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翌日。
      
      天刚微明,青萝便带着丫鬟来到太子卧房前敲门。
      
      听里面没动静,青萝清了清嗓子,提高了音量:“太子殿下,太子妃,已是卯时,您们该起身准备梳洗,去皇宫见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了。”
      
      语罢,青萝凑身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隐约好像有翻身的动静响起后,她连忙后退了两步,站直身体,恭恭敬敬站在门口侯着。
      
      屋内,木云枝慢悠悠坐起身来,她揉了揉眼睛,神情略显茫然,翻身准备下床,一伸手,摸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她愣了愣,疑惑着往下看,身边有个人。
      
      她瞬间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喊出了一声,而后抬脚,朝那边踹了过去。
      
      门口侯着的青萝听见她的喊声,毫不犹豫推门进去,然后就看见了坐在床上的木云枝,还有在慌乱之下被木云枝一脚踹下床的……
      
      太子殿下秦骁。
      
      床上坐着的木云枝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后,抬手捂着脸,只觉得没脸见人。
      
      被踹下来之前,秦骁还睡着,被踹下之后,他也有些懵,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情况,就看见青萝冲了进来,还有听见动静随后赶来的莫开。此时起身似乎有些奇怪,他便索性在地上坐着了。
      
      青萝愣住,莫开也愣住。看见这般情形,除去错愕震惊外,他们也不知该摆出什么别的表情来好。
      
      房内空气仿佛凝固住,安静的有些诡异。
      
      青萝和莫开对视了眼,稍眯了眯眼,心照不宣般立刻转身走出了房间,还顺带着关上了房门。
      
      秦骁坐在地上,左手撑地,右手扶额,本就有着几分倦意的脸上此刻还带着几分无奈。他要起身,木云枝立刻从床上跳下来伸手去扶他。
      
      秦骁看了她一眼,眼里有几分复杂意味,但还是接受了她的搀扶。
      
      将他扶着在床上坐下后,木云枝连忙解释:“太子殿下,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看见身边忽然多了个男人躺着,就下意识踹过去了……我以前都是一个人睡的……”
      
      她小心翼翼看着秦骁,眨了眨眼睛:“太子殿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秦骁扶额,语气无奈:“罢了。”
      
      “真的?”木云枝顿时惊喜:“太子殿下不怪我?”
      
      “嗯。”
      
      木云枝立即笑了,眼睛弯弯,像月牙儿。
      
      秦骁的视线忽的与她对上,他抿了抿唇,眼里有一丝慌乱闪过,而后避开了她的眼神。
      
      门外,青萝又提醒:“太子殿下,太子妃,卯时了!”
      
      秦骁反应过来,大婚后的第二日,按规矩他们得进宫去给皇帝和皇后娘娘请安敬茶,要是再不去,怕是要耽误时辰了。
      
      他看了眼木云枝身上穿着的大红色喜服,摇了下头,连忙开口:“那谁,进来给太子妃梳妆更衣!”
      
      门外的青萝愣了下,而后反应过来太子殿下喊的是她,连忙推开进去屋子里。
      
      跟着她一起来的两个丫鬟也随着进去,为秦骁与木云枝分别更衣。
      
      秦骁换好衣服后,走到门口,瞥了眼站在那儿的莫开:“早膳呢?”
      
      莫开回头行礼:“已经备好,在偏厅。”
      
      秦骁踏出房门时,想起什么,回头看向屋内:“那谁,替太子妃梳妆完后,带她直接去偏厅。”
      
      青萝点了点头:“是。”
      
      秦骁带莫开离开。
      
      房内,木云枝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的露出个笑容,看起来心情不错。
      
      青萝在她身后为她梳发,见她笑了,忍不住好奇问:“太子妃,您在想什么呢,怎么忽然笑了?”
      
      木云枝反问她:“青萝,你觉得太子殿下这人怎么样?”
      
      “这……我不敢妄自评价太子殿下。”
      
      木云枝努了努嘴,双手捧住脸,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
      
      嫁给太子这事,和她想象中有些不同,但似乎,感觉还不错。太子殿下这人,看起来不好相处,但还是蛮尊重自己的。就好比昨晚,她说她还没有准备好,他竟真的没有碰自己。
      
      两人和衣而睡,方才青萝进来时,两人身上还好生穿着昨日的喜服,什么都没发生。
      
      青萝看了木云枝一眼,将手中的玉簪插在了发髻之中,完成了那个妆发。
      
      之后,青萝带木云枝去了东宫偏厅。那里其实是个小院子,和东宫的别处院落相比,并不大,是秦骁平日里用膳的地方。
      
      她到的时候,秦骁已经吃好,正坐在边上看着手里的奏折。他眉头皱的紧,想必不是什么好的内容。
      
      木云枝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知道要进宫请安,她吃饭的速度比平时要快,略显着急,中间被噎到一次,青萝连忙给她舀了半碗汤递过去让她润润嗓子。
      
      火急火燎的吃完后,她起身:“我吃好了!”
      
      秦骁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而后也起身:“走吧。”
      
      坐马车去皇宫的路上,秦骁还在看奏折,坐姿端正,只是全程眉头紧蹙,脸色不是很好。
      
      木云枝盯着他看了会儿,想起来昨晚他和自己说的那些话,看来他说的是真的,一点儿没差。保持这种状态下去,木云枝觉得自己很快就能看到他们昭国堂堂太子殿下发脾气砸东西的场景了。
      
      她忍不住笑了下。很难想象在旁人面前一脸严肃的秦骁发脾气砸东西是怎么样的画面。
      
      她竟然……有点想看。
      
      秦骁瞥了她一眼,见她在笑,有些疑惑:“你笑什么?”
      
