地方。
      
      船上的乘客大部分是准备短期静修的神职人员或者立志向神的修道士,他们清一色的装束,黑色长斗篷一直盖到了脚。其中有几个还戴上了兜帽,宽大的边沿垂下来遮住了整个脸,令人不由得不揣测这样他们是如何看清前方的道路的。舱里一片静寂,人们目不斜视,表情肃穆,这令几个好不容易获得上岛准许、满肚子好奇心的记者也不得不噤声了。
      
      这段安静过头的航行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当船到达港口的时候,雾气已经完全散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山林中掩映着的大大小小的修道院尖顶。人们鱼贯而下,舷板着地处站立着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察,所有人都必须接受他们的检查。重霜顺着队伍慢慢前移,前面的飞坦和库哔已经顺利地通过了。轮到的时候,他掏出侠客准备的证明,兜帽下的脸显出长期营养不良的青色,日光一照更显苍白。那是长期苦修的修道士常见的脸色,一个貌似警察头目的人看了他一眼,满脸敬佩的表情。
      
      伊格勒希亚皇家修道院是教徒岛上历史最悠久的修道院之一。和其他地方一样,它只为前来修行的修道士们提供最简单的食宿,没有手机,没有风扇,不要说电视了,连收音机这种普通电器都是被禁止的。库洛洛、重霜、库哔、飞坦所拿的就是这所修道院见习修士的介绍,上面写着每两人都能分配到一个隐修小屋。
      
      接待他们的修士简明扼要地说了注意事项,大致就是清规戒律N条,连说话都必须轻声细语,最后给了他们一份地图。他们这才知道,那“小屋”居然是深山里的简陋木屋。“在山里啊,正合适。”修士走后,飞坦瞄了一眼地图说道。“这两个地方隔得有点远,”库洛洛捂嘴,“分组行动。”重霜看了一下,自己算是战斗系的,飞坦也是,库洛洛和库哔都是辅助系,两两组合的话——“我和库哔一组吧。”听到这句话,库洛洛没说什么,只是睫毛垂了下来。倒是飞坦诧异地看了两人一眼,不过还是爽快地说:“我没意见。”重霜看向库哔,只看见帽子微微动了一下,他只在检查时才把脸露出来过。
      
      “那好,没有问题了。”库洛洛抬起头,目光看着重霜,“飞坦和我去西面,重霜和库哔就去南面。有事联系。”他指指耳朵,里面有米粒大小的耳机,那是侠客的得意之作,只有这样才能躲过警察的检查。
      
      画框里的羊皮纸卷是画家特地留下的,具体已不可考,只知道是阿尔帕王妃的某位倾慕者。里面记载着的是他所知道的所有阿尔帕王妃的生平,令人注意的是,里面提到了一个从来没人听说的秘辛,皇帝曾为因妻子的美貌招来众多觐见者而烦扰。于是他特地建造了一座城堡,地势险峻,四周筑起高墙,自从那座城堡完工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人见过王妃。
      
      上面并没有提城堡的所在地,只说了在深山之中,于是旅团只好采取地毯式搜索。教徒岛是最可疑的地方,因为它的严格禁令,使得外界的人们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上岛而不惊扰众多瞭望哨的最好方法,莫过于伪装成一身深沉黑色的修道士。他们能自由地在岛上行动,就算出现在鲜有人至的地点也是正常的,因为岛上有苦修的传统,有许多修道士连屋子也不要,幕天席地,风餐露宿。
      
      几天之后,四人都没什么进展。留守大岛的侠客倒是传来了消息,西索已经得知他们的行动,即将往教徒岛而来。这真算不上好消息,重霜扶额。他信手晃出屋子,顺着分叉的小道继续搜索。路口站着一个穿着修道士服装的人,重霜按习惯对他点了下头,走过去却觉得不对劲,气息熟悉得不得了。他惊讶地回头,“老妈?”
      
