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六

      
      木云天住处。
      
      有风吹拂而过,院中树叶被吹的哗哗作响。明媚绚丽的天气,院中池塘里的几尾金鱼欢快游着,时不时越出水面,而后“扑通”一声又落入池中。
      
      罗鹰大步走入房间时,木云天正坐在窗前,他身后桌子上摆着几盘糕点,是素日里木云枝最爱吃的那几样。桌上装着热茶的茶壶口,正袅袅漂浮着白色热气。
      
      他望着院门方向已有许久,但那里除了罗鹰,没有其他人进来。
      
      罗鹰进房后放轻了脚步,走到木云天身后时,拱手行礼:“少爷。”
      
      “枝枝呢?”他轻飘飘开口,右手手指轻轻敲打着轮椅扶手。
      
      “少爷,小姐她……她不会来了。”
      
      木云天的手忽然握住扶手,眼神冷冷瞥了眼罗鹰。
      
      罗鹰立即低头:“午间小憩后,太子和小姐说了些什么,哭闹了一番,眼睛肿了,便回房休息去了。”
      
      木云天皱起眉头。哭了?
      
      “还有,夫人说,若是少爷您没有大碍,晚膳便过去同他们一起,太子今晚留宿在木府,您总不能不见,这不合礼数。”
      
      木云天闭上眼,眉头紧蹙,略显疲惫般靠在了轮椅上。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知道了。”
      
      罗鹰拱了拱手,小声退出房间。
      
      木云天缓缓睁开眼睛,俊秀好看的眉头拧在一块儿,眼中情绪复杂的望着院门,像是期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而后,所有的情绪化为了一声很轻的叹息,在格外幽静的屋子里响起。
      
      晚膳时分。
      
      木云天坐着轮椅出席。刚到,便看见木云枝与秦骁说着些什么,笑容可掬,全然不像是下午和秦骁闹过别扭的样子。
      
      他抿了下唇,稍皱眉了下,是他理解错了木云枝哭泣的理由了么?
      
      木云枝见他来了,连忙起身朝他走来:“大哥!”
      
      木云天回过神来,露出笑容:“枝枝。”
      
      “大哥,听说你身体不适,现在可觉着好些了?大夫给你瞧过了吧,他们是怎么说的?”
      
      木云天笑道:“你这丫头,要是真担心大哥身体,午后怎么不过来看看?这会儿说这些,晚了些吧。”
      
      “那不是下午临时有点意外嘛……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哥不用担心,已经解决好了!”
      
      “是吗?”
      
      木云天瞥了眼起身朝自己走来的秦骁,稍稍眯了下眼,脸上虽有笑容,可眼底却有那么几分不悦。
      
      他缓缓开口:“见过太子殿下。木某这副模样,不便行礼,还请殿下见谅。”
      
      “木大少爷言重,你是太子妃大哥,又……”他看了眼木云天的腿,又道:“坐着便好。”
      
      木云天笑着点头:“多谢殿下。”
      
      可轮椅被推转过去时,他眼底并无半分笑意,脸上笑容也即刻消失。
      
      秦骁望着木云天背影,眼帘稍低垂,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木云枝拉过他手坐下:“殿下,坐吧。”
      
      秦骁收回思绪,轻点了下头。而后坐在了与木云天对立的那一面。
      
      视线相碰时,木云天笑了下,秦骁点点头示意。
      
      木承州与余慧姝随后到来,木循阳提着一坛酒跟在他们身后。
      
      余慧姝往周围扫视了一圈,没见着木敛雨身影,不由疑惑:“敛雨那臭小子跑去哪里了?这么多人等着他呢!”
      
      木云枝笑道:“阿娘,三哥说他有件很着急的事情非办不可,所以出门了,会晚些回来,特意交代晚膳不必等他。”
      
      “去哪儿了?”
      
      “这个三哥没说。”
      
      “算了算了,”木承州摆手:“那臭小子就喜欢到处乱跑,不必管他,我们吃我们的!”
      
      天色渐晚,夜幕缓缓降临。
      
      偏僻又安静的一处破落院子里,有些许呜咽声响起,院中那个屋顶漏了半截的屋子的中央,有个人被绑着丢在那里。他脑袋上套着麻袋,手脚都被捆住,他挣扎了数次,都未曾挣脱开。
      
      大抵是麻袋底下的嘴巴也被塞住,他只能发出几声“呜呜呜”的声响,讲不出话,自然无法呼救。
      
      寂静又空旷的地方,他什么也看不见,周围的一切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暗空间,仿佛拖着他直直往下拽。
      
      他在地上翻滚了两下,试图发出稍微大些的动静来以寻求外面的人的帮助,可他什么也看不见,乱滚了一番后,身上华贵的衣服脏了,可动静依旧没有。
      
      “吱呀”一声,院中那副破落大门被推开。
      
      而后,有脚步声响起。
      
      他听见了,下意识的挣扎,想要求助。可那脚步声一声接着一声,没有人讲话,他意识到不对劲,身体开始往后躲。
      
      不出一会儿,有一只脚扎扎实实的踩在了他身上,他“嗯嗯”了几声,又有另外一只脚踩在了他脑袋上,这仿佛在告诉他,他要是敢擅动,便一脚踩烂他的脑袋。
      
      他不敢动了。
      
      而后有笑声响起。只是那笑声里满是不屑。
      
      来者缓缓开口:“文怀瑾,就你这样的狗东西还敢欺负我家小妹,简直是活腻了!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今天,不把你打的七荤八素的,我就跟你姓!”
      
