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民国好好学习

作者:老实头儿的春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病中考试多风波

      这一天,珍卿来到启明学校,准备进去参加招生考试,先到台阶下面排队。

      她见这学校大门外,有五层的石砌台阶,大门漆成了大红色,还挺气派的。

      校门外有些工作人员,就站在外面接待学生。

      有的人员在核对学生身份,其实就是拿着报名时填的信息,大致地问一下子,确定一些年龄、性别、籍贯等基本信息。

      身份核对好以后,就有人领着考生进去,家长下人一律不许进,只能在外面等候。

      珍卿排着队等一会儿,很顺利地验明正身,被一个姓周的女先生领进去。

      这个女先生高高瘦瘦,穿着一身水红色的洋服,还穿着白色的玛丽珍皮鞋,看人的神情是一种睥睨式,很高傲的感觉。

      珍卿跟另外三个女孩儿,就跟在这周先生后面走,

      这学校看起来挺大,新式旧式的建筑都有。

      不过考试的地方,倒没有走多远,走过了前面的一栋楼房,后面就到了。

      这位周先生,把她们带到一栋三层楼前,上了台阶,领她们进了一楼南边的一间屋子——这就是考场了。

      这楼房的窗洞子很深,是那种圆顶式的样子,显然是很洋化的风格。

      刚走进考场里面,领路的周先生,随意指了考室一圈,说:“自己找个座位坐下。”

      珍卿老实地应下,准备寻个靠后的座位。忽见粮店掌柜的闺女林小霜,也在这一间考室。

      珍卿想,这两天给她爹娘添了麻烦,而且她身上穿的,还是林小霜的棉袄棉裤呢。

      她连忙扯开嘴角,热情跟林小霜招手:

      “小霜,没想到咱俩在一个考场。”

      林小霜反应却很冷淡,打量了一下珍卿,蓦然扭过脸,好像不屑跟她说话似的。

      林小霜身旁,一个穿着锦缎皮袄、还戴着金押发的小姑娘,凑过来问林小霜:“小霜,她咋穿你的旧棉袄,是你亲戚?”

      林小霜顿了一下,瞪了珍卿一眼,不高兴地跟那女孩儿答:“反正我不要的东西,管她穿不穿。”

      那个女孩儿,也打量珍卿一圈,撇撇嘴不在乎地说:

      “乡下来的穷亲戚,来打秋风的?那咋也来考学,交得起学费吗她?”

      林小霜扭头,跟那个女孩儿说:“理她干啥。”然后就夸起那姑娘的金押发,完全不搭理珍卿了。

      珍卿竟被晾在当地,屋里的其他考生,要么瞧不上她这乡下人,要么对她没啥兴趣。

      她一则比常人瘦,二则穿着人家的旧衣,可不就被人看扁了。

      虽不知道什么原因,让这林小霜这么对她。

      但珍卿也不会热脸贴冷屁股,更犯不着受了一点冷落,就在考场里跟人大吵大闹的。

      她向考室里逡巡一圈,就往屋子后面走,找了个座位坐下。

      等坐定了以后,见考室里坐的考生们,一溜儿的全是女孩儿,年龄大小也不一。

      这些半大不小的女孩儿,不少人没把考场当一回事。

      有的女孩子,在那热火朝天地讨论衣裳、首饰,有的年纪小活泼些的,则跑进跑出地喝着玩。

      还有的胆小怕生的,还闹着说要回家呢。

      只有一些文静稳重的,老老实实地坐着。

      这种情形,倒也可以理解。

      这个时候,国民教育还没有普及,女孩子们,都接受的家庭教育,或是私塾教育。

      学校里的规矩,她们未必习惯,可能还当这里是在私塾,或者是在家里。

      珍卿独自坐了一会儿,越来越觉得不得劲儿,忽然屁股后面一紧,一股强烈的热流涌来,感到上厕所的必要。

      她连忙背起包,往考室门外面走,正遇到那个高瘦的周先生,又领学生进来。

      珍卿连忙上去问:“周先生,请问茅房在哪里?”

      珍卿因为事出急迫,下意识挨了一下人家的衣袖,那周先生嫌恶的神情一闪而逝,避开了珍卿的手,说一声“你跟我来”。

      走到教室外面,周先生随手招来一个老妈子,就让那老妈子领珍卿方便去。

      老妈子就领着珍卿,到了放马桶的屋子,珍卿也顾不得嫌脏,赶紧掀开马桶盖,解裤子坐到马桶上方便。

      这家伙,那真是一泻千里啊,珍卿舒爽又难受地吁气,这病生的真不是时候。

      她想待会儿开始考试,来来回回地跑茅房,恐怕让人印象不好。

      她干脆在马桶上多坐一会儿,把肚子存不住的东西,都倾泻出来算了。

      可坐久了,她心里也有点嘀咕。

      民国十几年,这小县城里,根本没有公共厕所。

      像这种需要公共厕所的地方,也不过辟出房间来,放几个马桶罢了。

      这些马桶,还不知道是啥人用过的,她坐在上面,心里总是有点忧心的。

      这个年代,可是很多流行病,传染了那是能要人命的。

      感觉再也拉不出了,珍卿出了马桶房,特地在室外溜达一阵,散散身上的气味,才往考室那里走回去。

      谁知一走进考室里,路过林小霜身边,就见她特意掩住口鼻,别过脸去,眉头皱成一团。

      她旁边戴金押发的女孩儿,也动了动鼻翼,嫌恶地大声问珍卿:

      “怎么这么臭,你是不是掉茅坑里了,真恶心人,弄得整个屋子都臭烘烘的,还咋考试嘛。”

      珍卿拉得有点虚软,人都有点儿发愣,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除了林小霜和那小女孩儿,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女孩儿,也嚷起来:

