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大佬前夫怀孕了

作者:佐川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特大雷暴雨*

      那名帮忙带路的岛民已经石化了。
      替身?
      失忆的鹿影帝居然沦落到做别人替身了?

      谢遇这是在趁人之危!!

      可是岛民张了张嘴,什么也不敢说。
      这两位,他谁也惹不起。

      轰隆隆——
      天空霎时划过一道紫青闪电,照亮了陆瀛州眼中的错愕。

      这人为什么在拒绝他的工作提议后又忽然主动找上门来?

      如果是在下午,他兴许就答应了。

      但现在……陆瀛州摸摸隐隐发痛的后脑壳,警惕地看向谢遇。

      他有点怀疑对方是个家暴男。

      这个人虽然有钱,但看起来脾气不太好。一张阴嗖嗖的厌世俊脸,面无表情。浓眉斜挑,瞳孔比眼白部分小得多,透着一股凶恶丧酷。哪怕站在那里不说话也让人感觉他很不高兴。

      陆瀛州心想,赚钱可以,但危及生命安全的活儿还是算了。
      谁知道对方前夫是怎么死的……

      “抱歉。”陆瀛州后退半步,摇头道:“我现在不考虑了。”

      谢遇:“你开个价。”

      谢遇比谁都清楚陆瀛州无法抗拒利益,哪怕失忆应该也一样。
      这种本性是刻进骨髓里的。

      果然下一秒,陆瀛州迟疑了。

      他确实想离开这座海岛,找一份在短时间内能累积大量财富的工作给自己治病。

      “那个,我能先冒昧问你个问题吗?”陆瀛州举手。

      谢遇颔首,“说。”

      陆瀛州:“你前夫是怎么死的?”

      “……”

      这句话一出,连王秘书都无语了。

      谢遇表情僵硬:“癌症。”

      陆瀛州语气沉痛:“哦哦,原来是这样。节哀。”

      可不知道是不是谢遇和王秘书的错觉,他们好像看到这一瞬间陆瀛州眼睛亮了。

      谢遇顿了顿,问:“你考虑得怎么样?”

      陆瀛州谨慎道:“可以是可以……就是,那啥,你不会打我吧?”

      谢遇:“……”

      他寻思着自己以前也没打过陆瀛州,怎么给人失忆后印象还这么坏。

      “不会不会,怎么可能。”王秘书见老板沉默,赶忙插嘴道:“咱们谢总是出了名的宠夫狂魔,而且特别有爱心。他每年都会给山区儿童捐款,还自费建了好几个流浪动物救助基地……”

      陆瀛州闻言松了口气,说:“那就没问题了。”

      他接过谢遇手中的协议,当场就拿笔签掉,还按了个手印。

      甲方:谢遇
      乙方:陆瀛州
      2022年6月12日,鉴于:1.甲方是依法注册成立的星耀娱乐总裁,因前夫已逝饱受情伤,现需要一名与前夫长相相似的替身年轻男性排解情感及个人需求;2.乙方长相、身形与甲方亡夫相似:因此,甲方决定雇佣乙方为其替身。
      双方本着自愿、平等、互利、诚实信用的原则,经过充分友好协商,达成如下合同条款,以供共同遵守:
      乙方需要在期限内履行甲方亡夫替身的义务,甲方则按月供给乙方十万人民币作为酬劳。
      ……

      他梦寐以求的月薪!!
      只要攒一阵应该很快就能去看专家脑科了。

      “合作愉快,老公。”陆瀛州上前握住谢遇的手用力上下晃了几下。

      谢遇表情复杂,这么点钱就把陆瀛州收买了?他实在不知道该回什么,便把一张黑卡塞过去,轻咳道:“这是工资外的福利。”

      如果是没失忆的鹿见,大概会对对此嗤之以鼻。
      身为国际级别的影帝,他一个代言就有上千万,这些年攒下的身家估计都可以与跟如今星耀娱乐的净资产媲美。

      但陆瀛州接过卡,十分开心:“谢谢老公!它额度有多少啊?”

      这连着的两声“老公”喊得谢遇耳根微热,以前陆瀛州很少主动这样称呼自己。

      他若无其事地转过头道:“这张卡没有限额。我们现在就走,行李就别带了。等回京市你想买什么都可以。”

      陆瀛州探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马上要下雨了,要不等明天再走。”

      岛民插嘴道:“是啊谢总,您就这住一晚吧。天气预报说台风要来,今晚有特大雷暴雨,船只全部停航。”

      谢遇仍坚持要走。
      台风前的暴雨确实很恐怖。但他高价雇了远洋帆船,经验丰富的船长连极地破冰的恶劣环境都能驾驭,在临行前就拍着胸脯保证能安全回航。

      王秘书也同意今晚走。
      岛上的住宿条件太恶劣了,他觉得养尊处优的谢总肯定无法忍受。

      而且待得越久风险越大。为避免夜长梦多,应该早点把失忆后的鹿影帝拐回谢总地盘。

      陆瀛州挠了挠头,“那就今晚走。不过我可以去跟朋友告个别吗?”

      谢遇面上淡淡颔首,“嗯。”
      内心却狐疑:方卓说陆瀛州才失忆半个月,这么点时间他在岛上哪来的朋友?

      如果是以前,谢遇肯定会追根溯底,不把“朋友”查清楚不罢休。

      但现在他默默掐灭了这个想法。

      谢遇告诉自己。
      既然要重头开始,他必须改变。

      陆瀛州不会喜欢一个占有欲恐怖,醋坛子打翻能腐蚀酸的人。

      -

      虽然谢遇说不用带行李,但陆瀛州还是回屋收拾了一下。

      首先是累积的一些纸皮之类,他还没来得及拿给废品站清算。

      旧衣服被褥、日常用品什么的以后也用不上了,转赠给隔壁的瞎子李二狗。

      李二狗得知经过,十分震惊:“谢遇要包养你做替身?!”

