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大佬前夫怀孕了

作者:佐川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海鲜粥*

      这件事让陆瀛州对谢遇的印象好了许多。
      原来外表凶巴巴的雇主也会怕打雷,莫名反差萌。

      好像还有点可爱?

      奔波一夜,再乘坐专机抵达京市时已是次日破晓。

      从机场出来,谢遇就让陆瀛州戴上口罩、帽子。

      陆瀛州也没多想。
      他实在太困了,一车上便沉沉睡过去。

      谢遇拿了条毛毯盖在他身上,打开手机开始处理邮件。
      芯片里的东西很快就可以让星耀娱乐目前的危机迎刃而解。
      现在对谢遇而言最重要的事——其实是身边的这个人。
      什么方式才可以让陆瀛州一直留在他身边?

      答案很简单。
      让对方一直处于失忆的状态。

      谢遇垂眸,点开与管家的聊天对话框,打字嘱咐了一些内容。
      他必须提前布置好一切。
      只要把细节做到位,陆瀛州就不会怀疑。

      -

      眼前是一栋三层楼,带前后花园的新中式豪华别墅。
      和小说中描写得一样豪华、气派,就是周围属实有点荒凉。

      从今天起,他这个替身就要正式和老板同居了!

      陆瀛州四处张望,看到不远处的荒郊丛山……怀疑人生:“这里就是京市?”

      京市不是全国首都吗?
      为什么他和想象中的繁华不太一样。

      谢遇慢悠悠道:“这里是离京市五十公里的郊区。”

      陆瀛州:“……”

      好吧。

      尽管这附近方圆十里似乎都没有人烟,更别提公交车站。

      但仔细想想,城郊别墅确实是霸总标配。
      毕竟当人富到一定境界后,往往会远离城市喧嚣和超标的二氧化碳空气。

      陆瀛州这样说服自己,就提着行李走了进去。

      这栋别墅配备了管家、厨师、清洁阿姨和园丁。

      路上他们看到谢遇和陆瀛州,主动弯腰鞠躬:“少爷好,陆先生好。”

      谢遇面上没什么表示,淡淡颔首。

      陆瀛州有些惊讶,小声问:“他们怎么认识我?”

      谢遇:“我提前说过了,以后你就是这栋别墅的另一个主人。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想干任何事情都可以吩咐他们。”

      陆瀛州没想到雇主一下就愿意给自己放这么大权,开心道:“嗷,谢谢老公。”

      谢遇眼皮一跳。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每次听到这声脆生生的“老公”,他还是有些不习惯。

      “你一晚上没睡好,先回房间补个眠吧。”

      陆瀛州星星眼:“嗯嗯,老公真好。”

      正在走楼梯的谢遇差点一脚踏空。

      他轻咳一声,若无其事地把陆瀛州带到二楼,推开门道:
      “这是你的房间,王姨都提前打扫过了,有什么缺的你直接跟管家说。”

      陆瀛州走进去看了眼,感觉就一个形容词:富丽堂皇。
      比他在柠山岛的破房子不知道精致几百倍。

      不过这间房墙面打通,中间隔了一道可以上锁的门。

      “那是你住的地方吗?”他指了指墙门对面。

      “嗯。”谢遇顿了顿,说:“你晚上可以不必锁门。我不会过来的。”

      以前陆瀛州回来基本也都住在这间房,好像在防备他一样把门死死反锁。

      这件事让谢遇心中一直芥蒂。

      陆瀛州很乖地点头,“我不会锁的。”

      谢遇心情莫名愉悦,看着他翘起嘴角,“我等下要去上班,大概晚上六点回来。除了那张黑卡,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这福利也忒好了!
      陆瀛州也不客气,直接说:“我大半个月前撞坏脑子失忆了,我想去大医院挂专家号看脑科。”

      谢遇:“……”

      想恢复记忆?做梦。

      谢遇移开视线,说:“我有认识脑科方面的顶尖医生,过阵子联系他来家里给你做检测。”

      陆瀛州可太激动了,不禁脱口而出:“谢谢老板!!”

      谢遇轻轻皱了下眉,“别叫我老板。”

      陆瀛州:“那……”

      谢遇面不改色:“以后都叫老公。”

      “好嘚,老公。”专业替身·陆瀛州从善如流改口。

      -

      等陆瀛州睡了,谢遇扶着楼梯缓缓走下楼。

      这栋别墅其实是他们的婚房。

      但谢遇并不担心陆瀛州会受环境勾起熟悉的记忆。

      因为对方对这栋房子,非常陌生。
      婚后他整日忙于通告奔波各个剧组之间。

      新婚不到一个月,两人就开始聚少离多。

      谢遇平常在京市上班为方便也住在公司附近的公寓。

      于是几年下来,他们回到这栋房子居住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时管家走过来恭敬道:“您要求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

      虽然不理解谢总为什么要给还活着的陆先生设立墓碑和灵堂,但作为一个专业的豪门管家——他从不多嘴。

      谢遇回过神,淡淡点头:“可以。”

      他思索片刻,又叮嘱道:“如果陆瀛州向你问起我亡夫的事情,比如喜好、性格之类,你就以《命中注定的年下养成手册》男主为模板告诉他。”

      《命中注定的年下养成手册》是一部星耀影业出品,四年前火爆亚洲的国产爱情剧。
      剧情本身俗套,但由于鹿见饰演男主出神入化的演技,让无数女粉疯狂,甚至在以罗曼蒂克著称的韩国收视率都超过29%。

