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花轿在东宫门前落地。
      
      秦骁望着花轿,垂着的手不由自主握紧,他抿着嘴唇,喉结微微滚动了下。
      
      周围人声鼎沸,锣鼓唢呐的声响接连不断。可他眼里只看得到那顶花轿,只看得见被喜娘牵着手缓缓走出的、盖着红盖头的新娘。
      
      他知道,那是木云枝。
      
      要即将要成为他的太子妃的木、云、枝。
      
      他抿了抿唇,眼中情绪闪烁着。他站着没动,直到喜娘将木云枝签到他身前,将她的手递到了他面前。
      
      木云枝的手被喜娘牵着,安安稳稳举在那里。她没出声,自然没有催促,也没有提醒。
      
      秦骁愣了下,看着木云枝那只白皙又纤细的手,没动。他有点不知所措,垂着的手的手指动了动,下意识看了眼旁边的喜娘。
      
      喜娘压低声音提醒:“殿下,牵住新娘子的手呀,好多人看着呢。”
      
      秦骁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牵起木云枝的手。
      
      木云枝的手小,摸起来软软的,大拇指和食指间有些许薄薄的茧。大抵是练剑所致。
      
      众人瞩目下,秦骁牵着木云枝的手往里面走去。正厅之上,坐着昭国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两人皆是满面笑容,甚是欣慰。
      
      红盖头下,木云枝盯着牵着自己的那只手看。那只手,比她的大了不少,手指修长,掌心温暖,若是再抓紧些,可以将她的手裹住。也许是因为常年执笔写字的缘故,他的手指上有茧。和她手上的薄茧不同,他的格外明显。
      
      手指轻轻触碰到,便能感觉到粗糙感。
      
      她注视着他的手,不知是因走路抖动,还是他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
      
      木云枝笑了下,有个念头涌上心头,她忽然捏了下他的食指。她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手僵硬了下,但很快恢复正常。
      
      只可惜,这红盖头挡住了她的视线,她瞧不见他方才脸上是怎样的表情。
      
      到正厅。
      
      东宫掌事大太监蒋公公领了婚礼司仪这差事。他也难得笑的如此开心,眼里,脸上,都是笑容。
      
      秦骁牵着木云枝的手站在皇帝和皇后娘娘面前,先恭恭敬敬行礼一番。而后蒋公公往前走了两步,面带笑容,扯着嗓子大喊:“一拜天地——”
      
      秦骁和木云枝同时转身,朝正厅外方向弯腰行礼。
      
      “二拜高堂——”
      
      两人再次转身,行礼。
      
      “夫妻对拜——”
      
      秦骁面向木云枝,木云枝亦朝向他。两人弯腰,行礼。
      
      兴许是隔得距离近,低头时,脑袋碰到了一起。和之前木云枝捏他手指时一样,她似乎感觉到秦骁愣了下,但也就那么眨眼间功夫,随即便恢复正常。
      
      “礼成——!!!”
      
      周围笑声响起,一阵欢呼和掌声。
      
      喜娘过来扶木云枝时,秦骁转头,看了眼木云枝,但什么都没说,只望着她被喜娘牵走。
      
      拜完堂后,木云枝自然被送入了新房。
      
      秦骁暂时留在前厅与宾客们客套、接受敬酒、再回酒。
      
      一番下来,天色渐晚,秦骁有点累,并且觉得无聊,准备找个借口开溜时,喝多了的皇帝拉住了他:“太子!”
      
      秦骁:“……”
      
      皇帝满脸笑容,因为喝的有点多而脸色泛红,但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高兴。他拉住秦骁的手,使劲拍了几下:“太子啊,你可算是成亲了!你是不知道啊,朝堂上好多人天天写奏折让朕给你赐婚,推荐名单一长条儿,连姑娘的画像都送来了!”
      
      秦骁挑了下眉,这事,他倒是不知道。
      
      他回头瞥了眼正厅中有说有笑的宾客们,稍稍眯了下眼。也不知道是哪些个没眼力见的,还真敢把那种奏折送上去,他还以为只有户部尚书那个老不死的才敢呢!
      