      那人转过头,摘下帽子,果然是重月:“霜儿,我好伤心啊,你反应真慢。”重月一脸委屈,重霜目瞪口呆,“老妈你怎么上来的?”重月摊手:“和你一样啊。”扯吧,警察难道是摆设?对了,估计是荷尔蒙饼干的作用。重霜想到这一点,疑云顿消,换了另一个问题:“老妈找我有事?”“没事就不能看我儿子么,”重月作生气状。重霜额上一滴汗,您老还记得我这儿子,这就该谢天谢地了。
      
      有重月的加入,进度大幅提升。他们很快就把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都扫了一遍,最后就剩一个看起来宽得要命深得没边的悬崖。两组人聚集,对着黑暗的渊底发愁。“这怎么过去?”飞坦皱着眉,他实在是受够了餐餐都是茶和橄榄,他现在最大的理想就是好好大吃一顿。库哔颇为赞同地点了一下头。
      
      库洛洛盯着深渊,照那张纸上的描述,王妃明显是被幽禁了,而悬崖对面的山,明显是非常好的地点。问题是,证据呢?他的目光收回来,沿着崖边走了下去,到处都是乱石杂草。他踢了下脚下的石块,它翻了一个面,露出上头的花纹。虽然风吹日晒,还可以依稀看出线条繁复,自然力绝不可能自发形成那样的图案。库洛洛睁大眼睛,这是……
      
      “在这里!”库洛洛抬头,发现是重霜,他和自己不认识的黑衣人在前方的草丛中翻找,显然也发现了蛛丝马迹。“我们必须想办法过去,”重霜回过头,对着闻声赶来的飞坦和库哔说。重月——易容了的——一手搭上儿子的肩膀,“霜儿说得对。”库洛洛微不可察地皱眉,重霜一点避开的样子都没有,他确定这个人不是伊尔迷,那到底是谁?
      
      重月很是兴味。她扫了一眼止不住吃惊的人,显然对自己和霜儿的关系不知情。更令人揣测的是那个叫库洛洛的脸色,啧啧,真难看啊。自己果然没有看错,很久之前在流星街时。霜儿的态度也很令人揣测,说话的时候会无意识地躲着他的目光。虽然现在情况有点奇怪,但是这个叫库洛洛的家伙果然有点本事。重月挑眉,她附耳和重霜说了几句什么,而后重霜点头,看得库洛洛怒火中烧:说个话有必要凑这么近吗?
      
      天色渐晚,于是库洛洛决定先回去休息一宿再做打算。等到旅团成员都睡着后,独孤家母子俩悄无声息地溜出来,重霜很不明白为什么老妈要神秘兮兮地叫他半夜出来说话。两人站在树下的阴影里,月光透过枝叶斑驳地洒下来。
      
      “霜儿,”重月的语气前所未有地严肃,“那个库洛洛……”重霜震惊地看着她,老妈这么快看出来了?“……”“什么叫知子莫如母知道不?”重月摆手,看儿子这样她就用不着回答了,“好吧,男人也没什么……”听到这话的重霜更震惊,重月自顾自地往下讲,“你喜欢他?真的考虑好了?啊,我的意思不是反对,我只是觉得,那个人好像对你不够好……不对,好像没有足够的重视……啊,也不对,那种感觉……”重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纠结地望天。
      
      重霜怔住了。长久以来的心事被人道破,面对的还是自己唯一的至亲,委屈的感觉突然铺天盖地而来。“我和他不可能。”重霜缓慢且坚定地说,要不是这样,回过神来的重月肯定以为自己幻听:“……什么?”自己儿子的脾气还不知道,从小那个倔啊,认定了什么就不会回头。
      
      “真的不可能……”团长和团员,自从他加入旅团,他们之间就只有这个关系。他不能,也没有能力,能使关系更进一步。旅团是联系也是障碍,横亘在他们中间。重月惊讶地看着儿子挣扎的表情,怒气一点点升起来。要知道,从小到大,她就从来没见过重霜这幅快要哭却哭不出来的样子。她早熟,坚强,隐忍的孩子……凭什么给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混小子糟蹋!
      
      重月一气就想冲回屋子把人拎出来教育一下,没想到重霜更快一步拉住了她:“不要去,妈妈。”“霜儿你……”重月本来想挣脱,可惜视力太好,一下子就看见了重霜眼里有亮晶晶的东西。“我会努力忘记他的,妈妈,不要去……”重霜的语气接近哀求,“让我抱抱你就好了。”重月愈发心痛,抱着怀里颤抖的儿子,第一次有后悔的感觉:猎人考试结束后,她就不应该让霜儿离开自己!
      
