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作者:墨画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嫡子

      伏黑甚尔十分迷惑。

      就算是身为天与咒缚的他拥有着非常强悍的肉、体力量,但是在奉行「非禅院者非术师,非术师者非人」的禅院家,这样的“天赋”并不会获得一丝一毫的尊重,和那些无术式的族人的待遇相差无几,都是处于最底层的存在。

      但是,眼前这个禅院嫡子的反应,实在是超乎伏黑甚尔的意外。

      ——就像是当年一样。

      伏黑甚尔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

      他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正是在他还冠以‘禅院’之名、留在躯俱留队的时候,就经常感受到一股非常热切的视线,灼热到让禅院甚尔根本无法无视。

      然后他就发现了一个自以为隐蔽地暗中观察他的小鬼。

      小鬼穿着华贵,一看就跟他这种“下等人”不同,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的模样。

      “喂,小鬼。”禅院甚尔看着这个不过刚到他腰那么高的小鬼,语气不耐烦地说道:“一直盯着我干嘛?”

      “甚、甚尔!”小鬼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抓包,脸上浮现出些许的红晕,眼神闪亮地看着他。

      禅院甚尔一脸莫名其妙地挑了挑眉:“干嘛?”

      “我……”小鬼抿了抿嘴唇,做出一副小大人的认真姿态来,只可惜他实在是太小了,看起来有种天真可爱的滑稽感,只听他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道:“我是禅院直哉。是当代家主的嫡子。”

      早就猜出来他身份的禅院甚尔:“?”

      关我屁事。

      对所有禅院家的咒术师都缺乏“尊重”的禅院甚尔一脸兴趣缺缺。

      “这禅院家以后都会是我的,所以,甚尔也会是我的。”禅院嫡子用着理直气壮的声音说道,他挺直了小腰板,用一种非常期待的目光看着伏黑甚尔,“所以,甚尔来做我的人吧。”

      “哈?”他伸手挖了挖耳朵,神色怪异地看着眼前的小鬼。

      禅院甚尔怀疑自己听错了。

      “虽然你只是一个没有咒力的废物,”禅院嫡子完全没有察觉到禅院甚尔的不爽,理所当然地继续说道:“但是看在你那张脸的面子上,我勉为其难地决定,让你来我身边服侍我。”

      一副看起来就等着禅院甚尔跪下感激涕零地同意的模样。

      禅院甚尔嘴角一抽。

      他强忍着撬开他脑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的冲动,最后决定不跟一个小鬼一般见识,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拍了拍他的头:“乖,回去玩泥巴吧。”

      这么点小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几把。

      说罢,他就要转身离开。

      而一只小手拉住了他和服的衣袖,不想“断袖”的禅院甚尔皱着眉停下了步伐。

      仿佛脑子被驴踢了的禅院嫡子急切地看着他,像是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拒绝,“等等,甚尔!我是认真的!”

      禅院甚尔:“……”

      他怜爱地往禅院嫡子的下、半、身扫了一眼,颇为无语地说道:“毛都没长全就想往院子里拉人了,还是说嫡子就是天赋异禀,跟其他人不一样啊。”

      禅院直哉一瞬间就涨红了脸。向来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从未听到过如此粗、俗直白的话语,脸红得比猴子屁股还精彩。

      但是他还是没有松开禅院甚尔的袖摆。

      他偏过头不敢直视眼前的男人,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让甚尔来当我的护卫!”

      “哦?”禅院甚尔挑了挑眉。居然是他理解错了?

      “但、但是……”只听禅院嫡子磕磕绊绊地继续说道:“如果是甚尔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我很快就会长大的!”禅院直哉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禅院甚尔:“……”

      禅院甚尔没忍住一脚把他踢了出去。

      说实话,禅院甚尔一般很少去费脑子去记禅院家的这些垃圾,而且在那次事情之后,那个小鬼也只是继续躲在暗处观察他,没有再冲上来说那些匪夷所思的话,不,好像还是说过的,但通常下场一般都是被他暴揍一顿。

      再后来,等他脱离禅院家,也早就把这个小鬼忘到了脑后。

      然后此时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个莫名陷入了激动之中的青年,伏黑甚尔逐渐将他跟记忆里的小少爷重合了起来。

      伏黑甚尔不由得一阵陷入了沉默。

      他似乎有些低估了禅院这个谁的“颜控”程度。

      伏黑甚尔的确知道自己的样貌长得相当出色——不然也无法凭借着这张脸兼职小白脸,但是被人惦记成这种程度……

      是不是有些太离谱了一点?

      伏黑甚尔的沉默,被禅院直哉理所当然地理解成了默认的意思。而且他百分百地可以肯定,眼前的少年的确就是【甚尔】本人无误。

      就算是样貌有所改变,但是落在他脸上的拳头是不会改变的。

      “甚尔,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禅院直哉用着极其挑剔的目光将面前的少年打量了一番,重点流连于伏黑甚尔的胸前和腹部,眼底明显地流露出几分可惜的神色,“我还是更喜欢你原来的身材。”

      这世界上有人会不喜欢天与咒缚的身体吗?没有人,绝对没有。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伏黑甚尔用着极其冷淡的声音说道。

      虽然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隐藏身份的意思,但是直觉告诉他,最好还是不要在这个禅院嫡子的面前承认比较好。

      不要接近禅院,会变得不幸。

      禅院直哉完全没有察觉到他语气中的疏离冷漠,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的确,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最好不要被他人发现比较好。”

      “既然如此——”禅院直哉语气一顿,自以为风流潇洒地勾了勾唇角,殊不知他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脸笑起来实在是看起来有些辣眼睛。

      伏黑甚尔突然产生了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

      只听眼前的青年充满自信地说道:“不如甚尔就留在我身边如何?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有任何人伤你一根毫毛。”

      伏黑甚尔忍不住嗤笑出声。

      他动手撸了撸袖子,不紧不慢的姿态看起来散漫非常,却又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强大气势。

      “明明连我都打不过……”

      伴随着他冷淡的嗓音,随之而动的,还有他丝毫没有留情的攻势。

      伏黑甚尔忍无可忍地又是一拳打到了禅院直哉的脸上,扯了扯嘴角,无语道:“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啊?”

      “甚尔……”

      这一击冲击力极大,毫不设防的禅院直哉只觉得眼前一黑,就算是还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控制不住地失去了意识。

      伏黑甚尔斜睨了一眼地上的不可回收垃圾,一脚把人踹到了角落里,动手在房间里翻了起来。

      既然是嫡子的话,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吧?

      将东西搜刮得差不多了,伏黑甚尔大概清点了一下东西的价值,不由得有些咋舌。

      真不愧是继承了祖传术式的嫡子的待遇啊。

      伏黑甚尔一边感叹着,一边连夜从禅院家遛了出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甚尔直接连夜爬上崆峒山(不是)
    迫害彩云猪猪好快乐啊,这就是为爱发电的酸爽吗!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笙歌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笙歌醉 60瓶;雨墨镜 5瓶
    没有收藏的小可爱们快把收藏交出来,不要逼我跪下来求你们qw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