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爷是诅咒之王

作者: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虚假的生死考验,某种真实的大爷

      气氛有些沉默。
      
      我心里正想该如何开口,就看到宿傩大爷直接走过来。
      
      我有点懵,因为衣服还被我抓着,我的姿势实在是不怎么好看,就挺,挺奇怪的。
      
      将跪不跪,尬的飞起。
      
      宿傩大爷懒得看我这要跪不跪、十分尴尬的姿态,将手放到我的头发上。
      
      我本能的以为我要下线了,然后大爷就把手放了下来,手里还抓着一个小符纸。
      
      我看的脑壳抽疼,在想自己到底需不需要解释一遍,话说大爷相信我的可能性有多高?这还真是个现实的好问题。
      
      我头脑风暴,思绪抽成了麻花,刚想一跪二喊三求饶。
      
      宿傩大爷直接就把纸符化成了飞灰,红色的咒力从指尖消失。
      
      怪我没见识,我还真没有近距离看大爷用过咒力或者咒术,一时愣住了。
      
      宿傩大爷处理完对他来说和破烂一样的符纸,看到我一副神情略微扭曲还带着几分怔愣的表情,日常嫌弃一波我。
      
      “你又做了什么?”
      
      宿傩大爷站着酷拽的问我。
      
      如果有一把椅子,大爷绝对会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问我,而我应该是跪在地上可歌可泣的说出我的经历,以求得同情。
      
      可惜了,如果场地不是在巷子里就好了。
      
      我想了一会,为了不让集市被破坏,为了守护将来的蔬菜供给地,佐佐木纱织,稍微改变了一点事实。
      
      “路上遇到了一个缠着我的男人,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了。”
      
      这是事实,我确实不了解超自然的力量,宿傩大爷可以轻易发现的纸符,我找也找不到。
      
      大爷看了我一眼,不屑的冷哼一声。
      
      “走吧。”
      
      我吞了一口口水,怎么办,总感觉大爷知道什么的样子。
      
      但我是不可能开口主动询问的,大爷和我的距离还没有拉进到可以谈心的地步。
      
      我跟着大爷到了集市口,期间有不长眼的家伙想要接近宿傩大爷,都被我一一赶开了,真是的,活着不好吗?非要上赶着投胎。
      
      宿傩大爷察觉到我的小动作,没有多说什么,等我们到达集市口和里梅会面的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
      
      真没想到,一条不过百米的路,整的我和来了一场马拉松一样。
      
      里梅一点都没有惊讶宿傩大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看到大爷和我出来也没多大表示。
      
      “主人。”
      
      里梅照例行礼。
      
      我才发现自己刚刚没有表示,也跟着一起了,反正早来晚来不也一样。
      
      “行了,回去吧。”
      
      宿傩大爷这次没有自己一个人走的飞快,反而有闲心遛弯。
      
      日暮黄昏,最后暗金色的余晖照耀着这片并不富裕的土地,显得有些荒凉。
      
      我提着菜篮,冰凉的晚风吹拂着我的头发,真是把我吹得手脚冰凉。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入秋了。
      
      梦里的时间在变,在流动。
      
      宿傩大爷和里梅也是,比起第一次见面,要更加的成熟不少。
      
      里梅半路拿走了我的菜篮,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一个人一遛弯的拿着菜篮跑了。
      
      我刚想进行国骂,告诉这孩子不能这么嚣张。
      
      一抬头就看到宿傩大爷看着我,真的,就是直直的看着我。
      
      我噗通一下就跪了,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怂的,虽然已经差不多该适应了,但大爷今天的眼神,怎么看都不是善了的节奏。
      
      宿傩大爷看我跪的飞快,估计也习惯了,自己找了块大石头,踩在石块上坐下,嗯,现在有一种审问的氛围了。
      
      大爷一手托腮,用正常人类的眼睛看着我,没有先开口。
      
      我当然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不管怎么说都会是错的吧。
      
      好在大爷也不是一个喜欢等待的人。
      
      “你为什么不跑?”
      