      他才二十,又不是老到头发开始发白的年纪,有必要催促?依他看,就是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老家伙!
      
      “嗝~”皇帝打了个酒嗝,忽然压低声音说:“太子啊,朕可告诉你,你的太子妃可是木家的宝贝,别怪朕没有提醒你,你要是欺负了她,到时候你肯定要挨揍!朕事先跟你说好,要真有那样的情况,朕可不会拦着他们,朕——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
      
      “再说了,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欺负人家小姑娘,多不要脸啊!”
      
      “…………”
      
      秦骁朝皇帝笑了下,而后面不改色的推了他一把,将他推到了刚走过来的皇宫大太监身上。
      
      他说:“陛下喝醉了,送他回宫。”
      
      “是。”
      
      秦骁和皇后娘娘说了声,便走了。
      
      新婚洞房前,秦骁在门口站了许久。内心纠结,心情有些复杂。
      
      他知道,木云枝愿意嫁给他,多半是因为皇后娘娘亲自去问,即便当时是她亲口答应,多少是看在皇后娘娘的面子,以及为了他们木府。她与文怀瑾的关系,他很清楚。
      
      他们自幼相识,青梅竹马,她心中对他的欢喜想必不少。
      
      嫁给他,或许,并非她心中真正所想。
      
      秦骁紧抿着唇,双手不由自主握成了拳头,眉头也紧锁起来。
      
      而此时,屋内的木云枝方才听见了丫鬟喊“参加太子殿下”的声音,可等了许久,始终没听见有人推门而入。屋子里安安静静的,青萝和两个东宫丫鬟离她都有些距离,她坐在床榻上,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木云枝疑惑了,他在外面干嘛呢?该不会是看天黑了,想赏会儿月再进来吧?
      
      她不由叹了口气。
      
      太子殿下什么时候进来呀,她这样端正坐着,浑身都不舒服?而且这红盖头盖着,呼吸都不顺畅……
      
      她吹了吹盖头,忍不住往前踹了两下脚。
      
      青萝瞥见了,轻轻咳嗽一声提醒她不要乱动。
      
      木云枝撇了撇嘴,无聊又无奈。犹豫了一会儿,她起身了。
      
      青萝一愣,连忙走了过去,压低声音道:“小姐,您这是做什么?”
      
      木云枝道:“他不进来,我就出去!这盖头,他今天必须给我掀了!”
      
      “……”
      
      屋外,秦骁还在纠结。伸出去的手,在半空中犹豫许久,还是收回。
      
      转身要走时,身后的房门忽然被人打开,秦骁愣了下,疑惑着转头看过去。两个丫鬟站在房门两侧,盖着红盖头,身着一身大红色喜服的木云枝在青萝的搀扶下缓缓走出。
      
      秦骁眼中满是诧异。
      
      红盖头之下的木云枝淡然开口:“新婚之夜,太子殿下不入洞房,要去哪里?”
      
      秦骁一顿,心下一慌,眼神有些闪避,即便木云枝此时根本看不到他是怎样的神情。
      
      他暗暗呼出一口气,道:“我知道你不爱我,所以,我不碰你。”
      
      语罢,秦骁再次转身要离去。
      
      木云枝听了他的话,下意识皱眉,这话的意思是,新婚之夜,他要把自己丢在这里不管了?!
      
      她“哼”了一声,而后大步往前,挡在他身前,伸手拦住他的去路。
      
      她语气不由加重了些许:“太子殿下说笑,若不爱你,岂会嫁你?”
      
      秦骁愣住,睁大了眼睛,而后满眼错愕。他握紧了双手,不由发问:“为何?”
      
      在他打听到的那些消息中,木云枝最在意的男子,除去她的家人,便只有文怀瑾。至于自己,或许木云枝都未必知晓自己的全名,只知道自己是太子。
      
      既如此,何来爱?为何爱?
      