      “就是就是,熏得人都要吐,咋考试嘛,叫先生来给她拉出去。”

      珍卿也是呵呵了:想她杜珍卿,也算得上杜家庄一霸,跟混世魔王似的,无人敢惹,无人敢欺,没想到来了县城,让人挤对成小可怜儿。

      珍卿正在想,要怎么应对他们。

      这时候,一个面相温婉、态度和蔼的女先生,拿着一沓试卷走进来,叫还站在地上的珍卿,还有其他人,赶紧找座位坐下,

      刚才说珍卿臭哄哄的女孩儿,像是见过世面的,一点儿不怯场地,指一指珍卿说:

      “先生,她掉进茅坑里,身上臭烘烘的,熏得人没法考试,先生,你把她赶出去嘛。”

      这看起来很和气的女先生,脸色一变,表情顿时严肃起来。

      就有小孩儿以为,先生会把珍卿赶出去,安心看起热闹了。

      谁知,那女先生走到珍卿身前,很关切地问她:“小妮儿,你没事吧?”

      珍卿看她神情关切,语气温和,对她印象挺好,连忙点头说:“先生,我就是闹肚子,没掉茅坑里。”

      确定珍卿没事,女先生没有多说,就抱着试题卷走到讲桌上。

      珍卿就近找位置坐下。

      大部分考生都安静下来,还有人还叽叽喳喳地说话,甚至有人走下座位,动来动去的。

      女先生回到讲桌前,敲了敲讲桌子,高声说道:

      “各位考生,欢迎来参加本校的招生考试。我是你们的监考,名叫梅历雪,你们可以称呼我为梅先生。

      “现在我来宣布考试纪律,随身包裹放过道的篮子里,身上不准有任何夹带,若有违反,按作弊论处……

      “考试过程中,不许说话,不许走动,更不许偷看别人的试卷……一旦违反,视同扰乱考场秩序,立刻取消考试资格。”

      刚才说珍卿臭的女孩儿,真的是过分跳脱。

      梅先生强调了考场纪律,她竟然还跑下座位,捡她弄掉的一个彩色玻璃球儿。

      那玻璃球儿是滚动的,她就满场子地乱窜,想追上她的玻璃球儿。

      大家就笑嘻嘻的,看她追玻璃球儿,考场的严肃气氛,一下子被破坏了。

      梅先生肃然正色,警告道:“这位考生,现在已经开始考试,请你回到座位,不要扰乱考试秩序。”

      那女孩儿却娇声说:“不行,我这跳棋是一整副的,少了一个就不完整了。”

      梅先生再警告一遍,那女孩儿还置若罔闻,我行我素。

      梅先生没有再说,而是大步走出去,跟外面的什么人说了两句话。

      不一会儿,来了一个穿长衫的中年男子,梅先生介绍说,这位是启明学校的卢教务长。

      梅先生跟这位教务长,沟通了一下,那位教务长卢先生,走到讲桌之上,严厉地说:

      “这位考生,不遵考场纪律,扰乱考场秩序,屡教不改,本教务长决定,取消考试资格,驱出考场,请其他考生引以为戒,勿要再犯。”

      这不,卢教务长刚宣布决定,两个老妈子进来,把那个女孩儿往拖外。

      那女孩儿很感不可置信,大力地挣扎着,然后高声嚷:

      “你们放开我,赶碰我一根指头,没你们的好果子吃,我娘饶不了你们……

      “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家?我伯父是督军府的参事,我外公给大总统当差,你们敢这么对我,还办什么学,等着关张吧……”

      但不管她怎么嚷,卢教务长和梅先生,都不理会她,她已被拖出了教室。

      珍卿看得惊讶不已。

      看那女孩儿的穿戴,还有她的言行,必定是家里有些底气的。

      这位卢教务长,说赶出去就赶出去,感觉这学校好牛啊。

      她再看其他考生,大家神情态度都变了。

      果然杀了一只鸡,猴子们也晓得厉害了,考生们变得老实了,没人敢再扰乱考场了。

      办这所学校的梁士茵先生,要么真的刚正不阿,要么就是大有来头。

      想到这里,她更觉得这学校值得好好考了。

      这个小插曲过去了。

      梅先生重申考试纪律,讲明考试时间是两个半钟头,对考生的答题和卷面,有哪些要求等。

      等听到当当的敲铃声,梅先生开始发放试题卷,考试就算正式开始了。

      没多一会儿,之前那个高瘦的周先生,也加入了监考的行列。

      卷子发了四大张,珍卿先翻了一遍题,发现基本上是偏重国学的,后面有少量的算术题。

      国学的题目,基本都摘自三、百、千,还有一些文人耳熟能详的诗歌,还有“四书五经”上的内容。

      题目的形式,大部分是提示性的填空题,类似于后世语文里提示性的诗文默写。

      大部分的题目,要求考生把空缺的文句补充完整,少量的叫解释文句意思,后面还叫写一篇作文。

      珍卿做这些填空题,做得很小心,不敢写错字、写漏字或添字。

      因为她听匡先生说过,旧时候科举考试,像这种题,错了一丁点儿,整个句子就算全错的。估计这种考试也差不多。

      认认真真做完填空题,珍卿觉得头昏眼花,肚子里又闹腾起来了。

      她又撑了一会儿,把经典句子的意思解释完,实在是快憋不住了。

      她向正在巡场的梅先生举手,梅先生走过来,问她怎么了,珍卿说:

      “先生,我要上茅房,我题还没写完,我怕别人拿走,您保管一下,行吗?”

      梅先生看她脸色卡白,知道是真难受,连忙答应下来,叫珍卿快去茅厕。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