      我因为这话抬起头,直愣愣的盯着宿傩大爷。
      
      什么跑不跑?
      
      我现在是该逃跑吗?
      
      不是,就算要跑我也跑不过啊!
      
      我内心天人交合,有点心焦,真的,为什么这些人说话总只爱说一半,一口气说完会怎么样啊!
      
      直到宿傩大爷的下一句话,我的内心反而平静了。
      
      “那个驱魔师认识你,不是吗?”
      
      “既然他想救你,你为什么不和他跑?”
      
      我张了张口,没能说出话来,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再抬起头,做好了心理准备。
      
      “因为我是宿傩大爷你的人,不是吗?”
      
      宿傩大爷的表情看起来还算不错,我再接再厉,决定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结果什么的,让宿傩大爷自己来评定吧。
      
      “我不相信那个男人,比起一个只见过两面的男人,宿傩大爷明显更好吧!”
      
      我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身上都出了汗,有点头重脚轻。
      
      真是的,又不是告白,心理和身体都这么高度紧张干什么!
      
      我暗地里掐掐自己不争气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现在状况到底是害怕,还是豁出去了,还是别的什么混合在一起了,我统统都不知道。
      
      我看着宿傩大爷,这位大爷也看着我,目光微深,似乎是在评估我的真心,屈指在膝盖上轻敲,一下一下的,砸在我的心头。
      
      “是这样吗?”
      
      宿傩大爷一跃而下。
      
      在最后的黄昏余晖下,大爷额前的碎发被风吹气,有些女性式样的宽大和服也同样被吹得飒飒作响。
      
      我觉得我有毛病,现在这种情况还可以关注大爷的头发和衣服。
      
      但要是问我到底怕不怕,我应该是不怕的吧。
      
      虽然跪的很标准,但并没有多么强烈想要逃跑的心情。
      
      一方面是跑不过,另一方面谁知道呢,反正这双腿现在又不听我的使唤了。
      
      宿傩大爷在这种情况下,笑的还是像个反派。
      
      既肆意,又带着几分疯狂。
      
      “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分真心吧。”
      
      宿傩大爷一直都是保持着正常人类的形态,我虽然记得他与众不同,但要是认真说起来,我还是没亲眼见过他非人的模样。
      
      “如果看了之后还可以说出刚才的话,我就勉强带上你吧。”
      
      双眼下的纹路张开,大爷原本的眼睛变成粘稠的血红色,眼下睁开的两只眼睛同样如此,在黄昏下映射着红色的光芒。
      
      宽大的和服袖子变得稍微紧了起来,手臂增加。
      
      果然,大爷生来就是这样,即使是货真价实的人类,也与常人不同。
      
      我的脖子被抓住了。
      
      现在在我眼前的,才是后来的诅咒之王,两面宿傩该有的风范。
      
      与平常不同的不只是样子,还有神态和气势。
      
      原本我不可见的暗红咒力实质化一般的笼罩着我,真的很危险啊,或许离死亡,真的就只是一线之隔。
      
      “现在,你的回答是什么?”
      
      宿傩大爷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回响。
      
      我感觉氧气有些不够了,肺里火辣辣的,有点难受。
      
      但话还是要说的。
      
      “我觉得……很好啊,大爷……的样子……可吓不到我。”
      
      我几个词几个词的往外面嘣。
      
      听了我回答的宿傩大爷顿了一下,随机哈哈大笑,松开了手,看着我咳咳的狼狈样子,收回了自己的眼睛和手。
      
      “这个回答,还算不错。”
      
      宿傩大爷总算收回了咒力,打量着我。
      
      “既然这么有胆量,那就跟我走吧,就算你会后悔,也不可能离开了。”
      
      宿傩大爷把我提着,心情不错的带着我走。
      
      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其实也不是很痛,看来刚才确实只是掐着我脖子的某处让我稍微缺氧难受而已。
      
      我就说嘛,大爷动手,我的脖子怎么可能撑得了那么久。
      
      大爷回到木屋把我丢给了临阵脱逃的里梅,我对里梅翻了个白眼。
      
      “叛徒!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不行了!”
      