      陆瀛州点了点头,满足地笑道:“他给我开了月薪十万呢。”

      李二狗面色凝重,这也太惊骇世俗了。
      谢遇不可能不知道陆瀛州就是鹿见。

      除非……这是一场阴谋。

      因为怕被岛民群起而攻,李二狗不敢多说,只告诫道:“你小心一点这个人。”

      陆瀛州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追问:“他怎么了?”

      李二狗摇摇头,“我怕他利用你。”

      陆瀛州觉得好笑,自嘲道:“我这么穷,全身上下除了张脸有啥可利用的。”

      李二狗恨铁不成钢。
      你是不知道你的脸有多值钱!!

      像鹿见这样红的影帝,一张脸起码都上了亿万保险。

      “总之,你出去以后多上网,离他远一点。”

      陆瀛州说好,和李二狗拥抱了一下算是告别,转身离开。

      他走到门口时脚步一顿,又折返回来问:“你知不知道谢遇以前在这里生活的过往?或者喜好之类。”

      敬业替身的第一步,了解雇主。
      而且陆瀛州也真有点怕这个谢遇其实是坏蛋,出去以后把自己给卖了。

      李二狗:“我是不知道,但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人。”

      -

      几分钟后,陆瀛州拿着写了地址的纸条往郝奶奶家走。

      李二狗说郝奶奶以前和谢遇一家关系最好。

      “孤儿寡母的,要不是有郝奶帮衬……”

      谢遇母亲,谢依霜是柠山岛人。
      但谢依霜出生没多久父母就因海难死了,她被托付给外地亲戚抚养。

      后来有一年,挺着大肚子的谢依霜忽然又回来,在柠山岛生下谢遇。
      她那时才二十岁就成了新手妈妈。

      因为担心谢遇会等不耐烦,陆瀛州步伐很快,到后面直接跑起来。

      平常二十分钟的脚程,生生被他缩成了六分不到。

      咚咚咚。
      他敲响了房门。

      “谁啊?”不一会,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奶奶拄着拐杖走出来。

      陆瀛州双手递上一袋橘子,说:“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您,我想找您问问谢遇以前的事儿。”

      郝奶打量了一下他,接过袋子道:“进来吧。”

      -

      半个小时后。

      岛上风速超过6级,树木晃动,海浪拍打岸边的巨响啪啪不停。
      细细的雨丝飘在空中,隐约有变大的趋势。

      王秘书站在码头边,伸长了脖子张望:“陆先生怎么还没来?”
      再不来就要开始下雷暴雨了。

      谢遇掀了掀眼皮,“你急什么?”

      王秘书:“……”
      每隔几秒就看一眼手表的难道不是您吗?

      王秘书小声道:“我怕他逃了。”

      “不会的。”谢遇说。

      这四面环海,插翅难飞。
      就算陆瀛州临时改变主意,他今天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绑回去!

      就在这时,拿着望远镜的船长看到远处小路出现一道人影。

      “他来了他来了!”船长忙把望远镜递给谢遇。

      谢遇立刻接过。
      他定睛一看发现果然是陆瀛州,嘴角微勾。

      “咱们该开船了吧?”船长小心翼翼地催促。

      虽然船长对自己的航海技术很有信心,但趁雷暴雨还没下大,越早出发越好。

      谢遇深深望了眼这座海岛,“嗯。”

      片刻后,等陆瀛州也登上船。

      轰——
      帆船启动引擎,像幽灵般缓缓朝黑暗驶去。

      航程行至一半,暴雨骤下。
      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砸向船舱玻璃。

      船身也歪歪扭扭,晃动得厉害。

      谢遇从小习惯了坐船没什么感觉,但陆瀛州却面色苍白。

      王秘书更是抱着垃圾桶狂吐。

      谢遇闻到空气中飘的呕吐味,眉头紧锁。

      王秘书见状挣扎着起来,“我、我出去……”

      谢遇并没有阻拦他。
      比起下属之情,他更在意二人世界。

      “你难受吧?”他坐到陆瀛州身边,轻轻拍着对方后背。

      陆瀛州顺势把头靠在雇主肩膀上,开始进入职业替身状态:
      “不难受老公,我缓一缓就行。”

      肩膀骤沉的重量让谢遇浑身一僵。

      察觉到雇主的不对劲,陆瀛州连忙直起身问:“你不喜欢我靠你的肩膀吗?”

      谢遇僵硬着摇了摇头。
      他可太喜欢了。

      人生第一次被陆瀛州靠肩膀,这种幸福和喜悦,差点让谢遇落泪。

      他转过身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刚打算让对方继续靠回去。

      “轰隆轰隆——”
      闪电像出鞘的利刃,在漆黑天幕划过一道白光。

      谢遇吓一跳,肩膀往里缩了缩。

      “你怕打雷?”陆瀛州问。

      谢遇张嘴刚想说自己不怕……他在平均每年三四场台风的海岛长大,怎么可能会害怕打雷?

      但在感觉到陆瀛州尝试环住自己腰肢的手臂后,谢遇改口道:
      “嗯,我怕。”

      陆瀛州从身侧抱住他,轻轻地把雇主的头颅搁在自己肩膀上,像对待小孩般温声哄道:
      “没事,有我在。”

      谢遇眼眶又湿了,恨不得马上给让陆瀛州失忆的催眠师打款百万。
      这也是他第一次靠陆瀛州肩膀。

      注意到雇主明显的情绪变化,陆瀛州恍然大悟。
      原来谢遇更喜欢被照顾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hh
    谢谢读者“洛祁”,灌溉营养液 +8
    读者“佳缘”,灌溉营养液 +8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