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作者:墨画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输赢

      “……你知道,‘那个孩子’的消息吗?”伏黑甚尔沉声问道。

      孔时雨愣了一下,“什么那个孩子?”

      “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伏黑甚尔咧了咧嘴,非常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

      从见面以来,伏黑甚尔就一直保持着一种什么都不太感兴趣的懒散姿态,现在却好像下一秒就要冲上来挠他一下的野猫似的,嚣张地冲他呲着牙。

      这样的脑补让孔时雨嘿嘿笑了一声,在他察觉到不对之前,飞快地回答了他的问题:“你说的是惠吧。”

      “当年你……之后 ,过了大概有一年左右,五条家那个‘六眼’,就把惠和津美记带走了。”孔时雨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全数告知,“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关注过了。”

      他只是一个借着人脉赚点小钱的中间人,可不敢在那个五条家的眼皮底子下做什么手脚。

      “……”

      伏黑甚尔半晌没有说话。

      【喂,最后还有什么遗言要留下吗?】

      【大概再过个两三年,我的儿子就会被卖给禅院家了……随你处置吧。】

      伏黑甚尔还记得自己是这样回答的。

      明明是五条悟把他逼到了死亡的绝路之上。

      明明两个人在此之前也只是有过一面之缘。

      但是在生命逐渐流逝的那个瞬间,他却没头没脑地说出来了这种话来。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也许……可以改变什么吧?

      如果不行的话,事情也不会变得更糟糕了。

      “我记得,当年你不是把你儿子卖给了禅院家吗?”提到这件事,孔时雨还有些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到最后,却是五条悟把人给领走了?”

      闻言,伏黑甚尔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

      他双手撑着桌面看着眼前的男人,畅快不已地说道:“孔,这可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豪赌啊!”

      ——而且还赌赢了。

      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

      “豪赌?”孔时雨不明所以地反问道。

      伏黑甚尔却没有了谈论这件事的兴趣,他摇了摇头,换了个话题,“你刚刚不是说,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你觉得,我去咒术高专上学怎么样?”

      “哈?!”孔时雨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大受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你什么时候还有这种兴趣了?”

      就算是看起来才十六岁,但这可是老黄瓜刷绿漆,里面的灵魂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男人啊!

      更何况,把上学这件事跟伏黑甚尔这个名字联系起来……简直跟要世界末日了一样可怕!

      伏黑甚尔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对了,如果有合适的任务,给我留意一下。至于咒具,我会自己尽快搞到手的。”

      “就这样,我先走了。”

      没等孔时雨再说些什么,伏黑甚尔随性地挥了挥手,算是跟老朋友说再见了。

      “还是老样子随心所欲,”孔时雨无奈地吐槽,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苦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过也对,过了十几年的……可只有我自己啊。”

      伏黑甚尔并没有听到他这可以称得上“伤春悲秋”的发言,已经走到了咖啡厅的门口。

      而就在他准备推门离开的时候,迎面走进来穿着高中生制服的两女一男。

      “小兰,我好累啊……”带着发箍的少女有气无力地趴在另一个黑发少女的肩膀上,将自己的重量都交付在她的身上。

      被称作“小兰”的少女一脸担忧地看着她,“没事吧园子,你今天一直都提不起精神,是不是修学旅行太累了?”

      “快进去休息一下吧。”旁边的少年说道,同时非常习惯性地、飞快地将整个咖啡厅打量了一番。

      伏黑甚尔短暂地和他对视了一眼。只是在经过少女身边的时候,他脚步微微一顿,抬手从少女肩膀的位置轻轻拂过。

      “欸?!”铃木园子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发出短促的一声惊呼。

      “有一只小虫子跟着你进来了,美丽的小姐。”伏黑甚尔心情很好地说道,“不过,请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捏死它了。”

      铃木园子愣愣地看着眼前面带笑容的少年,脸上浮现出些许薄红,结结巴巴道:“好、好的……”

      “虫子?”工藤新一皱眉,用着探究的目光看着伏黑甚尔,显然是有些不信他说的话。

      “虫子尸体这种失礼的东西,还是不要被女士看到比较好,你说对吧?”

