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作者:墨画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遇

      六眼,是五条家祖传的、几百年才有一例的具有特殊能力的眼睛。

      拜这双眼睛的能力所赐,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五条悟就认识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

      哪怕是闭上眼睛,哪怕是距离远超人类的视线范围之内,哪怕只是些许的咒力残留,反正只要是这世间存在之物,「六眼」一切皆能感知。

      多么无聊啊。这样不是完全没有期待性了吗?实在是太无聊了。

      就好像现在他要去听那些老头子说无意义的废话一样,无聊至极。

      五条悟面无表情地跟随着仆人朝着主殿的方向走去。

      微风轻轻拂过,庭院中种着的樱花树缓缓地落下花瓣,有几枚花瓣被风送进走廊之中,轻飘飘地在他的眼前落下。

      明明是非常正常的景象,而五条悟却若有所察,朝着樱花树的方向看了过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双带着惊讶神色的绿色眼睛。

      穿着黑色和服的少年如同野猫一般隐匿在重重的花瓣之间,悄无声息地和背景融为一体,直到和自己对视,才微微晃动了一下,惹得更多的樱花花瓣落了下来。

      对方似乎完全没有想到五条悟会发现自己的存在——毕竟,整个五条家的护卫和咒术师,都没有发现他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五条家的本家。

      【居然被看到了。】

      穿着竹节蜻蜓纹饰和服的五条悟眨了眨那双仿佛泛着白雾般的蓝色眼瞳,「看到」那个人这么自言自语地说道。

      为什么会看不到呢?五条悟神色淡淡地想道。

      他可是无所不能的「六眼」啊。

      他不仅看到了那个人,看到了他因为被发现而紧紧缩起的绿色眼瞳,甚至还能看到他嘴角的疤痕。

      而那道疤痕并没有破坏掉少年可以称得上精致的容貌,反而为他增加了几分凌厉如刀锋的锐气。

      奇怪的家伙。但是,好像很有趣。

      五条悟在心里下了结论。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完完全全的、没有一丝一毫咒力的人类,就好像是不应该存在于这咒术师世界里的异类。

      ——和他一样的异类。

      “少爷?”仆人神色恭敬地微微弯下腰,不明所以地看向突然停下了脚步的五条悟。

      五条悟沉默了几秒钟,缓缓地说道:“没事。”

      而在等他再微微侧过视线去看的时候,躲在樱花树上的野猫已经不见了踪影,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咒力残留,仿佛刚刚只是他短暂的错觉。

      但是「六眼」是不可能看错的。

      “五条老师睡着了吗?”

      清冷的女性声线将五条悟的意识拉了回来。

      禅院真希推了推眼镜,凑近正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白发青年,好奇地打量着。

      “没有哦,真希。”五条悟语气轻快地回答道,动作熟练地捻起桌子边放的一堆方糖扔进咖啡杯里,直到杯子满到再也放不下才停了手,“只是想起来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有点出神罢了。”

      ——他竟然想起来了他与伏黑甚尔的初遇。

      和那场畅快淋漓、连血液都为之沸腾的死战截然不同,那是一场称得上「惊喜」的初遇。

      大概是因为今天白天在禅院家看到的那个影子,让他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伏黑甚尔吧。

      “能够被五条老师称作是很有意思的事情……”禅院真希思考了一下,评价道:“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呢。”

      “鲑鱼。”站在她身边的狗卷棘非常赞同地点了点头。

      抱着武士刀站在两人身边的乙骨忧太没有说话,但是眼里表达的意思显然跟这俩人一模一样。

      “喂喂喂,这么吐槽老师真的好吗?”五条悟大声抗议道,“亏得我还特意为真希你去了一趟禅院家呢!”

      听到他这么说,禅院真希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如果不是禅院家的恶意插手,她现在绝对不止四级咒术师的等级。

      只因为她是女性,只因为她是几乎一丁点咒力都没有的天与咒缚,就否定了她的一切,这实在是……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禅院真希的怒意。

      五条悟从口袋里把手机拎了出来,动作灵巧地就好像是在玩儿线团的猫,他看也不看就接通了电话:“什么事?”

      禅院真希不知道话筒里的人到底说什么,只见坐在沙发上的青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由得和身边的狗卷棘对视了一眼。

      到底是什么事,竟然能让五条老师露出这样的表情。

      “禅院直哉——”五条悟挂了电话,语气中带着莫名其妙的兴奋之意。

      听到了熟悉的名字,禅院真希瞬间竖起了耳朵。

      五条悟心情大好地喝了一口刚刚加了过量方糖的咖啡,这才笑眯眯地复述了一遍自己刚刚听到的消息:“被一个无术式的分家庶子揍成了猪头。”

      说实话,白天他在禅院家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但是碍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并不能出手,实在是非常遗憾。

      他就说嘛,就禅院直哉那张嘴,怎么可能会不挨揍呢。

      “什么?!”禅院真希不敢置信地推了推眼镜,怀疑自己听错了。

      “金枪鱼蛋黄酱!”——干得好!

      “那、那个人呢?”乙骨忧太好奇地问道。

      五条悟摊了摊手:“逃走了。”

      “从守卫森严的禅院家逃之夭夭了哦。”

      就好像他无意间捕捉到的那个野猫的身影一样,没有留下来一丝一毫的痕迹。

      五条悟摸了摸下巴,颇为愉快地称赞道:“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啊,如果能见到就好了。”

      他可不信这世上还能有第二个【伏黑甚尔】。

      听到他这么说,在场的几人对视了一眼,纷纷在心里给那人点了一根蜡烛。

      能让五条老师感兴趣,实在算不上大众意义上的好事!

      伏黑甚尔当然不知道自己的“英雄事迹”在第一时间就传到了远在咒术高专的五条悟那里。

      摆脱禅院家咒术师的追捕对他来说驾轻就熟,他很快就甩掉了那些烦人的尾巴,又通过特殊的渠道变卖了一些从禅院家顺来的东西,只留了几件用得还算顺手的咒具,方便以后可以重操旧业。

      “啧,还是怪不方便的。”伏黑甚尔扯了扯身上的背包,一脸嫌弃地说道。

      不知道那一战之后丑宝哪里去了。那种收纳类型的咒灵可是很难找的。

      这样的想法只是短暂地在脑海中闪过,伏黑甚尔并没有选择在京都过多停留,很快就动身前往了东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少年不知爱憎,一生仅此一次的惊鸿一瞥。
    五和甚是双向的,而直哉只是禅院那个谁(喂)
    不要说我短qaq虽然我是真的短x
    作为补偿,给大家发红包吧,夸我的优先(你)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笙歌醉 3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鸣彤在梦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笙歌醉 40瓶;鸣彤在梦中 2瓶
    亲亲所有支持的小可爱们,啾啾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