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民国好好学习

作者:老实头儿的春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寒风日进县赶考

      若云表姐出嫁这天,珍卿吃完了席,赶紧找个由头从席上脱身。

      回到后院里,先去看望姑奶奶,正巧在这里遇到三表叔。

      三表叔跟她说,学校已经有眉目,叫她别太操心,在家里安心等着,一旦那学校开始招生,他立马写信通知她祖父。

      若云表姐的婚礼,杜太爷并没有来。虽然不晓得他为啥没来,但都知道他这人不讲礼数,也没人挑他的理。

      三表叔还说,在市里看到一本画册,买了放在永陵市的家里,这次参加婚礼回来得急,下次再给她带回来。

      三表叔没在家里多待,下午又匆忙赶回永陵市去了。

      珍卿跟三表叔分别,到后罩房烤了一会火,觉得有点不大舒服,好像有点冻着了。她就脱了衣裳,上床睡觉。

      若云姐出了门子,晚上客人就少了许多。

      珍卿午睡醒来,人就感觉有点怏怏的,晚上饭也吃得少。吃完饭没多久,早早就睡下了。

      姑奶奶看着不对劲,叫余奶奶晚上经心照看。

      果不其然,珍卿睡到后半夜,就开始上吐下泻,别提多难受了。

      姑奶奶不放心,叫用人去敲村里大夫的门,把大夫给请来了。

      大夫来说是凉了胃,她脾胃弱吃药反而不好,就给表小姐喝点大烟果子酒,明天再看怎么样。

      珍卿就喝了两口大烟果子酒,那带着药味儿的酒液,一路灼烧到胃里,余奶奶一直给她揉肚子,好歹把她揉睡着了。

      到第二天,珍卿感觉好多了,但是实在没什么胃口,只好喝一些粥水。

      外面天气愈发冷了,余奶奶说,今年的倒春寒怪厉害的。

      珍卿这一年没怎么生病,这回猛一生病就额外地难受。

      直到第三天,她胃口才回来一些。

      姑奶奶免不了骂大表娘,说不该给小花安排在风口里吃饭,好好地叫孩子凉了胃,白白地受一场罪。

      珍卿赶忙劝说姑奶奶,说主要是她吃了凉菜的缘故,要说吹风,没有哪一席不吹风的。

      她自然不能叫姑奶奶,把大表娘骂得太狠。那天,可是大表娘嫁女儿啊,她忙得自己都顾不上,有什么好责怪的。

      其实珍卿自己觉得,除了吹寒风、吃凉菜,还有不卫生的缘故,更还有心理作用——她心里老觉得不干净。

      第三天中午,珍卿正在吃饭,忽然外面有人说,舅太爷来了——这说的就是珍卿祖父了。

      杜太爷突然过来,珍卿倒也不觉得惊讶,她到杨家湾也有七八天了,她祖父也该坐不住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祖父不是单为接她回去,而是她的学堂有眉目了。

      原来,杜族长家的二儿子,帮忙打听到一所很好的学校,是大教育家梁士茵发起的。

      这个学校,表姑奶奶家的三表叔,也觉得非常好,同时给杜太爷送了信,叫她准时带珍卿去考试。

      杜太爷一看,一个很有学问的重孙,一个很有本事的外甥,都称赞这个学堂好,说这个叫梁士茵的很厉害。

      那这个学堂,和这学堂管事儿的,那必定是很好的了。

      杜太爷说考试就在明天,今天必须带珍卿到县城。

      姑奶奶很不放心,说小花正病着呢,这样一路马车颠簸,再加上吹冷风,别把孩子折腾坏了。

      杜太爷很固执,族学里九先生的伤势,一直没有养好,他不想珍卿在家闲着,铁了心要带她去考试。

      姑奶奶是很彪悍的,她当着小辈们揪着杜太爷打,骂他是个“死砍头的老东西”,一点儿没有人味儿,非把小花折腾坏了才高兴。

      眼见这么大岁数的两人掐起来,珍卿连忙去救火,说她自己愿意去考,盼着能上学盼了几年,她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这才结束了这场揪斗。

      姑奶奶说要收拾点衣裳,杜太爷着急忙慌地说,还要赶着去报名嘞,再不能瞎耽搁了。

      马车在路上走得很快,杜太爷嘱咐珍卿:

      “那个叫梁士茵的,说是美什么国回来的博士,是个很有名声的人。他请的先生,都是很能干的先生,你一定要好好考,给我争气。”

      这老头儿,也不问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就着“好好考”“争气露脸”的话。

      路上北风刮得厉害,马车又颠簸又露风,珍卿在半道上又吐了两回,把衣裳也给吐脏,别提多难受了。

      珍卿琢磨了一会儿,还是问杜太爷:

      “学校是初等小学校,还是高等小学校?是所有人用一套考试题?还是分成几个等级的考试题?祖父,考几科目,你打听明白了吗?”