      伏黑甚尔说罢,就越过三人走出了咖啡厅。

      “喂喂,园子,回神了——”毛利兰伸出手,好笑地在好友的面前晃了晃。

      “小兰——他好帅啊!”铃木园子兴奋不已地抓着毛利兰的手,激动地说道,“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同龄人,好有安全感!”

      “喂喂喂你又发花痴了……”工藤新一无语地看着她,他回头看了一眼伏黑甚尔已经渐行渐远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深色。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从刚刚那个人身上,感受到了丝毫不逊于琴酒的可怕气息。

      “你好烦啊新一——欸?”铃木园子正准备跟工藤新一理论一番,却先是愣了一下,有些茫然地活动了一下肩膀,“我怎么突然好像没那么累了?”

      “果然是帅哥包治百病~”铃木园子心情很好地点了点头,为这场偶遇下了结论。

      而另一边,已经走远了的伏黑甚尔看了一眼手中不断挣扎着的、形状奇怪的咒灵,冷嗤了一声,随手丢掉了。

      啧,没有咒具在手,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

      禅院直哉坐在主位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禅院祐太,脸上写满了不耐,“你求见我,就是让我来看你这副被人单方面暴揍的惨样吗?” 

      “少主,我是有事……要跟您说。”禅院祐太本能地吞咽了一口唾沫,有些不敢直视禅院直哉。

      身为第二十六代当家的嫡子,禅院直哉一向只认可强者的存在,而他本身则是继承了禅院家的家传术式「投射咒法」,同时也是禅院家咒术师集团【炳】的队长,是实力毋庸置疑准一级咒术师,在年轻一代中也是其中翘楚。

      自己顶着这样一副模样来见他,肯定会引起禅院直哉的不满,而且,按照对方的性格,也不可能会给他撑腰——禅院祐太非常清楚这一点。

      更何况,刚刚听说五条悟来访的消息的时候,他一瞬间就想明白了。

      禅院甚尔又怎么可能会复活呢?

      明明是已经死掉的人——听说死掉的时候,被五条悟直接炸飞了半边身子,死得十分凄惨。

      今天早上不过是因为他内心里对【禅院甚尔】这个名字太过应激,再加上禅院冬至对于侍奉少主这件事过于排斥、反抗的态度太激烈了一点,才会让他误以为是那个家伙复活了。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想想也不可能。

      他眼珠转了转,将已经在心里想好了的措辞说了出来:“少主你应该不知道,我有一个弟弟是咒力很低的普通人。”

      禅院直哉不感兴趣地掀了掀眼皮,“说重点。”

      “这个废物虽然无一是处,但我发现,他竟然长得和那个甚尔几乎一模一样,”说到这里,禅院祐太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禅院直哉的脸色,见他的表情一瞬间就变了,这才欲言又止地继续说道:“想到这件事少主应该会感兴趣,所以才想着来告诉您一声。”

      禅院直哉把玩着手中的茶盏,神色难辨地问道:“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

      “他叫冬至,正好还跟甚尔的名字一样。”见引起了禅院直哉的兴趣,禅院祐太顿时松了一口气,说道。

      而让他料想不到的是,禅院直哉却冷笑了一声,用力地手里的茶盏摔在了地上。

      “你这是在愚弄我吗?!容貌一致,名字一致,再说得夸张一点,是不是就该说那是甚尔重生转世了?!”

      “少、少主!”禅院祐太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发展,吓得不敢说话。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还想模仿甚尔?”禅院直哉的眼神比刀锋还要凌厉,“他配吗?”

      他招了招手,一边守着的家仆连忙凑了过来,“少主,有什么吩咐?”

      “去把他说的那个废物给我带过来!”禅院直哉咬牙切齿地说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直哉:有人模仿我偶像的脸,还模仿我偶像的名字(╬ ̄皿 ̄)
    不知道为什么以为自己九点半更新,就优哉游哉地摸鱼……定睛一看,卧槽,晚了!
    感谢笙歌醉扔了1个手榴弹,鹤二白扔了1个地雷,蹭蹭~
    感谢笙歌醉灌溉营养液34瓶;嘉和,不哭灌溉营养液11瓶;晴天雨、攸灌溉营养液1瓶
    挨个亲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