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作者:墨画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野猫

      伏黑甚尔自然是不知道五条悟拜访禅院家这件事,当然也不会知道五条悟和他在某些方面达成了奇怪的共识。

      禅院祐太离开之后,他就简单地回房间里收拾了一下,换了一套方便活动的衣服,打算出门。

      昨天已经将禅院家的布局安排看在了眼里,伏黑甚尔轻车熟路地避开守卫的家仆和巡逻守卫的咒术师,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任谁都没有发现有一个人堂而皇之地在他们自以为严密的巡逻下打算开溜。

      ——除了五条悟。

      为禅院真希咒术师评定晋级一事白跑一趟,五条悟最终还是告辞离开,却意外地发现了某个正在翻墙而出的身影。

      “嗯?”五条悟饶有兴致地伸手扒拉了一下眼上缠着的绷带。

      一双仿佛盈着白雾的、苍蓝色眼瞳随之展露出来。

      “五条君?”禅院直毘人不由得侧目而视。

      天生【六眼】让五条悟的五感远超常人,即时被遮住了双眼,一切咒力的痕迹也都在他的眼中无所遁形——所以他,为什么突然摘下了缠在眼上的绷带?

      “啊啦,好像看到了一只野猫从墙上翻过去了呢。”五条悟眨了眨眼睛,唇边流露出一抹明显的笑容,意有所指地说道。

      禅院直毘人略一挑眉。

      野猫?这里怎么可能会有野猫?

      “不过,也有可能是我看错了吧~”还没等禅院直毘人说些什么,五条悟便自我否定道。

      禅院直毘人不置可否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六眼】怎么可能会有看错的时候?

      五条悟这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故弄玄虚的事情?

      禅院直毘人只觉得每次跟五条悟见面,自己的头发都要因为这个随心所欲的小子又白了几根。

      而“故弄玄虚”的当事人只是若有所思地又朝着刚刚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将绷带重新缠好,笑眯眯地说道:“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啦~”

      六眼当然不会有看错的时候。

      五条悟十分肯定,自己刚刚绝对看到了一个人从墙头翻了出去,但是他动作太快,就算是六眼,也只是捕捉到了一道模糊的影子,所以才摘下绷带打算看清咒力留下的痕迹。

      而让五条悟觉得意外的是,墙壁上完·全·没·有咒力残留,就好像是刚刚的影子根本就是他的错觉。

      有趣。

      让他不由得想到了上一个完全没有被【六眼】捕捉到的家伙——那个已经被他亲手所杀的伏黑甚尔。

      只是这样的家伙,莫非禅院家还能批量生产的吗?

      五条悟被自己这样的猜测逗笑,笑着摇了摇头,离开了。

      送走了五条悟,禅院直毘人略一沉吟,招来身边的侍从,“去那边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野猫的痕迹。”

      答案自然是没有。

      凭借伏黑甚尔的身手,怎么可能会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让这群眼高于顶的家伙们发现呢。

      ***

      和禅院家的一成不变截然不同,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算是身体里残留着禅院冬至留下来的部分记忆,某个灵魂属于十几年前的天与暴君还是陷入了短暂的懵逼之中。

      变化真大啊……

      伏黑甚尔暗暗咋舌,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默默地将一切都记在心里,以最快的速度迅速适应改变了的环境。

      这是他作为杀手时养成的习惯。

      “嘟嘟嘟……”

      伏黑甚尔没报多大希望地拨通了孔时雨的电话。

      身为中间人,孔时雨肯定不会更换联络方式,只不过伏黑甚尔并不能保证,对方会接通来路不明的路边电话亭拨出的通话。

      “喂?你好,这里是孔时雨。”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听筒里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伏黑甚尔略一恍惚。

      听筒里的男人,声音带上了明显的岁月的痕迹。

      “喂。我是伏黑——”他顿了顿,脸上流露出几分笑意,“如果你还记得「术师杀手」这个称呼的话。”

      孔时雨错愕地看了看手机,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发出惊疑的疑问声:“哈???”

      他当然记得「术师杀手」。

      只不过,那个家伙已经死在了十几年前的一次任务中。

      而现在,一个声音听起来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小鬼,居然打通了他的手机,跟他说自己是伏黑甚尔?!

      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了。

      伏黑甚尔自然是料想到了他这样的反应,他微微眯了眯眼,说道:“2006年,天内理子在论坛上悬赏的价格是3000万。”

      “这种事情只要用心查都可以查到,小鬼,你打电话到底是要做什么?如果是要委托的话……”感觉自己被愚弄了的孔时雨颇不耐烦地说道。

      “那只是盘星教付下的定金,实际的金额应该是……”

      伏黑甚尔不紧不慢地打断了他的话,说出来了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信息,然后成功地听到对面陷入了沉默。

      “喂喂,搞什么鬼啊……”孔时雨瞪着手里的手机,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出来见一面吧,老朋友。我在……”伏黑甚尔把自己所在的位置告诉了他。

      一小时后。

      孔时雨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年,脸上活脱脱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伏黑甚尔没有说话,留给他足够的时间去消化这件可以称得上匪夷所思的事情。

      眼前的少年黑发绿瞳,光是容貌,便已经和孔时雨印象中的、伏黑甚尔少年时期的模样有七八分相似。

      再加上他刚刚通过言语中确认的几次与伏黑甚尔之间的任务的、不为他人所知的细节,孔时雨不得不相信,眼前这个年近十六岁的小鬼,身体里的灵魂其实是早就已经在十几年前死掉了的合作伙伴——「术师杀手」伏黑甚尔。

      “这可真是……叫人大吃一惊啊。”孔时雨喃喃地感叹道,端起一边的咖啡喝了一口,这才觉得自己冷静了下来。

      “看来你已经相信了。”伏黑甚尔动作懒散地摆弄着咖啡杯里的勺子,哼笑着说道。

      “我是搞不懂你们咒术师的世界,”孔时雨伸手摁了摁眉心,头痛不已地说道,“死去的人都能复活,这也太夸张了点,怪不得我不相信吧。”

      伏黑甚尔一脸嫌弃地否定道:“可别把我和咒术师那些家伙们混为一谈。”

      “知道了知道了。”孔时雨摆了摆手,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跟他纠缠,“倒是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难道以这个小鬼的身份,继续待在禅院家?”

      “你觉得我有可能跟那些垃圾为伍吗?”

      “这倒也是。”

      “话说……”伏黑甚尔搅拌着咖啡的动作顿了一下。

      他本来就坐在光线较暗的一面,这样微微低着头的姿态,几乎让孔时雨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你知道,‘那个孩子’的消息吗?”

      阴影之下,曾经的「术师杀手」这样问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野猫捕捉失败*1
    孔时雨跟甚尔有十几年的交情,大概是唯一算得上“朋友”的存在了吧
    感谢在2021-08-06 11:10:24~2021-08-07 21:01: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笙歌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鹤二白 4个;笙歌醉 2个;委委屈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鹤二白 50瓶;雪溪 1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