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爷是诅咒之王

作者: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爷视角

      两面宿傩,在母亲腹中之时,就预感到自己身怀着力量,比一般人更加强壮有力。
      
      在出生之后,听到的不是欢呼声,而是佣人们恐惧的尖叫声以及男人的怒吼,还有女人不时的抽泣声。
      
      虽然记忆如今已经模糊不清,早就忘了那是怎样的一家人,但是被抛弃的时候,那个后来知道应该是母亲的女人,还是抱了抱他,再将他抛弃了。
      
      不是没有试过其它的办法,而是没有用,他的身体愈合很快,根本无法轻易地受伤。
      
      看起来身份显赫,血缘上可以称为父亲的男人,最后没有办法,让他的妻子来处理自己的孩子。
      
      即使被抛弃,两面宿傩也没有哭过,不如说,他根本就不具有哭泣的感情。
      
      “是怪物啊,宿傩,你是怪物啊。”
      
      后来算得上的教导者,是这么对他说的。
      
      “哈,老头,你再跟我胡说八道,我就揍你了。”
      
      无论是身体构造,还是灵魂,随着年纪的增长,他都意识到了,他是异类,无从解释。
      
      比较脆弱的幼年期,无法控制自己力量的两面宿傩,还未习得如何收敛自己身上相较于他人来说多余的部位。
      
      “怪物,快走!”
      
      “天呐,怎么会生成怎样,太可怜了,居然这样降生于世上。”
      
      “别看了,会做噩梦的。”
      
      “不要靠近他,快过来。”
      
      …………
      
      人们的声音大多都是这种,或是嫌弃,或是怜悯,或是恐惧,无论是哪一种,都很廉价。
      
      两面宿傩不因他人的避之不及而有什么想法,不如说,和这群愚昧的人为伍,才令他讨厌。
      
      “真是无聊。”
      
      可以合理的操控身上的每一分力量之后,即使是与再可怕的妖怪或诅咒对战,两面宿傩都没有输过。
      
      看着一脸不甘被他才在脚底下的杂碎,两面宿傩内心只觉得更加厌烦。
      
      比他更丑恶的妖怪恐惧他,比他弱小的多的人类也恐惧他。
      
      说来说去,就不该期待,反正无论是怎么的家伙,最后也只会是在看到他的真实后立刻逃走,不逃走的,心里想的也不会是什么值得一听的内容。
      
      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算得上教导过他,如今年迈不已的老头,最后留下的,却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宿傩,你要去和人相遇,试着明白人的真心。”
      
      “真心?你讲真的?”
      
      “老头,不要以为教过我就可以对我发号施令。”
      
      他理所应当、想都没想的拒绝了这无聊的建议。
      
      和人相遇,呵,他们只会拼命的逃跑吧。
      
      可是出乎他预料的是,一直沉默着教导他的老头,却一反常态的对他说道。
      
      “宿傩,你终究是人类。”
      
      老头说完这句话,就寿终正寝了。
      
      两面宿傩没有得到答案,将老头火化之后,就离开了待了很久的学习地,开始到处游荡。
      
      去过的地方都是贫穷并带着剥削的,强者欺压弱者,弱者欺压更弱者。
      
      两面宿傩冷漠的看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并不以为意,反正这种情况不会因为任何情况改变。
      
      因为造就这一切的,正是这些饱受迫害的人。
      
      作茧自缚,没有援助的价值。
      
      救下因为具有咒力快要被处以火//刑的里梅,纯粹就是一时兴起。
      
      那个孩子那么拼命的逃跑,想逃离拘束他的村落,那种想活命的姿态,还算有趣,身上具有的力量,也让他有那么一点兴趣,出手援助。
      
      活下来的孩子惊惧不以,但还是颤抖着说出了他的名字,并表示会用生命来回报,因为这小崽子挺有意思,两面宿傩同意了。
      
      之后接着到处辗转各地,认识了有名的大妖怪,其中恶罗王和巴卫算得上是不错的对手,偶尔也能一同交流一下,但是更多的就没有了。
      
      说到底,他们都是随性到自在的异类,才不会拘束于某种情感中。
      
      里梅平常会收拾一下两面宿傩的内务,洗一下衣服什么的。
      
      但是,“里梅,你把衣服洗破了。”
      
      “对不起,宿傩大人,真是抱歉!”
      
      里梅以头抢地的表示歉意,看的两面宿傩头痛。
      
      “行了,你也不怎么擅长这种事吧。”
      
      两面宿傩挥了挥手,以示这件事过去了。
      
      但不得不说,没有专业的家伙料理生活,他们这两个大老爷们确实过的很是粗糙。
      
      平常都经常会忘记吃饭,虽然身体挺得住,但还是会觉得这日子需要一个人在后面辅助。
      
      “要不我去抓一个手脚利索的人来照顾大人的生活。”
      
      比起刚开始的面黄肌瘦,现在的里梅确实看上去精神不少。
      
      在发现日子确实不能这么过后,他这么提议。
      
      “然后呢,把人吓/死?”
      