      里梅把菜篮丟给我。
      
      “我的主人是宿傩大人又不是你,叛什么徒,而且宿傩大人真的想要解决你,你也不可能活着回来。”
      
      里梅的话是真话,但是听着确实很扎心。
      
      我认命的拿起菜篮决定处理菜叶,不去想刚才那档子事。
      
      可是,里梅开口说的话,定住了我。
      
      “是宿傩大人的命令,纱织,我们要离开这里了。”
      
      里梅的声音比原来低沉一些。
      
      “你跟不跟我们一起走,是大人来决定的。”
      
      我回头看着里梅,这个年纪看着比我小一些的孩子,如此对我说。
      
      “这是考验,纱织,你现在可以和我们一起走了。”
      
      里梅的话让我愣住了,良久,我看了看宿傩大爷已经熄灯了的房间。
      
      表情忽然就放松下来。
      
      “我知道啊,里梅,我可不想看起来那么笨。”
      
      战乱开始了,隐藏于暗处的妖魔鬼怪到倾巢而出,驱魔师和咒术师这一类原本隐藏于暗处的群体同样出现在了大众面前。
      
      混乱拉开了序幕。
      
      与轻描淡写的漫画一格不同,真正的洪流涌来。
      
      我害怕吗?
      
      我不知道。
      
      在梦里可以无限生命的我,没有资格评论这场混乱会带来什么后果。
      
      但我知道一点。
      
      “宿傩大爷他?”
      
      里梅明白我的意思,没等我说完就回答我。
      
      “是啊,宿傩大人他被咒术师和驱魔师们疯狂的追捕,那些人一波又一波的来,疯狂与狂热的劲头看着就可怕。”
      
      “明明别的妖怪为祸世间多的数不清,那些人却偏偏的盯上了大人,真是让人不爽。”
      
      里梅皱着眉头抱怨。
      
      我听着里梅的话笑出了声,在他你笑什么笑的表情下,我平静的说出了事实。
      
      “可能比起异形或者妖怪,身为人类却强到可怕的宿傩大爷,在他们看来更危险吧。”
      
      我神色平静的,在里梅惊讶的表情下,说出了我的推论。
      
      宿傩大爷有力量,还不是什么善茬,作为一个有名的和妖怪相熟的存在,被当成靶子打,挺正常的。
      
      但我才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后退呢,真是的,我虽然胆小,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让佐佐木纱织轻易地后退。
      
      “我才不会害怕,不过就是一群爱抱团欺负人的家伙,宿傩大爷和你都不怕,我这个躲在你们身后的小侍女,先抖什么?”
      
      里梅听了我的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捂住了自己的脸。
      
      “哪里来的笨蛋,还说你不笨,纱织你简直蠢死了!”
      
      看着耳朵通红但忘记遮住的里梅,我耸耸肩,行吧,你这个打得过我的人说的算。
      
      不过我是不会承认你刚刚说我笨的话,木屋里的人,说到底只有我受过教育,我的智商可是受到过考验的。
      
      我目送里梅跑进房间里,转头看着宿傩大爷黑漆漆的房间,突然一个念头蹦上心头。
      
      我捂住嘴。
      
      说真的,我刚才的声音大不大啊,不会吵到大爷了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就是大爷的视角文。
    虽然说过了,但作者还是要重申,大爷真的不好写,如果与大家心中的大爷不一样请不要喷,作者改稿真的改了好几遍,要是还写的不咋地的话就是作者不中。感谢在2020-12-13 01:10:54~2020-12-13 23:55: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人贾 2个;半只蒙蒙、tiamo、狼祈、民政局、叶梦团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狼祈、鹿糖 10瓶;古良良 9瓶;裕弥 5瓶;微風細語 3瓶;黛西詹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