      这声音听在文怀瑾耳中,分外耳熟。
      
      麻袋下,他睁大了眼睛,两眼都写着难以置信。这声音……不正是木家三少爷木敛雨的吗!
      
      他开始挣扎。
      
      木敛雨冷笑一声,一脚接着一脚,毫不留情的踹在他身上。被绑住手脚的文怀瑾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不,即便他没有被捆住手脚,在木敛雨面前,他照样没有反抗的可能。
      
      木敛雨脚踢文怀瑾时,徐影环抱着双臂站在旁边,眼中有些许笑意,仿佛是在看一场好戏。
      
      “呜呜呜……”
      
      木敛雨停下缓两下时,被麻袋套着头的文怀瑾似乎哭了。那底下发出的声音,像是呜咽。
      
      木敛雨的表情顿时嫌弃,半点面子不给的露出厌恶情绪来。
      
      他抱着双臂,不耐烦的踹了文怀瑾一脚:“哭什么呢?不就是踹了你几下吗?男子汉大丈夫,这点苦都吃不了?!废物!”
      
      “呜呜呜!”
      
      他翻了个白眼,一脚用力,将文怀瑾踹到了另外一边。
      
      徐影朝他挑了下眉:“这就不打了?”
      
      文怀瑾:“!!!”
      
      还要继续打???
      
      木敛雨摆了摆手:“我歇会儿,换你来。”
      
      “行,”徐影朝文怀瑾走过去:“我来。”
      
      文怀瑾虽看不见来者是谁,但那股逐渐靠近他的压迫感告诉他——
      
      他完蛋了!
      
      没多久,文怀瑾被塞进嘴里的布条压抑的痛苦喊叫声响起,在此刻幽静的院中,格外明显。
      
      他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喊着,期盼外面有人能进来救救他。可他不知道的是,这处破落院子远离街道,坐落在一个阴森悠远的小巷深处,周围没有住人,只偶尔有那么路过的乞丐在这里歇息片刻。
      
      即便他喊的再大声,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前来救他。
      
      文怀瑾疼晕了过去,没了挣扎的动静。
      
      木敛雨瞥了他一眼,而后抬头看向徐影:“你该不会是把他给打死了吧?”
      
      “不至于,”徐影笑道:“我下手有分寸。他要是死了,殿下那边可不好交代。”
      
      他在木敛雨身边站定,一同望着晕倒在地的文怀瑾,又问:“现在怎么办?把他丢在这里?”
      
      “不,把他丢在这里太便宜他了。”
      
      木敛雨转头看向徐影,满面笑容,眼中却带着些许危险的气息。
      
      “我们把他衣服扒了,丢在人最多的那条大街上去,怎么样?”
      
      徐影挑了挑眉。
      
      “怎么不说话?你不同意?”
      
      “不,”徐影笑:“我很同意。就听你的。”
      
      隔天早上,文怀瑾被人发现衣衫不整出现在大街上,鼻青脸肿的模样像是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堂堂户部侍郎,被人当街围观,简直丢脸丢到家了。
      
      而那消息,不出一个时辰便传遍了京城。
      
      木敛雨从外面跑回来时,满脸喜悦,笑着和木云枝说了他的事。
      
      木云枝挑了挑眉:“三哥,你这招够损的啊。”
      
      可脸上的笑容却表明着她此时心情大好。
      
      “谁让他欺负了我家宝贝小妹,这要是在边关,我直接打死他丢到山沟沟里去!”
      
      木云枝失笑:“这话可别当着爹爹和阿娘的面说,会挨骂的。”
      
      “我也就是说说。”
      
      木敛雨笑着端起一杯茶,悠闲喝着。
      
      木云枝将他爱吃的那盘糕点推到他面前:“多吃点。”
      
      木敛雨点了下头,眼中笑意满满。
      
      片刻后,莫开匆匆忙忙从外面走来,神情有些许着急。
      
      木云枝和木敛雨同时看向他。
      
      莫开见到他们,先行礼,而后开口:“太子妃,木三少爷,文家的人找来木府了。”
      
      木云枝一愣,刚往嘴里丢了块糕点的木敛雨瞬间被呛到。
      
      他咳嗽了几声,又喝下一大杯茶,眼神诧异:“真的假的?”
      
      “真的,”莫开道:“文怀瑾也来了,说木三少爷您昨天带人把他打了一顿后丢在了大街上,让他颜面尽失,今日特意前来木府讨要说法。”
      
      “……”
      
      木云枝笑了下:“来的还真是快。”
      
      时机也选的好。
      
      秦骁刚带人离开木府没多久。
      
      木敛雨拿着手里的茶杯轻轻敲着桌面:“那我爹和阿娘都知道了?”
      
      “是,木将军和夫人此时都在正厅,这会儿应该已经派人前来寻三少爷您了。”
      
      莫开话音刚落,不远处院口,彩衣迈着步子匆匆而来。
      
      木敛雨扶额,满脸无奈。
      
      他抬起头看了眼神情自若的木云枝:“小妹,他们来的太快了,我都还没做好准备呢,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木敛雨愣了下,有些疑惑:“什、什么?什么什么怎么办?不是,你都把我绕晕了……我的意思是,文怀瑾带人找上门来了,我要怎么办?”
      
      “不怎么办啊,”木云枝一脸淡然喝着茶:“你昨天出府了吗?”
      
      “我昨天出……”
      
      木敛雨顿了下,和木云枝视线对上。木云枝朝他笑了下,木敛雨眯了眯眼,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笑了下,瞬间坐直了身体:“对啊,我昨天晚上没出府啊,文怀瑾被打了,关我什么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