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五

      
      有风起。
      
      秦骁望着院中那棵梨花树,迎面而来的微风吹动发丝,他稍稍眯了下眼,视线却未曾从那棵梨花树上移开。
      
      他亦没有再开口。他在等木云枝的回答。
      
      木云枝站在他身侧,微微抬起的双手不由自主紧张捏住衣角,大拇指和食指紧紧抠着,指节因为用力而有些许泛白。
      
      她抿着唇,不知从何说起。
      
      她与文怀瑾自然是没有什么关系。但直接这么说,秦骁定然不信。她也没有想到那文怀瑾像是个没脑子的白痴一样居然在她回门这日前来寻她,他不知道太子也会随着一起吗?
      
      何况,自己根本不会见他!
      
      木云枝有些后悔,那日就不该贪一时的心情愉快说出那些违背良心的话,当时她戏弄了文怀瑾,高兴是高兴,可这会儿,报应就来了……
      
      她总不能直接告诉秦骁,她知道文怀瑾在骗她,她是故意戏弄他才装出一副喜欢他的样子来的吧?
      
      她咬了咬嘴唇,满脸懊悔。
      
      木云枝心中暗暗叹息一声,小心翼翼朝秦骁那边看了眼。他还是没说话,端正着坐姿目视前方,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她全然看不出他此时心情如何。
      
      按理,他应该生气,但,他没有。
      
      或者说,她看不出来他是否在生气。
      
      木云枝闭上眼,小声深呼吸了两口,而后睁开眼:“殿下,我与那文怀瑾,绝对没有越矩的关系。他是他,我是我,我也不知他今日为何前来,若是殿下不信,可找他来当面对质。”
      
      秦骁稍稍抬头,看了木云枝一眼。
      
      木云枝皱着眉,可眼神坚定:“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何前来,太子殿下是不信我说的吗?”
      
      “并非不信,只是……”
      
      秦骁抿了下唇,欲言又止。
      
      木云枝不由心慌,他这样子,不就是不信么?
      
      她忍不住跺了下脚,那该死的文怀瑾,这时候跑来木府要见她到底想做什么!是不是故意前来破坏她与太子殿下的关系的?!
      
      她咬牙,蹙眉。不行,越想越气!
      
      她转身要走。
      
      秦骁愣了下,连忙出声阻止:“话还没说完,太子妃要去哪里?”
      
      “既然太子殿下心中还有疑虑,想来,也只有文怀瑾能解释这事了,我喊二哥和三哥一起去把他给拖回来,让太子殿下当面询问!”
      
      木云枝怒气冲冲,迈开步子便要离开,秦骁当即起身,伸手将她拦下。
      
      他微微皱眉:“我并非此意。”
      
      “你就是此意!”木云枝抬眼看他,眼中有愤怒,也有些许委屈,那楚楚可怜的眼神,像是在无声的责怪着秦骁不相信她说的话。
      
      秦骁抿了下唇,也有些慌。
      
      他并非不相信木云枝所言,只是他也疑惑文怀瑾为何而来。先前打听到的木云枝与文怀瑾之事,木云枝虽已否认,但其中还有些许疑惑不曾得到解答。
      
      他只是想知道事情到底如何,没有责怪、怀疑木云枝之意。
      
      木云枝依旧愤愤:“你在这里等着,我现在就带人去把他给抓回来,他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到时候便一清二楚了!”
      
      秦骁想要阻拦,但木云枝风风火火,带着怒意,他刚伸出的想要拉住她的手,被她直接打下,而后气势汹汹大步离开。
      
      秦骁望着她背影,满脸无奈,想了想,还是立刻跟了过去。
      
      木云枝说做便做,从自己院子跑出去后,正好看见提着一盒刚从街上买来的新鲜糕点准备送去给她的木敛雨。
      
      她立马走上前:“三哥,跟我去抓人!”
      
      木敛雨一脸懵:“啊?”
      
      “快!”木云枝拽着他往外面走:“走走走!”
      
      木敛雨十分茫然,刚走出些许距离,便看见太子殿下在身后匆匆忙忙赶来,一边走,还一边喊:“太子妃,你等一下!”
      
      但木云枝没有听他的。
      
      这又是什么情况?
      
      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后,木敛雨当即拽住了木云枝:“小妹,你等一下。”
      
      木云枝不悦的回头,刚要说话,秦骁走了过来。
      
      她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显而易见的是不高兴了。
      
      秦骁在他们身前站定,表情依旧无奈。
      
      木敛雨问:“太子殿下,您和小妹吵架了?”
      
      “……”
      
      不算是吵架。只是……
      
      秦骁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事。
      
      木敛雨转头看木云枝,手依旧拉着她,以免她趁机跑走。
      
      “小妹,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午膳时不是还好好的吗?”
      
      木云枝撇了撇嘴,没有开口。
      
      “若是不开口,我便只能带你去见爹和阿娘了。”
      
      木敛雨拽着她欲往前面走,反而被木云枝拉住:“别……”
      
      木敛雨挑眉:“说说吧。”
      
      木云枝抿了下唇,看了眼秦骁,而后看向木敛雨,事已至此,强行隐瞒也无益处,木敛雨只需要稍加询问便可知道发生了何事。
      
      她将文怀瑾来过的事告知了木敛雨。
      
      木敛雨一脸错愕,表情和从秦骁口中得知文怀瑾来找自己后的木云枝几乎相同。
      
      木云枝紧皱着眉:“可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何前来!”
      