      杜太爷哪懂这个,听的是一头雾水,他从怀里掏出两大张纸,展开了递给珍卿:

      “这是玉琮二叔,还有你三表叔从学堂弄来的,什么个招生的章程,你自家看看。”

      珍卿一看两张招生简章,都是一样的,是一个叫启明学校的招生简章,是这样写的:

      睢县启明学校(附设男女初等小学校,男女高等小学校,男女初级中学)办学宗旨,以留意少年儿童身心发育,施以男女学生工作生活适用之知识技能,并授以真正之道德基础,育成他日国家梁栋及贤妻良母。

      学科分设按教育部章程,本校加开外文、绘画、工业专科,另有简章详述。

      入学资格:身家清白,人品端方,身体健全,有志求学,招生考试合格者。

      学龄分类:初等小学校七至十二岁,高等小学校十二岁至十五岁,初级中学十五至十八岁。

      缴纳费用:初等小学生,学费每期一元;高等小学生,学费每期一元五角;初级中学生,学费每期两元;外文、绘画、工业专科,另外收费。膳费:均每月三元。

      可供外地学生住堂:初等小学生每期住堂费:五元。高等小学生和初级中学生住堂费:六元。

      校址:睢县北门内汉阳桥南愚仁巷内。睢县与灵州、夏阳、南郑学子皆可报考,自四月三日至四月十三日皆可报名,考试日期为四月十四日。

      过时不候,敬望悉知。

      睢县启明学校启

      珍卿看完之后,算了一下,公历的四月十四,正好就在阴历的三月十一,正好就是明天了。

      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赶倒是勉强赶得及,问题是杜太爷怎么到今天,才匆匆地过来接她?

      她就问杜太爷:“祖父,玉琮二叔和三表叔,啥时候给的招生简章,你咋才来接我?”

      杜太爷尴尬地咳了两声,想想这事儿咋解释,可终究只恼怒地喝一声:

      “你瞎问啥子,别人帮你打听学校,难不成还欠你的,你有啥好问的!”

      珍卿就不吭声了,玉琮二叔和三表叔,自然尽了亲戚的义务,要好生感谢一番。

      可这杜太爷,怎么一副心虚气盛的样子?

      算了,不想它了,还是想一想考试的事情吧。

      杜太爷看她不追问,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可不会告诉她,他把上面的阳历时间,错当成是阴历时间,他想四月份才考试,时间还远着呢。

      又因今年倒春寒太厉害,他操心刚种上的那茬儿庄稼,就没多在意那学校的啥简章。

      直到今天一早,杜太爷从地里回来,他那个当族长的侄孙儿,问他明天就要考试,怎么还不把珍卿接回来。

      两下里一沟通,才晓得差点坏了大事。

      他们乡下人,种庄稼都要看节气,一惯过的阴历日子,哪会想到那什么简章上用的是阳历?

      这一会儿的杜太爷,生怕还漏掉啥关键信息,让珍卿再把招生简章念几遍,间或问珍卿,这句话啥意思,那句话啥意思。

      杜太爷从前也念过书,可是他脑子笨,小时候学的那些字,稍微生僻一点的,在世上混了五十多年,都混得不大认得了。

      如今,他眼睛也不大好,又不爱戴那累赘的老花镜子,连看信,都时常叫大田叔给他念。

      珍卿给杜太爷念完之后,她自己心里也有章程了。

      总的来说,这个启明学校,跟后世对比来看的话,包括小学和初中两部分。

      看起来,是把后世的义务教育年段都包含了进来。

      据珍卿有限的学制知识,初等小学大概相等于后世的小学一至四年级,高等小学相等于后世的五至六年级。

      只是不知道,它这个年级划分,是否也跟后世一样,小学一共学六年?