      陆瀛州在这部剧里对女主的痴情,一度让谢遇吃醋了很久。

      他很了解陆瀛州。
      哪怕失忆了,对方对待工作的敬业态度应该也不会变。

      所以谢遇早就猜到陆瀛州既然做了这个“替身”,就会四处打听他“亡夫”的喜好。

      管家有点被绕晕了,“您说的亡夫不就是陆先生吗……”

      “不,是鹿见。”谢遇纠正道。

      他让管家准备的墓碑和灵牌,上面刻的名字都是“鹿见”。

      为方便管家随机应变,谢遇还告诉了他陆瀛州失忆的事。

      管家:就离谱。

      一边离谱,管家一边火速补完了《命中注定的年下养成手册》电视剧,并把男主性格爱好总结成册。

      从这天起,别墅上下五名员工都明白了谢二少的意思。

      他想编制一个巨大的谎言——把失忆后的陆先生捆在自己身边。

      只是陆先生如今已今非昔比。
      只要他上网、出门,就会立刻发现自己的明星身份。

      为避免假面破碎,所以他们必须时刻警惕着。

      而只有让这个故事掺真半假,谎言才能可持续性发展。

      -

      陆瀛州一觉睡到下午五点。
      他揉了揉眼睛从两米五宽的大床上醒来,立马就进入工作状态。

      雇主提供了这么好的待遇,他一定要做一个完美的替身来回报对方!

      陆瀛州蹬蹬下楼,抓住管家就问:“您了解谢总亡夫的情况吗?”

      管家心想,这就来了。
      幸好他早有准备。

      管家气定神闲道:“是的,我非常清楚。”

      还没等陆瀛州开口,他便如数珍家地开始背书:“少爷亡夫全名鹿见,于一年前去世,享年23岁。他性格阳光开朗、特别爱笑,热爱旅行。他习惯使用最新一代电子产品,喜欢蓝色,喜欢小动物,喜欢夏天多过秋天,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爱神》,职业风景摄影师……”

      陆瀛州赶紧用纸笔记录下来。
      听对方描述,鹿见似乎是一个很浪漫的人。

      “等等,他跟我一样姓陆?”陆瀛州寻思着这也太巧了。

      管家:“不,是麋鹿的鹿。”

      “哦……”陆瀛州心想这个姓氏很罕见啊。

      做戏要做全套。
      管家:“要带你去看看他的灵堂吗?谢总每天都会去给他烧一炷香。”

      陆瀛州点头,“好呀好呀。”

      管家便领他去了临时改造的后屋。

      白色窗帘后是一张摆满了鲜花的桌子。

      桌上立着一块崭新的灵牌:鹿见。

      挂在墙上的黑白遗照,谢遇特意选了一张鹿见上《MODEL》杂志首封的浓妆硬照,看起来和本人还是有点差别的。

      但陆瀛州看到这张照片还是有被震撼到。

      这也太像了!

      怪不得谢遇在岛上一看见自己就会露出那种表情……

      陆瀛州站了片刻,欢快地走出门。
      他觉得自己这份替身工作大概没有失业风险。

      全世界估计找不到第二个跟自己容貌这么相似的人了。

      “对了管家。”陆瀛州忽然想到什么,转过头问:“鹿见生前是1还是0啊?”

      管家脸皮一抖。
      这……他哪儿敢知道啊。

      “少爷马上就回来了。我觉得您可以去问问他。”

      对哦。
      就要饭点了。

      陆瀛州:“鹿见以前会做饭给谢总吃吗?”

      管家回忆了一番电视剧,男主好像有为女主下过厨。

      “是的,他会。”

      陆瀛州转身就往厨房走,撸起袖子说:“那我今天也给谢总露一手。”

      管家:“……?”

      “等等!”

      你在电视剧里是演的啊,装模作样切两下菜就好了。现实中压根从没给谢总做过饭。

      管家赶紧追上去,心想可别把厨房炸了。

      -

      六点钟。

      谢遇准时回到家,在门口换了拖鞋进去。

      一进客厅,他就闻到一股扑鼻的饭香。

      “今天宁厨做了海鲜粥?”谢遇把公文包放下,解开领带。

      管家小心翼翼道:“不是宁厨,是陆先生。”

      “什么?”
      谢遇动作一顿,有些意外。

      管家:“我试图阻拦,但并没有成功。”

      话音刚落,陆瀛州便端着盘子兴冲冲出来了。

      他把海碗放到餐垫上,准备好调羹、筷子,招呼谢遇过来吃:
      “老公,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谢遇走过去坐下,尝了一口,脸色复杂。

      这股鲜甜味道……他非常熟悉。与记忆深处母亲做的海鲜粥一模一样!

      谢遇骤然起身把男人压在墙壁上,目光危险:“你是怎么做的?”

      雇主突然靠近让陆瀛州有点懵,但还是乖顺地回答:
      “我用大米、花蟹、鲍鱼、明虾、香菇和干贝熬煮……”

      母亲死后,他再也没吃过这样味道的海鲜粥了。
      谢遇有点烦躁,打断他道:“我的意思是,谁教你的?”

      “柠山岛的郝奶奶,她说你从小特别喜欢喝这个粥,我就跟她学了。”陆瀛州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询问:“是我做的不合你胃口吗?”

      “……不是。”

      谢遇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他忽然松开压制陆瀛州的手,坐回桌前喝粥。

      陆瀛州托着下巴看他,“不够锅里还有。”

      谢遇:“嗯。”

      最后整整一大锅海鲜粥,全被谢遇吃完了。
      陆瀛州只能吃厨师另做的满汉全席。

      厨房。

      自从谢遇离婚后,胃口变得很差。
      管家幽幽道:“好久没看少爷吃这么多了。”

      宁厨也感叹:“这粥是有什么魔力吗,有这么好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小味儿,很难不爱啊家银们
    谢谢读者画子入熙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