      木敛雨轻轻咳嗽了两声,脸上错愕情绪稍稍收回。如果没猜错的话,文怀瑾此番前来寻找他家小妹,要么是纠缠,要么是有事相求。
      
      以他对文怀瑾以往行事的了解,定是前者。
      
      如今小妹已是东宫太子妃,是太子殿下枕边人,他前来纠缠,怕是想要利用他与小妹以前的事来逼迫小妹为他办事。
      
      文怀瑾是户部尚书的门生,而户部尚书是大皇子秦灏的左膀右臂!
      
      木敛雨看了眼秦骁,不知他是否和自己心中所想相同。
      
      “小妹,太子殿下对此有所怀疑也实属正常,你刚嫁入东宫三日,今日回门他便来寻你,若是没有他意,我都不信。”
      
      “三哥!”
      
      “我话还没说完。”
      
      “……”
      
      木敛雨拉着她去了旁边的凉亭,秦骁跟着过去。
      
      三人坐下,木敛雨将手中食盒轻轻放置在石桌上。
      
      “小妹,三哥没有不信你的意思,只是这事奇怪,你不讲清楚,即便是爹和阿娘来了,也只能是无奈。”
      
      “……”
      
      木云枝抿着唇,心下紧张。
      
      她双手紧握在一起,心跳不由加速。她何尝不想解释清楚,可完整的情况,她即便是说出来,他们也无法相信。
      
      他们能相信,自己十九岁那年便死了,是重生回到十六岁这年和他们再度相遇的么?
      
      她自己都觉着荒唐。
      
      没怎么开过口的秦骁忽然出声:“太子妃,你不必紧张,慢慢想,捋清楚后再说。”
      
      木云枝看向秦骁,秦骁也望着她。
      
      秦骁又道:“我说了,我不是不信你,只是……有一些疑惑罢了。”
      
      木云枝低头咬了下嘴唇,眼帘稍稍低垂:“那我等会儿说的,你就真的信吗?”
      
      “太子妃若问心无愧,我自当信任无疑。”
      
      “……”
      
      木云枝闭上眼,深呼吸了几下,思绪飞快运转。之前有关于她与文怀瑾的种种悉数出现在她脑海,仿佛当初被欺骗的模样再度浮现在眼前。
      
      她下意识皱了下眉,心中生厌,表情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上一次,文怀瑾毁了她的一生,这一回,她绝不允许相同的事情发生!
      
      片刻后,她睁开了眼。
      
      秦骁与木敛雨同时看向她,眼神密切关注。
      
      “我与文怀瑾,自幼相识,青梅竹马,那时候年幼,误以为文质彬彬的他与我互相爱慕,心中自然偏向他,喜欢……那时候大概是有点喜欢的。”
      
      秦骁抿了下唇,放在桌下的双手不由握成了拳。
      
      “可是,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文怀瑾他不喜欢我,他是骗我的!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就……稍微诈了他一下。”
      
      秦骁:“?”
      
      木敛雨:“??”
      
      这事,木云枝越说越气,越说越觉得委屈。
      
      那么多年错付的感情,她怎么都觉得难以消气。
      
      她眼眶微微泛红,有些许泪花闪烁着。
      
      她深呼吸了下,又说:“我骗他说,我想嫁给他,果不其然,他说他愿意娶我,要回去找他父亲来我家提亲,但是……他没有来。还去了户部尚书府,见了户部尚书的女儿。”
      
      秦骁眉头紧蹙,拳头紧握。
      
      木敛雨眼里满是错愕,猛的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他和户部尚书的女儿有一腿?!”
      
      “彩衣亲眼见到的,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她,或者,派人暗中跟着文怀瑾……我说的,句句属实!”
      
      木敛雨脸上怒意已然掩藏不住,还不等木云枝再说什么,他便跑走了。
      
      秦骁和木云枝还在凉亭内,面对面而坐。
      
      她吸了吸鼻子,转过身去,抬起衣袖擦去眼角快要掉下的眼泪。
      
      秦骁愣了下,松开了紧握的双手,起身走到木云枝身前。
      
      木云枝顿了顿,连忙低下头去,不愿抬起来让他看到自己这副狼狈模样。
      
      秦骁却忽然在她身前半蹲下,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她抬眼看他,眼中很是诧异。
      
      “别哭,”他抬起右手,小心翼翼擦拭着她眼角的泪痕:“是我的错。”
      
      木云枝抿了下唇,声音不由哽咽:“什么啊。你什么都做,哪里错了?是我信错了人才是,都是我自己的错!”
      
      她吸了吸鼻子,心中委屈,眼泪便控制不住要往下掉。
      
      秦骁缓缓起身,用衣袖擦着她的眼泪。
      
      他眉头紧蹙,嗓音有几分愧疚:“惹你哭了,就是我的错。”
      
      木云枝抬起头看他,而后愈加委屈起来。
      
      她伸出手环住秦骁的腰,脑袋凑过去靠在他身上,放肆哭了起来。
      
      秦骁顿时慌了,怎么……她怎么还哭的更厉害了?
      
      他有些手足无措,伸出的手忽然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木云枝环着他的腰,一边哭,一边喊:“殿下,文怀瑾他骗了我,你帮我揍他!”
      
      “……”
      
      她双腿不由朝空气踹了几下,哭泣道:“一定要狠狠地揍他!把他揍得连他爹娘都认不出来!!”
      
      “……”
      
      秦骁失笑。
      
      他抬手摸了摸木云枝的头发:“好。”
      
      “真的?”她仰起脑袋,泪眼婆娑。
      
      “真的,”秦骁用衣袖轻轻擦拭她的脸,语气柔和:“一定按你说的,狠狠揍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评论区发新春红包第三波~
    明天中午批量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