      两面宿傩侧躺在一颗大树的枝头,问这说出这种话的里梅,得到了小崽子颓废的表情。
      
      “确实,会吓疯的吧。”
      
      里梅这么呢喃过后,两人都忘记了这茬呢,接着到处晃悠,到哪是哪。
      
      直到有一天,一个奇怪的人类出现了。
      
      与两面宿傩见过的所有人类都不同,这个人类身上带着十分厚重的违和感,就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虽然总是看起来很害怕很怂,但两面宿傩能感知到,这个人类的内心坚不可摧,在表面的惊恐与弱小里,藏着绝不后退的意志。
      
      是个某种意义上很疯狂的家伙。
      
      所以就算留着,两面宿傩也不会有多么讨厌,比起外面心里思绪繁杂、不安好心的家伙,这个人类强的多。
      
      所以,可以留着。
      
      能设计房子,会做饭,会补衣服,杂事都没有问题。
      
      也进退有度,不会因为好像有了一席之地就提任何的要求。
      
      很省心。
      
      两面宿傩一直是这么想的,除此之外,没有给予过多的关注。
      
      发生变化的是某一天。
      
      恶罗王兴致冲冲的来找他,因为他在休息,所以是由这个人类来接待的。
      
      他休息的正好,懒得和恶罗王掰扯什么女人的问题,就接着休息,没有主动起身。
      
      听到最后,他知道这个人类是个女人。
      
      咦?
      
      是女人吗?
      
      两面宿傩并不是不了解女人,只是因为女人这种东西很麻烦。
      
      和巴卫他们去喝过酒,被女人碰到的时候觉得她们身上的味道很恶心。
      
      嘴里说着漂亮的话,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情。
      
      一定要划分的话,男女的区别很大吗?
      
      因为稍微有点在意这个人类的性别,所以开口询问,得到的确是这个人类倍受打击的表情。
      
      两面宿傩虽然有点疑惑,但也没多想。
      
      性别这种东西,在他这里不重要。
      
      只要能干就行。
      
      事后听里梅说,这个人类当时的状态似乎有点不对劲。
      
      然后就很长一段时间没来了。
      
      其实不会再来的预感不是没有过。
      
      一开始遇到的时候,两面宿傩就发觉了这个人类是类似于某种被穿越,才来到这里的,不/死的性质就可以推测出来,人不会有无限的生命,这违背了常理。
      
      所以两面宿傩才会选择最快的方式让这个人类,哦,是这个女人退场,虽然方式血/腥,但这已经是他可以给的最大的仁慈了。
      
      起码不会痛苦。
      
      然而没有理由的是,这个女人总是会出没在他的周围,但这个女人似乎也不知道为什么。
      
      两面宿傩开始觉得很麻烦,但后来因为这个女人身上的可取之处而能接受时不时的突然出现。
      
      等待习惯之后,这个女人突然不来了,怎么说呢,有点不习惯。
      
      当里梅将烧糊的饭菜端上来的时候,主仆两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里梅先受不了,把菜倒掉了。
      
      当里梅有把衣服洗破后,主仆看着破的没剩几件的衣服沉默不语。
      
      当屋子漏水,里梅砍了木头不知如何修补的时候,主仆……
      
      行了!
      
      两面宿傩懒得去回想到底过了什么日子。
      
      “大人,要不我去找找她吧。”
      
      里梅也看不下去了,对两面宿傩这么说道。
      
      两面宿傩思考了一会,“你知道她在哪吗?”
      
      里梅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两面宿傩坐在藤椅上,想了想,还是决定动手找一找。
      
      就算不知理由的穿越而来,也应该是在这个世界上。
      
      就是不知从何找起。
      
      正为这件事发愁的时候,巴卫传来了消息。
      
      “你的侍女不知为何在我这边,要来领回去吗?”
      
      两面宿傩捏碎了传信的纸符,直接就动身了。
      
      还用废话吗?
      
      他的侍女,当然得领回去了。
      
      再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被一堆看着就不是好东西的家伙围着。
      
      手放在袖子里,估计有什么武器之类的。
      
      但是考虑到她的实力和胆子。
      
      两面宿傩脱下了有些破损的外套,解决敌人的时候给这个女人遮住了头。
      
      衣服遮住的瞬间有水滴滑落。
      
      是泪水吗?
      
      从未落泪的两面宿傩,觉得挺陌生的。
      
      这个女人,似乎只在他面前哭过,即使是面对恶罗王和巴卫,两面宿傩都没见这个女人有多怂过。
      
      想到这里不知为何有些不爽的两面宿傩,稍微加快速度的下手,把女人提了出去。
      
      在她和巴卫还有巴卫身上的女人说话的时候,两面宿傩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你的名字是什么?”
      
      因为女人从没有主动说过更多的事情,几乎都是在做事的原因下,只有三个人的木屋周围,喊不喊名字居然不是很重要。
      
      询问之后,得到了大声的回答。
      
      “纱织,名字是纱织!”
      
      虽然声音很大,两面宿傩心里却没有多在意,反而感觉还不错。
      
      是纱织吗?
      