      这学校好像也不是义务教育,因为它是收学费的。

      但学费比膳费、住堂费低得多,好像是象征性地收了一下。

      住堂就是寄宿的意思,寄宿生收得费用就很高了,非有钱人恐怕寄宿不起。

      至于招生简章中,所的谓外文、绘画、工业专科,想必就是学习一些专业的技能,大概学完就可以进社会,也许类似于后世的中专吧。

      当然,她也不太了解,只是瞎猜罢了。

      到了县城里面,大田叔早在那里等着了。

      珍卿问是不是先去报名,大田叔说他去过学校,已经给她报名了。

      他们家在县城有三个铺子,都是珍卿奶奶的嫁妆,铺子里的房产,说来也算是珍卿家的。

      杜太爷就带着珍卿,在离考试地最近的粮店里歇下。

      珍卿颠簸了一路,又受了一路的寒风,本来好转的病情,又开始转坏起来,到粮店里又开始拉肚子。

      他们乡下人拉肚子,其实不怎么正经吃药,倒是常爱用一些偏方。

      大田叔也照例,给她弄了大烟果子酒喝,这回可没人给她揉肚子。

      可是到晚饭时间,整个人却更难受,饭菜也觉得吃不进。

      杜太爷急得不行,大田叔也急得不行,把炕烧得热热的,还让粮店掌柜的老婆,找了两白瓷的汤婆子,都给珍卿放在肚子和腿上焐。

      珍卿勉勉强强地喝点粥,躺下了。

      吐倒是不怎么吐了,但肚子里总是不安,过一会儿就要起来上厕所。

      杜太爷不得不请个医婆来,给她灸一灸肚子。

      医婆灸完了肚子,大田叔又按照医婆说的偏方,煮了茶叶蒜瓣水给她喝。

      到后来,吐泻勉强是止住了,大家都松一口气。珍卿也想,终于能安生睡个囫囵觉了。

      没想到这屋子夜里又吵得很。

      要知道这里是粮店,自然粮食很多的。而粮食多的地方,耗子也是一窝一窝的。

      珍卿每每快要睡着,就感觉房梁上、地面上、炕沿儿上,老鼠叽叽吱吱地来往不绝,这个来往穿梭的热闹劲,简直跟要开家族大会一样。

      给珍卿吓得睡不踏实,杜太爷只好叫掌柜的老婆,守在珍卿屋里陪着她睡。

      总这样劳动人家,叫珍卿多少过意不去。

      这么折腾了一晚上,珍卿早上起来,蔫儿得跟咸菜一样。

      早起才发现,夜里连番上厕所的时候,把仅剩下的替换衣服也给弄脏了。

      没办法,还是请掌柜老婆帮忙清理。这真叫人过意不去的。

      他们这粮店里面,就雇了一个老妈子,兼做厨娘和干杂活儿,她明天还要早起,做一家子的饭,实在不好麻烦她。

      现在是寒春天气,就算只洗衣服上脏的一小片,也不是那么容易干的,只能靠火烤了。

      她弄脏的这件厚衣裳,是姑奶奶给她置备的鼠皮衣,比棉袄穿着体面好看。

      没有想到,掌柜老婆没留神,把她的鼠皮衣下摆烤坏了一块。

      之前从杨家湾走得急,珍卿现在,面临着没有干净衣服替换的窘境。

      没办法,只得还是麻烦林掌柜的老婆,找到她闺女的旧棉袄棉裤穿,先对付着穿一下子。

      这借来的一套棉袄,虽说半新不旧的,但是胜在厚实,倒也还挺暖和的。

      她不用臭烘烘地去参加考试了。

      杜太爷知道珍卿吃不进别的,一大早上起来,特意叫粮店的厨娘,给她熬了三份清淡的粥,是大田叔亲自盯着厨娘熬的。

      早饭的桌子上,杜太爷自己不忙吃饭,他坐在旁边,不错眼地盯着珍卿吃,他说考试要下气力的,好歹要多吃一些。

      珍卿胃口不好,吃得很勉强。

      看她吃得那么艰难,杜太爷那个急啊,简直像热锅上蚂蚁,说叫珍卿别细嚼,闭上眼硬往下咽。

      好说歹说的,杜太爷见她还是慢吞吞,十分厌饭的样子,恨不得拿起饭碗,往她嘴里灌饭。

      这老头子絮絮叨叨,那个熬粥的厨娘也在一旁凑话,可快把珍卿烦死了。

      吃完饭,大田叔亲自赶马车,平平稳稳地走着,往汉阳桥愚仁巷去。

      还没走到巷子里面,就在外面的街道上,就看见到处挤满了马车轿子,车夫轿夫站了一地。

      杜太爷拉开马车帘子,指着外头跟珍卿说:

      “咱们那粮店林掌柜的闺女,也要考这个学校。妮儿,你要给你祖父好好考,别连掌柜的丫头也考不过。”

      珍卿看着前面不远处,粮店林掌柜,拉着个穿绣花棉旗袍的丫头。

      她隐约记得,林掌柜只有一个闺女,叫林小霜。

      珍卿有气无力地,应下了祖父的话。

      她勉强吃了两碗粥,坐了这一会儿马车,感觉那吃进去的粥,在肚子里造反似的,转来转去的不肃静。

      她看这里车如流水,这么多中上等的人家,都送孩子来应考,再联想三表叔和玉琮二叔,都极力推荐这启明学校,想必是非常好的学校。

      那当然要好好考。

      巷子口里早已经堵住,马车根本赶不进去。

      杜太爷就带珍卿下车,往巷子里一拐,这地界更堵得水泻不通,考生和家长们都站满了,简直比过年的庙会还热闹。

      而杜太爷一看这场面,比珍卿这考生还紧张,脸皮抖抖索索地,傻看了一会儿,嘴巴嗫嚅半天,最后交代珍卿:

      “妮儿,好好考,要考好。”

      珍卿点了一点头,没什么精神说话。

      然后,杜太爷没有往里挤,由大田叔护着珍卿,一路过关斩将,挨挤到了大门边上。

      到了那学校的大门前,有校工主持着,叫考生们排起队,依着先后次序进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