      他们不过是连碰面都屈指可数的两个……陌生人。
      
      想到这些,秦骁的心情顿时不好了,他紧皱着眉,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木云枝忽的笑了一声。
      
      秦骁愣了下,不解的看向她。
      
      “太子殿下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气宇轩昂,才貌双全,颜如冠玉,貌比潘安,云枝倾慕已久!”
      
      “……”
      
      此番话,一气呵成,语速极快。
      
      秦骁看着木云枝,表情震惊,有点难相信这是从木云枝口中说出来的。
      
      回过神来后,秦骁轻轻咳嗽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木云枝深呼吸了下,再次开口:“太子殿下,我话已经说的如此明白,请随我回房吧,新婚之夜,你若是走了,我颜面何存?”
      
      秦骁抿了下唇,点了下头,意识到木云枝看不见自己的动作后,说:“好。”
      
      两人一同回房。
      
      青萝将一柄玉如意双手递到秦骁跟前,秦骁接过,转向坐在床上的木云枝。
      
      他定了定神,暗暗深呼吸了口,才伸出手去,用手中的玉如意挑开了木云枝头上的红盖头。
      
      床边燃着的烛火轻轻摇曳着,微暖的火光照耀下,木云枝的面容缓缓出现在秦骁眼前,而后,她朝他笑了下。
      
      此刻的木云枝,一袭红装喜服,眉眼弯弯,笑意盈盈,比往日那般素妆时更让人觉着惊艳。
      
      秦骁不由失神。
      
      青萝轻咳嗽一声,提醒:“太子殿下,小……太子妃,该喝交杯酒了。”
      
      桌前,青萝为他们斟了两杯酒,而后行了个礼,退出了房间,同时关上了房门。
      
      秦骁拿起酒杯时,木云枝开口:“太子殿下,喝交杯酒前,我有些话要和你说清楚,以免日后你误会。”
      
      “你说。”
      
      “我从小便是被家中父兄宠着长大的,素日里顽皮,并非大家闺秀那般温柔懂事,恰恰相反,我性格不是很好,有时还任性,喜欢练剑,不喜欢绣花,这些事,想必太子殿下也知晓,但还是请太子殿下日后多包涵。”
      
      秦骁愣了下:“这是自然。你既已嫁与我为妻,我自当理解包容。”
      
      “还有……”
      
      木云枝小心着呼出一口气:“不管先前太子殿下派人打听到了有关于我和文怀瑾的任何事情,请太子殿下相信,我并不喜欢他。即日起,我木云枝便是东宫太子妃,夫君唯有太子殿下一人,希望太子殿下不要多想,更不要因为他人话语而产生误会。若殿下心中有疑虑,请直接问我。”
      
      秦骁眼中的诧异更明显了几分。
      
      这样的话,他确确实实是没想到她会说的如此直接。木云枝不愧是木云枝。
      
      他笑了下,点头:“好,我答应你。”
      
      木云枝也笑了下。
      
      而后秦骁补充:“你既如此坦诚,那我也得说句话才好。这个人,脾气也不好,处理事务后可能会暴躁如雷,会砸东西,反正……很不好。我也不懂女孩子喜欢些什么,你若是有什么想要的,大可直接开口,不必拐弯抹角。”
      
      木云枝点头:“好。”
      
      她伸出手,想要拿桌上酒杯。秦骁伸手按住了她。
      
      木云枝抬起头,有些疑惑。
      
      犹豫了会儿,秦骁还是开口:“还有,我不想娶侧妃,希望你帮忙。”
      
      木云枝愣了下,两眼惊喜着挑了下眉:“太子殿下的请求,云枝自当尽力而为。”
      
      她笑着拿起酒杯,秦骁也端起那杯酒。
      
      酒杯相碰后,两人手臂交叉,共饮下了手中那交杯酒。
      
      夜色渐深沉,烛火轻摇曳。
      
      此夜结发为夫妻,唯愿恩爱两不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