      第二天,众人依旧对着悬崖发愁。突然听得一声口哨,密林里飞出一群巨大的鸟类。它们冲天而起,然后慢慢降落到了地面,伏低身子。好像是让人乘坐的样子……旅团众人吃惊地看着出声的重月,她是怎么做到的?重月示意重霜先坐上去,然后自己跟上。回头看见三个迟疑的人,“马上,自己随便挑一只,不是要过去么?”天知道她昨天想看戏,现在却有不得不的原因要赶快结束这件事情。
      
      库洛洛死瞪着重月抱着重霜的两只手,他咬牙了半天。奈何一只鸟儿最多只能带两个人,只能挑了另一只上去。“没事,它们都很安全的。”重霜探回头说了句,库洛洛脸色更阴暗了。飞坦看看他,再看看库洛洛,和库哔一起挑了一只。气氛怎么好像有点诡异呢?重霜和一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人很熟的样子,也不解释一下什么关系。还有,在这种地方,团长还能长黑眼圈?晚上又没有书可以熬夜。飞坦暗自心想。但是想归想,他是绝不会问这些八卦的事情的。
      
      “都抓紧了啊。”重月心不甘情不愿地说,她现在怎么看库洛洛怎么不顺眼,要不是霜儿肯定不让,她指不定会让鸟儿在半路上乱抖一阵。她又一声口哨,鸟儿纷纷振翅飞起,不习惯的旅团众人猛地后倒,赶紧抱住鸟的脖子。
      
      空中的视野宽广很多。“看那里。”一直没出声的库哔突然指着一个地方说。众人循声望去,看见了树木后面的重重藤蔓。它们缠绕着爬起来,满满地盖住了下面的附着物,不过还是能看出建筑的大致形状。“看起来是个废弃的城堡呢~”突如其来的轻佻语气让不知情的人差点吓松手,是西索……他怎么也会在鸟儿背上?
      
      “霜儿,注意安全。”重月完全无视射向她的愤怒眼光,只管照顾儿子。“这是西索,他答应帮忙。”等到大家双脚都站到地面上时,重月才慢条斯理地说。“嗯,没错~”西索习惯性地抛了个飞吻,不过当他穿着修道士服做这个动作时,特别地让人喷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修了好久,总不满意,亲们原谅我吧……双手合十……
    恶搞小剧场之关于身份
    库洛洛(阴沉):说,你又哪找来的人?
    某蓝(害怕,不过在重月的暗挺下鼓起了勇气):她可不是闲杂人等,她对霜儿可是很重要的人!
    库洛洛(更生气):她到底是谁?
    某蓝(被告诉不能说实话,于是望天望地,找不出合适的形容):呃……
    重月(恨铁不成钢,亲自上马,挑眉一笑):你有什么资格这么问?
    库洛洛(被噎住,干愤怒):……
    重月(笑得更开心了):告诉你也没关系。所谓重要的人,就是霜儿心里第一位永远是我,我心里第一位也永远是霜儿。
    库洛洛(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你……
    重月(继续笑,气死人不偿命):听好了,有本事就来把霜儿抢走,没有的话,哼哼~
    库洛洛(看某人得意地扬长而去,脸色黑暗):……
    (剩某蓝在角落:两大boss斗法,偶这小民被遗忘了……)



    不入轮回
    末法时代,绝地逢生



    [HP]Senior,Junior
    汤哈(伏哈),如果汤姆·里德尔出生于1978年12月31日



    [HP]时计/Countdown
    伏哈,原著背景+灵魂伴侣设定。



    请成为我的公主
    都市爱情童话



    万人之上
    一人之下



    [HP]相似绝不同/Alike
    伏哈,一个自原著五年级起的新故事



    黑色皇后假说
    敌人变情人(哨兵向导)



    教主有难
    剑神VS剑魔



    演艺尖峰
    影帝VS影帝



    临凤阙
    贬官女的宠后路



    无限英雄
    综超级英雄



    赤墓
    霸道鬼圣爱上我



    葛朗台伯爵阁下
    穿越之帝国首富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学霸什么的最讨厌了!



    论伦敦塔的倒掉
    严谨贵族军官VS花花公子大商人



    七夜谈
    河♂蟹♂地拯救世界



    [网王]天才=女王?
    轻松热血基情HE,永远的网王



    论宠姬与贤后的距离
    有多远?



    笑傲-凤箫意难平
    林平之重生,手刃仇敌,独步天下



    K-王剑合璧
    周防尊/宗像礼司,总在不断偶遇或制造偶遇中的双王



    神史成灰
    混沌神X智慧神,有关历史与神话、选择与命运的妄想



    假戏真做
    新人救世主VS影帝伏地魔,交叉平行世界



    网王-微笑之诗
    双美人的强强争霸史(闺蜜进化成基友的发展史)



    网王同人-燕归
    2012不二生日贺文。重生天才的世界称霸之路。



    战与和
    重生救世主VS重生黑魔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