      算是个女人的名字吧。
      
      不过如果说了的话,绝对又会受到莫名其妙的刺激。
      
      两面宿傩不想安慰女人的脆弱心灵,也懒得给自己找麻烦,所以这次没有过多的评价。
      
      知道了就行。
      
      不是女人,是纱织。
      
      因为纱织的回归,日子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
      
      但是麻烦来了,不只是一个,而是这个时代。
      
      诅咒和妖怪的猖狂促使原本处于暗处的驱魔师、咒术师等群体出世,整片土地开始了争斗。
      
      普通人为此苦不堪言,成为了时代的见证者和受害者。
      
      两面宿傩为了不暴露这个木屋,一般会去比较远的地方解决敌人,保持木屋周围地方的稳定。
      
      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自己的生活不被打破而已。
      
      两面宿傩一边这么想,一边看着关系变得好了的里梅和纱织一同晒衣服。
      
      因为衣服很多而被纱织拉来帮忙的里梅虽然一直在抱怨,但还是好好的帮忙了。
      
      不知何时,捡回来的小崽子长大了。
      
      惊讶于时间流逝的两面宿傩看着自己,反而释然了,虽然身体与众不同,但总有一天,会和他们一同化为尘土吧。
      
      纱织和里梅一同将被单抖开,因此飞起的水滴在太阳下闪烁着七彩的光芒,照耀着进行被单拉锯战的两人。
      
      两面宿傩躺在长廊上,天空碧空如洗,时代的阴影还没有笼罩到这里。
      
      可是也离不了多远,两面宿傩再次出去解决麻烦,回来的时候在集市口看到了等在那里的里梅。
      
      “嗯?大人?!!”
      
      本来专注看蚂蚁的里梅看到他立刻弹了起来,那副做派活像纱织。
      
      两面宿傩算是习惯了他们两人对彼此的影响,没有在意。
      
      “你在这里等纱织?”
      
      里梅埋好了挖开的蚂蚁坑,点头称是。
      
      “嗯,最近这里不太安全,我就早一点在这里等她,免得遇到什么麻烦。”
      
      两面宿傩看着同样受到波及,从而比原来小了不少的集市,沉默了一下。
      
      “里梅,你觉得我们走的时候要带上纱织吗?”
      
      两面宿傩看着愣住了的里梅。
      
      里梅惊慌了一会,咬牙单膝跪地,“一切听大人的。”
      
      两面宿傩看着明显舍不得的里梅,也明白里梅的想法。
      
      确实,纱织是一个能让他们舒服的人。
      
      但是这种人,在哪里都可以活的很好。
      
      两面宿傩找到纱织的时候,她正在和一个没见过的男人在茶铺里喝茶,一副很想走的样子。
      
      男人看起来是个驱魔师,从身上的灵力来看,实力不弱,源的姓氏也很麻烦。
      
      两面宿傩并不在乎这个小子会对他有什么威胁,关键在纱织。
      
      “你被威胁了吗?”
      
      男人这么问纱织的时候,纱织立刻就否定了,并且直接拒绝了男人想要帮助的意图。
      
      为什么呢?
      
      和跟你一样的人在一起不是更好吗?
      
      因为疑惑,所以让里梅离开后展现了自己原来的样子,还假装进行了威胁。
      
      如果害怕了,想逃跑的话,看在你服侍我很用心的份上,可以让你走。
      
      两面宿傩是这么想的,等待着纱织这个怂的女人甩开他的手逃跑。
      
      并没有用力,只是想让她知道她相处的可不是什么好人,别以为自己还遇到了好心人。
      
      但是这个女人……纱织是怎么回答的呢?
      
      “大爷的样子,可吓不到我。”
      
      说出了这种意思的话,没有逃跑的纱织。
      
      两面宿傩放声大笑,觉得这个回答确实很不错,虽然和他要的不一样,但是意外的很满意。
      
      不是逃跑,而是知道了也会留下来。
      
      把纱织这个女人提回去的时候,两面宿傩看到了躲在长廊后的里梅,把纱织丢在长廊上就先进屋子了。
      
      让他们说说话吧。
      
      里梅作为衷心的部下,确实值得两面宿傩这样照顾心情。
      
      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躺在床上的两面宿傩,听到了纱织和里梅的抱怨,以及纱织对于现在这个时代的看法。
      
      “反正宿傩大爷和里梅会在我前面,我这个躲在你们后面的小侍女先抖什么啊。”
      
      笑着说出这种话的纱织,到底是里梅说的愚蠢,还是意外的大胆呢。
      
      两面宿傩暂时还不知道,不过保护一个弱小的,需要庇护的侍女,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
      
      两面宿傩觉得他稍微有那么一点心思,可以用在名为纱织的能干女人身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爷的番外,终于苟出来了。
    还有,大家不要那么希望到现世啊,连手都没有牵过,算什么真的糖。
    剧情还会在古代走一波 起码感情要升温啊!
    作者努力构思,因为三次元较忙,所以一天只有一更,希望谅解,虽然只有一更,但作者都是改了好几次的那种。感谢在2020-12-13 23:55:34~2020-12-14 22:07: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在线催更:)、颖火虫、黑瞎子、tiamo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蓝色龙胆花 10瓶;阿七啊、颖火虫 5瓶;未闻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