      “没什么。”
      
      秦骁皱了下眉,不太相信她的话。看她的样子,就不像是“没什么”。
      
      但……
      
      算了。
      
      他继续看奏折,木云枝继续看他。
      
      这般近距离望着他,木云枝觉得,太子殿下长得这般好看,要不是因为他身份尊贵,寻常人家配不上,再加上脾气不怎么好,估计主动送上门的姑娘都要踏破东宫的门槛了。
      
      这么想着,木云枝忽然觉着自己以前是不是眼睛坏了,身边放着这么一个大美男不看,偏偏去相信文怀瑾那些花言巧语,文怀瑾相貌虽不丑,可和太子殿下比……不,文怀瑾根本没法和太子殿下比!
      
      那会儿,她肯定是眼瞎了!!
      
      木云枝眯了眯眼,左手托腮,侧目看着他时,眼中有些许花痴般的笑意浮现。
      
      身边有直接且灼热的视线,秦骁想要无视,但尝试两次后,都失败了。
      
      他暗暗叹了口气,问:“你在看什么?”
      
      木云枝保持着托腮姿势,眼中笑意盈盈:“太子殿下长得好看,我想多看几眼。”
      
      秦骁愣了下,转过头去,轻轻咳嗽了声,借以掩饰尴尬。
      
      “咳……”
      
      可耳尖上却有红晕冒出,心跳不由控制的快了一些。
      
      木云枝眯眼笑着:“太子殿下,以前有没有姑娘夸你好看?”
      
      秦骁举起奏折,眼睛盯着,可心思却不在奏折上了。他眼角余光稍稍瞥向木云枝那边,道:“除了你,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那样的话。”
      
      木云枝挑了下眉。
      
      而后秦骁补充:“她们也没有那样的机会。”
      
      说罢,秦骁继续看向奏折。
      
      木云枝轻点了下头,深以为然。像秦骁这样,连进宫的路上都在看奏折,平时怕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跟姑娘相处。
      
      仔细想起来,貌似,从未听说过京城里有哪家小姐倾心于太子殿下的。
      
      倒是奇怪。
      
      不管如何,他都是太子殿下啊,居然没有倾心于他的人,除去身份不说,光是他这张脸,便算得上是极品了……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正常。
      
      木云枝依旧盯着秦骁,一改方才的满脸笑意,换上了一副思索的模样。
      
      秦骁瞥了她一眼,没管她。
      
      马车在皇后娘娘的鸾凤宫宫门前停下。
      
      秦骁率先下去,转身时朝刚从马车里钻出个脑袋的木云枝伸出手。木云枝愣了下,看了眼他的手。
      
      秦骁抿了下唇,以为她不需要,正要收回的时候,木云枝将手放在了他手心。
      
      秦骁顿了下,而后握住,将她牵了下来。
      
      鸾凤宫的管事太监海公公笑着走上前来:“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太子妃。陛下和娘娘已在宫中等候二位了。”
      
      秦骁点头:“知道了,前面带路。”
      
      “是。”
      
      进入鸾凤宫后,木云枝暗暗定了定神,虽说皇后娘娘先前在她面前和蔼可亲,可她到底是皇后娘娘,后宫之主,还是太子殿下的生母,自己得谨慎小心一些才是。
      
      起码,不能像在家里那般没规没矩的。
      
      秦骁看穿了木云枝的紧张,进去前,他和木云枝说:“你不用紧张,母后不会为难你的。”
      
      木云枝眨了眨眼睛,略显疑惑看向他:“为何?”
      
      “你是她亲自挑选的太子妃,她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为难你?何况……”
      
      秦骁忽的顿了下。
      
      木云枝追问:“何况什么?”
      
      “你是木承州将军的女儿。”
      
      木云枝一愣,步伐不由慢了一些。
      
      秦骁继续往前走了两步后,发现木云枝没有跟上,转头看了她一眼。见木云枝愣在原地的模样,微微皱了下眉,又折回去拉起了她的手。
      
      木云枝抬眼看他。
      
      他提醒她:“这里是皇宫,到处都是别人的耳目,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人的眼皮子底下,要随时注意自己的行为。”
      
      木云枝撇了撇嘴:“那在东宫呢?我也得随时注意会不会有人监视我吗?”
      
      秦骁一愣,而后答:“不必。”
      
      他瞥了她一眼,又说:“东宫是我的地盘,在那里,你是自由的。”
      
      木云枝笑了下,接着问:“那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你高兴就好。”
      
      “那我可以在东宫的花园里弄个练武场吗?”木云枝满脸惊喜:“我最近在练习三哥教我的剑法,还没完全学会呢!”
      
      “……”
      
      木云枝拉住他衣袖甩了甩:“不是那种大的练武场,就能站两三个人的那种!可以吗可以吗?”
      
      “……随你。”
      
      “真的?”
      
      “嗯。”
      
      木云枝笑了起来:“那就这么愉快的说好了,太子殿下你可不许反悔,出尔反尔是小猪!”
      
      “嗯,”秦骁看向她:“不反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